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神龙变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又听说杨守文他们即将返回,于是便离开了上阳宫,来到长安。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
想到这里,杨守文心里突然一咯噔。
“婉儿,青之他们真的是今天到吗?”
这李旦,真个是一位枭雄!
武则天顿时打起了精神,让太平公主搀扶着她,从凤辇上走下来,翘首眺望。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说不定会好很多。”
我真的有些想念他们了……好在,他们总算是在我这老婆子死之前回来了……”
不过与历史上的鸣沙之战不同,此次主持鸣沙之战的人,却是北庭大都护杨承烈。
相王李旦并儿女仆从,共一百四十八人尽数葬身火海……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她坐在凤辇之上,神色略显焦虑。
三年前,也就是神龙元年。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
“他们昨天就已经抵达新安……以他们的速度,马上就到了。”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看到这一幕,武则天也忍不住笑了,眼角更闪烁着一抹泪光……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说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杨守文纵马疾驰,而在他身后,幼娘怀抱着一个襁褓,骑在马上,紧紧跟随在杨守文的身后。而在他们的身后,裹儿站在车上,一手牵着一个粉雕玉琢m.hetushu.com的幼童。
也许是担心武则天受到刺激,李显在登基的第一年,并没有立刻更改国号。不过,他还是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都城从洛阳,重又迁回了长安。而武则天却未随行,而是留在洛阳,并从皇宫中搬出来,住在了上阳宫里,从此深居简出。
杨守文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感慨。
在长安三年底,武则天正式退位,还政与太子李显。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说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早春,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不!”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一队人马缓缓行来。
“三年了!”
杨柳青青,微风柔和。
武则天得知消息后,欣喜万分。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而鸣沙一战,也彻底扭转了自武则天时代以来,唐军处于守势的态势,转而向外进行扩张。
(全书完)
三人成婚后不久,便离开洛阳。
李旦,脸色苍白。
在武则天说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www.hetushu.com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武则天突然开口,转身就走。
是夜,相王府燃起了熊熊大火。
“三郎,留下来。”
午时,雨停了。
吐蕃赞普器弩悉弄惨败,不得已派人请降。
同时,也正是这一战,使得李显的帝位彻底稳固。
在他们的身后,王毛仲、葛福顺等人也纷纷起身,跟随在两人身后,朝相王府走去。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说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已经多年未曾露面的武则天,突然离开上阳宫,在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的陪伴下来到了长安。如今的武则天,看上去苍老许多。她身体从去年开始就一直不太好,到了今年之后,似乎变得更差了。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一晃,已是神龙四年。
武则天朝他点点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武则天突然发出了一声感慨。
杨守文不愿意做官,而裹儿和幼娘又是随着他的性子。
他们离开洛阳之后四处游玩,在神龙二年年初,季风起时,乘船出海,直奔爪哇。之后,他们又在爪哇和明秀会合,一路西进,到达了狮子国,并参与了明氏建国的一系列战事。一直到神龙三年末,明氏派http://www•hetushu.com人来到洛阳,并正式递交国书,恳请为大唐属国。
“陛下!”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说明了,李旦说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突然间,从人群中冲出几匹马来,为首的那匹神骏汗血宝马,赫然正式大金。
武则天在众人的陪伴下,来到了灞桥之上。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看到武则天,裹儿兴奋喊道:“皇祖母,我们回来了!”
双方动用了近十五万人马,战事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
不过,在他和裹儿成亲后不久,武则天又亲自下旨,收了幼娘做义孙女,并赐婚杨守文。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点,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天晓得还会不会有开元盛世,杨守文内心里,有惶恐也有一丝丝期待。因为他感觉到,一个也许在历史中并不存在的盛世王朝,即将到来。他,居然能够见证?
李隆基用力点点头,也笑了。
武则天不说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点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点,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说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相王,你回去吧。”
四头獒和*图*书犬跟随战马,一路吠叫不停。
到了这一步,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还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父亲,等我!”
天空中,大玉展翅翱翔。
“青之和幼娘留下来,宿卫上阳宫。
他下意识向李显看去,可怎么看,都不觉得李显能够做到。
怪不得李隆基登基之后,能够开创出开元盛世。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他能让自己的儿女心甘情愿跟随他赴死,能够让王毛仲等仆从,始终不肯离弃……
不过,李旦死了,李隆基也死了,未来的唐明皇就不会再出现,那‘开元盛世’还会到来吗?
“母亲,可否……”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最终,凭借强大的国力,杨承烈以五万大军大败吐蕃,并攻入了大小勃律。
如果以手段而言,李旦的确是一个人杰,绝非李显可以相比。
“闭嘴!”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在官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队人马。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他们都清楚m.hetushu.com,李旦完了!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太子,你知道吗?”
人说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上官婉儿最先发现,忙惊喜喊道:“太后,他们来了!”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杨守文正式与裹儿成亲。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神龙二年,也就是公元705年,登基一年之久的李显,在请示过了武则天之后,正式把国号改回为‘唐’,不过却没有改变年号。同年,在经过一年的筹谋之后,李显在下旨,在沙州与吐蕃一场大战,史称‘鸣沙之战’。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太阳复又露头。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可是,在李隆基说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太子领百官去处理首尾吧,莫要惊扰了洛阳百姓。”
可现在……
走,咱们一起上路,也能够开开心心,不会寂寞。”
“儿臣(臣)遵命!”
而李显在登基之后,便改元为神龙。
“嗯!”
上官婉儿和太平公主也留了下来,陪伴武则天身边。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神龙四年,惊蛰。
“母亲,你这话怎说得?”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这些小家伙们,一走就是整整三年。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朕累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