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神龙变

第七百五十五章

当幼娘看到杨守文的时候,心里面高兴的紧。
幼娘听闻武则天这么说,顿时不再犹豫。
杨守文摇头道:“也没什么!”
两道寒光从幼娘身上飞射而出,快如闪电。
李旦目光阴冷,看着那提象门,沉声道:“待会儿,一俟提象门破,你就带上本部人马,给我冲进去。
太平公主趁机把高戬推出,又与李显进行了一番谈判,最终使高戬坐上了少卿之职。
“鲁奴儿?”
“青之!”
她甚至不准备去审讯张易之兄弟,也不打算废话。
她厉声喝令,从丹陛周围扑上来了数以十计的千牛卫,便把那两个宫女包围在中间。
“青之,过来。”
而周围的卫士和内侍,也都来不及救援。
武则天倒是一脸平静,看着张易之的背影,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丽景台大殿中乱成了一团。
李显的心脏,这时候嘭嘭嘭跳的厉害。
这天,真的要变了……
我之前明明看到他父子也来了,为何不见他们的人呢?如此盛会,少了相王,却有些无趣。”
“我……没事!”
不过,提象门的反抗也是格外激烈。杨茉莉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李旦的兵马,并且率部将叛军击退之后,迅速退入提象门,而后宫门紧闭,抵御叛军进攻。
她却不惊慌,而是看着那胡姬扑来,眼见越来越近,突然啪的一声拍击在龙椅扶手之上,一道冷芒飞出,一支小箭如闪电一般射向胡姬。
数日前,武则天突然召幼娘入宫。
武则天在杨守文和幼娘的搀扶下,来到了女墙后。
武则天凤目含煞,冷冷朝城楼下看去。
紧跟着,一个悠长尖锐的声音在宫门楼上响起:“陛下和太子到!”
而今,张说如此热情,说穿了是因为杨守文归宗认祖,杨氏得势。杨承烈如今已戍守一方,手握实权。杨守文又要马上和裹儿成亲,到时候地位定会高涨。
不过与张说相比,他的前程并不是特别光明。
太平公主离开洛阳,表面上看也许只是躲避这场变故。可实际上呢?很可能武则天使用了某种手段,迫使得太平公主低头。她的这个动作,似乎表明,她将推出这场权力的游戏……若是如此的话,李显登基已无可改变,只是时间问题。
杨思勖的身手极为高明,就连杨守文也非常敬佩。
“葛福顺!”
去岁,张说因为触怒张易之被贬,高戬也受到了牵累。不过,在太子李显的求情后,年初张说再次返回洛阳。而高戬呢,则凭凭借和太平公主的关系,流放了半载后,也在今年回来。张说,更因为年初朝议时得武则天欣赏,如今已官拜鸾台侍郎。
而杨守文更是恐惧,他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武则天的掌控之中。
说完,http://m•hetushu.com她头一歪,便没了气息。
张说听到这里,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
“臣在!”
软剑在刺出的一刹那,唰的挺直,寒光闪闪。
等李显觉察不妙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
武则天却嘴角微微一撇,似乎浑然不放在心上,只朝李显看了一眼,便迈步走下了丹陛。
胡姬见状,也知道不妙。
“嗯,我也如此认为。”
李旦父子呢?
薄露已经死了,鲁奴儿母女对默啜而言,也就没了利用的价值。
武则天在龙椅上,高声喊喝。
说话间,幼娘已经到了李显的身旁,把李显保护在了身后。
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我只管旁观,切不可冒然出头,否则会找来祸事。”
张说两人倒也没有挽留,笑盈盈目送杨守文离开。
而张说则眉头紧蹙,道:“今晚气氛有些古怪,咱们还是小心一些。
似乎是感受到了杨守文的目光,武则天扭头看了过来。
而其他人对此,也没有太在意……因为武则天对外,称幼娘是上官婉儿的侄女。
杨守文抬起头,轻声道:“陛下,这胡姬名叫鲁奴儿,是默啜的女儿……当初我去西域时,与她相识。她是薄露的外孙女,薄露死后,我就不知道她的下落。”
进去之后,见人就杀,切不可心慈手软。
与此同时,提象门外的叛军突然间齐声高喊:“陛下被太子所害,杀入上阳宫,为陛下报仇!”
“那朕要请你帮个忙,这几日就留在朕的身边,护卫朕的安全。”
可没等她跑下丹陛,迎面一团黑影袭来。
“保护太子!”
“大兄,你没事吧。”
但以才干来说,五郎却高过七郎。”
“贱婢,找死!”
可是……
对于武则天这颇有些突兀的请求,让幼娘有些措手不及。但天子开口,幼娘又怎能拒绝?更何况,武则天道:“我知你心中所愿,到时候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如此,就冒昧了!”
武则天在幼娘的搀扶下,走到了杨守文的身边。
李显正要斥责这胡姬,却见胡姬手拍腰间长带,仓啷一声,一支软剑便出现在手中。
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大殿,在这喊杀声响起的刹那,也再次骚动起来。
那胡姬二话不说,挺剑就刺。
李隆基催马向前,身后一队卫士,便紧紧跟随。
“道济,你怎么看?”
杨守文忙躬身行礼道:“张侍郎。”
他想到这里,走上前,在鲁奴儿的身边蹲下。
而趁此机会,幼娘已经到了武则天身前,双手虚空一招,那两口短剑便飞回手中。
“啊?”
武则天轻声道:“你认得这胡姬吗?”
即便是搀扶着她的幼娘,也不禁心生寒意。
她看到了杨守hetushu.com文,眼中却闪过一抹柔色。
武则天依旧端坐在龙椅之上,凤目含煞。
“诶,这么客气作甚,你我相知多年,不比如此生分,倒坏了情义。
可未等她话音落下,得了杨守文提醒,一直在她身后保持警觉的幼娘,已猱身扑出。
此时,两个宫女已经被千牛卫拿下,跪在一旁。
杨守文本想说,你堂堂突厥的公主,为什么要跑来做刺客?
若有人敢反抗,勿论身份,格杀勿论……来人,把张易之兄弟拉出去,碎尸万段!”
虽只分别数日,却好像过了许多年。
如果李显死了而武则天活着,李旦也不害怕!
相王殿下父子便回去查看,估计过一会儿便会回来吧……怎么,青之找相王有事?”
“青之!”
“长老,我们又见面了!”
“那怎么办?”
不管怎样,他都胜券在握。
他和张说倒是有些交情,但如果说是交情有多什么,倒还不至于。
两个宫女被幼娘拦住,也使得李显总算是恢复了镇定。他从地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装,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见丹陛的另一侧,出现了一个舞姬。
“哦,刚才相王府来人,说世子顽疾发作,昏迷不醒。
虽然有太平公主的支持,但却因为得罪过武三思,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打压。
而高戬呢,倒是有些不得志。
上阳宫中,宫女数以千计,便是长年在上阳宫中做事的内侍,都未必能认得齐全。
幼娘似懂非懂,可武则天,又如何看不明白呢?
这胡姬倒是个狠角色,吐血之后,反而激起了骨子里的凶性,翻身爬起来,从地上抄起软剑,又向武则天扑了过去。只是这一次,她再无任何侥幸……杨思勖已经到了丹陛上,见胡姬上来,脸色阴沉,手中大枪一颤,嗡的刺出。
扭头看去,却是高戬和张说两个。
鲁奴儿已倒在血泊之中,口中不断有鲜血流淌而出。
两人一边走,又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出了一丝忌惮!
当初杨守文总仙会醉酒诗百篇,又当众顶撞武则天,把张说吓得不轻。在那之后,张说虽然还会找他,却并不频繁。特别是杨守文出家后,两人几乎断了联系。
两人正说着,却听到那大殿之上,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的惊呼声。
那小麦色的肌肤,呈现惨白。
他而今是羽林中郎,今晚要负责大会的周全,自然不能懈怠。
要变天了!
李显死了,也就代表着代表李唐宗室正统血脉的人,只剩下他一个人。
提象门外,喊杀声震天。
最关键的是,幼娘的剑术太高明,高明到她根本无力抵挡。
“保护圣人和太子。”
“护驾,护驾!”
好在,之前杨守文斩杀倭人仆从,引发鸿胪寺的动荡。
和图书“太子,热闹看完了,不如咱们去看一看,相王的手段?”
只听叮当两声响,那宫女被那两道寒光逼退。
张说和高戬也跟在人群之中。
不知为什么,杨守文的心里突然一阵绞痛,眼中泪光闪闪。
不过,在这个时候,也无人与他求情,丽景台大殿中,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就在杨守文寻找李旦踪迹的时候,忽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倒是张旭还常与杨守文书信,苏颋也会登门拜访。
在他的计划里,张易之在丽景台刺杀李显,而他的目的,则是要杀死武则天。
叛军闻听,齐声呐喊。
从头到尾,他没有一句求饶的话,因为他知道,从他决心如此的时候,若不成功,便是什么下场。
“杨思勖!”
之后,他又与张说聊了几句,便告辞分开。
忍不住朝武则天看了一眼,在恐惧的同时,更有一种莫名的钦佩。这个女人,在一个以男性为尊的世界里,却能够做到如此挥斥方遒,把所有须眉玩弄于鼓掌之间,不愧是千古女帝。
胡姬当然可以继续攻击武则天,但也必然会被幼娘所杀。
李旦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三郎,我们现在,已没有退路。”
这官场上的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高戬脸上的笑容隐去,轻声问道。
“你怎么……”
见幼娘回应,杨守文便松了口气。
但话未出口,他又咽了回去。
所以……
“朕命你立刻率人前往奉宸府,将奉宸府所有鹰犬拿下。
火光,把她们的身影照映的格外清楚,原本喊叫不停的叛军,在武则天和李显出现的一刹那,顿时鸦雀无声。
那胡姬又如何挡得住他这凶狠一枪,手中软剑一下子被崩飞出去,旋即一枪透胸而出。
……
之后,公主就随上官姑娘离开了洛阳,而今应该是去了长安。”
武则天找了个由头,把幼娘留下来。
也就是在她停顿的一刹那,幼娘已经觉察到了不妙,双剑逼退了两个宫女之后,腾身而起,身体在半空中舒展开来,若嫦娥奔月一般……手中的双剑唰的脱手飞出,宛若流星。
两个宫女的个头不是很高,动作极为灵活,如同两只灵猫。
就这样,她留在了武则天的身边。
张易之倒也光棍,挣扎着站起来,向武则天躬身一揖,转身离去。
若武则天死了而李显活着,则可以嫁祸李显,打出为武则天报仇的名号,把弑母弑君的罪名丢给李显。这样一来,他依旧可以借为武则天报仇的名义,登上皇位。
杨守文和这胡姬之间,一定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我知道!”
而文武百官,在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也都迅速镇定下来。没看到陛下和太子都很平静吗?这显然是成竹在胸的表现。既然如此,我们这hetushu.com些人又何必恐惧呢?
“武瞾,死来!”
高戬摇摇头,轻声道:“两日前,上官姑娘突然登门大福先寺,拜访了公主。
还是如当年总仙会那般,我唤你青之,你称呼我兄长,如此才不至于让我难过。”
说着,她朝李显看去。
杨守文说话间,突然话锋一转,轻声道:“怎地不见相王父子?
……
这是一个极为可怜的突厥女子!想当初,在碎叶城的时候,鲁奴儿就对他生出情愫,他当然知晓。只是,那时候他身负任务,不可能接受这么一段美好的情感。
呐喊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朕本想着,到时候给他们一场富贵。可现在,他们既然找死,那就休怪朕心狠手辣。”
所以,张说便主动的与杨守文亲近……
“公主那边,可有动作?”
但李隆基却隐隐约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催马上前道:“父王,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所以,她不得已只好向旁边闪躲。
若两个人都死了,他作为李唐宗室的唯一血脉,可以顺理成章登上皇位。
“不要放走一个刺客,所有人都不得离开丽景台。”
她手握双剑,厉声道:“大胆刺客,还不就缚。”
他目光继续在大殿上扫视,片刻后却突然眉头一蹙。
……
寒光在半空中回旋,就见幼娘抬手一招,寒光便立刻飞回她手中。
他想明白了……以默啜那凉薄性情,之前对鲁奴儿好,怕更多是因为薄露的原因。
武则天坐在龙椅上,瞳孔骤然放大。
一张沉甸甸的酒案呼啸着砸向胡姬。她此时,已来不及闪躲,被酒案狠狠砸在了身上。娇躯被那酒案砸的凌空飞起,那胡姬哇的喷出一口鲜血,便摔落在地上。
李旦此刻,再无半点雍容姿态,厉声喝道:“传我命令,谁第一个攻入提象门,官升三级,赏万金。”
只有那老妖婆和李显都死了,我们才能够安全……三郎,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胡姬的身手不弱,手中软剑一颤,便拍飞了小箭,继续扑向武则天。
不过,当她看清楚杨守文的手势之后,顿时紧张起来。
张大年带着幼娘离开铜马陌之后,并没有立刻去见武则天,而是带着她去换了一身宫女服饰,把她打扮成了宫女。然后,张大年又假装采买,到天黑时才把幼娘带进上阳宫内,并安排她当晚住下。一直到第二天,武则天才召见了幼娘。
“以姿容而言,七郎远胜五郎。
那舞姬一眼看去,就是个胡姬,生得颇为娇媚。
“嗯!”
不过,那话语中,杨守文却听出了一丝丝令人心悸的寒意……
也就在这时候,从提象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杨守文,笑了。
也许是刚才的大乱,她慌不择路爬到了丹陛之上。
倒是张昌宗哭喊着:“陛和_图_书下饶命,圣人饶命!”
李隆基激灵灵一个寒颤,看了李旦一眼,点头表示明白。
“些许跳梁小丑,杀了也就杀了!
见此情况,她也不敢恋战,手中软剑刷刷刷连环刺出,趁着幼娘后退的刹那,便转身朝丹陛下跑去。
却见鲁奴儿伸出手,握住了杨守文的手掌,轻声道:“长老,再见你,鲁奴儿好开心!”
武则天的声音里,不带丝毫的情感。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强笑一声道:“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所以心里有些感伤。”
李旦一身戎装,指挥兵马向提象门发动攻击。
她认得这胡姬,竟然是当初在碎叶城相识的鲁奴儿,也就是薄露的外孙女。
就在这时,提象门的宫门楼上,灯火通明。
武则天的声音,变得柔和许多,并伸出了一只手。
杨守文发现,这大殿上竟然没有李旦父子的踪迹。
“朕听说,你剑术高明?”
不过,她还是停顿了一下。
到时候,他会彻底否认这次行动与他有关,然后依靠着宗室的力量,迫使武则天立他为太子。
杨守文不敢怠慢,在无数双羡慕目光注视下,走到了武则天身边,搀扶住了她的手臂。
杨守文伸手,把鲁奴儿的眼睛合上,慢慢站起身来。
原本,幼娘是站在武则天的身后,负责保护武则天的安全。可现在,她被那两个刺客引开,武则天身边竟无人保护。
目光,在不经意中朝李显的位置扫了一下,幼娘旋即用旁人无法觉察的幅度,向杨守文点了点头。
李旦,心急如焚!
她的侄女入宫服侍武则天,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而丽景台大殿中,张易之兄弟也被按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伸出手,拍了怕杨守文的手臂,而后朝张易之兄弟看去,目光骤然间变得森冷。
这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如果不杀死武则天和李显,他父子乃至整个相王一系,都将面临灭门之祸。
“末将在,随我上前。”
与此同时,杨守文也冲上了丹陛。
他深吸一口气,跟在武则天身后往丽景台大殿外走去。
她娇叱一声,便向胡姬扑去。
按道理说,他应该是坐在李显的下首才对。但而今,李显下首的酒桌后,却是空着的。桌子上摆放酒菜餐具,但是却不见人影。也就是说,那里本该有人的。
他快走两步,到了那胡姬身边,却脸色微微一变。
可是,当看到鲁奴儿死在他面前的一刹那,杨守文觉得,好难过!
两人忙扭头看去,就见站在丹陛一侧,位于李显身后的两个宫女突然间撩衣从怀中取出两口短刀,向李显扑去。李显正看那胡旋舞津津有味,没有丝毫的防范。
谁都知道,上官婉儿是武则天的心腹。
片刻,她开口道:“李旦,吾儿,朕和你的兄长就在这里,何不现身与朕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