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青龙噬主

第9章 夜叉明王法

宁越也没有一直闲着,而是把从虎贲军将士身上拿到的干粮,用一口行军锅煮开,准备等小女孩儿醒过来,好能吃一口热乎的饭菜。
为首的一名武将,气势渊深,瞧见了宁越,微微一笑,说道:“白星源公子武功出色,智谋也不凡,居然能够给你一路逃到这里,不过你终究逃不脱我们兵马寺的追捕,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保证一路上不会为难你们兄妹。”
她看到了宁越,就立刻大叫一声:“哥哥!”一下子跳起来,扑到了宁越怀里,哭的稀里哗啦。
宁越久经大敌,虽然微微分神,却也不是伯虎这样的家伙能够算计,他轻轻一笑,身躯就如梦幻泡影,忽然散开,伯虎这气势万钧的一剑,七八种后继变化,尽数落在了空处。
正是这种变化,才让他在战斗的时候分了神,也正是因为这种变化,才让宁越轻松击杀了实力高出他一阶的伯虎,也击溃了这支百余人的虎贲军。
有宁越的照顾,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输送一道真气过去,刺激白洛洛恢复体力,大约到了傍晚时分,小女孩儿就悠悠醒了过来。
“这是那座古堡给我的馈赠吗?”
宁越心神微分,www.hetushu.com伯虎觑得破绽,立刻大吼一声,纵身跃起,赤炎虎虚相凝若实质,掌中长剑火光爆射,使出了一记平生绝学。
宁越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这一次的追兵会非常厉害,你呆会还是藏到次元战场里吧!等我退敌之后,再叫你出来。”
宁越略作翻阅,猛然一震,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宁越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好言安抚,好半晌,才让白洛洛安静了下来。等白洛洛的情绪安静了下来,宁越才问起来,她怎么跟自己失散的。
这群高手数目总计在数百到千余之间,分散成了数十支小型队伍,领头的武将几乎都是虚相级的强者,这群高手搜索的效率,比之前的大队人马要高的多,只是限于人手,搜索范围却缩小了许多。
其中十三外道修行法门中,就有夜叉明王法!
二十分钟之后,宁越一跃而起,神色间微有凝重,白洛洛连忙拍了拍小手,站起来问道:“哥哥!可是又有追兵?”
在燕乘风的记忆中,他曾击杀红日法王,得到了密宗的镇教神功“大浮屠法”,还曾说白象法王两师兄弟只修炼十三外道,却忽略根本的大浮http://www.hetushu.com屠法,终究没有办法真正修成战佛图录。
杀了伯虎之后,宁越更不迟疑,一双手翩翩飞舞,每一招都简单至极,却又无可抵挡,宛如来自地狱的魔王,须臾间就连续毙杀了二十余人,剩下的虎贲军将士都惊骇莫名,再也不敢冲上前去,而是四下里散开逃窜。
白洛洛如今已经换过了一身衣服,虽然是宁越从追杀的御林军某位武将身上剥下来的铠甲,但经过他巧手改动,已经十分合身,衬托的这个小女孩儿,颇有几分英姿飒爽。
宁越呆呆了半晌,这才渐渐反应了过来,肚内暗忖道:“我一直都觉得不对劲,燕乘风的性格跟我半点不像,我在那个梦境世界也没有自主之力,反倒是像个旁观者。难道……这个梦境其实很有问题?”
只是一瞬间,宁越就在二十步之外现身,但是他却不由得再次微微一愣。
宁越才站稳脚跟,就呼啦啦有二三十人冲了过来。
宁越并没有追杀这些虎贲军的将士,目送虎贲军剩下的将士逃走的无影无踪,这才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兀自有些不能置信。
宁越抓紧了时间,先填饱了肚子,然后才盘膝座下,和_图_书默运玄功,他要在重围之中杀出,必须要随时保持巅峰状态,这也是为什么,刚才他只奔跑了一个多小时就停下来休息。
宁越一跃数十步,他要把战场尽可能离白洛洛次元战场出口远一些。
宁越仗着经验,在附近寻找了一处背风的所在,仗着武功高强,赤手空拳挖掘了一处地窖,这才把小女孩儿放下,等待她自然醒转。
尽管宁越的修为没有本质的提升,但凭了他一身武功和身经百战的经验,却足以匹敌二阶虚相高手,甚至连续两次遇到了神策军的两位三阶武将,都借助万宝灵鉴和十方幻灭法,从容逃走。
白洛洛兀自有些抽噎,低低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感觉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的离开了那座树林,最后进入了一座很古怪的大殿,到处都是高大的佛像,等我离开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回原来的地方。”
在这百余天内,他的修为亦复突飞猛进,不但把万宝灵鉴第一层修为稳固,也把虚相月光之龙运用纯熟,还开辟了另外几团命魂,开始尝试组合第二虚相。
如果不是有次元战场可以藏身,宁越和白洛洛肯定没有办法逃到这么远,http://m.hetushu.com但是接下来,就算有次元战场,宁越也不敢保证安全,万一遇上远远超越他的武道强者,甚至有可能,在他躲入次元战场的那一瞬间之前,就把他击杀或者活擒。
宁越清啸一声,掌中长剑把最后一名敌人的头斩下,回身一拍,就把一块磨盘大的石头震碎,把藏在其中的女孩儿抱起,转身就走。
伯虎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长剑连续震动,化为了一片光影,火光冲霄,在赤炎虎虚相的加持下,这一击刚猛雄烈,就算虚相之力比他高上一两个品阶之人,也不敢轻撄其锋,硬接这一剑。
宁越带了白洛洛,一路疾驰,一个多小时之后,他就驻足休息,并且给白洛洛弄些吃食。
他刚才动手的时候,忽然有一股玄奥意念贯穿了识海,让对万宝灵鉴的诸般运用法门,瞬息之间就了如指掌,圆熟老辣,再无半分生涩。
宁越呆呆的思忖了片刻,这转身回到了藏觅白洛洛的树上,把小女孩儿带走,他没有选择回到古堡,因为那里实在太醒目了,一旦有人追到了这里,必然会注意到。
这一次宁越特别慎重,她也就没有坚持,双手合十,默默的念了几句什么,就消失在空气里。
白洛和图书洛在宁越身边,显得十分安心,享用着宁越煮的东西,眉目间虽然仍有愁容,但总算是开朗些许,并没那么惶惶不安。
这百余日的逃亡,让宁越和白洛洛逃出了大夏王朝的势力范围,进入了六十四路反贼之一,浑天贼的势力范围。兵马寺派出的追兵,多有顾忌,大队人马调动不便,已经留在了后方,只剩下了精锐的高手群还紧追不舍。
宁越问了几句,白洛洛回答的非常老实,一点也没有隐瞒哥哥的意思,还把一卷从那个到处都是高大佛像的殿堂里,拿出来的兽皮递给了他。
宁越甚至连月龙剑都没催发,只是随手一挥,一颗石子飞出,划出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穿透了伯虎的剑光火网,直接击穿了他的头颅,一击就将之毙杀。
宁越反复思索,越皱越紧!
……
白洛洛在充满佛像的殿堂中出来,实力也有大幅提升,所以她一直都不肯躲入次元战场,非要跟在宁越的身边。
在救下了白洛洛之后,这三个多月内,宁越跟兵马寺的追兵恶斗了不下数百场。
这卷兽皮亦是一卷魂印书,这并不算什么,但是这卷魂印书却记载了一部叫做“夜叉明王法”的命魂图,而这卷命魂图,宁越居然会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