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青龙噬主

第15章 大浮屠法之狮子浮屠

过的片刻,宁越再次跃上树梢观瞧的时候,只见数十匹野马狂奔而行,却只有一个人在这些野马身上如猿猴跳跃,统带群马。
黑衣少年并未有觉察到有人在偷偷窥视他,宁越毕竟是老江湖,从来也不会莽撞行事,他让白洛洛躲藏起来,自己也隐藏的厚密的树叶当中,就算凑近了也很难发现,何况两人距离还远。
“他在那里!”
这个消息一出,霍家寨上下登时愁云惨淡,他们并不怕几十头成群的幽月妖狼,但狼群一旦有数百头,霍家寨上下就再也没有办法抵抗,只能固守,但寨中的饮水不缺,粮食终究有限,固守也总有一个极限,何况这些粮食还要过冬的,都消耗在了这个时候,寒冬来临,日子必然难熬。
宁越帮霍家寨解决了狼患,就仍旧每日里带了白洛洛出门修行。
他得自燕乘风的记忆中,燕乘风身为天下无双大宗师的时候,行走天下,不但挑战过无数高手,也结识过天下治兵名家,曾经遇到过名传天下的制弓大师鲁冶子,并且一时好奇,跟鲁冶子大师学了三个月的制弓之法。
黑衣少年练功的时候,心无旁骛,也似乎不能觉察外界变化,过了许久又摆出来另外一个模拟狼仰天长嚎的姿势。他连续换了十八个姿势,全身真气蒸腾,化为一匹凶狠暴虐的巨狼形象。
幽月妖狼围攻霍家寨,虽然对寨子有些影响,让寨子里的人没法出去采集果子,打猎野兽,但霍家寨的人早就习惯了种种危险,寨子里有好几口井水,也存有许多粮食,就算困守数月也无妨。
霍福牛还以为宁越是有别的事情来寻他帮忙,他自忖守护寨子已经分身乏术,只想先把这个孩子安抚过去,耐了性子说道:“如今寨子被幽月妖狼围困,你若有什么事情,可等稍后寨子的情况缓解再说。”
这群幽月妖狼虽然数目不少,但经过十方幻灭法的查看,宁越发现只有其中五头身怀命魂,其余都只是普通的野兽。
霍福牛正心生快慰,闻言笑道:“狼皮还能做个被褥棉袍,我可以做主,分你五张。狼筋却有什么用?那东西吃起来也没味道,更难以咬烂,你要就都送你好了。”
宁越本不想招惹此人,但他忽然记起,那日霍家寨的猎团归来,猎取的两头妖狼,其中一头不就正是皮毛雪白?
宁越微微存疑,却忽见少年一声呼哨,群马立刻停了下来,随着他呼哨越来越高亢,从四面八方都钻出来无数幽月妖狼。只是半个时辰,在少年身周就最少聚集了数百头幽月妖狼。
鲁冶子当时曾对他说:你天资奇佳,若是肯和_图_书跟我耐心学习,必可在制弓一道上胜过我。但我瞧你也没什么耐心学习制弓这种小道,就把自己整理出来的制弓六术传你。这六术都是制弓的偏门之术,不是制造的弓太强,根本找不到人来用,就是用极短时间造特制强弓,但耐性不足,最多二三年便要废去。对真正的制弓匠人来说,这六术都是邪门歪道,但你拿去却可堪把玩,也算传我一番心血。
宁越站在一处寨墙上,细细点数,不由得微微色变,围困霍家寨的幽月妖狼,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头,若无寨墙防护,这群妖狼就能把霍家寨上下吃个尽绝。
这团凶狼啸月的虚像中,共有十四处天地能量汇聚的节点,显然那是十四团命魂。
狮子浮屠练成,全身肌肉便可同时发力,在外家功夫中,这一层叫做“整劲”,意为把全身力量都整合一处使劲。
这一日,正在白洛洛越来愈觉修行渐入佳境的时候,忽然从远处传来的微微震动,似有大队人马冲来。
之前霍家寨的人接应白洛洛,也借助羽箭之力逼退过妖狼,那时候宁越就观察过,也许是九霄天界武风太盛,羽箭的作用太弱,又获许是因为手工复杂,故而精通制作好弓的匠人也少,故而霍家寨的人所用弓箭威力也不足,只能猎杀些特别弱小的野兽。
霍福牛立刻召集寨子中的青壮,他有些话说不清楚,宁越就在旁帮忙解释,霍家寨的青壮猎人登时都群情汹汹,振奋起来,个个摩拳擦掌,都想要大干一场。
这些妖狼身子矫健,远胜寻常武林好手,霍家寨的猎人射术虽然不俗,但所持的弓箭力道却弱,射出的羽箭速度也不足,连续被几头妖狼伸爪拨落之后,这些霍家寨的猎手舍不得来之不易的羽箭,便都放弃了此举。
宁越暗暗叹息,若是有几副上好的弓箭,也不用等这些妖狼饿死,只须乱箭射去,也就把这些妖狼都杀了。
九霄天界的天地元气实在太过充沛,白洛洛经过天地元气和月光之力洗炼,全身肌肉都洗去了杂质,力量暴增了三倍有余。宁越传授她的是最上乘的法门,并不会练成一身肌肉,看起来宛如筋肉萝莉,而是把身体调整至最完美的状态,看起来仍旧纤浓合度,身姿窈窕。
“既然他是奔着霍家寨去了,我必然要出手救人。”
寻常人使劲发力,十成力气要浪费五六分,一拳打出,最终击中目标的时候,往往连本身的三成力气也没发挥出来。但练成浑身整劲,却可以把全身力气化为一击之中,力气大的异乎寻常。
宁越忙于修和-图-书炼,反复推演十方幻灭法,也没逞什么英雄,也不去外面观望,只在霍老丈家中修炼。
他暗暗忖道:“霍家寨的人运用命魂的方法粗疏,就算这五团命魂给留给他们,也未必能培养出来拥有命魂的高手,不如我帮他们一帮,下次他们剥取命魂的时候,我暗中出手就是。”
更何况,整个霍家寨也只有十余张弓,就算最好的猎手,身边也就带了十余支羽箭,再多就没有了,平时也舍不得用。
至柔式修炼起来,比拙火式和化阴式都难上了几倍,如是寻常人来练,就算痛下苦功,也非得七八年光阴才能练成,也亏的白洛洛有几团幽月妖狼的命魂辅佐,进境仍旧颇为迅速。
宁越远远的就瞧见了黑衣少年,他正在演练武功,摆出一个饿狼扑食的动作,久久不动。
想到此处,宁越微生喜色,忽然想到了一个能够隐藏身份的法子。
白洛洛能把狮子浮屠练成,宁越也颇欢喜,以白洛洛现今实力,虽然尚不足以应付虚相级好手,但寻常命魂级强者,已经无所畏惧,下次遇上兵马寺的追兵,已经无须躲藏起来,可以参与战斗了。
马儿但有离群之意,又或者奔跑的方向略差,就都被他狠狠的抽打了回来。
宁越微微叹息,把玩了一会儿手上的十四团命魂,随手将之纳入体内。
当时宁越也不甚在意,此时想起来,却暗暗思忖道:“不如我造几张弓出来,今后便可以制弓世家传人的面貌行走天下,抛开白家余孽的身份。”
霍福牛听得茅塞顿开,忍不住大喜,叫道:“这个方法果然可行!咱们寨子里别的没有,修筑寨墙的大木料积存甚多,原是为了防范有甚妖兽破坏了寨墙,好来修复之用,现在用来修筑内城倒也尽够了。”
大浮屠法一旦臻至第三层,不但力量惊人,全身筋肉刚柔如意,各种拳法便能发挥十二成的威力,纵然没有趁手的兵刃,也可以试着去斗一斗兵马寺的追兵了。
“原来不是兵马寺的追兵,可此人也非是什么好路数,他来霍家寨为什么?”
虽然这些幽月妖狼被困住,但霍家寨的人仍旧不敢掉以轻心,时时刻刻都要关注。
这十四团命魂互相之间有种种联系,以命魂吞月为核心,让月华之力流转全身,一十六团命魂连接成了一个整体,这才能幻化为凶横无匹的幽月天狼。
宁越想要购买兵器,就算他在兵马寺的追兵身上夺了不少钱财,但在霍家寨这种地方,却也没地方去购买,倒也颇为烦恼。只能让白洛洛先开始着手修炼至柔式,把蟒蛇浮屠也尽快修成。
www.hetushu.com宁越既然动了念头,在通盘谋划了之后,就让白洛洛在树林里,自行修炼,不用管这件事儿,自己远远的缀上了这个黑衣少年。
大浮屠法第二层的境界威力超乎白洛洛想象,让她对宁越的信任更增一层。
受了宁越的影响,白洛洛也开始尝试,以冥想代替睡眠,运起化阴式,催动宁越所赠的几团幽月妖狼体内窃取来的命魂,层层月光笼罩,大浮屠法修炼比之前愈加容易,这一夜修炼就抵得上之前两三天的苦功。
霍家寨也不是没有擅长弓箭的好猎手,也有人瞧出便宜,弯弓搭箭射向那些幽月妖狼。
霍福牛一声号令,就有人放下了寨子的闸门,登时把这一百多条幽月妖狼困在了内城之中。
宁越让白洛洛稍安勿躁,自己冲霄而起,片刻之后,双足落地,忍不住惊讶道:“咦!霍家寨这边怎么会有马队来?下一次商队来应该还有几个月,而且商队必然带了大批货物,也不会纵马狂奔,只会缓缓而行,难道是兵马寺的人?只可惜距离太远,我瞧得也模糊。”
霍福牛虽然也颇看重宁越,却也不认为这样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好主意,只是宁越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气质,让他忍不住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本来抽打马儿,让其听话,也不过是寻常驱赶马匹之术,但此人出手极狠,只是这片刻功夫,宁越就看到两匹体质稍差的马儿,被这个邪气少年抽的摔倒在地,当场毙命。
这匹毛色纯青的妖狼,全身散发凛冽气势,让群狼只敢低声呜咽,不敢放声长嚎。
宁越悄然把十方幻灭法延伸出去,用了二十息的功夫,把自身的精神力调整到跟黑衣少年的精神力同步,脑海中登时出现了一幅凶狼啸月的虚像。
宁越把如何修筑内城,把寨子里的人和困住妖狼的地方分开,如何引诱狼群,种种方法都说了一遍,这乃是守城所用的“瓮城”之法,可以引了攻城的敌人进来,困在瓮城里,用弓箭大肆射杀,消耗敌人的士兵,此法用来对付一群妖兽,倒也算是大材小用。
黑衣少年鼓劲发出强猛大招之后,忽然双眼流出“血泪”,身上飞出了十余团命魂,双手垂下,寂静不动,就此气绝身亡。
当日霍福牛借的那杆大枪乃是家传之物,暂时借用无妨,却不可能给白洛洛,回到了霍家寨之后,白洛洛就把大枪还了霍福牛,故而现在仍旧没甚兵刃傍身,何况霍福牛的大枪,对宁越来说品质也太低了些。
黑衣少年收聚了群狼之后,也不再策马狂奔,只是驱赶了野马群和幽月妖狼群,在附近寻了一处山和_图_书坳,便就此停留了下来,黑衣少年选取的地方颇隐秘,不管谁想要凑近,都只有暴露在群狼之下。山坳中的幽月妖狼,不乏拥有命魂的强横存在,这数百头幽月妖狼之中,最少也有二十多头妖狼拥有命魂,便如一群最厉害的守卫。
这件事关系了霍家寨的生死存亡,故而除了青壮年男子,就算妇女和老人孩子也都被动员起来,霍家寨里登时变成热火朝天的大工地,不过七八日的功夫,就按照宁越的指点,修筑了一条宛如迷宫一般的内城,但凡寨子里有人住的地方都被阻隔了开来。
黑衣少年自顾无人,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未可以压制声音,反而声音颇大。
白洛洛一切以宁越马首是瞻,宁越不动,她当然更不会有什么动静。只是她更习惯在空旷幽静处练武,此时不能离开霍家寨,寨子里别处也不合适,也只好将就在霍老丈的家里修炼。好在大浮屠法修炼也不须多大地方,虽然霍老丈家中狭隘了些,倒也并无多大影响。
宁越对霍家寨也算颇熟悉,知道寨子里并无铁匠,每家所藏的兵刃,不是积攒多年财货,去青阳城购买,就是上代人传下来的。在九霄天界,武风炽烈,妖兽横行,上好的兵器十分珍贵,怎么都不会随意赠人。
顷刻之后,就听到山坳中传出了一声犹如凶狼的咆哮,一道身影如电飞出,双手一扬就是两道气鞭飞出,噼里啪啦在周围草丛中狠抽了数十百计。
第二日天还未亮,宁越就听得寨子中乱成了一团,被吵闹的不能入定,他出门找了个相熟的孩童问了一句,才知道剥取另外那头皮毛雪白的狼王命魂,几次尝试都失败了,寨子里的人都颇失望。
宁越开始并不在怎么在意这件事儿,但当寨子里为这件事儿愈加发愁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帮霍家寨的一把。宁越虽然不甚精通游猎,但却颇知道些兵法,得知寨子里的困境,便主动找上了霍福牛。
内城修筑好,霍福牛就带了几个好手,把寨子的大门缓缓打开,外面的幽月妖狼也不知这些人类想出来如此毒计,略微犹豫了一会儿,就蜂拥而至,冲入了霍家寨里。
此时光论力气,白洛洛已经超过了寻常一阶虚相强者,就算比大多数低阶妖兽,也可以拼一拼腕力了。
宁越想到此处,就对霍福牛说道:“霍大叔,若是这些妖兽都饿死了,不知能否送我几张狼皮和全部的狼筋?”
宁越在地上比划,画了一个简陋的内城图形,说道:“幽月妖狼攻打不进咱们的寨子,是因为寨子的墙太高,我们可以守在里面。若是反过来,把幽月妖狼困和图书在寨子,却又不给它们留下吃的东西,只须饿上十天半月,这些幽月妖狼也就没什么战力了。”
白洛洛修炼狮子浮屠有成,宁越就暗暗盘算,该如何寻一件趁手的兵刃给她,随时可能发生的战斗。
只不过黑衣少年出手虽然刚猛,但却没有寻到真正的目标,在宁越的引导下,他出手的方向,根本空无一物。
宁越对这件事儿,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也瞧不上这些低阶的妖兽,倒是这头狼王居然引来许多狼群,让他觉得有些麻烦。他倒不是怕这些狼群,而是担心狼群骚动,引来兵马寺的追兵。
宁越没有任何迟疑,就大摇大摆的走向了山坳,在十方幻灭法的影响下,这群幽月妖狼却“看不到”有人类进入山坳,而是看到了一头全身毛色纯青,身材高大过同类两倍的雄壮公狼,正缓步走入山坳。
霍家寨的人虽然人人都显得有些紧张,可是也都有些扬眉吐气之感。他们之前遇上十多条幽月妖狼,就付出了死伤惨重的代价才能战而胜之,如今却能把十倍的幽月妖狼困起来,只等这些妖兽饿死。
宁越笑道:“我正是想到了一个主意,可以缓解寨子的危机。”
黑衣少年把群狼收聚在一起,就开始清点数目,他点数了一遍,不由得眉头皱起,露出了眉心深深的川字印痕,自言自语道:“怎么会少了百多头幽月妖狼?尤其是我关注的那头白色妖狼也不见了?我辛辛苦苦花费了数月的功夫,这才收聚起来这群妖狼,就只有这头妖狼体内凝聚了寒光!缺了这团命魂,我的幽月天狼剑最少也要迟上三年才能修成。”
也许是九霄天界天地元气太过浓厚,故而这里的树木生长的分外密致,颇有几种合适做弓的木料。
这个人一身黑衣,头发极短,看起来年纪极轻,最多也只有十四五岁,眉目间邪气隐隐,大声呼喝马群的时候,亦半分不留仁慈,随手一挥就是一道纯由气劲凝聚的光鞭飞出。
宁越和白洛洛埋头苦修之时,霍家寨集合了最好的猎手,从另外一面寨墙出去,偷袭了两次狼群,杀了七八头幽月妖狼,但却也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围困霍家寨的幽月妖狼数目又增多了几十头,而且似乎还有别的幽月妖狼正在往霍家寨方向赶过来。
宁越微微一笑,并不作答,他想好了这件事情,心头轻松,就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这群幽月妖狼身上。
寨子里几个管事儿的人,也都商议了几回,但却没拿出来一个章程,也无解决问题的办法。
忽忽就是五六天过去,白洛洛修炼化阴式水到渠成,又复把大浮屠法第二层狮子浮屠修炼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