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八派论剑

第19章 宁越的考验(五)

宁越自信的将佝偻的身子挺直,手中的剑比南笙更快,一剑就击偏了南笙的剑气,只是在他身后的山壁上,留下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细洞。
他发出一声阴笑,说道:“早就听闻雁行宗南笙姑娘美貌绝伦,要是你想保住这个秘密,可以求我试试,这样一个美女求人,很多人应该都会心软的吧……”
“贼人妄想!”
饶是如此,南笙曼妙的身形步法也是渐渐缓慢下来,如同一只落进蜘蛛网的飞蛾,越是挣扎,越是吃力。
宁越想不通南笙想要做些什么,马上向后撤身,可是南笙的一句话马上让他停下了脚步。
宁越心头一惊,没有说话,只是将长剑又搭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若非宁越想看一下南笙真正的实力,收了不少魂力,月光剑就会更快撕碎南笙的防御。
宁越马上侧了一下剑刃,不然南笙的脖子就会直接断掉。
她身后虚相的条手臂高高扬起,大力挥砸,迎向冲袭和*图*书而来的宁越。
宁越缓缓坐下,若是能收到南笙成为得力部下,以后做起事来一定会方便不少,可是看着这样直接的南笙,他的心里还是有着犹豫。
宁越连忙后退两步,一阵尴尬。
南笙一声不发,剑法越挥越快,神色如覆寒冰,看不出她的心思究竟如何。
南笙话音一落,就展开轻功,带头离开。宁越心知这一次一定要把话说开,只要闷头跟了上去。
宁越反手一剑将南笙逼退,又是低沉发笑:“真没想到,居然听到这样好玩的一个秘密,啧啧,你说我要是说出去的话,你这雁行宗八大弟子的身份还能保住吗?”
宁越意外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右侧嘴角一扬,直接抬头看向南笙,声音在夜空淡淡响起:“原来如此,你的身份我算是知道了,只可惜你杀不了我。”
两人的身法和剑招都是简单直接,爆发速度极快,转眼间又是十数招www.hetushu.com相互交错。
两人同样修炼的六臂秘法,可是宁越的搬天正法才更完全,南笙多年苦修虚相,在他眼中几乎处处都有破绽,非是用剑招夹杂反击就能弥补的了的。
南笙没好气的白了宁越一眼,捡起落在身边的长剑,说道:“要是想说什么,去我的院子里再说。”
“燕七师弟,最近你一直在试探我,究竟要做些什么?”
宁越心思一动,这时正好考验南笙是否会为了现实,去放弃尊严。
南笙唇角一扬,又是说道:“看得出你已经惦记我有段时间了,现在我算是看出,你是喜欢我这副身子吧,既然你想要,我也不是很抵触呢。”
又是几招,宁越抓住机会,找到南笙一个招式的破绽,挥剑击落她手中长剑,闪至她的身后,身体向前一倾,右手月光剑随着手臂落在南笙身前,剑锋斜指天空,逆向就架在了南笙天鹅般的脖颈上面。
南笙的眼神这时沉冷如hetushu.com冰,杀机漫现,可是宁越之前一剑挡开她全力一剑,让她明白宁越一直在隐藏实力,要是想走的话,她并没有完全把握,可以把宁越留下。
宁越抓准一个机会,魂力爆发,虚相月光龙加持自身,身影如同利箭破空闪过,直透南笙的虚相攻击。
南笙去了院子里石桌旁的石墩坐下,指了下对面的那个,说道:“坐下吧,说说你做了这些接近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南笙的身体顿时一动不动,宁越笑嘻嘻的将左手搭在她的左侧肩膀上,从她右侧探头过去,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身上一样,说道:“怎样,不如从了哥哥我吧。”
宁越完全没有想到南笙居然变成这样一个性情,没感应到危险也就没有什么举动,结果香气扑鼻,南笙的双唇就印在了他的嘴上。
南笙笑看着宁越有些无措的模样,娇嗔道:“刚刚你的胆子不是很大吗,怎么被我揭穿身份,就又变老实了。”
两人的hetushu•com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回到了南笙的小院。
宁越施展身法,躲过南笙攻击,虚相月光剑随手一刺,化作数道剑影,笼罩了南笙身上的数处要害。
宁越拿下夜行蒙面的黑布,讪笑了一声,说道:“师姐,我对你没有恶意。”
南笙眉头微蹙,贝齿紧咬,将六臂虚相催生到了极致。
南笙的身体在空中一旋,如同张开的花朵般展开剑势,身后六臂妖魔虚相也是挥动六臂,两者相间互补,将身体上下全部护在一道剑幕之中。
宁越有着二阶六臂象头怪虚相作为基底,出手速度比南笙快出一线,足以在攻势中将南笙彻底压制。
一道剑光闪过,南笙的声音冷若冰霜,剑锋所向狠辣决绝,做出了她的回答。
在掠过南笙身边的时候,宁越随手在南笙的翘臀上大力一拍,可以轻薄,声音戏谑的在空中响起:“哈哈,还真是一个倔强的姑娘,哥哥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
一边说着,宁越一边用左手hetushu.com抚摸着南笙的脖颈,向着胸口坠去,心里暗咐:“这样的危机的时候,最能看清一个人的性情,不知道够不够坚韧不屈……”
这下爆发,南笙令剑招又是快上了几分,如电光火石,转瞬即至宁越身前。
宁越扮作浪荡好色,不断对南笙口手轻薄。
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更是早就被南笙发现他有着考探的意思,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要怎样与南笙交流。
宁越运足魂力,接连刺出一十八剑,强硬的碰上南笙剑幕光影,强行突破近身,再一剑就将南笙后退的路线全部封死。
南笙一边说着,一边任由着她的身子贴向宁越,一张俏脸直接向着宁越探去。
南笙见居然一副没有受伤的模样,眉头微蹙,心知上当,马上将剑势一凝,体内的魂力犹如火山一样爆发出来。
就在宁越想着南笙会怎样回答的时候,身前的女子居然直接转身,就像是没有被架在脖颈上的剑刃一样,任由她自己落在了宁越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