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八派论剑

第39章 珞瑶姬的请托

宁越轻笑出声,看着珞瑶姬说道:“这位姐姐,我们虽然相识,可是却没有这么深的交情吧,我为何要答应你去做这种事情呢?”
洛含烟连忙唤回在擂台上撞出一个大坑的蛇头,操纵天蛇虚相护住自身,蛇头在收回的时候,嘴里不断散出一团清透的雾气,可以看到被雾气触碰到的擂台表面,马上变得坑坑洼洼。
黑棺虚相再出现时,已经距离洛含烟的蛇阵极近,五棺的身形在阴影中闪动,不知道究竟会怎样出手。
宁越听到一声惊呼,天蛇宗的方向冲出一道男子身影,在擂台边被场下裁判拦住,可是还是一副要冲上擂台的焦急模样。
“含烟!”
珞瑶姬轻笑一声,神色间依旧不带一丝烟火气息,对宁越说道:“姐姐我也是没想到当日见到的少年,居然真成了雁行宗的弟子,还在短短的时间修炼出了二阶虚相,还击败了人家乾元宗的三阶太阳金乌,真是实力非凡。”
www.hetushu.com瑶姬含笑看着宁越,声音一转,娇声说道:“我来找你,就是想拜托你遇到五棺的时候,一定不要留手,帮我给含烟妹妹报仇出气。”
珞瑶姬睫毛轻颤,眼神微微眯了起来,说道:“刚才第二场比赛上场的洛含烟,是我们天蛇宗大弟子羽青书的情侣,结果那五棺下手狠辣,含烟妹妹的伤势颇重,我那大师兄暴怒……”
珞瑶姬的神色间闪过一丝鄙夷神色,说道:“我那大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谦和,他的实力虽然高于五棺,可是在擂台上,他顾虑太多,只会击败五棺,不会去下重手,而含烟是我妹子,我这个做姐姐的只想给她找回一个公道,希望你只要遇到他,就别手下留情,不打死就好。”
天蛇宗的男弟子这才被放上擂台,将重伤的洛含烟抱了下去,急忙赶回天蛇宗的看台救治。
大演武场旁边的小巷拐角,宁越看到珞瑶姬已和-图-书经早到。
五棺身形灵活,在蛇头射到身前的刹那,背后黑色的棺木虚相一开一合,就将五棺吸进灌木,化作一道影子,从地面闪动滑走。
突地,宁越感觉到有视线直直落在自己的身上,马上将目光从五棺身上收回,一转头,在天蛇宗的看台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珞瑶姬看到宁越看到了她,点了点头,抬手指了一下大演武场的外围。
可是就在这时,洛含烟的神色猛的一紧,五棺的几个魂力分身居然一下子抱住了天蛇虚相,同时引爆了自身魂力。
洛含烟的天蛇虚相看似庞大笨拙,可是实际行动气力,却远比人们所见所想的更为灵活,蛇头高高扬起之后,就如同利箭一样俯射前冲,冲向五棺。
洛含烟操纵天蛇虚相缠绕一团,周身鳞甲闪烁起一层青色毒雾,令人望之却步。
擂台上爆散魂力快速散去,五棺现身,场上裁判立刻判断五棺获胜。
宁越认真观察起http://m•hetushu.com洛含烟操控的天蛇虚相,发现蛇身在活动的时候,整个蛇身的鳞片下都是漾出一层纤薄透明的毒雾,渐渐在虚相蛇身周围扩散起来,看样子要布满整个擂台,也就需要须臾的功夫。
擂台上,洛含烟和五棺唤出各自虚相,在双方门派的加油声中,马上就战在了一起。
珞姬瑶红唇微启,侧脸白了宁越一眼,说道:“你何必想的那么复杂,就算是没有我请你这样做,难道你遇到五棺这样的对手就会留手?他那门派出手狠辣无情,你若不对他这样做,他却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你碰到那幻影宗那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一样会被激怒动手。再有,别跟我说,你会放过这样的对手。”
宁越对这个修炼了虚相腾影蛇的女人不敢大意,远远站定,问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珞姐姐。”
宁越眉角挑动了一下,不掩饰心头的意外,问道:“刚才我见到http://m.hetushu.com你那大师兄进场,实力应该远在那五棺之上,再说他为自己情侣出手报仇,天经地义,你为何要找我出手?”
宁越听珞瑶姬缓缓说着,插口说道:“姐姐有事不妨直说。”
宁越说罢,不等珞瑶姬再开口劝说,转身扬手,背对着珞瑶姬摆了摆,径直走出了小巷。
可是五棺的攻击迅若闪电,围绕在天蛇虚相旁的数具黑棺虚相同时打开,每个虚相中都是射出一道五棺同样大小的魂力凝实的影像,冲刺之中魂力闪动,同时取出一柄黑色魂力凝实的匕首,全力的刺在天蛇虚相的身上。
宁越会意,脑中闪过和珞瑶姬接触过的画面,也是有些好奇这个女人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寻着身边的人不注意,走去了珞瑶姬指向的地方。
就在宁越沉思分析的时候,擂台上的战局忽然大变。
仔细看出,被蛇头撞出的坑洞里,已经布满了被强力腐蚀的痕迹。
宁越深深的看了珞瑶姬一眼,珞瑶姬抬目对视,和*图*书宁越扯动了一下嘴角,最后还是笑了起来,说道:“那五棺伤的又不是我的熟人,这件事到时候再说。”
宁越神色微微一动,问道:“不知道珞姐姐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在所有人的关注中,擂台上猛的出一连串雷鸣般的炸响,黑棺催动的魂力分身自爆,黑色魂力爆散整个擂台,将洛含烟的天蛇虚相炸的一阵哀鸣,轰然倒地,洛含烟口喷鲜血,神色萎靡的倒在地上。
五棺的黑棺虚相在冲近洛含烟之后,黑棺上的黑色魂力突然闪动起来,眨眼间,五棺藏身的黑色灌木虚相就多出了数个分身,绕成一圈,将洛含烟围在中央。
“这就是天蛇虚相的蛇毒?”
层层蛇鳞顿时爆碎,扬起一股毒雾,浸透五棺唤出的魂力分身,眼见着侵蚀起分身的魂力。
珞瑶姬等着宁越走远,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也是回了天蛇宗的看台,没有跟人说她刚刚去做了什么,眼神时不时的瞄向雁行宗,观察着宁越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