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八派论剑

第48章 女扮男装的公主与和亲

宁越这时被赐予六品官衔,整个雁行宗都与有荣焉,宁越年纪轻轻,这已经算是八派论剑可以册封的颇为高等的官员了,于是大肆庆贺,宁越也只好将没有离开的马伯砀请进他的小院。
羿環環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可是瞬息间又变了脸色,气鼓鼓的瞪了宁越一眼,转身就走。
这也都怪他加入雁行宗之后,为了保证真实身份隐秘,一直没敢去深入关注夏国的消息。
两人又是闲谈了一阵子,马伯砀说是有事,就先离开。
不然的话,他或许会打听到白家的事情,已经有了另外的进展。当初宇文翼就是因为得到了大夏都城麒麟城的情报,这才放过了他们兄妹两人。
宁越马上跟着李寒孤回了行院,一眼就看到是已经成了乾国大内侍卫的马伯砀,带来的圣旨。
马上雁行宗的宗门密令也是传来,宁越看过,密令中只是说希望他能竭尽全力完成这件任务,并且许诺,派中人手随便他挑,并且都听他号令。
www•hetushu•com头很快又恢复了热闹,宁越看到不少人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着自己,不由得百思不得其解,准备回去雁行宗的行院。
宁越还没回到雁行宗的行院,就被出来找他的李寒孤遇到,告知朝廷终于下了旨意。
马伯砀和宁越宣告完圣旨之后,只是笑着挥散了随从,与宁越继续攀谈。
宁越不解:“怎么会呢?”
一路走着,宁越心里一阵迷茫,他完全不了解羿環環最后一个手势是在暗示什么,心底暗咐:“在九霄大陆,中指的通用语可不会跟地球一样吧……或者这位公主殿下,难道是喜欢女上位,是在暗示我如果跟她有一腿的话,她一定要在上面?哎呀!这是想的什么,怎么可能!”
马伯砀听着宁越应下,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只是我这对师妹又有些顽皮,还希望燕七兄弟你能多多海涵,平时稍有得罪,小小的教训就罢了,千万别下重手。”
宁越不hetushu.com由得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刚刚遇到的华服公主,居然在八派论剑大会之后,就要被乾国送出去,与夏国和亲。
羿環環满意的看着宁越震惊的神色,一扬白皙的脖颈,仿佛一直骄傲的小天鹅,说道:“你虽然击败了本公主取得了八排论剑的第一,可是你毕竟是要为我们羿家做事,所以我也不会因为败在你的手下就欺负你,只是我觉得一定要让你知道本公主是谁!”
宁越登时干笑了一声,虽然马伯砀一副开玩笑的模样,可是他也是听出其中的认真。
马伯砀说到这里,又是笑了笑:“说道我五行宗的沐蓉沐蕊姐妹,这一次和亲路上,还望燕七兄弟多为照顾,上一次这一对姐妹就是被你救助过一次,宗主一直说要多谢你呢。”
宁越心里微紧,这才想到羿環環还是乾国的一位公主,感受到对方的恨意,他不由脱口而出,叫道:“你的意思是……我要知道自己击败的对手并不是一个无名小猪,而和-图-书是乾国最著名的美人公主?所以我应该表现的心底暗爽吗,可是这样听起来,我好像就变成了一个变态一样,我可不会觉得大女人会特别爽,那可不好!”
马伯砀直接宣布圣旨,命令宁越马上就职,赐予六品官衔,为护婚使,护卫公主羿環環出嫁,与大夏国结亲。
李寒孤更是苦心说了很多,提点宁越乾国虽然曾经一统天下,但是现在实力已经大弱,只能算割据一方的诸侯,就算这样也是有些吃力,故而不敢得罪雄吞天下的大夏,甘愿为大夏附庸,进行这次和亲。
宁越不知道又怎样得罪了这位公主,羿環環身边护卫杀人般的眼神令他的心头发紧。
马伯砀连说宁越客气,喝了口茶,又是说道:“这一次和亲队伍还有八名副护婚使,分别是乾元宗羿天罚和天蛇宗的珞瑶姬,我五行宗的沐蓉沐芯姐妹,还有白猿派的孙无味,苦行门的哈赤行,赤龙派的琴十六,幻影宗的风伯,一共八人,会在一路上辅助燕www.hetushu.com七兄弟。”
“这可怎么办,要是现在回去夏国的话,岂不是自投罗网。”
宁越笑了笑,他也是对沐蓉沐蕊姐妹颇有好感,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说道:“我有那般凶残么?还须马兄特意叮嘱?”
就在这时,原本转身就走的羿環環突然又是转身,冲着宁越勾了勾手指,见宁越在看着她,便利落的竖起了中指。
宁越心里一阵焦躁,可是还是先接了马伯砀带来的圣旨。
马伯砀又是跟宁越交代了几句,宁越心里想要借机拒绝,可是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借口,最后只能收了圣旨。
宁越心头又是一阵狂震,他实在没有想到在第一场擂台赛上,就被他一拳打飞的羿晟,居然是羿環環!
宁越一愣,还没等他做出反应,羿環環就带着护卫一起离开,街头顿时只剩下宁越孤零零的一人。
马伯砀故作神色认真,点头说道:“有的!”
李寒孤和南笙随之而来,告知宁越雁行宗上下对他称为护婚使一事都是特别重视。
马伯砀一脸和http://www.hetushu.com气,和宁越坐在院里的石桌两旁,笑道:“这一次去跟大夏国和亲,队伍中的人手也都是从,这一次八派论剑的优胜者里选出的人手,还得恭喜燕七兄弟被封为护婚使了。”
就是这个华服少女与南笙并称为八派双美,在整个乾国都是艳名远播。
南笙也是认真附和李寒孤,告诉宁越此次和亲,干系到乾国国运,能够参加这件事,还是作为九大护婚使之首,对雁行宗来说是莫大的好事儿。
宁越心里不是十分平静,可是还是客气应对马伯砀的交好:“燕七得了这次的头名,也是侥幸。”
马伯砀看着宁越神色没有不喜,便继续说道:“燕七老兄你凶威太盛,参加了这次论剑大会的八派弟子,一说起你的凶名,可都是噤若寒蝉啊。”
只是要不是曾经有羿天罚替羿晟出头,宁越几乎已经不记得这个对手了,更别说会想到羿晟居然是一个大美女女扮男装。
宁越笑道:“既然马兄这样说了,燕七一定会照顾他们姐妹的。”
宁越点头,静心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