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29章 沉冤得雪

李寒孤最先发现了宁越失踪,他马上联想到了前几日和白十七,以及李元吉,李元圣的冲突,心里莫名的一阵担心。
可是现在这两人居然不知道怎么作死才好,去淫乱后宫,一下子牵连了家族,两人背后的家族这一次都是不管不顾,任由两人被街头斩首。
李寒孤自是信任于二十八,于是三人里留下南笙在驿馆等候消息,他和于二十八马上出了驿馆,驾马直奔大夏兵马寺。
于二十八挥手打断了情报官的示好,他在刚一得知宁越被刑部抓去的时候,心里也是先升起一股怒火,神策军在麒麟城地位超然,就算是普通兵卒,又哪是刑部可以收捕的。
宁越在他印象中,可不是随便就会吃亏的家伙。
在兵马寺里,于二十八轻车熟路的,找了几个负责神策军情报来源的军尉,交代了宁越失踪的事情。
羿天罚等人这时也是看出来李寒孤的神色有些不对,都是靠了过来。
麒麟城的纨绔们也都是老实了下去。
宁越http://www.hetushu.com想了这些,只觉得心里莫名的放松了一些。
现在这样积极,自然是看出于二十八对宁越的重视。
“莫不是宁越是故意这样做的,可是这样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无数家族,都是强令自家纨绔子弟闭门思过,寻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现在只要抓到,都是加倍惩罚。
两人听到李寒孤说了宁越不见的事情,马上回想到宁越一夜未归,心里也都是有些着急。
可是他脑中闪过宁越的身影的时候,却一下子迟疑了起来。
宁越潜回刑部大牢之后,静静的靠在水牢一侧的墙壁上,顺着墙壁高处一个小窗向外看去,心中暗咐:“白十七已经解决,我身在大牢,就算有人怀疑也是不会有什么依据,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表露出跟这个事情完全无关,等着有人发现我失踪,在把我从这里捞出去吧。”
天知道白氏和李氏这两个世家大族都被这般敲打,燕重光的怒火www.hetushu.com会不会随意一扫,就烧到他们的身上。
情报官不敢隐瞒,连连点头,拍着胸脯说是自己这边疏忽,居然让神策军的都尉被刑部的人拿去,是他们失职,这就叫人去解决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于二十八又是转头给李寒孤打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出了兵马寺。
于二十八将消息接到手中,眉头就是下意识的紧皱在了一起,沉声说道:“你们确定白都尉是被刑部抓去了?”
宁越在人群中看完行刑,心里满意的潜形匿迹,在人群中行走而过,一路上所有人都是在谈论着百家和李家的事情,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像是白十七那样背后有着世家大族背景的纨绔,宁越都是说打就打,遇到寻常的捕快无中生有的中伤抓捕,宁越可不会随便就会束手就擒。
李寒孤没有再隐瞒宁越一夜未归的事情,羿天罚等人听了,都是一阵焦急,马上安排人出去打探消息。
于二十八沉吟了一下,转头看向李http://m.hetushu.com寒孤,发现他也是一头雾水。
他马上先找了南笙和于二十八,两人都是雁行宗的同门,更好先私下相处交流。
最近这些天里,他可是接连经历了不少事关生死的大事,除此之外,燕重光还给他突然正名,也不知道这牵扯到了什么缘由,更别说现在在他的次元空间里,还有着和亲失踪的公主羿嬛嬛……
可是宁越这边伺机放松,乾国和亲使团的驿馆里,已经乱作一团。
所以整个麒麟城的纨绔,一下子在街头销声匿迹。
几个军尉都是心知于二十八的身份,都是默契的吩咐人下去整理手中信息,很快就找到了宁越相关的消息。
这也由不得他们不老实,白十七和李家兄弟在他们眼中,绝对算的上纨绔圈子里的大人物,平日里花天酒地,飞扬跋扈,本就是这些纨绔们需要仰慕的偶像。
可是还没等三人做出什么决议,就有大早出门的人赶回驿馆,大说看到了那天逼上驿馆的三个纨绔,都在正午被大夏帝皇下令斩首http://www.hetushu.com
李寒孤也是准备出门,却被于二十八出声唤住,将他和南笙引去一边,说道:“燕七……白星源失踪的事情不会简单,你们以和亲使节团的身份出去打探消息,不一定管用,我有些门路,你跟我去一下兵马寺,现在白星源在那里任职,或许会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于二十八还是难以坐住,起身对着情报官说道:“这件事不用你们管了。”
总之对于有机会解决的对手,宁越一点也不在意用最猛烈狠辣的手段摧毁!
李寒孤听着白十七三人是因为淫乱后宫被处以极刑,三个纨绔的背后的家族更是受到了影响,心里也是一惊。
兔死狐悲,麒麟城的纨绔们也是被这两个大纨绔的死讯吓到,知道要是自己这时候犯了什么错事,弄不好就会受到牵连,到时候家族肯定不会再管他们的死活。
回来的人被李寒孤一把抓住,马上利落的将听到的消息全都交代了出来。
白十七和李家两个纨绔被斩的消息,很快的就传遍了整个麒麟城,和图书无数还在观望的人家,这时候都是紧闭门户。
宁越成功潜回刑部大牢,心里十分满意借机做出的反击,相信这样一来,最起码白家像是白十七这样的纨绔遇到自己,就算是不知道是自己谋划实施了陷害白十七的事情,最起码也不会在整个麒麟城都有些风声鹤唳的时候,对自己不利。
于二十八到了这时才停马看向李寒孤,说道:“如果只是刑部的话,你跟我直接去要人就好,到时候见了白都尉,自然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听着这些事跟宁越没有关系,语气不由得稍微放松了一些。
总之难以觉得在这环境恶劣的刑部水牢里,反而觉得是最近一段日子里,最为轻松的一刻。
虽然这样说着,情报官可是不知道于家,早就向宁越抛出橄榄枝,不然他早就会在发现这时的时候上报。
李寒孤点头应是,这种时候,确实只有见到宁越之后,才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寒孤连忙上前打听,心里听到这些纨绔出事,更是担心会和失踪了一晚的宁越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