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28章 狠十倍

低品官员轻咳了一声,又将身边人的视线收去了他的身上。
宁越潜伏在一旁,见着他所设计的淫乱宫廷的事发,心里一笑,却不敢在皇宫久留,趁着夜色,用最快的速度飞回了刑部大牢。
只是低品官员还没说完,他眼神冲着滚在街口地上的白十七,还有李元吉和李元圣一递,压低的声音,却在人群里清楚的传了出去。
就在他身边不远处,一个低品官员一脸开心,对身边的友伴说道:“这三个纨绔平日里胆大包天,做了那么多的恶事,这是报应来了。知道吗,今天一早从宫里出来的消息,白家和李家这次也都是跟着倒霉了。”
执行官一直看着时辰,见旨意定下的天时已到,马上拿出圣旨宣读,两行刑令牌一下扔到地上。
宁越听着不少人在谈论着白府的事情,更多的则是在说更加倒霉的李府。
这样看来,这人只是被驱离家族,贬为庶民,却没有生死关碍,看得出燕重和*图*书光还是对白氏宗族十分宠信,若是这事情落在了白河愁的府上,定然又是满门抄斩的节奏。
除此之外,白家和李家都是有极多人受到牵连,宫中的旨意一道道的快马送出,让早早出来想要看热闹的人,都是被吓得缩回家里,不敢与下旨的铮铮侍卫对上。
宁越借机前行出来,站在人群之中,看着三人这样凄惨,不由心里暗自说道:“你们三人设计害我,我自是狠上十倍,全数奉还,这是你们咎由自取。”
第二天一早,整个麒麟城都是被狠狠的震动了一下。
马上有人出声询问:“不至于吧,白家和李家都是世家大族,之前这些纨绔都是惹了不少祸事,可最多只是申斥,怎样也不会影响到那写宗族吧。”
要被斩头的主犯现身,人群喧闹一片,不少人更是在窃窃私语。
一群人都是收了话,知道这故意拿腔作调的低品官员,有着他们不知道的什么消和_图_书息。
午时一到,执行官和刽子手都是到位,宫中侍卫压着被打的不成人形的白十七三人到了街市口,一把扔在了地上,任由三人扭动身躯挣扎,周身伤口的血液染红地面,管也不管。
有人听了,不由得在一旁低声感叹,说道:“我知道李家这一支人脉的处境,没了李家本宗的支持,他们一脉的努力算是被生生打灭了,不仅李氏一族不会去管他们,其他原本相熟的人,也像是逼着瘟疫一样躲着他们。”
宁越听到这里,知道白十七的老爹,这是替白河洛担了惩处。
夜深人静,宁越的声音一下子就传出极远,马上就有护殿的侍女和守卫冲了过来,李家嫔妃的寝殿马上混乱一片。
一群人又是哗然一声,白十七三人可是就在眼前,不少人都是挤了过去,想看看能不能看到什么。
一群人闻言都是哗然出声,满足了心里八卦的欲望。
宁越闻言也是笑笑,眼神扫过白m.hetushu.com十七三人身上,三个纨绔的衣物都是染满了血迹,根本看不出身上到底有着什么伤势。
四周言论的言辞不断扬起,声音越发喧闹。
刽子手早就等得手痒,得令之后,一手一个,将三个纨绔拉着跪伏在地。
皇城没有忌讳莫深的掩盖宫中丑事,一大早就从宫里传出旨意,白家的白十七,以及李家的李元吉和李元圣兄弟,意图淫乱后宫,着令正午被腰斩于市。
他似乎是见着有很多人在听他谈论,面上有光,说话的声音也是大声了不少:“知道么,李府那边受到的惩处更大一些,陛下可是对李元吉和李元圣那两个纨绔一脉,可是没有像是白家那样仁慈,他们父亲所在的李氏一脉,无论老小,全都被逐出了族谱,李氏族长更是广而宣宣示,这些人再不算是李家的人看了。”
率先开口的低品官员闻言抚掌,也是在人群中笑道:“就是这样了,白十七和李元吉,李元圣三和图书人,都是被下旨腰斩于市,白氏族长白河洛虽然没有受到责罚,可是白河洛之子,白十七的倒霉老爹,却被剥脱了官职,从白家族谱上彻底抹去,从此变为庶民。”
之前发话谈论的低品官员,这时也是提到了李府受到的惩处。
刽子手才不管三个纨绔怎样,手中大刀高高扬起,一刀一个,眨眼间就将白十七三人的头颅砍下,脖颈血液狂喷,头颅在地上滚出好远。
宁越这才发现,白十七三人的手脚筋全被挑断,怪不得挣扎了许久,都没有爬出多远。
有些人意见不同,都是吵嚷了几句。
“活该!李府被驱逐的人,平日里也是没少在这城里作威作福惯了,我看这都是报应!”
他一抬手,比划了两下,做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低声开口,说道:“你们可知,李元吉和李元圣这对纨绔兄弟的老爹,甚至连带着他们两个的三个叔叔伯伯,也都是遭了这件事的牵连。”
有人幸灾乐祸,低声笑道http://m.hetushu.com:“这次可与往常不一样,白家和李家的这三个纨绔,犯得可是淫乱宫廷之罪,要是陛下不加严惩,这些世家大族反而会觉得慌张。”
白十七和李家兄弟获刑,刑部大牢那边和这三个纨绔有所牵连的官卒,都是胆战心惊,根本没有时间去看管宁越。
宁越清楚的将周围人们的谈论收入耳中。
“是啊,这一群人被赶出麒麟城,却是一点财物都没有带走,这样离开,也不知道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能够活下来多少。”
直到中午白十七和俩兄弟行刑的时候,才有大批的好事者一起聚集去了行刑街市,观望行刑。
低品官员见众人看着他,一扬眉角,又是说道:“他们两人的父亲和叔伯,也都是免除了身上的官职,不仅如此,传言陛下十分气愤,这几人都被抓去宫中,被行了太史公宫刑,切了他们的恶根。”
“所以这三个纨绔,比他们的叔伯和老爹更早受了宫刑,现在都没了恶根,已经算不得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