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45章 恼羞成怒

副官知道方夜的性子,说话的速度也是极快:“这个白星源非是白家的嫡系人物,可是这一次回来却得到了陛下当着朝臣为之正名,被封为神策军云骑都尉,原本以为从此一路青云直上,可是却出了一些事情,说是跟白家和李家的纨绔生了龃龉,被随便找人就关进了刑部大牢,所以现在满城都在说他性子软弱,算不得什么需要注意的角色。”
宁越见状皱眉,李寒孤马上靠上前来,和宁越合作之后,他用李家子弟的便利,将麒麟城里一些出名角色的信息都是记在心中,对于这个年轻将领,他也是有所记录。
李寒孤在宁越耳边轻声说道:“那个年轻的将领是御林军的都尉,名叫方夜,本身不是大夏的显赫之后,可是实力颇高,凭着一身强横的武技,得了太子燕惊龙的看重。”
话音一落,方夜便嚣张的大笑出声,马鞭一扬,就带着手下纵马进城。
两个方夜近身的官卫和*图*书就说了这些,方夜听得轻轻点头,他出城办事,走了月余的时间,回来的路上听说了宁越的一些事情,这才生出了一些兴趣,在路过城门的时候,听见副官点名宁越,他也只是好奇的想要看看罢了。
方夜骑在马上,也是看到了宁越这边在关注着他,可是脸上还是带着不屑笑意,继续听着身边的副官说着宁越。
马队的近百前军很快的冲进城门,可是马队中似乎有人认出了宁越,与身边的一个年轻将领讲了一句,年轻将领居然抬手,就将马军停在了城门内外。
方夜和一行羽林军马上生出反应,方夜回头望去,一脸惊讶,显然是完全没有料到会有人敢在麒麟城对他和麾下的羽林军动手。
城门口顿时一阵慌乱,进出城门的人,都是没想着会有人对羽林军动手,现在惹怒了羽林军的将领,每一个人都是担心会受到牵连,连忙都四散散开……
宁越见和-图-书着有军队行军赶向城门,为了省事,与排队进城的人们都是闪去了道路一旁,给来军让开了一条通路。
“你们好大的胆子!”
方夜实力颇高,并没有在慌乱中摔倒在地,任由断了四肢的军马矮了一截,他脚步迅疾的踏在马身之上,身体接力飞到空中,随后浮在空中,眼神凶恶的看向白洛洛和宁越一行人。
至于城门停马,他也只是随性而起,一向霸道嚣张惯了,堵住一个城门一些时间,他根本不觉得有什么。
方夜的一个亲卫也是说道:“私底下不少人都说他在护婚一路上,经历了不少厮杀,可是到了麒麟城,被洗了罪名,得了官职,整个人的性子就软了下来,只是闷头重修他的白府。”
方夜被人当着大片人群落了面子,心中羞怒至极。
白洛洛被人这样调笑,不由得俏脸生寒,粉拳紧握,身上魂力升腾而起。
更别提清晨时候的麒麟城的各处城门,都是m.hetushu•com等着进出城的各色人群,他完全可以想象他在此处丢了脸面,不用多久的功夫,就会传遍整个麒麟城的内外。
其实他也是在进城的时候,看到了样貌清丽脱俗的白洛洛,随后才看到的宁越。
“燕惊龙?”宁越眼神微凝,他还是不想卷进羿天罚所说的篡位之争,可是听到太子燕惊龙的名字,还是不免生出一些反应。
宁越和白洛洛闻言,都是神色发紧,眼底闪过一丝愠色,两人身后的李寒孤等人,也都是下意识的把手掌握住了武器。
就在他一个愣神的时间,白洛洛的拳劲紧贴地面掠过,就犹如一把死神镰刀挥动,将羽林军虽有军马的四肢全部斩断!
她在雁行宗被人像是小祖宗一样的供着,人生中只觉得宁越值得他爱慕尊重,她的脾气上来,哪里还管这里是不是大夏的国都。
年轻将来看向宁越,任由身边的副官对宁越一行人指指点点,脸上淡淡笑着,可是和_图_书神色间也是直接写上了一股浓浓的不屑。
方夜就像是没看到这些一样,不在意的继续对白洛洛说道:“我看你长得不错,你哥哥白星源在麒麟城没有任何根基,连几个纨绔都能随便折辱,你不如跟你哥哥商量一下,让她把你送到太子府上,凭你的姿色,将来也能在太子府上混的如意,你哥哥也算有了依靠,免得连小人陷害都抵抗不了,严谨如此,你们好好想想吧。”
可是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忍不住用马鞭遥遥一指宁越身边的白洛洛,随口调笑,大声说道:“本都尉早就听闻那旁系白府,除了那个云州牧之外,死的只剩下一个女孩子,我看长得还算不错。”
李寒孤只是继续说道:“不只是太子燕惊龙,这个方夜的运气不错,曾在一次御前国宴上,连败一十三名御前侍卫,也是入了陛下燕重光的法眼,随口给他赐婚,将燕国公主燕眉儿许给了他,从此他身份不同,成了羽林军的都www.hetushu.com尉,越发的嚣张霸道。”
方夜见身边没人在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一时间也是觉得宁越也是见面不如闻名,这就准备离开。
白洛洛柳眉竖起,冲着纵马奔出百丈多远的方夜喝道:“说了这些腌臜的话,还想离开!你得了本姑娘的同意了吗!”
宁越在他的眼中,还没有清新靓丽的白洛洛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少女的喊声未落,大浮屠法全力运转,身后金雁虚相展翅,夜叉明王虚相隐隐散出一股霸道威势,小拳头平直轰出,一道霸烈的拳劲气浪顿时贴着地面急速射出,所经之地的地面沙石全都被压的宛如平镜一般!
整支羽林军百余骑兵的队伍一阵慌乱,所有人所骑着的马匹都是轰然倒地,不少人都是失了平衡,与满地断腿的马匹和染红地面的马血滚在了一起。
方夜恼羞成怒,口中大喝的同时,身后浮现一头四阶虚空龙的虚相,凝厉的魂力暴乱四射,将周围空中的天地灵气都是猛的吹飞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