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152章 拓跋龙海

宁越和罗延石一听,两人的神色都是微微变动,宁越转头看着罗延石,说道:“这人的虚相品阶必定极高,如果之论魂力的雄浑程度,当初我遇到宇文翼的时候,似乎都没有这种触动。”
宁越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将罗延石等人都是叫来进行商议。
只是随后过了几天的时间,这批来自麒麟城的人就像是没有什么事要办一样,继续花天酒地,并没有来宁越这边的军营。
还没等到走出多远,宁越等人就听到营门方向有人大声喝道:“好大的胆子,本校尉拓跋龙海,快叫白星源来见我!你们再阻着营门的话,本校尉就拆了你们这座营门!”
罗延石哈哈一笑,就跟在宁越身后,和众人一起跟着宁越出了营帐。
探子根据这对人马行进方向进行跟进,发现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宁越所在的入川城,一路都没有在其他城市休息。
南笙在众人发笑的时候,认真的整理了一下和*图*书她手中的信息,在负责了云豹骑所有情报责任后,她更多的时候,都是一副清冷平静的面容,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她的本职工作。
就如同言多必失一样,现在不宜做得太多,伺机而动就好。
就在宁越这边不少心腹都等得不耐烦了,罗延石张罗着要带兵对这些人动手的时候,一天傍晚,这群人驾着坐骑出了入川城,直接赶到了云豹骑军营。
“所以最后能确定的,就是这些人是奔着咱们云豹骑来的。”
众人都是笑了几声,罗延石带兵是一把好手,平日里最不喜欢各处勾心斗角的事情。
等到所有人到齐,宁越在帐中来回走动过了几圈,对一群略显沉默的属下说道:“麒麟城方面派人过来,不知道是要做什么的,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说不定会比跟乾国作战更加麻烦。你们可有什么主意?”
珞瑶姬等人商议了一下,也是觉得暂时只能等着麒麟城hetushu•com那边的一行人现身,才能知道对方的意图。
“果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宁越坐下,用手指轻敲了几下桌子,环顾营帐中的心腹,笑了笑,说道:“不管怎样,我们只管做好准备,日常该怎样做就怎样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是要面对这些来客的。”
结果宁越又等了几天,却得到云豹骑自己探子的消息,从麒麟城方向有一波百余人的精骑出了边境,正在向着乾国赶来。
等着众人的笑声落下,南笙才开口说道:“不管这些人来入川城有什么目的,他们对我们云豹骑在乾国的动向十分了解,不然他们不会知道大人最近才赶来入川城的。平常这些事情我们不会刻意外传,所以这些来客最少在乾国东部,有着他们所掌握的探子。”
宁越和众人散去,他继续住在入川城附近的军营中,罗延石和珞瑶姬等人,都是在暗中回到入川城,将云豹骑http://m.hetushu.com的七千精锐也都暂调了回来。
南笙的话令营帐中的一行人的神色,都是变得严肃不少,仔细想想,确实就像是男生所说,宁越的行踪一直在被人监视着,所以才会这样直接的找上门来。
宁越得了消息,笑着对身边的几个心腹说道:“该来的人终究还是会来,我们出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有何居心吧。”
没过几日,来自麒麟城的一行人都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入川城。
这百余骑兵一进城市,就寻了一家大客栈休息。
宁越等人得到这个消息,一时间也是有着皱眉。
可是在他令云豹骑收缩回护之后的几天,再没有南荒山那边从麒麟城得来的最新消息,麒麟城集整的军队,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一样。
宁越还是不敢大意,猜不透麒麟城那边出现的军队是用来做些什么的,毕竟燕龙皇的十六营宿卫精兵被困了近半年的时间,虽然依旧没有败讯传来,却没人觉得他m.hetushu.com们能在无终岭的战役中全身而退。
宁越笑了笑,眼神从其它心腹的脸上扫过,见着大家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不由笑道:“是了,我们这就去会会这个麒麟城的来客,看他有什么想说的。”
宁越跟一众心腹在深夜商议,最后只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罗延石等人干脆都留在了军营,要是这些人来找云豹骑的麻烦的话,一定会来到军营这边生事。
云豹骑探子马上回报,将这个重要的信息传回了宁越手里。
罗延石咧了一下嘴,晃晃脖子说道:“这人的实力是强没错,可是这是我们的地盘,他敢生事,就跟他动手打过,看看谁的拳头更硬。”
可是云豹骑的探子认真监视,发现这些人依旧在收集云豹骑攻占了乾国多少领土方面的信息,以入川城为中心,远远近近的打探了不少消息。
这些人一路傍着风尘赶路,完全是一副要处理急事的样子,可是到了入川城,居然就这样心安理得的休hetushu•com息,没有任何要事去办,只是打探了云豹骑的一些信息。
宁越知道在他在随着燕龙皇的大军出征后,麒麟城暗处的权势争夺变得更加风谲云诡,所以他根本不准备掺和进去,决定谨慎的带着云豹骑,管好现有的已占领地,不去管燕重光和燕惊龙父子两人的皇权争夺。
云豹骑的探子很快回报,这些人进城之后,就打听云豹骑的各种消息,可是等到晚上,这些人也是再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只是在客栈大吃大喝,随后深夜就寝。
入川城位于乾国东部中心,宁越占领了几乎整个乾国东部之后,就将云豹骑的军营设在这里,无论哪个方向训练的云豹骑新军出现问题,这边都触动方便。
罗延石在一旁哼唧了几声,粗厚的声音也是随着宁越之后开口传出:“我对这种事没什么主意,反正不管来人是为了什么,我都听都尉的就是,要是你们让我想办法,还不如让我带军去把那一队来人给解决掉更方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