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466章 万里烟云

独孤意算的上是大夏中经历征战最多的几个将领之一了,他经常在大夏边界与他国冲突作战,前一段时间大夏北线和东线的作战他也是去了前线参与,平日里对一些大国强军也是看不上眼,可是这一次他遇到的云豹骑,可以算的上是他一生遇到的最精锐的骑兵了。
就在独孤意和李虚空大军损失惨重的时候,宁越手里已经得到了前线及时的回报,他与一众心腹简单的看过信息,神色都是一松。
可是就在禁军以为可以全力扭转战局损失的这一刻,密林中毫无预兆的升起一片大雾,浓雾直接从密林中延伸出数百米的覆盖范围,将暴熊骑的前锋一下遮蔽了小半,就像是一下字被浓雾吞食了一样。
暴熊骑下意识的停步,云豹骑不见踪影,他们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不好追击,很容易落进对方的陷阱。
独孤意越想越是皱眉,感觉自己就像是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深深的泥潭之中,一时间挣扎不出。
可是就在和-图-书暴熊骑缓缓停下冲锋的那一刻,禁军方向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瞪大眼睛,因为他们发现刚刚减缓冲速停下的暴熊骑的密林前后,分别从迷雾中快速露出两批数量奇多的骑兵。
可是没等独孤意的命令传下去多久,原本笼罩在密林上空的迷雾渐渐散去,暴熊骑冲到了之前云豹骑所在的位置,可是以雷光兽为主修的那只云豹骑早就跑的不见踪影,随着云雾散去,只留给暴熊骑一片狭窄的密林入口。
不远处禁军大军中的几个将军都是轻缓了一口气,看向独孤意的目光满是敬佩。
暴熊骑是独孤意了解云豹骑后,特意从羽林军调来的强援,令人没想到的是这样早就投入了使用,却不得不说在这时介入战场看起来最为适合。
李寒孤接话说道:“没错,其实禁军要是认真作战,就算我们大军全部集齐,也是难以一口吃下,所以我们必须将设下一个他们不得不于我门死战的战http://m.hetushu.com局,这样才能最大化发挥云豹骑的战力。”
独孤意虽然不远承认,可是他确实一直没有看得起乾州云豹骑,现在才终于想通对方并不似乎可以任他一口吃下的肥肉,而是一个浑身都长着铁刺的怪物,这两支出现在密林两端的骑兵大队,居然都是由五阶虚像实力境界的骑兵组成!
“我想最终的战场会在大石城外,因为大石城是禁军前来入川城的毕竟之路,他们无论如何也难以绕开,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逼迫他们在大石城于我们死战,我们绝对可以利用地形和城池将他们彻底歼灭!”
五百只巨型暴熊,气势上完全不弱于五千云豹骑兵,甚至在巨熊战意滔天的怒吼声中,挟带着一股疯狂撕碎一切的气势狂卷而至。
独孤意看到这样一幕的时候,白眉马上倒竖而起,失声叫道:“快!快点把暴熊骑调回后军,他们原本的目的就是这支暴熊骑!”
暴熊骑得令全力突围,禁军左翼和-图-书和中军的骑兵一起出击围魏救赵。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两只云豹骑对暴熊骑的忌惮,一万五阶骑士组成的云豹骑大军,拼着损失了部分精兵,还是将暴熊骑全部留在了密林前方,随后云雾升腾,全部消失在密林之中。
暴熊骑的骑兵队长紧紧盯着云豹骑身上闪烁的电光,眼睛用力眯起,露出一道狰狞寒光,暴熊骑的存在就是为了应对灵活的骑兵大队,只要双方在短距离里正面攻击,他绝对有信心碾碎一切拦在暴熊骑前的骑队!
李虚空马上和独孤意碰面,两人都是被两支云豹骑带去了太多的不确定,立刻稳固扎营,快马回报,将乾州驻军强硬的消息传回了麒麟城中。
当然,这里面也是有着宁众人测试这两支云豹骑战力的心思。
宁越想了想才开口说道:“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是禁军老将独孤意,他一向沉稳,这一次受到了挫折,相信以后再设计伏击,他绝对不会再上套了。”
先不说之前差一点就冲破hetushu.com他禁军左翼的电光环绕的云豹骑,现在这一次能够召唤出云雾的云豹骑更加骇人,他实在不想在战斗中遇到这样一支神出鬼没的骑兵。
李寒孤最为开心,大笑着说道:“宗主,这雷光和万里烟云两支骑兵战力太过出人预料,居然能直接破了禁军数万人的左翼,还成功逼出暴熊骑并一举歼灭,想来这一下足够震慑宵小,让那些试图染指乾州的人老实一些了。”
这一次宁越一直走到南笙有事情禀告,才停下脚步,与南笙交流解决了拿来的问题之后,才走到墙上放着的一张乾州地图前,认真的盯着一点看了许久。
李寒孤等人对宁越这种思考的习惯习以为常,分别做起各自所管的事务,没有去打搅宁越。
独孤意圆睁双目,看得出密林突然出现的云雾就是为了保护云豹骑而生,略微思虑了一刻,便命令暴熊骑继续突进进攻。他认为就算是云豹骑再早的准备好脱身的后路,只要被暴熊骑死死咬上,最后不死也得掉一层皮http://www.hetushu•com
眼尖的人更快发现出其中的一支身披泛蓝战甲,就是刚刚那支全员修炼雷光兽虚相的云豹骑,而在他们正对的密林方向,还有一支云豹骑,马上的骑士穿着一身灰白铠甲,一个个身上都仿佛被烟云缠绕,令整支队伍半隐半现,难以一窥全貌。
“他们从哪里征集到这样多的五阶实力的武者啊,就算是整个大夏,这样的精兵也不会超过五万,还被分散到各个军团,而且都是带兵的将领!”
禁军原本对这种异状并没有太大反应,可是场中军士马上发现欲云雾翻滚,居然眨眼间就将冲到林变的云豹骑全都遮蔽在内,一下子从他们的眼中消失不见。
直接将两支隐秘的全由五阶战力组成的云豹骑放出,为的就是吓到禁军,给自己这边争取更多的时间。
宁越闻言起身,在大殿里来回走了几圈,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宁越的声音在大殿中幽幽响起,可是每一个人都听得一场认真,目光也都是随着宁越所指落在了地图上的大石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