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十五章 茅山变天了

那么也就是说,唯一的人选,就是这个符钧。
直到此刻,我终于感觉到了杂毛小道所做出来的牺牲。
百种人有百种表情,其中的酸甜苦辣,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的心中,方才能够知晓吧?
不过我现在多少也能够知道一些了。
小郭姑娘即便是与我一般的外人,却也激动不已,拉着我的手,大声喊道:“茅山盛事啊,别犹豫了,赶紧跟我们看热闹去。”
听到这钟声之后,整个未明峰上的人都快疯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几乎都快要哭了起来,纷纷激动地朝着峰下跑去,争取尽快到达主峰之上,瞻仰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或许在那个洒脱的青衣道士眼里,这人人敬仰、并且珍而重之的茅山掌教一职,在他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屁。
一晃眼,又觉得是吴秀波。
我即便是能够猜想得到,却也不敢多加妄语,随着人流上了山,来到了主峰顶上一大片的广场之上来,瞧见这儿庄严肃穆,无数的道士盘腿坐在了地上。
这辈子我想要娶的女人,就只有她一个。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是第一段,后面一段,则说到了另外一个人来。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场下顿时就是一片哗然,人们仿佛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止不住心中的激动和诧异,纷纷与身边的人交流着。
当我跟小郭姑娘解释清楚我的这想法时,才发现自己已然随着人流离开了未明峰,来到了和图书前往主峰清池宫的路上。
躲在人群中,我一个人默默地打量着这一群掌控着茅山宗、乃至大半个江湖的顶级大拿,发现三日前与我有过交流的传功长老全程黑脸,似乎很不开心。
而倘若是敲到了九声,则是代表了一件事情。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所有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是敬畏之中,又带着几分讨好。
一路上人潮挤挤,无数人都在揣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是我唯一想要做羞羞事儿的女人,其余人在我的眼中,便都是浮云。
这话儿用了许多古文词汇,所幸我上过学,多少懂一些,知道这一阵喊话大概分为两个部分,前一段是现任的茅山掌教真人萧克明失德,各种不靠谱,此刻又是生死不明,宗门之内,不可无主,经过长老会集体商议按照祖宗章法,对其进行了弹劾罢免。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上面的执礼长老雒洋扯着嗓子,开始大声地陈述起来。
茅山要变天了。
他高声喊了一下:“肃静。”
别看这些道士平日里清修肃穆,然而此刻也是人人三五成群的交头接耳,广场里仿佛有无数蜜蜂在飞舞。
他就好像是茅山的无冕之王。
他们不在清池宫上祷告,跑这儿来干嘛?
生死都无惧,何况身外之物?
我知道,即便是八成的长老弹劾杂毛小道,她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
正如我一般。
这时广场前的殿宇高台上,走来了一群人,这些人www.hetushu•com穿着最为正式的各种道袍,眼色各异,无数描绘飞舞,大多都是些白胡子老头和老态龙钟的老太太,不过却也有稍微年轻的。
执礼长老宣告完毕之后,便带领着一众长老,与新任的茅山宗掌教符钧一起,前往三茅圣殿,祷告祖灵,山上有身份地位之人,自然留下,而下面的一些底层弟子,和我、小郭姑娘这种闲杂人等,则是各回各家。
对了,对了,也只有那个男人,才会有如此这般的气场和风度,才能够让在场的一众长老浮现出那般的心情来。
在她的分析里,表达了一个潜规则,那就是每一届新的茅山掌教,大多都会从上一届的掌教门下诞生。
符钧。
茅山三杰之中,萧克明的掌教真人之位刚刚被弹劾,而陈志程代表茅山在朝堂上任职,此刻坐镇东南,为一方大员,听说最近有调回总局任副职的意思。
想到这里,我便越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回到了未明峰,就随便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
不管这是一场狂欢,还是一场作秀,都已经到了揭牌的时刻。
既然要走,就得打个招呼,执礼长老雒洋在清池宫祷告,我找到了小道童杨云上,让他代为转达,紧接着又找人带我去后山草庐,想要跟包凤凤告一下别。
我心灰意冷,有些倦怠,说你去吧,我想回去躺一下。
我听着小郭姑娘在耳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脑海里却只有一句话。
我冷眼旁观,瞧和图书见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忧心忡忡,有的人欢天喜地,还有的人一脸淡然……
那人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灰色中山装,干干净净的,与旁边穿着各色道袍的道士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他的表情也十分温和,平静地望着在场的所有人。
我不知道,因为不管别人如何说,我终究还是无法知道那所谓的左道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
他在俯视众人。
杂毛小道,便是如此洒脱。
过了差不多半个钟头,人大约是齐了,又是一声钟鸣。
就跟王朝更替一样,讲究的就是一个道统。
然而自从虫虫住进了我的心中,尽管我没有对她有过任何承诺,又或者她也从没有跟我一个说法,但是我却坚定地决定了一件事情。
没有人知道。
有小郭姑娘在,使得我大概知道一些茅山的基本规则,这茅山宗门内主峰清池宫的钟声,即便是重大祭祀活动的时候,都只会鸣到六声。
这姑娘彪悍的作风将我给击垮了,倘若是往日,对于这么一个长得还算漂亮、性子又开朗的年轻女子,我真不介意跟她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
比如貌美如花的传功长老萧应颜,简直就是茅山宗的颜值担当。
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尽管站在旁边,但是却仿佛全世界都以他为中心。
她虽是外人,不过却似乎什么都知晓。
我前往后山草庐,还没到那碑林附近,却意外地瞧见了两个人,一个是传http://m•hetushu.com功长老萧应颜,一个却是黑手双城陈志程。
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了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大叔身上来。
不用猜测,我都能够知道现在敲响那九声钟鸣的意义,无外乎就是杂毛小道掌教真人的位置,给长老会撸了下来。
什么?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那就是前一代的掌教门下实在是人才凋零。
然后执礼长老雒洋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同为前代掌教真人陶晋鸿的弟子,符钧常年居于茅山,不但开宗授业、精修道法,而且德才兼备、团结和谐,经过茅山长老会的一致认定,觉得足矣担当掌教真人的重任。
他门下的陈志程、符钧和萧克明被誉为茅山三杰,除了符钧常年留守茅山名声不显之外,其余两人,在江湖上都是有着极为鼎盛的名气,坏人固然闻风丧胆,而江湖正道说起来,也莫不是竖起一个大拇指,道一声“赞”!
陪我睡?
韩伊的师父,便是符钧。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来——黑手双城陈志程。
回去的路上,小郭姑娘说了一路,不停地八卦着,跟我分析为什么符钧能够奇峰陡出,接任这一职位。
杂音顿消。
这茅山之上,若说有谁让我放心不下,恐怕就是这个包子脸女孩儿了。
因为九钟之后,将会有天大的事情要宣布。
另外我还瞧见一个表情严肃的中年道士,他被长老们簇拥在了正中心,他的眼睛几乎是眯着的,给人的感觉很沉静,就仿佛泰http://m.hetushu.com山崩塌在面前,却毫无惧色一般。
看到那人的第一眼,我还以为是陈道明在现场呢。
小郭姑娘挽着我的手,说这么隆重的时刻,参与了可以回去吹一辈子的牛,你这个时候睡什么觉啊,去了回来,我陪你睡都成,走、走、走,别墨迹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却在想着,杂毛小道此番被免职,他在这里面,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呢?
这个人,到底是谁?
俗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韩伊在此之前便如此飞扬跋扈,而自家师父当了掌教真人,定然会不依不饶,我此刻不走,恐怕就会麻烦缠身了。
但是这情况并不存在于当下,前代的茅山掌门叫做陶晋鸿,是个极会挑徒弟的人。
能够成为茅山掌教的他,绝对不是傻子,在前往幽府之前,他必然就想到会有这么一个结果,然而他却还是依然执着地选择了前往,这种执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茅山需要在朝堂上有自己的声音,所以陈志程是回不来的。
那就是所有的茅山弟子,除了看守山门的,不管你现在是在干嘛,吃饭或者如厕,就算你打生打死,现在也得给我停住,前往清池宫。
说到符钧,别看此人在外名声不显,但是他在茅山内部,确有着很大的威望,陶晋鸿晚年闭关,门下弟子大部分都是由符钧代授,这么多年来,桃李遍天下,在前话事人杨知修掌权的时期,他则是以掌灯弟子的名头,与之抗衡,在茅山长老会里,也拥有着极为强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