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二十五章 雅江县分离

李明非连忙摆手,说得了,谁没事非要闻一闻屁,算了吧。
我琢磨着,一路走回了招待所,而这门口也站了十几个人,为首的却正是楚领队,瞧见我们背着王鹏回来,他连忙迎了上来,低声说道:“出了什么事?刚才小罗找到我,说王鹏发疯了?”
是幻觉吗?
朱红这才放心,而楚领队则吸了一口气,说五哥,你是说有人在针对我们?
我连忙摆手,说那怎么行呢,你车那么贵,弄坏了我可赔不起。
想清楚这个,我反过来劝五哥,说五哥,你别着急,我的意思呢,反正我的目的地是日喀则地区,早分开晚分开,终究还是要分开的,既然如此,不如提前走,也没有啥事儿,至于你,那绝对不能走,你若是离开了,这个驴友团不是就散了么?
五哥是这个团队的安全保障,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够让大家在这复杂的环境下没有后顾之忧。
我当下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个箭步,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冲了过去。
当瞧见五哥手上那个不断挣扎的小黄鼠狼时,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紧绷。
五哥这时脸突然一红,说你们既然觉得陆言有问题,逼他离开,那我也退出。
过了许久,楚领队问五哥,说这东西真的有那么邪乎?
我跑得快,箭步而往,瞧见那儿有一个身影,正朝着地上伏卧的人抓去,心中一跳,晓得倒地之人应该是王鹏,于是大吼一声:“别动我们的人,有能http://www•hetushu•com耐和我过招。”
众人面面相觑,而小郭姑娘则笑道:“我们又不是啥重要人物,去西藏也只是旅旅游,看看风景,谁会这么无聊,跑过来拦着我们不让走呢?”
他们这个团队里面,所有的人员都是知根知底的,唯有一个人,那就是突然随着小郭姑娘加入其中的我,不但来历神秘,而且行为举止也与常人不同,而就是我加入之后,才会出现了种种古怪的事情。
他出事了么?
就这一句话,我就足够了。
五哥给我解释,说这个叫西川土话叫做矮地龙,其实是一种变异的小黄鼠狼,它能够通过肛门里放出来的臭气迷惑人类,让其陷入幻觉之中。
负责后勤的老李突然出言说道:“也许,对方并不是针对我们整个团队,而只是团队里面的一部分人,或者一个人……”
我把王鹏给扶了起来,然后轻松地背上了肩,跟着五哥往回走,并且跟他讲起我刚才瞧见的情况。
听到他的话,我心中其实挺暖的,我跟五哥相识的时间不长,都没有半个月,没想到他居然愿意为我出来站台,还得罪那帮老兄弟。
也许……
我说平白无故咋出现这么一个东西呢,难道雅江这一带还盛产这玩意不成?
五哥指着小郭姑娘,说她家里是大财主,要是弄坏了,让她赔一辆新的给我就好。
大家商量妥当,我也实在是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于是接http://www.hetushu.com受,随后朱红给王鹏唤醒了过来,问他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是一问三不知,什么都不明白。
他这话儿一说,楚领队和老李、朱红三人都变色了,说五哥,你别冲动啊,我们也不是说要逼陆言离开,这不是商量着么?
五哥指着床上还在不断蠕动的王鹏,说邪乎不邪乎,你看他现在的模样不就行了?实在不相信,我把堵住这小家伙的木塞子给扒开,给你们享受一下?
阻止我们进藏?
如此想想,还真的值得人怀疑。
五哥摇了摇头,说不确定,只是觉得这一路上,总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之前小马出事的时候,我觉得不对劲,而这一次王鹏又出了事,我才觉得可能真的有人在阻止我们进藏。
五哥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低声说道:“先去你房间,回头再解释。”
我们站在招待所门口,望着车流远去,小郭姑娘回过头来,问我,说接下来咋办?
那家伙在黑暗中,露出了一张惨白而诡异的笑脸,冷冷地望着我,转瞬即逝,却让我吓得浑身就是一哆嗦。
他若是离开了,这个进藏的自驾驴友团可不就得立刻散伙了?
我一记奔雷掌拍过去,那人回手来接,然后喊道:“陆言,是我。”
五哥想了想,说小马人确定是已经死了的,而且瞧他那样子,也形不成怨力,化不成鬼,也许是你吸到了一些矮地龙放的臭屁,产生了幻觉。
我瞧见这www.hetushu.com情况,知道自己可能不能再待下去了。
五哥?
跟这些驴友团的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彼此之间也有了感情,我本来就心里有鬼,也不敢拖累大家,于是举手说道:“我明白了,好,我退出。”
五哥摇头,说不是,一般来说,这种矮地龙十分难寻,远离人居之处,只有心怀叵测之人,才会从深山里面将其抓捕而来,并且进行训练,让它能够通晓人意,最终成为害人的工具……
除了昏迷不醒的王鹏,房间里总共有五个人,我、五哥和楚领队,另外还有负责后勤的李明非,负责医疗保障的朱红,这些都是团队里的骨干,不用隐瞒什么。
这惨叫是刚才离开的那个王鹏发出来的。
说着话,他还将另一只手给提了起来,我顺着手电的光线瞧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个竹鼠一般胖乎乎的啮齿类动物,一对黑乎乎的小眼睛,在灯光下显得异常诡亮。
说着话,他从腰间拔出手电,拧开来,照向了地上,只见王鹏趴在地上,身子一拱一拱的,就像一条虫一般,脸上还露出傻乎乎的笑容来,嘴里尽是泥土,看得让人莫名其妙。
我说这是什么?
楚领队也哈哈笑,说那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五哥说没事,他就是吸多了臭气,陷入了幻觉之中,一会儿劲过了,把他往凉水里面一塞,泡过两三回,人就清醒了。
楚领队把小郭姑娘给放了进来,人齐了之后,五哥咳了咳嗓子,把刚才的情形讲述hetushu•com了一遍。
小郭姑娘嘻嘻笑,说我这不是寻思着能帮啥忙么?
朱红望着床上的王鹏,说他怎么办?
五哥叹了一口气,说是中邪了。
他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话总是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后面的让听者自己联想。
五哥说对,刚才要是我没有把那矮地龙的肛门给堵上,说不定王鹏就真的从那边的峡口跳下去了,我们走,回去再说。
没错,我看到了小马!
五哥说对。
原本我倒也不会这般恐惧,不过要晓得小马那家伙可是我和五哥亲手收的尸,我当时也大约地检查过了一遍,确定他是已经死去了的,突然间在这峡谷小城再瞧见他,自然是一阵心跳不已。
想一想也对,说不定真的是因为我的原因,要知道先前我被那什么黄山帮袭击的时候,他们曾经说过什么黑道通缉令的事情。
我说他怎么了?
小郭姑娘浑不在意,说我之前就去过拉萨了,再去一次也没意义,日喀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你先别急着推辞,我问你,跟队伍分开,你打算怎么办?你车都没有,难道准备跟那些藏民一样,一路走着,朝拜过去?
五哥这时候突然笑了,说这样吧,你们俩开我的车去,我和迎曦另外找车挤一挤——这次车多,倒也不妨事。
小郭姑娘举手了,说没事,这不还有我么,我陪他。
我说我们这是被人给盯上了?
我去日喀则,是准备找陆左的,哪里敢带这个小尾巴,连忙推辞,说不行,我不能耽误你的行和*图*书程,还是自己离开吧。
我说王鹏就是被这玩意给迷晕了的?
黑暗中五哥摇了摇头,说我比你早到一步。
小马?
其他几人也是一阵好劝,五哥有些担心我,说那你一个人怎么去日喀则呢?
显然他们也是在怀疑。
楚领队检查了一下门窗,发现门外小郭姑娘在哪儿蹲着呢,不由得笑了,说你在这里瞎添什么乱子啊,回房间睡觉去。
我瞧见楚领队和朱红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我听到声音,慌忙顿住脚步,手上的力量顿减,与五哥轻轻拍了一下,停了下来,问道:“五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想了想,对她说道:“先钓一下鱼吧。”
老李继续说道:“五哥,我相信你的人品,也相信你的话,陆言从主观上来说,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过怕就怕他不惹别人,被人惹上了他,要是如此,只怕……”
五哥似乎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出言说道:“我可以保证,陆言没有问题。”
楚领队回头过来,赶大家回房休息,而我则把王鹏背到了楚领队的房间里来,把他给放到了床上。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朱红、楚领队都下意识地朝着我望了过来。
驴友团的车队在第二天清晨离开了,好多年轻小伙儿得知小郭姑娘将不会随队离开,顿时就不开心了,特别是那个土豪路涛,恨不得也留下来。
而就在我这一愣神的功夫,我听到了一声惨叫声。
五哥在里面喊,说让她进来吧,这事儿说不定她还真的能帮上一些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