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四十九章 诡异的落龙

而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她从哪儿,突然间就摸出了一根明晃晃的棍子来。
砰!
我们已然栽在这里了,倘若朵朵再出事,我怎么对得起堂兄陆左?
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他们气势汹汹,并非个个都是人类面孔,有许多奇形怪状的脸面,我甚至还瞧见了长得跟毛球一般大猩猩的脸孔,这些想必都是摩门教从各处网罗而来的归化者,它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表现出了格外的凶戾来。
我下意识地盯紧了她,然而瞧见朵朵只是在念经,用佛音化解这些敌手心中浓烈的战意和暴戾之心,而就在此刻,又有一头飞龙再一次没有任何缘由地凭空跌落而下。
然而诡异的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发生,那些凶悍莫名的天空霸主,一头接着一头地落下,像下饺子一般。
事情就是这般的神奇。
然而朵朵此刻这种,将手中棍子朝天一竖,无数敌人便人仰马翻的模样,实在是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之外。
最前面的几人,手中长矛几乎都已经快要刺到了朵朵的身上。
经历过了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冰川里面的巨大宫殿,匪夷所思的地底世界、茶荏巴错,长得跟老鼠、大猩猩、老虎一般的妖魔,还有几千万年前的翼手飞龙,和无数让我所为之震撼和惊叹的中种事物,我的心几乎都已经麻木了。
有的时候,土著对于自己人,远比外人要来得更加残暴。
好奇怪的手段,众http://www.hetushu.com人感觉压力一减,都下意识地朝着前方望了过去,却瞧见朵朵腾空而起,手中的那根棍子散发出一种宛如实质的金光,但凡被这光芒所照耀到的敌人,狰狞的脸上都渐渐变得平和了起来。
佛音之下,那些杀红了眼的家伙突然间,动作就变得有些迟钝了起来,随后,他们手中的刀剑便不再扬起,而是缓缓地放了下来。
杀戮之心,重新燃起。
哇!
真的,我真的就是看待了,进入这个行当以来,我的理解里,有两种战斗方式,一种叫做拳拳到肉、刀刀见血的硬搏,还有一种,则是类似于蛊毒下咒一般杀人不见血的手段。
猎手们自然是心肠狠毒,杀无赦的气势,奈何坐骑不给力,这么一偏离,自然没有一根长矛,能够刺到朵朵。
杀!
这啼叫声,却是从那些盘旋在半空中的飞龙口中发出来的。
过了一会儿,那些停止了的猎手又重新抬起了头颅来,眼中满是凶戾,就连朵朵的佛音也无法压制得住,眼看着这些家伙即将卷土重来之时,突然间,天空之上,落下了一头飞龙来。
她没有做出任何挥动的动作,仅仅只是单纯地平平举起,朝天而立。
所以即便是虚弱得几乎快要倒下的我,此刻内心里竟然凭空多出一份力量来。
那飞龙仿佛失去了骨头一般,径直地往下跌落,连挥动翅膀的力气都没有。
http://m.hetushu•com瞧见二春兴奋得几乎都要哭了起来,有些诧异。
朵朵这个时候出现,难道是来送死的么?
那是一根有如禅杖一般的棍子。
一片兵荒马乱之后,有人吹响了号角,呜呜的声音让混乱的场面一下子变得平静起来,那些跌倒在地上的猎手纷纷翻起了身来,除却了那些实在是受了重伤的家伙之外,都不约而同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刀,一部分朝着朵朵扑了过去,而另外一部分,则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地下的人都已经人心惶惶,更何况那些骑在飞龙身上,翱翔于天空的驭手?
这些人,都是精锐,训练有素,杀伐果断。
我的心中不断嘶吼,而脸上却露出了满满的笑容,对着阿奴说你别怕,我不会死的,我能够撑得住。
大家的抵御,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她跑了,我们赢了?
这一下,那些家伙可就不好受了,他们手持着长达两米的长矛,一下子栽倒在地,好多收不住手,甚至直接将这长矛,给刺进了前面同伴的背上去。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惊讶,而唯有一人的嘴角,含着淡淡儿的笑容。
不能再扛了。
这佛音,有点儿像是寺庙里面的那种禅唱,然而比起来却更加神秘一些。
不过很快毛球和五哥那边也传来了惨呼声。
就在这时,阿奴和毛球带着一身淋漓的鲜血退到了我们这边来,然后五哥和二春也把我给围住,那和_图_书阿奴冲着我高声大喊道:“陆言,陆言,你是好样的,阿奴就佩服你这样的铁汉子,你可得坚持住,不能死啊!”
一直到了最后,整个天空之上,有且只有瞧见一头飞龙还在翱翔。
这么一个结局,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得到的,二春快乐得像一个小孩子,一边跳一边蹦,大声喊:“朵朵你好棒!”
我心中惊叹,而就在此时,却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直冲云霄的啼叫。
除了几个倒霉蛋,更多的人则是跌落在地,摔得鼻青脸肿,痛苦不已。
那些人就像潮水一般地涌了上来,又仿佛遇到了礁石一般,散开了去。
人的一生,能有几次这般的壮烈激怀?
那小书包,跟着茶荏巴错的世界,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阿秀将军骑身在了飞龙之上,操控着那飞龙,不断尖叫着,这尖叫魔音灌脑,直指内心,让人心中忍不住就是一阵烦躁,刚刚放松的手,一下子又变得紧紧。
它的话语,让我忍不住流下泪来。
我说话的时候,那些身披黑甲的家伙已经冲到了跟前来。
然而神奇的事情并不仅仅只有这一件,更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她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干的。
攻势消止。
原本气势磅礴的伏兵冲锋团,在一刹那间,居然全军覆灭。
砰!
阿奴又受了伤,而且好像还挺重,不过它并没有让那人好过,直接一锤过去,将对方的脑袋砸得稀烂。
是她使得手段么?
就在我和*图*书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时候,那些一排排的伏兵,也就是骑在长毛黑野猪一般兽类身上的骑士也冲到了跟前来。
我们这边本来就是已经血战一场,气力消耗得都已经快要竭尽,抵挡起这帮生力军来,着实有些难以招架,不过即便如此,事关性命,大家都变得有些拼了。
那些越过了朵朵,朝着我们这边奔来的野猪猎手,根本就没有冲出十米,便全部都栽倒在了地上去,仔细观察,便能够发现得到,这些人之所以摔下来,都是因为那些“野猪”一般的黑毛野兽戛然而止,停住了脚步。
我在旁边看呆了。
对,是笑,此刻的我突然间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情谊,这些情谊汇聚在一块儿,让我突然有一种即便是此刻死在这里,却也值得的感觉来。
朵朵来了,那又如何?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是吓得魂飞魄散,左右望了一眼,心中绝望,居然狠下心来,不管下方密密麻麻的手下,一拉缰绳,就朝着远方狂奔而去。
它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连带着砸中了好几个伏兵猎手,直接摔散了架,而坐在它身上的那个驭手,则直接砸成了肉泥。
所以当瞧见那一个喜洋洋的小书包时,在某一刻,我突然间有点儿精神恍惚。
啊!
朵朵从半空中落下来,那些刚才还凶猛无比的敌人,此刻居然全部跪倒在地,将额头低伏在了地上。
又是一声让人绝望的碎裂声,那些在飞龙底下的人们这个时候都慌了,下hetushu•com意识地寻找位置,免得被不知道为何砸落而下的飞龙给殃及池鱼。
是因为快要死了,所出现儿的幻觉么?
朵朵。
那些人如潮杀来,而四人则纷纷抵挡,如此过了三两分钟,我突然听到阿奴的一声惨叫,探头过去,瞧见它的肚子中被人划了一刀。
这,太鸡巴鼓舞人心了。
不是她,那是谁?
我在笑。
怎么回事?
在我们面前这儿,可是有足足十头飞龙,上面还有七八个精锐驭手,除此之外,那三四十骑的野猪猎手横冲直撞的气势,在我看来,单凭个人的力量,未必能够挡得住吧?
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那些奋力向前的粗鲁野兽,突然间就下意识地扭动着身子,然后尽量地避开了朵朵的方向,朝着两边散开了去。
我这时终于确定了那个背着喜羊羊小书包的小朋友,真的就是我认识的朵朵,然而心却在一瞬间又提了起来。
就在我们即将全线崩溃的时候,突然间朵朵的那个方向,传来了一阵辉煌的金光,而随之而起的,则是恢弘庞大的佛音,四处飘荡。
这些人下意识地将飞龙往上拉升,试图避免不可知的攻击。
那上面坐着的,正是飞龙将军阿秀。
我使劲儿摇了摇头,瞧见旁边的二春兴奋得浑身直颤抖,冲着我大声叫道:“陆言,我们有救了,是朵朵,朵朵来了……”
我眨了眨眼睛,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边传来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声:“是朵朵,我们家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