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迷雾重重

第五十章 咱们一家人

陆左以前见到我,都喊阿言的,这一声“老弟”,喊得我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陆言哥哥?
五哥在旁边忍不住地夸赞道:“陆左,别的我也不夸你了,就你教的这徒弟,真的是没的说——他不但屡次三番地救了我,而且在关键时刻,却能够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挽救众人性命,而在受了几个小时的鞭挞刑法之下,居然能够一声也不吭,真是个硬汉子,旁边围观的那些布鲁族人,都给看傻了……”
闻到这个味道,我的肚子就咕噜噜地叫唤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戒不了吃肉这一口,另外我还琢磨着把虫虫讨回家里去当老婆呢,若是信了佛,岂不是很麻烦?
五哥一脸诧异,说那陆言这么多的本事,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我们应该是身处于一个山洞之中,有好几处的篝火,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浓烈的烤肉香味。
莫赤搀着陆左走到了众人的跟前来,放开陆左,然后郑重其事地拱手说道:“大师姐好,二师兄好……”
陆左扭头喊道:“朵朵,过来给陆言哥哥包扎一下伤口。”
小妹妹,你叫陆左是陆左哥哥,叫我又是陆言哥哥,我叫陆言是堂哥,他又是我的师父……
阿奴的风格很粗暴,那南瓜大的陶罐里,搁着一木勺子,别的什么都没有。
这般想着,我微微一笑,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洋溢在了心头,就感觉瞧见了朵朵和陆左,我整个人一直以来紧绷http://m•hetushu.com的神经在这一刻也松了许多,随着朵朵那根禅棍上面的光芒游弋,疲倦便立刻袭上了心头来。
两人对视一眼,他脸上的表情终于活泛了起来,冲着我咧嘴一笑。
陆左笑了笑,说我也很想知道啊。
我立刻想起了她之前在那排山倒海的野猪骑士面前,淡定自若地禅唱,就点了点头,说原来如此啊,那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呃,我们敦寨苗蛊的关系,还真的是错综复杂呢。
批评完我,它有咕哝着“浪费食物是天大的罪过”,一边说,一边直接用手往里面捞去,三下五除二,将剩下的稀粥全部都倒进了肚子里去,这才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
陆左被她松开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我的天,我以为你被人抓了去,会瘦个好几斤,没成想还胖了一圈?
阿奴刚走,毛球、五哥、二春便都赶过来了,陪我说着话,又过了几分钟,陆左在一个男人的陪伴下走到了我的跟前来,脸上满是笑容。
他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就仿佛面前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根本就引不起他的半分兴趣。
五哥有些难以置信,说那新摩王竟然这般厉害,连你都打不过他?
我尝了两口,温度合适,香香甜甜的,虽然清淡,但也爽口,忍不住一勺又一勺,吃了大半,这才打了一个饱嗝,放下了陶罐。
喊老弟,这才是真正把我放在了心头,当成http://www.hetushu.com是自家人一样看待了。
我在五哥的搀扶下,朝着那藏族小伙儿点了点头,而陆左则没有多做客气,冲着五哥喊道:“小叔,你知道么,听到你名字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呢。”
说着,阿奴捧着一个南瓜大的陶罐走了过来,冲着朵朵笑了笑,然后递到了我的跟前,说陆言,这是毛球他们这里最好的香蕉果,你尝一尝,很香的。
五哥这是再给我邀功,而陆左则一脸歉意,说我虽说是他师父,不过却没有教过他一天……
我也望向了他。
我那个已然成为一代传奇的堂兄陆左,就这般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来。
陆左。
呃……
阿奴生怕我饿着,不断地劝我再吃一点。
这玩意,应该就是我之前瞧见那种面包树果实磨成粉之后的食物吧?
那舒爽,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说完,他回过头来,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仅仅只是一拍,他便大约能够明白了我的身体状况,说你太疲惫了,且先去休息,其余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
我忍不住肚子里的馋虫,说不知道好不好吃呢?
五哥他们瞧见陆左有话要对我说,便借口离开,就留下了我和陆左两人。
有一个红脸膛的藏族小伙儿,正搀扶着一个男人,一步一步地朝着这猴山走来。
他说汉语的时候,一字一句,腔调有些奇怪,说得不是很好。
朵朵回头瞧了一眼,说是那些死了的翼手龙,www.hetushu.com别看它们模样不咋地,不过烤着确实很香呢。
陆左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若是搁在半年前,我状态全满的情况下,或许能够跟他打成平手,现在不行了——妈的,真郁闷。”
陆左给她勒得直抽冷气,说二、二春,要死了,要死了,快放开我,二春你真的该减肥了,你看我都要被你勒死了!
朵朵笑了,说也不会啊,修佛也会有很多乐趣的。
我也是饥肠辘辘,跟她们也没有什么客气的,抄起那木勺子,在里面搅了搅,发现里面是一锅黏黏的稀粥,散发着香蕉的香味。
陆左把手一摊,一脸郁闷地说道:“五哥,不是我置身事外,是我听到消息的时候,离这儿实在是太远了,紧赶慢赶才过来,还好没有误了时间;再有一个,我之前的时候,跟这里的新摩王交过手,那人妖太厉害了,我这大半年来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现在浑身空空荡荡,要不是碰到一个熟人,说不定就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我们错愕不已不已的时候,在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躁动。
她很快她就冲到了陆左的跟前,伸手紧紧将陆左给抱住,勒得紧紧,然后像个小女孩儿一般,眼泪一下子就迸了出来,哭道:“师父,你来了,真的是太好了,我还以为我永远都见不到你了呢……”
似乎听到了我的肚子在叫,朵朵出现在了我的旁边,冲着我嘻嘻一笑。
我原本都已经快要昏迷过去,此刻却使劲儿睁开了眼hetushu•com睛,努力地让自己清醒着,说没事,我可以的。
喊阿言,那是看在亲戚的情面上。
那些将路口封堵住了的黑毛野猪群,一个接着一个地趴倒在了地上,然后自动地分出了一条路来。
五哥笑了,说你小子一直躲着不露面,弄得我都以为自己快要挂掉了呢。
久别重逢的激动就给这两个家伙一番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语给冲淡了许多,陆左一边走,一边介绍旁边那红脸膛藏族小伙,说这是莫赤,我之前收的记名弟子,不过当时并未正式传道授业,也不能算是入门;这样说起来,你还是当你那傻大姐,陆言,你是老二、啊,呸呸呸,你是二师兄;他是小师弟,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简单的一句肯定,让我的眼眶顿时湿润。
当我表示吃不了了的时候,它投来了鄙夷的目光,说就这点儿肚量,你哪里来的力气啊?
朵朵没有跟我多说关于佛教的事情,似乎也不热衷于布道,只是对我说道:“你失血过多,一身的伤,虽说陆左哥哥说你身体里有个跟小肥肥一样的灵蛊,守住了你最后的一线生机,不过如果你不想自己的身上留下疤痕,像个怪物一样,那就乖乖地跟我一起,先吃十几天的素……”
朵朵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信佛,是吃素的,不吃肉呢。
我抬起头来,瞧见这乖巧的小西瓜头,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深深吸了一下鼻子,说烤的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香?
那个男人的脚步有些虚浮,和*图*书不过眼神却是很锐利。
那人的目光,跨越了空间,遥遥地投注在了我的身上来。
我闭上眼,美美地睡了一觉。
我点了点头,这时毛球已经招呼了几个族人上前来,弄了一个担架,把我给放了上去。
见过了五哥,他才走到我跟前,说老弟,还坚持得住?
你醒了啊?
陆左摸着鼻子,说是么,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这是我进入这个鬼地方之后,睡得最美的一觉,等我醒过来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给人用布条给包裹得结结实实,就像一木乃伊一样。
二春简直就开心地快要疯了,大吼一声,整个人就像一头狂奔中的大象,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什么?
五哥瞧见他刚才出现的时候,还让人给扶着,就知道陆左此刻的状况也并不太好,也没有多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而陆左则完全没有颓丧,笑着说我挺好,你别担心。
二春又好气又好笑地放开了他,撸了一把鼻涕,说师父你坏。
朵朵跑了过来,瞧见我浑身鲜血,宛如恶鬼一般的模样,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说陆言哥哥,你好勇敢哦……
二春焦躁地大叫道:“哪有,人家明明就瘦了五六斤好不好?”
啊?
我瞧见陆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略微有些尴尬,而他则是微微一笑,露出了比往日亲切得多的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陆言,你昏迷的时候,五哥已经跟我讲过了你的事情,你很不错,真的。
他的牙很白。
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