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三十章 小妖回归

草庐这儿,属于被重点监控的地方,我左右打量了一会儿,没有跟她立即说起,而是说道:“这里不安全,你跟我换一个地方,好么?”
背了四五百字,小妖立刻捂着耳朵,说够了、够了,别对我念经,小娘最烦的就是这些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了,我信了,信了成不?陆左到底是抽了哪门子风,居然会收你当徒弟?
小妖摇头,说怎么可能沸沸扬扬,江湖上大部分人其实都不知道的,这事情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被人刻意隐瞒着,我也是碰到一个熟悉的人,才得到的消息好吧?
我心中诧异,便在房前屋后都找了一番,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小妖后退一步,说等等,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表面上是为了追查毒贩一案,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告诉了我陆左的事情,然后还在我的衣领上面,安装了窃听器。
我没有再纠结此事,而是继续问起小妖刚才透露出来的信息,说那个什么慈元阁拍卖大会,在哪里举行呢?
她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轻重缓急,终于决定了,说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急着过去找他,先把臭屁猫找到吧……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嗯,小妖姑娘,我在离开茶荏巴错的时候,陆左交代了我三件事情,第一是回到祖屋,拿到祖师爷洛十八的灵牌,第二件是帮他找到你,而第三件,则是帮忙找寻虎皮猫大人那颗被偷走的蛋。我现在已hetushu.com经完成了两件,唯有第三件,我是一点儿眉目都没有,而陆左告诉我,说第三件事情,特别重要……”
我绞尽脑汁地跟小妖游说着,因为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从哪儿下手,而小妖她之前离开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要凭着自己的手段找到虎皮猫大人,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虽然小妖说得挺有道理的,不过这般简单直接,倒是让我有点儿尴尬。
小妖的加盟让我心中欢喜,连忙问她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到底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小妖一愣,有些警惕地问是谁?
然而在这里,我并没有瞧见半个人影。
气浪翻滚,我一不小心,却是摔倒在了河滩的鹅卵石上去。
她连续喊了三声,弄得我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在我的眼中,那儿空空如也,除了一条浅浅的河流,什么都没有。
对于小妖,我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一来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二来她是陆左的红颜知己,再者说她还是朵朵的姐姐。
听到我的话语,小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对我说道:“你说,如果我找到了臭屁猫,陆左和朵朵会高兴么?”
我摇头,说不是,还有二春和他在藏区收的徒弟莫赤。
好强!
我说我现在是陆左的徒弟。
我还没有说话,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这马尾辫女孩儿的眉头就是一皱,右手往前面一指,厉声喊道:“是谁,出来,别藏头露www.hetushu.com尾的。”
啊?
小妖这时方才没有再怀疑,跳上了摩托,说行,我载你。
小妖是个急性子,说他两个我都认识,既然如此,那我立刻出发,前往日喀则。
再一次的风驰电掣,不过经历了虫虫之前的一回,此刻我倒也没有什么可以吐的了,将摩托车停在了村子边的小道上,我并没有跟小妖一起回家,而是来到了附近的河滩前,两人边走,边谈起了话来。
听到小妖的话语,我不由得回想起整个过程,感觉的确如此,我知道陆左的事情,是在边境的时候,余领导特地追踪而来的。
呃……
小妖说慈元阁是当今修行界最大的商业组织,每一年都会进行业内规模最大的拍卖会,每一次也会选取不同的地方,这一次是在南方省的惠州市,如果我们现在确定去的话,我可以想办法弄到邀请函。
小妖三声喊过之后,脸色一变,人一下子就冲上了前去,手往前方空处陡然一抓。
砰!
如果说陆左、虫虫是我救命恩人的话,那么小妖应该排在第一位。
小妖是我能够走到今天,最重要的帮助者。
瞧见小妖讶异的表情,我知道不露出点儿真正的实力,她未必取信于我,于是开口便开始背诵起来。
呃……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低声说道:“小妖姑娘,不知道陆左有没有跟你讲过他的经诀法门?”
我慌忙拦住她,说等等。
听到这话儿,我心里顿时就乐hetushu.com开了花,坚定无比地说道:“一定会的!”
如此想想,这里面当真有极大的阴谋啊。
我顿时就郁闷起来,拿起电话,准备打给马海波问清楚,然而就在我准备拨通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少女。
瞧见她,我的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来,冲着她点头说道:“小妖姑娘,你好。”
我说我能够对《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倒背如流,对两部正统巫藏也有着深刻理解,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现在就给你背诵出来。
我点头,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吧。
我点头,说对,陆左现在在茶荏巴错,并非孤立无援,身边有一大群的朋友与伙伴,他并不是最需要你的;你过去,不过是锦上添花,而虎皮猫大人此刻踪迹全无,如果你能够带着我一起,去找寻他的话,方才是雪中送炭。
凭着这三重身份,我知道她是绝对的可靠,于是便将与她分别之后,我回到大敦子镇,找到陆左之后的事情,跟她一一讲述了起来。
我没有说话,小妖则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坐不住了,对我说道:“不行,他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候,我要过去,守在他的身边。告诉我,茶荏巴错怎么走?”
小妖思索了一下,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帮着你一起,找寻虎皮猫大人的蛋咯?
我已经在尽量地精简,然而这一席谈话,终究还是讲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了天黑,方才结束。
讲完了这一切之后,我抬m•hetushu.com起头来,才发现小妖的眼眶之中,隐有泪光。
小妖没有二话,直接上前,抬手就拍,那女子招架,两人的交手处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
对于这个马尾辫少女,我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因为没有她当日的拔刀相助,我或许就已经被那九分女夏夕给得逞了,肚子里面的小红也就换了主人,甚至都不知道我在这世间,居然还有陆左这么一个牛波伊的堂哥。
我以为是我看错了,正待仔细打量的时候,小妖却扭过了头去,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陆左现在已经失去了修为,而只有朵朵陪在身边?”
我认识她,因为在我人生最为黑暗的时刻,就是她的出现,把我给救了。
小妖瞪了我一眼,说干嘛,还有什么事情?
妹子你也太口直心快了吧?
我愣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没有人能够证明,因为知道内情、而她又相信的人里面,萧克明去了幽府,陆左、二春和朵朵则在茶荏巴错。
小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说比如?
小妖告诉我,说她之前奔走各地,查访了很多可疑之处,然后所有的线索最周都指向了一家叫做兰德公司的境外机构,听说在一个星期之后的慈元阁年度拍卖大会之中,兰德公司会委托慈元阁对一个蛋进行拍卖,如果不是听到陆左出事的消息,我已经准备前往参加了。
我低头瞧了自己一眼,说我很差么,二春他都能收,我为什么不行?
小妖撇嘴,说那两个蠢货能有什么用和*图*书?若是有用的话,他早就派出来帮着办事了,哪里还用你这个入门没几天的家伙出来奔走呢?
她眉头一挑,说谁能证明?
小妖说时间不多,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还将在藏地茶荏巴错里陆左交代我的三件事情,跟她一一谈起,并且讲述起了陆左对于未来的担忧。
我说陆左出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你怎么才知道?
小妖想想也是,说也对,二春那吃货他都收来当徒弟,你这个痨病鬼想来也是有可能的;对了,你的蛊毒,陆左给你解开了没有?
我犹豫了一下,说等等,我想征询一个人的意见,问她愿不愿意同行。
随着她的出手,那空气之中突然间就是一阵扭曲,有一个黑裤白衬衫的女人陡然出现在了前方的河滩之上。
小妖瞧见了我,眯着眼睛走了过来,指着草庐门口的纸牌,说我打电话给马海波,他说你会过来找我,告诉我一切的;那么你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摇头,说我们进去的入口处,应该已经被摩门教给堵住了,也被宗教局列为了禁区,根本无法进入,我现在唯一能够知道的方法,就是去日喀则的白居寺找一个叫做江白的喇嘛,又或者是宝窟法王……
听到马海波的消息,我没有任何犹豫,马不停蹄地骑着摩托车,赶到了陆左的草庐前。
我不想在这里谈太多,含糊地说了一句,然后说跟我走吧,去我家,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你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