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三十一章 虫虫心思

小妖挠着脑袋,说怎么这么乱啊,许映愚那老古板不在京都待着,跑回老家来干嘛啊?
战斗在一瞬间就爆发了,突如其来,让人没有半分防备,我给巨大的气浪给掀翻倒地,一骨碌爬了起来,瞧见小妖已经和那名白衣女子战做了一团。
我说她不在亮司,在敦寨呢。小妖诧异,说怎么回事,敦寨不是陆左他外婆的老家么,她在那儿干嘛呢?
说着话,她就跑到屋子里去了。
我说我不是跟你讲过,我之前为了找陆左,曾经去了茅山么,我在萧克明小姑姑的草庐之外,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他并没有理会于我。
我犹豫了一下,说还是问一下吧,说不定她愿意帮忙呢?
她点头,说对,如果能够帮忙的话,我没有问题。
她的那速度,让人诧异不已,几秒钟之内,人影皆无。
小妖瞪着我,说许映愚的徒弟,咱去招惹她干嘛,自己走不行?
我说对,就是她。
我抬起头来,惊喜地说道:“这么说,你是答应咯?”
我揉了揉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瞧见我这横竖为难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说你来还有什么事情么?有事就说话,别藏着掖着,怪里怪气的。
小妖摇了摇头,说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这事儿,不过这人的来历,我倒是听过一些,没想到居然跑到这儿来了,难道他也有参与其中?
我的心欢喜得快要炸了,高兴地说道:“和-图-书如果许二爷同意了,你就能够跟我一起去,是不是这样?”
我并没有立刻出发,而是留小妖在我家住了一夜,次日清晨方才出发,前往敦寨。
我瞧她一副气势汹汹、又藏着弱弱恐惧的表情,低头说道:“我咋知道?”
我低下头,嘀咕道:“因为……你是我在这世界上,最信任的人。”
说着话的时候,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面红耳赤的,头都没敢抬,生怕她拒绝,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听到她柔柔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能否答应你,需要问一下师父才行。”
我莫名蛋疼,说不是女人,难道还是男人不成?
我有点儿奇怪,这小丫头给我的感觉,是天不怕地不怕,人许二爷一和和气气的老头儿,她咋就害怕了呢?
双方你来我往,手段十分厉害,不过明显小妖似乎技高一筹,使得那白衣女子不得不用上了剑。
小妖点点头,说啊,你还知道他?
我说蚩丽妹爱上洛十八,是因为洛十八一招将她给败了,我若是对上虫虫,估计躺在地上的是我,哪里还能生出情愫来?
小妖并没有去追,而是从河面上跳了回来,瞧见我一身狼狈模样,不由得噗嗤一笑,说你是不是啊,都没有人找你,你倒是摔了一个狗啃泥——你能不能表现得强一点儿啊,跟你这样的家伙当队友,说真的,我突然间有些害怕起来了。
我说这女和*图*书人也正是厉害,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能够隐匿身形,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啊……
小妖说自然没有,我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呢?
我问她什么时候走,念念告诉我,说定了后天。
虫虫不接,而念念则一把抢了过来,说有了这东西,我回去就方便多了。
我似乎问到了伤心处,慌忙转移话题,讲了几句之后,念念瞧了我一眼,笑了,说得,你们两个聊吧,我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
虫虫诧异,说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她点头,说知道,是个刻板古怪的老东西,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怎么讲呢,这件事情特别复杂,我们昨天傍晚的时候,小妖姑娘还跟一个人起了冲突,后来她告诉我,说那人是黑手双城陈志程的手下。所以我觉得我和她去,未必能够完成任务,所以想过来找你,问一问你能不能跟着过去帮一下忙……
她一愣,说就是那个从蚩丽妹的遗物之中孕育了意识,并且从虫池之中而生的女人?
我说你认识这个人?
小妖说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叫她去挑战许映愚那个老家伙呢?当年蚩丽妹就是因为挑战洛十八,才最终爱上了那蛊王,成就了一段孽缘,你怎么不去接招呢?
她的剑是木剑,呈现出黑色,隐隐之间又有一种金属质地,与小妖交锋的时候,锋寒毕露,使得小妖并不敢与这利剑做正面接触。
瞧见m.hetushu.com我来了,虫虫收了功,走过来,问我什么事?
我嘿嘿一笑,说还真的有一个事情,想过来找你商量一下,不过看你在这里过得挺充实的,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念念苦笑,说我倒是想,不过许二爷挑徒弟的眼光太高了,像我这样的,根本没有可塑性,他老人家也不愿意留。
我给她奚落得面红耳赤,讪笑道:“有点儿太突然了,你怎么知道有人在旁边呢?”
我有些尴尬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刚刚晨练、热气腾腾的虫虫说道:“许二爷不在家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话语,我有一种从这儿跳到你田里去,滚一圈的冲动。
我在旁边瞧了好一会儿,都愣住了,知道念念拿石头过来扔我,方才回过神来。
我并不是纯情少年,也不觉得“喜欢”两个字有多么难说出口,于是嘿嘿笑了一下,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虫虫人漂亮,性格也好,而且还挺厉害的,我喜欢她,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我拿出那两张身份证,递给她们,说这证件是真的,你们拿着,以后干嘛都会方便一些。
小妖眼睛转了一下,笑了,说别管那么多,这个家伙吃了教训,应该不会再来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还要征询谁的意见?
不过说起来,我也挺怵那老爷子的,感觉他笑容平淡,然而眼神却犀利如刀。
小妖撅着嘴,骄傲地说道:“废话,任hetushu.com何人想要近小娘的身,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再说好嘛,就她那样子,还好意思潜过来偷听我们说话,真的是幼稚,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小妖说认得,有过几次照面,都不熟——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人叫做白合,是黑手双城手下七剑里的天玑剑,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真的看不出来啊……
我走的时候,带上了杨操邮寄过来的身份证,抵达敦寨的时候,瞧见虫虫正在那晒谷场上面修行,她做的是一种类似于瑜伽一般的功法,行动缓缓,身体和四肢扭曲到了极限,而念念则蹲在旁边的地上,一脸羡慕地瞧着。
而小妖这边的攻势一减缓,那白衣女子立刻翻身跃到了河对岸去,紧接着三两个纵身,便消失得无踪影。
虫虫穿了一件蜡染的小褂子,本来就挺清凉的,再加上这种修身的固体动作,那身材简直能够让人直流鼻血。
我说就是虫虫,她是个很聪明、而且厉害的人,我觉得如果如果此行能够得到她的帮助,说不定成功率会高一些。
到底是做过大事的人,跟咱小老百姓就是不一样。
太棒了!
我有点儿找到她说话的节奏和方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说,她应该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吧?”
我说要不然你也跟着你虫虫姐在这里修行呗,多少也有一个伴儿?
小妖噗嗤一笑,说得了,既然是你侬和_图_书我侬的爱情,我就不阻拦了,不过我可不跟你去啊。
小妖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来,说她应该也算是一个妖灵吧?怎么,她也在这里么?
她看了我,说原来你过来,是特意来跟我道别的啊?
我心中一跳,说你刚才讲的黑手双城,可是茅山大师兄陈志程?
我说许映愚不是敦寨蛊苗一脉的么,他最近退休了,回乡归隐,正好虫虫想要重走当年蚩丽妹的北上之路,正好就挑战到了许映愚,结果败了,然后现在拜入了许映愚的门下,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
小妖瞧见我的样子,觉得稀奇,说哎哟,你不会是喜欢那个叫做虫虫的女孩儿吧,你可得跟我说实话啊,快点儿!
我说为什么,小妖说我瞧见许映愚那个老古板就心疼,揪心的疼。
我瞧见她有些恼怒的表情,赶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跟陆左在茶荏巴错分手的时候,他曾经交代我三件事情,第一件我已经办到了,是征得了你师父的允许,拿走牌位;第二件,小妖姑娘昨天回来了,通过一朋友联系到了我;至于第三件,小妖姑娘告诉我,说一个星期后,在南方省的惠州,有一个拍卖会,可能跟虎皮猫大人有关。”
虫虫说师父扫墓去了。
虫虫说我没有答应了,不是说还得问一下我师父么?
我说你认识许映愚不?
小妖说你哪只眼睛瞧见他是女人了?
虫虫瞧见我这磨叽样儿,秀眉一竖,说你别绕圈子,直说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