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三十三章 邀请函失窃事件

我走进了那房间里去,瞧见果然给翻得乱七八糟,不成模样,便赶忙问道:“丢了什么东西没?”
既然如此,我已经完全把这一次的行程,当做了扩展眼界的机会。
双方寒暄过后,我坐在副驾驶室那儿,用余光打量旁边的这个男人,心中疑惑,不知道小妖为什么会找这两个不相干的人过来。
小妖解释,说陆左以前在南方省,的确有一些根基,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有些人没有办法用了;他俩是我之前认识的朋友,十分可靠,又是生面孔,所以就让他们帮着打点拍卖会的相关事宜。
什么?
林佑瞧见她这态度,反而更加担忧了,在旁边不停唠叨着,听得小妖耳朵都快生茧了,一把抱着虫虫,说我们旅途劳顿,困了,先去歇息一下,你们在这儿聊吧。
啊?
林佑说这些邀请函的数目是有限的,少一张没一张,现在估计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会有多的了——而且这个又不是演唱会,每一位被邀请的人都必定会前往参加的,连黄牛票都没有。
我不相信那个什么兰德公司能够把它拿来公开拍卖——这得有多大的心思,方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像个恶霸土豪一般地搂着虫虫的小蛮腰,大大咧咧地离去,瞧得我一阵咬牙切齿。
虎皮猫大人的蛋何等珍贵,这个且不谈,最重要的是它的敏感度。
小妖叹了一口气,说怎么感觉陆左找你过来,就是和图书一个错误啊,你到底能干些什么啊?
小妖微微一笑,说小琪子的父亲叫做萧应忠,是杂毛小道的大伯,你说是不是一家人?
小妖毫不在乎,说黑手双城不说,林齐鸣人不错,未必会拿捏我;再说了,你不是跟林齐鸣有点儿亲戚关系么?
小妖这房间遭了贼,那么我的呢?
小妖瞧见我说得理直气壮,忍不住揽着虫虫的腰肢,气哼哼地等我一眼,扭头看向别处去。
林佑有些担心地说道:“小妖姑娘,这事儿你还是得谨慎一点儿。”
在前台办好了住宿之后,我们集中在了林佑的房间,他摆开一大排的照片来,对我们说道:“这艘邮轮是慈元阁租用了澳门一家娱乐公司的游船,不算大,上面的接待能力有八百多位,与会者除了慈元阁这些年来的老客户、华南一带比较有名望的江湖名宿之外,还会有一些匿名的基金会,听说也会有国外势力前来参加……”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态度有所保留,小妖笑了笑,说其实都是一家人,小琪子的堂哥,陆言你知道是谁不?
如此而已。
林佑自嘲地说道:“我和他那点儿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说不定人家都不认呢,你还是小心点。”
小妖摇头,说我的东西都是随身拿着的,倒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可恨,天底下居然还有人胆敢偷我的东西,这是吃了豹子胆吧?
林佑摇头,http://m.hetushu.com说那两个人最近销声匿迹了,不知道是去了哪里,有消息传闻他们得罪了兰德公司,跑到欧洲去了。
拍卖会的时间定在了五天之后,在惠阳靠海的一处邮轮之上。
小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行了,我知道了,啰嗦。
林佑担忧地说道:“虽说黑手双城没有再坐镇东南,调回了总局去,但是他手下的头号大将林齐鸣可是就在这根据地,你若是贸然惹事,只怕他不会放过你的。”
小妖皱眉,说饼日天在,那隔壁老王和燕尾老鬼,是不是也在?
小妖摇了摇头,说他们去欧洲干嘛,那个地方可有一大堆对他们恨之入骨的黑暗势力呢?
小妖意识到了这事情的严重性,立刻问道:“你之前不是找朋友帮忙弄过一回么,现在还能再弄到么?”
从海上回来,我们回到了酒店,结果我刚刚回到房间,还没有打开门,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惊叫,那是小妖的声音,我赶忙跑过去,瞧见她站在里面的房间,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由得纳闷,说咋了?
一直以来,修行者这事儿都是隐藏在水面之下,显得十分低调,大家都不愿意展示在公众的目光之下,所以对于这一次拍卖会的安全事宜,慈元阁做得十分周密,与会的邀请函很难弄到,不过他也是托了一个朋友,费尽了周折,方才弄到了一张,够带三人。
一家人?
小妖跳着脚说道:“遭贼了—和_图_书—有人进入了我们的房间,翻箱倒柜!”
人家是过来帮忙的,想到这里,我对旁边的这个男人笑了笑,说麻烦你们了。
我愣了一下,顿时就笑了起来,说这样啊,原来还真的是一家人呢。
想到这里,我慌忙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往里面一看,发现也给翻得乱七八糟,不过好在我有乾坤袋,倒也没有蒙受什么损失。
一张?
一车人大笑,不知不觉,便来到了一处偏离城区的酒店。
我一脸难过,说他总共交代了我三件事情,我都已经给办完了两件,最后一件,别说我,就算是你、陆左和萧克明三人,哪个又做到了,何必把这锅甩我头上来呢?
林佑一边开车,一边摆了摆手,说客气,我一直听璐琪说起她堂哥萧克明和陆左两人的故事,不过就是没机会见面,这会儿小妖姑娘找到我们,也算是圆了我心里面的梦想了,哈哈……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一直深居简出,大部分时间里都在酒店里带着,而在第四天的时候,林佑找了一艘快艇,带着我们在附近的海域晃荡了一圈,大概认了一下地形。
我说会一点儿,但是别指望我能有多强。
小妖的脸色铁青,说他们这帮人,说不定是在挑衅,太可恶了,这一次过去瞧一瞧,如果确定了,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林佑苦笑,说小妖姑娘,你在我女友面前说我没用,这样真的好么?
小妖在后面指着林佑的脑袋,和图书说他最发达的就是这里,至于别的地方,小娘一个打他二十个,都不带喘气的。
小妖扬眉,说咋了?
在船上的时候,小妖叉着腰问我,说你水性咋样?
车离开了白云机场,一路朝着惠州方向行去,路上的时候,林佑跟我们讲起这边的情况来。
小妖抱着侥幸地心理说道:“你再求求他?”
林佑笑了笑,说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我五体不勤,跟人打架这事儿,结果从来都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璐琪虽说出身萧家,但是却无家传渊源,在后面出谋划策还行,走不得台前的。
听他这口气,感觉和杂毛小道的堂妹子,应该是一对情侣啊。
我看了林佑一眼,说你们不去么?
最后找到了林佑这儿,只见他一脸严肃地满屋子找寻着。
林佑的眉头皱起,半天之后,方才叹了一口气,说别的东西都还好说,我托了人,千方百计找到的那张邀请函,现在鬼影子都没有瞧见了。
这事儿一说出来,我们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妙——那拍卖会所在的邮轮明天正午十二点就离海起航了,如果我们没有邀请函,又将如何参与那一场的慈元阁拍卖会呢?
邀请函不见了?
我诧异,说谁啊?
听到他的话语,小妖的脸终于黑了下来,恶狠狠地骂道:“敢偷小娘的东西,真的是反了天!等着吧,我要是不能将那几个贼人给找出来,我就不姓陆!”
林佑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继续说和-图-书道:“兰德公司这一次与慈元阁签署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其中就有一部分藏品展卖,之前老李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说其中有一件拍品是关于蛋的,但不确定是不是他们放出来的烟雾弹——毕竟如果真的是虎皮猫大人的凤凰蛋,他们绝对不会舍得拿出来……”
林佑介绍过了这艘邮轮的情况之后,特别说明道:“邮轮的防务工作是由著名的食神饼日天负责,听说此人与曾经的天下十大黄晨曲君渊源很深,一手剑法出神入化,所以在船上的时候,尽量别动手。”
她俩既然离开,我自然也不会再停留,跟林佑聊了几句,然后也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稍微地洗漱了一下,然后盘腿而坐,行了一遍周天功法,知道身子发热,难以为继的时候,方才停歇,又等了一会儿,林佑过来敲门,叫我们去吃晚饭。
这一次慈元阁的当家人准备弄一次大的,所以与会的人数,一定能够达到三百以上,再加上七七八八的人员,或许会更多。
小妖拦住他,说你到底丢了什么东西?
林佑苦笑,说若是能够多弄几张,我和璐琪不就跟着一起去了么?
我和小妖挨个儿查,发现虫虫和萧璐琪的房间都遭了贼,被人翻得乱七八糟,不过都没有丢什么。
这几天来,我一直冷眼旁观,听着林佑的各种布置,然而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当然这并不是觉得他的布置和方案有问题,而是我觉得从源头上,我们就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