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三个任务

第四十九章 突破口

那丫头居然将房门给反锁了,还挂了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子。
小妖说道:“林佑的路子广啊,他在网络上面,一大帮的朋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用这个钱来找寻臭屁猫的消息,总比我们几个人在这儿找强吧?”
我脑子有些乱……
我也没有问原因,只是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人都会遇到难处的,借条我不用了,回头你有了,打到我账户上便是了。”
办理完交接手续之后,此番拍卖会也算是落下了帷幕,事实上邮轮已经开始返航了,慈元阁举行了盛大的聚会,甚至还请了一些娱乐明星过来助阵,弄得跟一嘉年华一样,在甲板上的舞台上又蹦又跳,高声歌唱,而与会的嘉宾则畅饮着酒类饮料,享受着这难得的轻松。
想到这里,我心中反而没有了太多的愤怒。
我突然有一点儿好奇,说你觉得里面会是什么呢?
千言万语,说不出口,我只有回到了甲板上来,到处都是狂欢的人群,服务生走过来,问我要不要酒,我点头,拿了一杯鸡尾酒。
我说我不就是去陪了一下煤老板,咋一下就成你媳妇了呢,问过我意见了没有啊?
呃……
确定是这人,我顿时就是一股火气,不过也不好发作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道:“马公子有什么指教的么?”
小丑丑是谁?
那人手中端着一杯鸡尾酒,冲着我微微一扬,说认识一下,马清源。
面对着这人的套近乎,我并hetushu•com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地说道:“好,以后有机会合作。”
他嘿嘿笑着,扬长而去,我的眼睛在那一刻顿时就眯了起来。
朱炳文之所以找我借钱,估计是因为之前拍卖会上我报了巨额数目拍下那蛋的事情,很多人不认识我,但他肯定是知道的,晓得我应该是家底殷实,所以才会开这口。
我被这个问题折磨得发疯,一口饮尽了那杯苦酒,这时朱炳文走了过来,瞧见一脸阴沉不定的我,低声说道:“陆言,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你聊一聊。”
我说肯定光他事儿了——人陆左辛辛苦苦地在地下吃土,就等着你去解救他呢,结果你在这里居然移情别恋起来了,你对得起他么,你对得起我么?
马公子的嘴角微微一扬,略有些嘲讽地说道:“里面估计也就是一些破烂货儿,实话告诉我,我之所以竞价,就是跟你抬价儿呢,怎么样,花了两千万吃一大亏,这滋味舒爽吧,哈哈哈……”
我一愣,说为什么啊?
朱炳文连忙说道:“好,好的,谢谢。”
朱炳文低声说道:“五十万!”
她竟然也逃一般地走开,留下我一人在那儿发愣。
小妖奇怪,说我找虫虫当媳妇儿,光陆左什么事?
有人欢喜有人愁,小妖瞧见我递过来的银行卡,心里乐开了花,对我说道:“之前我们说过,这钱要拿来救臭屁猫,既然如此,那我建议咱和-图-书们把它拿出大半来,交给林佑。”
朱炳文低头叹气,说那个事情,是我发过誓的,说免费给人看,就是免费,那个钱我不能沾,一沾上,就跟朱炳义和夏夕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的坚持让我肃然起敬,当下也是问清楚了帐号,然后打了电话,让慈元阁的田掌柜帮忙转账处理。
我愣了一下,朱炳文瞧见我这样,慌忙说道:“四十五万也行……”
他一出声,我立刻反应了过来。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悲从中来,想起与虫虫认识这么久以来的一幕又一幕,心中苦楚,不知道如何继续。
我说马公子难道有什么想法么?
朱炳文略微显得有些局促和窘迫,纠结了好一会儿,方才对我说道:“事情是这样子的,如果你现在手头宽裕的话,我想跟你借点儿钱。”
当我挂了电话的时候,朱炳文一脸感激地对我说道:“谢谢你,一会儿我给你打欠条。”
这事儿倘若是搁在以前,我绝对没有这般痛快,不过所谓“钱是男人胆”,之前拍卖那圣蛋的时候,我几百几千万喊惯了嘴,对于这五十万来说,顿时就觉得是件小事儿了。
小妖乐得哈哈大笑,说合着你也喜欢虫虫啊。
交易达成了,五彩生命珠交给了那煤老板,而我则得到了两张卡,一张是国内银行的,里面有一千万,而另外一张卡则是国外账户,剩余的钱都在里面。
刚刚端着,这时舞台上有一和-图-书个看着眼熟的歌手深情唱道:“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在意这座城市的距离……”
我瞧见虫虫笑而不语,心里顿时就是毛毛的,说虫虫这不会是真的吧?
小妖离开了,正好给我和虫虫留下独处的时间,在这样美丽气派的邮轮起,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电影《泰坦尼克号》的情节来,心中平添了许多柔情蜜意,想要过去跟她倾述一番心中的挂念,结果却是吃了一个闭门羹。
抛开她意识最为模糊的那个时候,现在的她,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我们之前得到的消息,是这个蛋极有可能是虎皮猫大人的,现在不是,然后还有人抬价,在找不到卖主的情况下,这个马公子,就是我们接下来的突破口了。
她转身离开,而虫虫这个时候也好像被刺扎到一般,指着房间说道:“小丑丑还等着我给它找吃的呢,我去喂它了……”
小妖耸了耸肩膀,说得,我还有事儿去找黄小饼商量,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你侬我侬,卿卿我我了。
他表现得很不好意思,而我则笑了起来,也没有问他借来什么用途,便开口说道:“行,一会儿你给我一个账户,我直接给你打过去。”
不是我悲观,而是现在的斗争环境实在是太复杂了,让人有一些恐惧。
她这暧昧的笑容把我给逼疯了,我转过头来,对小妖说道:“你来真的啊http://m.hetushu•com,那陆左怎么办呢?”
我的天,虫虫你不会真的沦陷到小妖那个漩涡里面了吧,她对你不是真的啊——至少她没有那个功能……
那帅哥笑了笑,说没别的,就是好奇,你们回去之后,砸了那蛋,到底出了个什么鬼来?
我感受到了他的窘迫,忍不住问道:“老朱,不是我说,按理说你不应该缺钱的,比如那天的情况,你找姓王的拿个五十万,他绝对没有二话;你怎么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窘迫呢?”
对于我的爽快,朱炳文并没有很开心,而是稍微有些犹豫地说道:“我这个数目,可能有些大。”
说不定他就是卖主雇的托儿,通过不断地抬价卖出高价。
我一听就着急了,说什么意思,你媳妇?
小妖搂着虫虫,说我们你情我愿的,关你什么事儿啊?
帅哥哈哈一笑,说瞧见你这倒霉样,估计里面也没有啥好东西。
朱炳文感激不已,两人又聊了几句,他有事离开,而就在我准备找个地方歇息的时候,有一个长得又高又帅的家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这时也严肃起来,说大概多少。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我顿时就羞得老脸一红,十分的不好意思,不过事到临头,却也是把心一横,说对啊,你才看出来啊?
我说你这一个决定,不但害得陆左变成了光棍,连我也跟着过起了双十一来,你亏心不亏心啊?
不过对于这个事情,我表示不用,毕竟一千万已经够我们和*图*书日常的开销了,至于其余的钱,暂时放在国外账户里也挺好,因为要是有一天这个账户被冻结了,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这个家伙不简单。
啊?
虫虫难得地温柔一笑,说你说呢?
不会是那刚刚孵出来的小鸡崽子吧,小妖不是给它取名字叫做白皮猫大人么?
他一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方才回过神来,说什么事?
小妖哈哈笑,说我对不起陆左是真的,干嘛又说对不起你呢?
小妖骄傲地说道:“对,我媳妇,你咋地吧?”
虽说有可能出现失误,从而导致赔了那佣金,但如果确定我们对那圣蛋志在必得的话,这买卖其实做得还是很准的。
如果有需要的话,慈元阁将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通过合法手段将其转移过来。
听到我的话,田掌柜有些好笑,说不至于吧,怎么这么悲观,谁没事去冻结你的银行账户啊?
我一想也对,说召集群众的力量,总比我们几个人强许多,不过这事儿还得征询一下虫虫的意见,毕竟珠子是她拿出来的。
我想了想潜藏在暗处的对手,却还是执意如此。
我接过那人的名片,出门的时候,随手就丢进来垃圾桶里。
不对,小妖只是跟你玩玩而已,她真正喜欢的人是陆左啊!
虫虫微笑,还没有说话,小妖就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说我媳妇当然听我的了。
我愣了一下,方才说没问题啊,多少钱,你说。
这人就是之前一直跟我对圣蛋竞价的马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