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五章 小妖之死

戴局长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沉默道:“六扇门中好修行,这体制内的高手林立,未必会比江湖低,只怕境界高的更多,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且随我上山去看看吧。”
他挥拳过来,我不闪不避,而是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敢!”
我跟着戴局长,还有那个叫做刘霖东的中年人,以及一队人马,顺着那石阶一路往上,来到了中山陵的祭堂前。
“你说的,是真的?”
懊恼、悔恨、自责、难过、悲伤、愤怒……
戴局长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扭过头来,看着我说道:“你真的确认,那个凶手,叫做秦归政?”
所有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就朝着我的脑子里喷涌而去,我的心脏被揪得生疼,有一个人似乎在我的耳边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是你,就是你害死了小妖,是你——你贪生怕死,不知道挺身而出,反而让一个女孩子给你拦住危险,是你害死了她……”
我一愣,浑身就是一激灵,赶忙快步跑了过去,瞧见有四五人围在一个草丛之前,有人摇头说道:“哎呀,这家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死掉了,真可惜……”
我点头,说对,除了他,还有一个吸血鬼!
我这是已经跑到了跟前来,快步挤进了人群,往里面一看。
这儿依旧拉起了隔离带,而且在很下面的地方,就已经阻止外人进入。
戴局长眉头一皱,说吸血鬼?
www.hetushu.com那人离去之后,戴局长又继续询问起了我一些细节的问题来,我一一回答,差不多完毕之后,她让我在旁边等着,她则去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
戴局长苦笑一声,说怎么不认识?虽说我与萧应忠离了婚,不过因为琪琪的关系,却与萧家割舍不得,自然也知道萧克明有一个好友陆左,也知道陆左身边的陆夭夭姑娘,只是这两天太忙,又没有跟林佑、琪琪沟通好,才没有来得及见上一面——陆夭夭现如今,应该也顶一流的高手,那秦归政真的有这般厉害,在杀了十九名灵谷寺僧人之后,还能将她给吓走?
我猛然一声怒吼,一把就抓住了那只伸向了小妖胸脯的咸猪手,将他给猛然一拽,然后把人朝着旁边的地上推了过去。
对啊,事实就摆在面前,我又何必欺骗于你呢?
她一边听,一边走。
而且因为人手问题,只有差不多十来个人左右在林子里搜寻,小心翼翼的,从上到下,足足走了大半个小时,并没有任何发现。
我有心去找寻小妖,于是跟戴局长说了一声,然后加入了搜山的队伍,从上而下,朝着林子里搜了过去。
我这个属于特例,因为戴局长的面子还是挺大的,所以倒也没有多少人敢质疑。
果然是小妖,那个意气飞扬、骄傲不做作的女孩子,此刻脸无血色地躺在了草丛之中,口鼻之中全是鲜血,早已是没有了生息http://m.hetushu.com
戴局长挥手,说立刻组织力量,对这些蝙蝠进行化验,另外通知火车、飞机等客运部门,立刻调查一名叫做秦归政的男子信息,务必将此人的情况最快查明。
刘霖东点头离去,这时先前抵达的那个男子走了过来。
那力气是如此之大,这人直接摔了一个狗啃泥,顿时也怒了,一骨碌爬起来,冲着我吼道:“你干嘛呢?”
砰!
那男人苦笑道:“这可是个哭差事,于南南大师的性子古怪得很,我去了,说不定会给人赶出来呢。”
旁边有人知道我是戴局长的客人,便作和事佬,说兄弟,我们只是做一下简单的尸检,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到无比的痛快。
他冲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对戴局长说道:“已经查清楚了,丢失的国宝是满清朝的遗物九龙乾坤鼎,这东西放在中山先生墓室东南角,据说是镇压风水的,具体的只有空叶禅师知道,不过他现在已经圆寂,可能……”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前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我侧耳倾听,听到有人在高声喊道:“这儿,这儿有一具尸体!”
那人满心色欲,正想试一试那挺翘的手感,结果猝不及防之下,给我一把推倒。
一格都没有。
她走到了一堆血肉面前来,指着一个只有半边脑袋的头颅,一字一句地说道:“这就是灵谷寺和*图*书的空叶禅师,上个月我还和他一起喝过茶,他还说会给我带半斤灵谷寺后山的茶叶给我,没想到……”
那人被我一把扇开,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生气地说道:“嗨哟,你这人怎么就不是好歹呢,难道这女人是你老婆不成?”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响了。
这草丛繁多,又是夜里,使得找寻工作十分不顺利。
他伸手过来拉我,我却显得十分警惕,一把拍开了他的手,怒声吼道:“滚!”
而就在这时,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正将他的咸猪手,伸向了小妖的胸口处去。
我伸出了双手,拦在了众人的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任何人,不能碰她一根毫毛,否者我……”
这是那个刘霖东低声说道:“他说得对,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十几只古怪的蝙蝠尸体……”
那油头粉面的小子听得心猿意马,虚伪地说道:“这个,不好吧?”
奇怪了,难道是因为这儿的炁场干扰了信号?
戴局长不确定地问道,我点头,说对,那人的确是穿着灰色的中山装。
“中山装?”
面对着戴局长的疑问,我苦笑着说道:“我何必骗你?”
我跟着戴局长来到了那些尸首面前,这个时候,气氛显得无比凝重,大家瞧着这些断肢残腿,还有鲜血浸染的场面,半天都没有能够说出话而来。
我这个时候的心中,突然多了几分期望,拿起电话来,想要打给林佑,询问一下小和*图*书妖是否回去了。
这个时候来了一个男子,过来跟戴局长汇报情况。
这话儿倒是正常,结果有个油头粉面的小子居然说道:“这妹子的胸脯好大啊,不知道有多少罩杯?”
戴局长摇头,说也不一定是宗教局的,还有民顾委和总政治部的人……
戴局长眉头一扬,说你以为我老糊涂了么,于墨晗大师不是还有一个孙子么,你派人去找他询问一下吧。
我有点儿搞不清楚这体制内的编制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是纠结地问道:“您觉得,体制内能够如同那个男子一般恐怖的,到底有几人?”
我点了点头,说对,就是吸血鬼,那家伙能够变成一大蓬的蝙蝠,应该是血族没错——当时那棍阵很厉害,将其逼迫得不能抵抗,唯有化作蝙蝠离开,而即便如此,也有大半蝙蝠被击落在地。
我的话语都还没有说完,那个被我给推得狗啃泥的小白脸就一下子扑了过去,冲着我大骂道:“我管你特么的是谁,妨碍老子执行公务,我就可以揍你!”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还是俯身下来,伸手朝着那草丛摸了过去,口中解释道:“你们让开,我做一些尸检啊,看看这妹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说你认识她?
那男人苦笑,说戴局,于墨晗大师早就辞世了。
一路上到了祭堂前面来,顿时就能够闻到一股冲天的血腥气,我瞧见好多人的脸色发白,显然是给那祭堂前面的血腥场面给吓得不轻。
戴局长的眉头不由得hetushu.com紧锁了起来,对我说道:“现如今穿中山装的人并不多,但是宗教局却有一个习惯,许多出外勤的成员,都会习惯以中山装作为常用制服,你说的那家伙,会不会有可能是体制内的人呢?”
戴局长不再怀疑,又问起了我许多的细节问题来,我如实一一回答,听我整个儿说完之后,她长嘘了一口气,说你那朋友,居然是陆夭夭,难怪能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啊!
从山上下来,一路上瞧见许多的树林子变得格外古怪,原本是竖直朝上的树木,此刻也是扭曲得厉害,那草丛一下子变得茂密许多,藤蔓四处浮动,感觉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原始森林里面去。
我的眼睛一片血红,冲着他,以及旁边的人怒声吼道:“你们别碰他!”
戴局长皱眉沉思了一下,对他说道:“当年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曾经参加过中山陵的修葺工作,他应该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我摇头,说吓退我们的,并不是秦归政,而是那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神秘男子。
然而拨打了半天,我才发现这儿居然没有任何信号。
即便是体制内的人,都没有多少能够被允许进入。
有人嘻嘻笑道:“你扒开来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那人摇头,说算了,领导吩咐的事情,哪里敢叫苦?等这边差不多了,我立刻过去找人吧。
小妖!
戴局长说你要是怕吃闭门羹,那我另外找人去。
我一愣,说你是说那个人,就是宗教局内部的人员?
体制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