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十九章 故地重游

我问姜宝,他告诉我,说那两个道士依旧在后面跟随着,不舍不弃,不过距离拉长到了两里路。
虫虫这时说道:“姜宝师父给你的匿身符袋呢?你现在激发吧,用那符箓的力量,将你的气息给掩藏起来,否者你们身上的阳气,会吸引来许多不可知的东西……”
走!
我拍了拍姜宝的肩膀,说走,然后与虫虫并肩而行。
只是炁场感应,那只是在战斗的时候,高度敏感之时方才能够运用,一直保持这种状态,那大脑和身体,如何能够负载得了?
虫虫你这话是不是太难听了一点儿,人那叫做爱慕之心好不好?
虫虫对这儿十分熟悉,身影迅速,快得我都有点儿跟不上。
还是有光好啊!
当初我若不是柳下惠,说不定已经跟虫虫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呢。
虽说我视虫虫为自己挚爱的人,不希望她被其他的男子觊觎,不过她长得实在是太出众了,若是别人对她动一点儿心思我就视之如敌寇的话,只怕就得与半个世界为敌了。
它在那儿徘徊,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又回头朝我们望了过来。
虫虫既然这般决定了,那么我也就照做便是。
面对这个问题,虫虫却显得很淡定,对我说道:“此间并非幽府,而是阳间与幽府边缘的世界,没有太阳,所以便无光,唯一提供视力感应的,只有那幽幽鬼火。此物遍地都是,所以能够勉强提供一些视野——这儿本来就不是给www.hetushu•com活人准备的,所以如果想在此间行走,需要做一些准备。”
浓黑如墨。
下了山,穿越一片荒野,来到了一处岩石地带,虫虫让我们在此等待一下,她去前面探究一番。
这种醋我吃不过来,只有放宽心,而对于那两个道士,说起来我也只是觉得麻烦,并无愤恨。
我大为诧异,说我的天,半里路你都能够瞧得见,不可能吧?
待两人的符灰入口,那张脸果然就扭过了头去,不再看这边。
几分钟之后,虫虫回返过来,远远地招手,简单地说了一句话。
如此一路行走,不知时间,我路上忍不住拿出手机来,发现没有任何动静,那电子产品已经没有了任何效果。
这是一个颠覆性的世界。
我感觉到了无数的虫子在黑暗中蠕动着,下意识地身子一僵,而这时虫虫突然开口说道:“把小红放出来。”
虫虫率先进入,小妖其次,而我和姜宝也跟着进入其中,瞧见这儿的气温陡然一热,原先的阴冷一消而空,整个空间也是一阵红芒浮起。
在瞧见这玩意的一瞬间,我就有一种拔剑的冲动,然而这个时候虫虫却按住了我的手臂。
就在我准备打量足有的时候,突然间我的皮肤一阵鸡皮疙瘩泛起。
我笑着摇了摇头,拱手说道:“既然两位有自保能力,那我就不叨扰了,请多保重。”
我正想问怎么走,却见虫虫将手掌放在了墙壁之上和图书,轻轻摩挲,没一会儿,那墙壁突然有一阵光芒浮动而出,宛如翡翠一般碧绿,紧接着前方一阵抖动,却是出现了一个可以躬身而入的缺口来。
虽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却也是模模糊糊,根本瞧不见路途一般,唯有通过炁场感应,方才能够勉强行走。
显然他们也是有一些疲惫了。
它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走了不知道有多远,反正是连我都感觉到有些疲惫了,我们终于下了山,回望山顶,瞧见有白色的光芒,而前路则更是一片迷茫,黑漆漆什么也瞧不见。
呃?
我点头,说毕生难忘。
啊?
不过我能够感觉得到她的身姿非常轻盈,显然是有些兴奋。
我说什么准备?
你说我要是没有一点儿危机意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要晓得那叫做王维伽的男子,长得真的很像王力宏,再加上这帅气的道士打扮,若我是个姑娘,都忍不住跟他发生点儿什么呢。
我想起三叔说过,姜宝不比我差的话语,顿时就无语了,回头问虫虫,说那两人到底怎么办,是否带他们一起呢?
至于小妖,早就展翅在了天空之上,翱翔远走了。
虫虫没有理他,而是转头,眺望远方,而我则苦笑着说道:“这位道爷好不讲理,我可是一直劝你们离开的,怎么这会儿又怪上了我们来?”
这洞子里面的岔道十分多,东拐西拐,没一会儿就把人给绕晕了,我这时方才知道虫虫为什么和图书这么笃定能够将那些人给甩开了去。
王维伽摆了摆手,说道:“叶秋,我们在岱庙含辛茹苦学了十余年,难道就一点儿本事都没有么?”
这是一张惨白、面无人色的脸,而且只有脸,脖子以下,什么都没有。
她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两人一边走一边商量着,而这个时候姜宝突然说话了:“他们,还在后面跟着。”
淫欲之念啊?
唯一可惜的,就是除了刚刚抵达之时瞧见的那张惨白脸孔之外,并没有再瞧见其它活物,而这恐怕是与我佩戴的匿身符袋有关系。
丑道士一听,顿时就有了几分自信,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纸来,手指一挑,那黄符纸就无火自燃了起来,紧接着他将那符灰接着,吞入口中。
我指着旁边那两位道士说道:“那他们呢?”
我拍了拍乾坤囊中的圆灵通幽符,说此物是茅山十宝之一,掌教之物,与他有着血肉联系,所以只要我拿出这东西来,他就能够自己赶过来的。
姜宝说在我们身后半里左右,一直都在跟随。
虫虫说你还记得当初的时候,通过虫池来到此间的情形么?
丑道士得意洋洋地说道:“真以为我们是累赘?怎么样,厉害吧,要不要道爷我赏你一口吃的?”
虫虫平静地说道:“我可以自己调节,小妖也是,不妨事的,你管好你和姜宝就行了。”
我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却见到一条金黄色的巨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脚下www.hetushu•com,冰凉的皮肤在我脚底下摩擦着。
姜宝认真地说道:“我师父跟我说过,说我这是慧眼通,所以我能够瞧得见……”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的洞子突然多出了无数窸窸窣窣的声音来。
我毫不犹豫地照着她所说的去做,激发了匿身符袋,一股炁场变动,将我们都给笼罩住。
之所以毕生难忘,是因为那个时候还是蚩丽妹的虫虫因为误会我是洛十八,而投怀送抱,我差一点儿就跟她成就了好事儿。
有虫虫在身旁,我狂跳的心变得平缓了一些,瞧见那张脸从我的身体里毫无障碍地穿了过去,然后又游到了我们刚才出现的山壁跟前来。
丑道士急了,张口说道:“可是……”
这事儿一直留在了我的梦中,每每回想起来,我都有一些悔青了肠子的感觉。
小妖也随即落下。
这个炁场并不算大,左右不过一米的距离,我看了一眼虫虫,说你没问题?
如此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死胡同来。
唉!
姓王的道士倒是挺讲理的,点头说道:“对,来这儿的确是我们自己的意愿,与旁人无关。”
我依言,将聚血蛊逼出体外,却见那小东西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光,往前飘动,所过之处,静寂无声。
虫虫点头,说如此最好,等我们到达了那岩洞里,你便拿出来,我帮你开火眼的时间里,等待他寻来;而若是他没有找过来,我们再想办法。
虫虫讶异,说这两人,管我们什么和*图*书事?
此处在山顶之上,勉强有一些不知名的光亮,岩石也呈现出白色,然而越往山下行走,那夜色越浓。
此间的世界,除了没有阳光之外,与阳间其实并无两样,有泥土,有树木,有岩石,有飕飕的阴风和鬼火,山石河流,皆是一般。
我感觉到了一片光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虫虫平静地说道:“他们来这儿,是他们自己的决定,那个姓王的道士心头有淫欲之念,我不喜欢;不杀他们,已经算是留手了,没有理由还要照顾他们。我们只管行走,到了地方,自然会绕晕他们,任他们自身自灭就是了。”
我们此刻穿行在了一大片高低错落的岩石地带,不一会儿却是走进了一个黑黢黢的洞子里去。
这计划妥当,我表示同意。
这句话一说出口,那王维伽和叶秋两人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特别是那丑道士,顿时就出声喊道:“怎么跟你们没有关系?若不是因为你们,我们怎么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
虫虫不知道我这悔之晚矣的想法,而是低声说道:“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去那儿,我先帮你开一只火眼,能够瞧清楚了这世界,再考虑下一步——对了,姜宝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起如何跟萧克明汇合的事情?”
我下意识地回头,黑茫茫的什么也瞧不见,炁场感应也延伸不了多远,不由得疑惑,说不会啊,我没有感受到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也是其中一个,又何必为难别人,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