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京华烟云

第二十章 火眼神通

小妖:“你还不是个痴情种子?那小子要啥没啥,比当年的陆左更加不如,要不是你手把手地带着,早死了几百回了。”
虫虫:“……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那天还跟我问起来。”
我努力让自己再一次进入睡眠状态,而过了好久,发现都没有成功,而就在这个时候,虫虫的话语从远处传了过来:“你醒了?”
我听到这话儿,心中一荡,止不住心猿意马,嘿嘿笑道:“这个啊,那啥……”
小妖:“会,肯定会啊!我被人欺负了,就指望着他找回场子来呢。”
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石台,说你坐下。
小妖:“肯定啊,朵朵也在哪儿呢!”
我把心一横,说那行,你来吧,不过事先说好啊,我若是真的瞎了,你可得负责。
听到这话,我努力睁开眼睛来,感觉那两滴不知道啥玩意的水滴射入双眼,眼球处传来一阵剧痛,整个天地都是一阵晃荡,剧烈的灼烧感刺激着我的脑神经。
虫虫说道:“我这洞府布得有法阵,能够隔绝气息,所以你即便是拿出来,萧克明也未必能够感应得到,我让小金拿着,去外面等着,若是萧克明来了,便把他给带过来就是了,总好过让你去外面等着。”
虫虫:“如果找到了萧克明,回去之后,你会去找陆左么?”
我话音未落,却见虫虫伸出手来,一把将这身子昂扬的巨蟒给搂在了怀里,甜甜一笑,说小金,怎么就只有和_图_书你守在这儿,小银呢?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熟悉,让人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只可惜多了姜宝和小妖两个电灯泡,而虫虫也没有再投怀送抱。
悬空而浮的小红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腿边,虎视眈眈地望着那条巨蟒,而那条蛇似乎也感受到了小红的敌意,身子一下子就盘了起来,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我想装睡,结果到底还是没有那厚脸皮,说刚刚醒。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小红,觉得虫虫取名字的品味,真的有问题。
虫虫带着我们走到了里面,指着角落里的几块青石板说道:“这一路也辛劳,你们且休息一夜,明日醒来,我给你开火眼。”
我的心中猛然一惊,下意识地大喊一声:“小红!”
我说到底咋回事?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虫虫厉声说道:“睁开眼睛,别像个娘们儿一样!”
呃?
这个空间,因为熔浆的关系,有些灼热,不过那青石板上却莫名就有些凉,人躺在上面,心神安宁,不一会儿,人便困倦地睡了过去。
再看一下姜宝,他也是有些撑不住了。
我心中一跳,想着她们两人说的,也许是关于那一天夜里的事情。
听到这话儿,我立刻就爬了起来,绕过石屏风,瞧见虫虫正坐在那熔浆坑口前,灼热的高温将她的身影弄得一阵浮动,有些不真实,我走到那熔浆池前来,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下意识m•hetushu•com地舔了舔嘴唇,说怎么弄?
我吓得慌忙摆手,说没有,没有,哪能呢?我多嘴问一句,是因为它是联络萧克明唯一的手段,若是没有了,只怕我就会辜负姜宝师父的托付。
偷听别人的谈话,还被发现,这的确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
小妖:“这我可管不了,咱当女人的,就得小肚鸡肠,睚眦必报,要不然让男人怎么出风头呢?”
我有点儿怕她们两个对我进行口诛笔伐,不过虫虫却显得很平淡地说道:“既然醒了,就过来吧,我给你开火眼。”
我说什么是开火眼?
虫虫跟这两条巨蟒亲热了一会儿,方才回过头来说道:“对,它们两个是我以前养来看家护院的,这条叫做小金,这个叫做小银,它们是黄泉血蟒,如果长成年的话,能够有二十多米,不过需要五百年,现在还是小孩子……”
小妖:“这件事情,不能够让他知道,因为事情十分奇怪,那人根本就没有动机,我在怀疑,可能出现了什么岔子,才会变成这样子的。”
我依言坐下,感觉到灼热的气浪一阵又一阵地扑面而来,下意识地吸了一口气,结果肺部直冒热气。
我怕惊动那条冷血畜生,低声喊道:“虫虫,别去,危险!你别过去啊……”
我一开始迷迷糊糊,听得并不真切,到了后来,却听见是虫虫和小妖在说话。
而就在我们双方呈现出剑拔弩张之势的时hetushu.com候,虫虫却走了过来。
我下意识地双眼一黑,就要昏迷过去,而这时虫虫却对我说道:“别昏,你且跟我念——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我神通……”
我朝她望去,却见两道通红的水滴,朝着我的双眼飞来。
按道理说在这儿行走的时间应该不长,至少不会超过八小时,我完全可以十分轻松地走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就产生了一些疲倦,恐怕这是阴气的侵蚀效果。
我有些不理解,说这是怎么回事?
小妖:“那有什么办法呢,我现在可变不成长腿大美女来;媳妇儿,我跟你说,考验一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对待你,并不是在自己最风光的时候,而是把自己的缺点都暴露出来,如果这样,他还喜欢的话,那你就认命吧。”
虫虫回到这儿,整个人变得十分轻松,对我说道:“你将姜宝师父给你的那个圆灵通幽符拿出来。”
虫虫:“不说他,对了,找到陆左,你会把真相跟他说么?”
我瞧见那两条腰身得有壮汉粗的巨蟒缠着虫虫,尽管没有攻击性,但还是忍不住地心惊胆战,赶忙询问道:“虫虫,什么情况这是?”
我说能简单讲一下,具体是怎么操作的么?
虫虫微微一笑,说你想怎么负责?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护住双眼,说这样会不会瞎掉啊?
我还没有开口,虫虫便冷冷地说了一句话:“若是失败了,我就直hetushu.com接将你推进这熔浆池里面去,也省得挖坑埋人。”
虫虫摇头,说不会,火精与熔浆不一样,它可以与人体达到融合,而不是简单的无机物。
它的眼睛呈现出绿宝石一般的颜色,口中的信子吞吐,嘶嘶作响,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一般。
呃,虫虫认识这条巨蟒么?
小妖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冲着我喊道:“傻波伊,就是往你的眼睛里面滴熔浆啊……”
那巨蟒扭动身子,那巨大的蛇吻亲昵地碰了碰虫虫精致的俏脸,然后从口中发出了一种古怪的声音来,而随着这声音的出现,有一条银色巨蟒也从角落里游了出来,缠在了虫虫的身上,挨个儿的撒欢。
我也没有坚持,任小红在这儿,自己绕过那边的石屏风,躺在了青石板上,闭上眼睛便睡了过去。
小妖哈哈大笑,而虫虫则对我说道:“火精提出来了,睁开眼睛来。”
虫虫:“可是那人……陆左和萧克明会与他为敌么?”
虫虫:“哈哈,看得出来,你是真的爱他。”
小妖说这两条蟒蛇,是媳妇儿自个养的,你说它能伤人么?
小妖有点儿怕蛇,扑棱着翅膀飞开,不过在我面前却又充起了大个儿,说没瞧出来么?
虫虫没有理会我的感受,而是站起了身子来,往前行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不远处有人在低声交谈,说些什么。
金色的叫做小金,银色的叫做小银,太敷衍了事。
我从m•hetushu.com乾坤囊中摸出那玩意儿来,递到了虫虫手中。
不过这事儿我也只能在心中腹诽一下而已,并没有表达出来,左右一打量,发现这儿居然跟我当初在虫池之中的梦境,一模一样,熔浆池子,热气蒸腾,红彤彤的色彩映照一切。
她就在那熔浆池边儿上,再走两步就掉进去了,我瞧见,慌忙喊道:“你别啊……”
虫虫微微一笑,说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晓了——那边是你们睡的地方,可别乱走,要不然掉进熔浆里面去,我可不会管。
我这才放心地笑了笑,说如此就好。
然而当我竖着耳朵正仔细听的时候,她们两人的声音却越发地低沉了下来,我一开始并不在意,过了一会儿,突然想着莫不是被发现了?
虫虫:“你确定你真的可以这样面对陆左?”
她接过,将此物挂在了那小金额头上面的一个肉瘤子上面,用绳子缠了几圈,然后在它的头边轻语几句,又拍了拍身子,这家伙便游动着离开。
虫虫睁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我,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以为我会贪你这宝贝?”
话音未落,她居然凭空悬浮而起,脚尖在那腾腾的熔浆泡子上面轻轻踩着,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所谓火眼,就是给你的视网膜上面,种下一层熔浆深处的火精,这东西能够让你对于温度和湿度有一个重新的认识,从而传递到你的心神之中去,获得另外一种感官——开火眼的时候,会比较痛苦,你且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