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十一章 误入歧途

就在我心中诧异的时候,突然间前方出现一个人影,瞧见了我,欣喜地喊道:“你怎么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这样能让我心安。
随着我落地的,还有另外一样东西。
我躺在草丛中,想了一会儿,因为跟俞千二有过交流,知道这蝴蝶谷底到处都是猛兽横行,每一块地域都有自己的霸主,胡乱闯荡,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
我很快就滑下了云层,本以为这些霸王蝾螈会停止,没想到它们居然有一股穷追不舍的性子,竟然还是一路跟来。
我操起了那根雷击木,掂量在手中,感觉到里面沉淀的树木本源,以及磅礴的雷意,而最重要的是,它对我几乎没有排斥。
这些霸王蝾螈,只怕就是守护这东西的手段吧?
九转雷击木,乃世间最好的材料,这样的东西,价值难以估量,我拿了一根,心中就已经愧疚无比,没有再多贪心,收入囊中,转身就走。
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追到了这里来?
我抬头望去,发现救了我一命的,居然是一株高约三四米的食人花。
从里面狭小的缝隙里面,却是涌现出无数与它一般的同类,而且个个都是个大体粗。
瞧见那蓝紫色电杈的时候,我是有感应的,然而身体终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往旁边退了两步,就给它击中了。
然而就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我与一双青幽幽的眼睛对视。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熟人。
怎么回事?
http://www.hetushu.com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瞧那模样,应该是前些天我们遇到的那虫人,不过此刻的它早已气息全无,身体被液体腐蚀只剩下骨架和些许血肉。
如此又是一阵逃,我借着这巨树的枝叶,不断往外围逃去,大约跑了一刻钟,感觉身后似乎少了一些。
如果这儿是无主之物,又或者我并不认识俞千二,那便算是豁出性命去,我也要赌上这么一把,若是成了的话,老子算是光宗耀祖,还能衣锦还乡;若是败了,即便是死,也是死而无憾。
被劈中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发麻,一阵剧热从全身经脉之中流过,痛苦得让我以为自己就要死去。
果然,在发现了我之后,那霸王蝾螈吐出了口中的信子,红色信子在空气中快速摩擦,发出了一种古怪而尖锐的叫声来。
修行,不但得修身,而且还得修心。
我没有走到里面,去贪图那树芯里面的神秘光芒,而是捡了地上一根雷击木。
再说了,我偷了人家一雷击木,然后不告而别,这实在也是太卑鄙了,不如在这里等着,回头跟他认错吧。
我不敢跟这一大群的霸王蝾螈硬拼,转身朝着一根较大的树杈那边跑了过去。
守护生命古树的那条金色蛟蛇俞千二倒是跟我介绍过,也不会伤我,但是这帮霸王蝾螈却跟我不熟,哪里会管我这么多,只要进入其中的,它都当做是外敌,就在那和图书稍微的停顿中,它额头处的肉瘤凸起一挤,却是朝着我这边放射出一条电杈来。
我歇好了气,然后翻身起来,绕过树林的范围,朝着鬼刹猕猴的地盘走去。
这简直就是在作死啊,弄得现在有家难回,我该去哪儿呢?
啊……
想到这里,我转身,就朝着大树的外围跑开了去。
等等,好烫……
霸王蝾螈。
我一开始是后怕,到了后来,越想越后悔,想着如果我不是擅作主张,等着俞千二回来,再跟他商谈,感觉以他的性子,这事儿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我又何必冒这么大的险呢?
我犹豫了两秒钟,觉得实在是没有办法跟这帮霸王蝾螈正面对抗,有家也难回,我只有暂时离开。
我吓得魂飞魄散,没有敢再多停留,匆忙往下,一路往下滑落。
我心中发苦,想着此刻倘若是俞千二老爷子在,估计我也就是豁点儿脸皮,不过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但是现在,问题可就麻烦了。
只一眼,我就感觉浑身僵直,有一种被定住的感觉。
我在茂密的林子之中一阵乱跑,一直跑出了林子的范围,这才感觉到身后的霸王蝾螈终于不见了踪影。
我不是白眼狼,做不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也绝对不会恩将仇报。
我的心中一惊,人就开始谨慎起来,小心往里面走,瞧见林子里居然有十来头鬼刹猕猴的尸体,断肢残腿、身首异处,十分血腥。
坐一百遍的过山车hetushu.com,也未必能够及得上。
我不敢停留,连滚带爬地离开,然后在泥地里滚了一圈,将身上那些具有腐蚀性的黏液给擦掉,心中方安。
这时我方才打量四周,发现我依旧是在那棵巨树的树冠之下,不过距离主干挺远。
但现在的问题,是它乃有主之物,而且主人还是一位我十分敬重、人家对我也挺不错的老爷子。
上树慢,下树快,我也是搏了命,好几次都差点儿没有抓住树皮,摔落下去,不过头顶上那一群霸王蝾螈没有一点儿停歇的意思,我也不敢停留,好几次那电杈都已经劈到了我的头上来,倘若是真的停下,只怕就会劈成焦炭了。
高空跌落,我的后背不断被树枝抽打着,火辣辣地痛。
我还想往下攀爬,突然间瞧见下方居然也出现了十几条霸王蝾螈,吐着信子,朝上爬了过来。
我正琢磨着是否要回去的时候,突然间又听到一阵古怪的摩擦声。
最重要的一个习性是,这玩意从来不是单独出现,而是一窝一窝地活动。
我带着一声惨叫,从高空往下跌落,同时还被那东西吐出来的雷电给弄得浑身发麻,连伸手的气力都没有。
那是一条形状似蜥蜴的爬行动物,头扁平而厚实,前吻没有蜥蜴那么尖锐,长得比较圆,皮肤较光滑有小疣,呈现出鲜艳的火红色,脊棱弱,尾巴侧扁,差不多有两米多长,身体两侧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只类似眼球一般的黑白色m•hetushu•com图案。
这树的内部是相通的么?
我思考了一会儿,想着既然那树洞暂时回不去,我不如去猴面包树林那边,找那帮鬼刹猕猴玩儿去。
这是最好的雷击木,从上面的花纹来看,我感觉应有九转。
我朝着旁边一滚,爬起来看,却见这玩意居然是一大坨蜷缩成一团的血肉。
一窝,估计就得有几十上百条。
不过正因为有着这些茂密的枝叶缓冲,让我没有那般快速坠落,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后背重重地撞到了一株巨大的植物之上,紧接着世界都变得一片黑暗,而我的身体则被某种浓稠的黏液包围。
它因为承受了我刚才的重力动能,又被我一剑划开了花瓣器官,此刻正处于疯狂状态,植株一阵乱抖,浆液飞射。
犹豫了几秒钟,我还是伸出了手去。
这生命古树的上端虽然被雷劈过,不过云层之下,却长得格外茂盛,主要的树枝巨大,宛如桥梁一般,周遭也错综复杂,茂密无比,我想从这之间跳跃而过,避开这些恐怖的东西。
当我瞧向它的时候,它的双眼,包括身体两侧的那些如眼睛一般的黑白图案,也都朝着我望了过来。
趁着这一下,我退到了口子里来,然后纵身朝着刚才的回路跳了过去。
我的心中一松,正琢磨着如何回返,突然间头顶上有一物骤然跃下。
一个名字浮现在了我的心头,这是来自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的记载,说此物最喜欢出没于雷和*图*书电融汇之处,拥有吸收雷电的体质。
所幸在这个时候,老道士在我识海之中种下的雷意剑心微微一动,将那磅礴得让人难以抵御的雷电给吸收了去。
古树的范围巨大,我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方才赶到那一片猴面包林附近,然而快接近的时候,我突然闻到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我的天?
我听出来了,这声音是刚才那一群霸王蝾螈发出来的,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这么记仇,一定要将我给赶尽杀绝,才肯罢休。
心中若是有所挂碍,那么即便是一时之间,一日千里,未来也会祸患无穷。
我跑得精疲力竭,再也没有忍住,直接躺倒在了旁边的草丛之中,任胸口起伏,肺部不停地舒张,贪婪地吸着这清醒的空气。
呃……
我回过头来,瞧见对面的树枝之上,只有四五条,因为距离远,并没有跳跃过来。
我抬头一看,却见是一条超过四米的霸王蝾螈,它比自己的同类都要巨大许多,将我给一下撞到,从树梢之上跌落而去。
做人,就要有舍有得。
我手脚并用,快速往下攀爬,听到头顶上一阵异动,抬头一看,却见那火红色的霸王蝾螈,居然鱼贯而入,朝着我这边快速攀爬而来。
糟了,这儿的宝贝如此重要,俞千二怎么可能没有布置?
我心中发慌,从乾坤袋中掏出了金剑来,朝着周围猛然一挥,听到一声破帛一般的撕裂声,而我则重重跌落在地上。
刚才的那一切,实在是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