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十二章 宿怨难消

我几次试图挑起话题都失败了,只有通过勉强的交流,知道那一次的袭击,使得队伍里又发生了减员,后来我的失踪使得荆可独自踏上了找寻我的道路,不过他和蒯梦云还是相互之间有约定的,而且还有临湖一族的暗记,所以能够找到彼此。
我暗中轻叹,微笑着说道:“绝对不会,我这几日也是快死了一般,这回可算是找到大部队,还不紧紧跟着?”
荆可的脸色阴沉,点了点头,说道:“当时年轻一辈里面,除了蒯梦云之外,就只有我活了下来。”
我没有说话了,难怪俞千二对临湖一族的印象如此恶劣,原来双方曾经交过手。
听到这话,我的心脏一阵收缩,有些不太情愿。
我总感觉跟这猴儿有些面熟,仿佛我们先前还有过交集,它亲自掰了七八个猴面包果,热情地递到了我的手上来。
所有的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周遭就不断冒出一群又一群的鬼刹猕猴来,有的朝着我们这边扔石头,有的扔果子,还有的则朝着我们呲牙咧嘴,表现出了极端的愤怒来。
呃……
怎么死的呢?
这般想着,我不由得兴奋起来,对他说道:“要不要进去看一下?”
我心中一跳,想着这家伙莫非是在觊觎我刚才瞧见的那缕精光?
这生命古树外有金蛟巡视,内有霸王蝾螈,除此之外,必然还有我所不知道的诸般手段,说不定能够将这http://m.hetushu.com家伙给弄死呢?
而且从他的手劲上面来看,不管洛小北到底有没有透露出我的底细,他对我都已经起了防范之心,只怕我这边一旦亮出敌意,他就会对我采取措施。
荆可。
而自从少女安在那夜离开之前,告诉我此人有计划趁人不备,将我的腿给打断,然后找理由护送我返回临湖一族,成为那个部落永远的医师之时,我就对他产生了一种极度的恐惧感。
不是荆轲刺秦王的荆轲,而是临湖一族年轻一辈能够与蒯梦云并肩而立的顶尖高手。
他的脚步很特别,看起来仿佛是在走弯路,然而每踏一步,都给人一种绝妙的节奏感,就好像踩到了鼓点上一般,而当这种步法达到了极限的时候,两边的树林居然飕飕地往身后飞跃而过。
我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那些猴子,是你杀的?”
他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看你这气色,不是很像……”
我说你当时也在?
荆可下意识地舔了一下舌头,说对,那鬼刹猕猴的猴脑儿,又嫩又滑,上一次我就吃过。回头我们再抓几只尝尝,保准你忘不掉那味道。
与我相反,重新找到我的荆可表现出了比之前要开朗得多的性子来,他瞧见我遥望着远处的那棵大树,说道:“你这几天,就在这一带?”
所以我在大乱之时,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逃跑。
敌强我弱,强取和-图-书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每一次他瞧向我的时候,我都自动脑补,把他的目光当做是贪婪和邪恶的代名词。
少女安的话语,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至今无法查证,然而我却从心底里觉得她应该不会说谎话,也认为荆可会做出那样卑劣的事情来。
大批的鬼刹猕猴围了过来,荆可也没有与其决一死战的心思,拉着我就是一阵狂奔。
荆可似乎有些不能释怀,想了想,加重语气说道:“总有一天,我要将那个矮子给大卸八块,将他的脑袋,塞进他的屁眼里去的!”
忍吧。
荆可以为我不认识,给我介绍道:“那些叫做鬼刹猕猴,据说有四大神猴之一通背猿猴的血脉,故而力大无穷,特别是它长在胸口的第三只手,陡然弹出,让人防不胜防。”
说罢,他带着我翻阅了身后的一片小山包,又过了一片沼泽地,朝着西边行走而去。
这儿往东看,依旧能够瞧见那棵高耸入云的生命古树,不过还是有一段距离了。
这个家伙,很厉害,是我不能够战胜的那种厉害。
不过相比较于我的心惊胆战,荆可却是高兴得很,他快速冲到了我的身边来,说你这几天跑哪儿去了,我到处找你呢?
荆可话少,表情又冷,不过脸上到底还是挤出了几分微笑来,说可算是找到你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跟族长交代。
我强忍着呕吐的感觉,苦笑着说道:“我对这东西没啥和*图*书想法,还是不尝为妙,免得到时候吐了,糟蹋美味。”
我自然进过,不过却下意识地撒谎,说没有。
他这话语,显然是在告诫我,如果有任何异常的举动,他就会不客气了。
我说你为什么要杀它们啊?
我与好几头猴儿的眼神相对,它们似乎认出了我,也疑惑我为什么会跟这个残杀它们族人的恶人在一块儿。
因为我不想成为瘸子。
我点头,说对。
这家伙被族长吩咐,专门保护我。
他的目光左右打量着,最终落在了一处山壁之上,一双眉头竖了起来,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难道是华族的人动了手?该死!”
洞子里面,有光亮。
呃……
两人一路走,各怀鬼胎,默默不语。
不知道是不是我热切的情绪让他产生了警觉,他摇了摇头,不阴不阳地笑道:“那家伙厉害,他不来最好,谁敢惹他?我们走吧,去跟蒯梦云他们汇合。”
我和荆可在谷底走了小半天的路程,天色渐渐变黑了,我们循着标记,来到了一个石洞子前。
我犹豫着,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又或者解释几句,这时荆可陡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对我说道:“先走,这儿是鬼刹猕猴的老巢,小心……”
没多久,他居然带着我逃离了鬼刹猕猴的聚居地,来到了一个到处都是矮山丘和石林的地方。
一旦他翻脸,我还真的对付不了他。
此刻,我与他在这满是鬼刹猕猴的http://www.hetushu.com林子里骤然相遇,而我因为之前应付霸王蝾螈而耗尽精力,哪里还能施展出逃命绝招土遁术来?
荆可遗憾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想起什么来,对我说道:“对了,你在这附近好几天,有没有瞧见一个矮小又丑陋的老头子?”
而此刻,荆可却一枪刺破了它的脑袋。
然而还没有等我将这情绪收敛,荆可的语气突然转冷,对我说道:“陆神医,你这一次的失踪,浪费了我不知道多少精力,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你可明白?”
荆可的脸色一变,越过我的身边,走到洞中来,蹲下身,将人翻转过来,瞧见这几人,都是临湖一族狩猎队的。
荆可拿那根黑曜石枪的金属枪尖磨着自己下巴的胡须,若有所思地说道:“按道理说,那老头子最爱多管闲事的,我杀了这么多的死猴子,他应该会出面管一管的。现在还没有露面,甚至吭一声,莫不是出门了?”
荆可不以为意地说道:“我其实也就是饿了,想弄点儿吃得,没想到那帮畜牲聒噪得很,我瞧见厌烦,又想起那一次在这儿的战斗之中,似乎也有这些狗东西的身影,便杀几个泄泄愤——若不是你出现,怕你受伤,我铁定再杀十来个,然后活捉两个,尝尝猴脑。”
我摇头,说没有。
难道是一伙的?
我不知道洛小北到底有没有泄露我的底细,只是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天虫人太多,我跟大部队跑散了,在这附近躲了几www.hetushu.com天,没有敢出来。”
他问,说那你有没有进入那树冠之下的林子里去?
说着话,他的右手陡然一转,那把黑曜石长枪暴涨数尺,却是将一头从树上扑下来的猴儿脑袋戳碎了去。
我在那一刻,有一种抽剑出来,与荆可拼死的冲动,然而右臂之上他那宛如铁钳的手,却打消了我的决心。
荆可点头,说你还好没有进入,这个地方是禁地,里面不但有一条恐怖的金色蛟蛇,而且还有数不胜数的毒虫鼠蚁,稍不留神,就会被吞噬得骨头都不剩,另外里面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散修,当初我们临湖一族路过,曾经与他交过手,许多人都死了,这是血仇。
我抬头,能够瞧见那猴儿双眼之中的悲愤。
这一路以来,荆可基本上都不会让我离开他的视线,把我当做犯人一般,我没有跟他撕破脸皮,只有安然承受,领头走进了洞穴之中,突然间闻到浓重的血腥气,快步走路,瞧见洞子里并没有人,只有几具尸体横七竖八地摆着。
我愣了一下,有些犹豫地说道:“猴脑?”
荆可的这步法让我心惊,只有亲身与他同进退,方才知道这有多么厉害,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即便是我动用了地遁术,他凭借着我的气息和方向,也能够很快追赶上我。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沉落了谷底。
不过荆可的表情却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盯着我,低声说道:“进去。”
因为我总是能感受到了他若有若无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