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二十五章 决战时刻

拦下他,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那人一听,放在我脖子上面的尖刀顿时就收了起来,将我使劲儿一抱,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你啊,真的太谢谢你了,给我蚩隆留下了唯一的骨血……”
我说完了这话儿,开始向前跑动起来,几步之后,我一个飞跃,那金剑璀璨得宛若皎月,带着骤然的呼声,重重斩落在了荆可的身前。
它被激活,然后随着我的呼吸,从血管中,朝我心脏倏然扎去。
如此一番周折,几番拼斗之后,我反而被排除到了战团之外去。
我被老头儿抱着,感觉胸腔里面的气都换不过来,正难受呢,这个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厉喝:“黑蛊恶来蚩隆,原来你没死?”
然而就是这样挠一下,让他的防备变得不再那般周全,即便是我,都能够抽冷子给他一下。
砰!
不,不能……
我身体的本能开始在那一瞬间启动了,周遭的景物化作虚无,而我的人也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荆可的身边,他快得让人难以捕捉的身形,此刻也变得迟缓起来。
一声炸响,荆可用那根黑曜石短枪挡住了我的这一击,我承受到了巨大的力量,一个倒空翻,却并没有后退,而是如同疯狂一般,开始朝着荆可冲击过去。
硕大的拳头停止在了我的面前,拳骨离我的鼻尖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女孩子。
我在瞧出荆可心思的那一瞬间,www.hetushu•com心中就叫道:“糟了……”
不管了,杀!
因为只要那针刺入我的心脏,我的小命可就算是要交代在这里。
那个逃走的少女安,居然出现在这黑夜之中,并且叫这个厉害得让人畏惧的老头儿“爷爷”。
安。
他开始想着逃离,然而事情哪有这般简单,在蚩隆的层层威逼之下,哪里能够有他逃脱的机会?
就在拳头就要砸到我的脸上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起来:“爷爷,等等!”
荆可也是走投无路了,立刻就开始狗急跳墙起来,没有再与蚩隆缠战,而是开始朝着我的这边频频狂攻而来,想要从我这里打开突破口。
我大口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那鲜血甚至凝结成团,荆可瞧见我还是没有放手,终于腾出了手中的短枪,准备将我扎在地上去。
我看了一眼扶着我的小姑娘安,苦笑着说道:“你觉得呢?”
他逃离的方向,居然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在不远处观战的安。
现在,有着安的爷爷,这位怀着灭族之恨的黑蛊恶来蚩隆在,我与其拼命,或许还是有一点儿机会的。
在那一刻,他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瞧见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一般。
长剑挥舞,长枪相迎,我感受到了极大的阻力,知道这荆可即便是受了伤,也不是我所能够战胜的。
荆可此人的目光一下子就刺中了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不是http://www.hetushu.com蚩隆老儿派过来的内应?你治病的手法,有许多,可跟他们巫蛊,是一般模样的!”
为了它们……
荆可随即砸下了第二拳,第三拳……
他想要我们付出代价,而安则是最好的发泄口。
我表面上拿着长剑,然而身体里,小红却在全力以赴地守着我的心脏部位,它的十八根触须将那个逐渐显形的蜂针给紧紧缠绕住,不让它有寸进的机会。
我是冲着荆可的脑袋去的,然而一根黑影挡住了它。
他身体里有冒出青蒙蒙的光芒来,将浑身的毒虫给驱散,不过因为刚才一脚踏空的缘故,他左眼紧闭,应该是受了伤。
荆可狂喜,迈着之前的那种迷踪鬼步,从我的身边陡然越过,口中怒吼道:“你们等着,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荆可咬牙切齿地吼道:“族长对你一直都有怀疑,我原本以为你跟洛小北一起来的,应该不会,没想到还是被她言中了。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吧——追魂蓝蜂针,给我破!”
是的,那些猴儿的命,在我的眼里,比荆可这个狗东西,要可爱无数倍。
一把尖锐的匕首,又或者其它的尖锐物捅在我的后背之上。
若是寻常物件,小红处理起来简单得很,然而这追魂蓝蜂针可是经过祭炼的法器,与荆可生生相息,他不死,这东西的劲儿就不灭。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长笑来,那蚩隆嘿然喊http://www.hetushu.com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世间之理,莫过于此。小哥,我来助你,将此獠击杀于此,祭奠我那五百多为同族!”
就在我满脑子疑惑的时候,老头儿也问了:“为什么?”
如果让这个恶魔一般的男子接近安,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而我到底还会没有能够如他所愿,而是屹立于那儿,不但如此,而且还手一抹,摸出了一把破烂的长剑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蚩隆赶到,就像打高尔夫球一样,将引蛇杖重重地砸在了荆可的头上。
扑倒他,不能让他得逞!
荆可的双眼一睁,难以置信地喊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没事?”
叮叮当当……
安指着我说道:“他就是我说的那个好人,是他救了我的命,我才没有被那老鬼婆用石锤活生生砸死的。”
终于,荆可也感觉到不能再硬拼下去了。
随着时间的拖延,他伤口处却是开始化脓,并且散发出了恶臭来。
这个被荆可叫做蚩隆的老头儿拄着一根引蛇棍,冷笑着说道:“想不到吧,你临湖一族为了私利,灭我族群,却没想到我这个将死之人,终究没有能够如你们所愿,在腐烂的泥土之中死去,而又活了过来。现在,我化作恶鬼,将成为你们临湖一族永远的噩梦!”
在那一刻,他是一个胜利者。
我一开始还能够勉力抵挡,然而到了后来,才发现自己与这个整日与野兽和强者拼死搏杀和_图_书的家伙,到底还不是一个档次。
我心中狂叫,伸出双手,一下子就将对方的双脚抱住,然后在高速的状态,与他一起滚落在地上。
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我的脑子里不断地回响起了俞千二老爷子对我说过的话:“畜牲,比人可爱……”
我扬起了手中的破败王者,劲力注入,这剑的光辉开始出现了,将幽暗的峡谷照得发亮,而我则说出了忍了许久都没有说出口来的话语:“荆可,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跟你们说——被你杀害的那些猴子,它们,是我的朋友。”
“陆言!”
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半点儿妥协和放弃,拼了命一般地挥剑交击。
一股力量从遥远的地方传递而来,潜伏在我身体某处血液之中的蜂针一下子就将浮现了。
我来不及跟安叙旧寒暄,转过头来,瞧见一身鲜血和毒虫的荆可从陷阱中一跃而起,落到了不远的地上,一边大声吼着,一边将脸上枯萎的虫尸给甩开了去。
他或许想着我会惨叫着死去,一头栽倒在草地上,一声不吭。
尽管我并没有恢复到全盛之时,不过如果我再退缩,只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铮!
两人在地上一阵翻滚,荆可最先反应了过来,腾出左手,朝着我的后背重重砸了一拳,怒吼道:“放开我!”
荆可心生杀意,想要将我给弄死。
蚩隆一加入战斗,局势立刻转变,他的引蛇杖取代了我,将荆可大部分的攻击都给承担了和_图_书下来。
不但有恶臭,还有奇痒,这种痒让他无法承受,往往在与我们交手的时候,还忍不住伸手去挠一下。
荆可与我交手,轻松得如同呼吸一般,然而蚩隆的加入让他变得沉重起来,活动的空间不断被压缩,反击越来越乏力,那宛如神迹一般的枪术,也变得不再那么犀利来。
我有点儿撑不住了,终于露出了一个破绽。
我感觉身体在那一刻被锤散了一般,然而却根本不管不顾,硬着头皮顶着。
那匕首滑到了我的脖子上,我转过身来,瞧见一张宛如松树皮一般的老脸,还有一个朝着我脸上砸过来的拳头。
那声音又说道:“转过身来。”
我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决心和意志,再加上他神出鬼没的手段,没有任何犹豫,我便举起了手来。
这些伤并非很重,毕竟他全身修形兼备,总是能够避开最关键的地方,然而问题在于蚩隆与我不同,他的引蛇杖之上,可是喂得有剧毒的。
每一次的交击,我持剑的手臂都是一阵酸麻,有一种忍不住将剑丢了去的冲动,然而我依旧是强忍着噬心的剧痛,与其交缠着。
我被人一推,跌落在了地上,安连忙跑过来将我给扶住。
三人在峡谷之中噼里啪啦一番争斗,很快荆可就受了几处伤。
想到这里,我望着与我擦肩而过,离我足有七八米外的荆可,一种强烈到了极点的意志从我的心底里腾然而起来。
土遁术!
什么个情况这是?
一雪前耻、决战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