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章 恐怖援手

原来,这个家伙从一开始,也知道荆可的用意。
我有心引君入瓮,自然不会惧怕他叫人,脸上冷笑,淡然说道:“在你族的吃穿用度的确不少,不过我也给你们治病救人,算得上是两两相抵了。然而你临湖一族何等霸道,居然派荆可监视我,限制我的自由,更是准备打断我的腿,还在我体内种下蜂针,让我永世做你们的奴隶,这样的‘恩情’,我受之有愧!”
我说道:“小北,离开这帮嗜血的屠夫吧,不要搀和到这件事情来,我跟你保证,事后我一定帮你找到毒龙壁虎,可以么?”
仇敌在前,杀了便是痛快。
若是一般,他定然就会抽身而上,将我给擒住,然后拖回村子里去。
荆胖甚至还向后退了数步。
说话间,他已经捏破了一个黑色的丸子,那玩意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声,然后冲向了天空。
我听到这声音,心中陡然一震。
洛小北摇头,说没有,你先别管我,看住自己的小命便是了。
我将破败王者激发至最巅峰状态,光华陡出,也与对方硬拼了一记。
想必是他们族长与其沟通的结果吧?
我不拼不行,此时倘若退却,只怕对方的攻势就会连绵不休,而我一旦陷入那被动的境地,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
我们两人的目光对视,洛小北被我执着的表情给惊到了。
啊……
气势遮天。
这是个浑人,一个冲锋,竟然就直接越过了蒯梦云和洛小北,径和_图_书直朝着我冲杀了过来。
就在此时,有一个身影横空掠来,冲着我怒声喊道:“陆言,你瞎说什么,我姐怎么可能会选择杂毛小道那个臭道士?”
这般想着,我也忍不住劝洛小北:“小北姑娘,你找到那毒龙壁虎了么?”
蒯梦云!
蒯梦云终于忍耐不住了,一个箭步,人是幻影,陡然而至,一道打磨得宛如皎月般的刀锋就朝着我斩了过来。
若他是蚩老爷子,捉到这般罕见的天材地宝,还不赶紧一口吃了去,留给别人,这不是有病么?
铛!
我们上一次交手,我几招之后,将他给制服了,代价是昏迷一整天;而这一次交手,他没变,我却更加强大了。
来人却是洛小北。
从临湖一族对我动起了心思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够注定了此刻的结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就这点手段,也想与我临湖一族为敌?”
他也是有心让这粗鲁汉子来探一探我的底细,看看我这所谓的伏击圈套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只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听到洛小北的话,我知道她到底还是在关心我,要不然不可能冒险出来跟我兜底。
蒯梦云的脸色十分阴沉,沉声说道:“你别打岔,是非曲直,我心中自有分晓。”
眼看着荆胖即将要把我给斩成两半,洛小北的眼睛里面全是担忧和惧意,我也冷冷笑了起来。
我感觉她的心www.hetushu.com里面定然是起了波澜。
最愤怒的就是曾经与我有过私怨的荆胖,他果真就提着一对板斧,从那边的湿地里一路冲了过来,口中大声吼道:“我就知道你个小白脸不是好人,骂了隔壁,看我一斧头砍下你脑袋来。”
落地之后,洛小北急匆匆地朝着蒯梦云表忠心:“姐夫,别听这个家伙胡说八道,他成心想要把水给搅浑。”
因为蚩老爷子,我可算是与这临湖一族一流高手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也能够在这天地间行走了。
这胖子天生神力,行猎的过程中,一个人能够将七八百斤的黑野猪给摔翻压倒,又能够驼起比他本身重个六七倍的重物,上次被我用小红阴到,只是不太谨慎而已。
我想起了蚩老爷子,他对于死亡蝴蝶谷如此熟悉,连洛山魅这样珍稀罕见的天材地宝都能够找得到,区区一个毒龙壁虎,那岂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临湖几大长老之中的那个祭司老妇人,她居然来了?
洛小北还是有些不甘心,又冲着我说道:“陆言,你是被那些人迷去心智了,对不对?别闹了,快告诉我们,那帮杀了荆可和其他兄弟的家伙到底在哪里?你只要把他们叫出来,什么都好说——他们可是来了一位长老,马上就到了,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不过现在并非硬拼的时机,我一剑挡开对方的攻击,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人似流星,朝着和*图*书山丘那边快步走去,蒯梦云犹豫了两秒钟,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仇恨,怒吼道:“追!”
瞧见他这般逾越规矩,蒯梦云也不拦着。
洛小北关心则乱,根本没有明白我到底要跟他说个什么东西,然而蒯梦云是何等聪慧之人,出言讥讽道:“原来你们还不死心,居然还准备伏击我们一番,对吧?不过,依照你们那点儿实力,偷偷摸摸还行;正面交锋,有希望么?”
我自然不会放弃自己的自由,而洛小北呢?
不过我到底还是心软,并没有赶尽杀绝,所以也没有刺中对方的要害,只是让他暂时之间,失去战斗力而已。
不过这手段也着实让人诧异了,真的有一种天外飞仙的感觉。
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如熊一般的荆胖也冲到了我的跟前来,一声野兽般的吼叫,然后扬起板斧,朝着我劈了下来。
听到我的话语,蒯梦云浑身狂震,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说什么?”
被我这般一说,蒯梦云面不改色,慷慨发言:“我临湖一族,雄踞东南,兵锋所过,莫有敢不从者,容你入族,那不是天大的恩赐么?”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井底之蛙,眼中就只有这一片荒莽之地,千把个族人,你可曾瞧见过数不尽的高楼大厦、望不完的不息人流、波澜壮阔的大海和无知无尽的星空?难怪洛飞雨会选择杂毛小道,而不是选择你,视野决定境界,而你,永远都只和_图_书是一个可怜的失败者而已。”
只不过,大家立场不一样,她是想要利用临湖一族帮她找能够让断肢重生的毒龙壁虎,而我则是想要摆脱临湖一族对我的控制,这两种期望是矛盾的、对立的,根本无法融合在一起。
这是在召集同伴。
站定之后,蒯梦云惊讶地喊道:“怎么可能?你为何会这般厉害,难道是隐藏了实力?”
他丢开了右手的板斧,然后费力地回手过来,捂住了胸口的伤口。
我终究还是不希望她插手这里,不是因为洛飞雨,又或者我对着小丫头片子有什么情感,而是因为我若是想要回家,她是那把唯一的钥匙。
这个时候,其余人也都纷纷赶到此处,虽然一身烂泥,脸色有些疲惫,不过瞧见我的人之后,个个都变得精神了起来。
跑得最快的一个家伙,在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虫人。
她落在了蒯梦云的不远处,我瞧见她宛如凭空飞行一般飞掠而来,仔细看,方才发现她是借助某种丝线,使得双足能够在半空之中借力。
长剑前指,我冷冷说道:“想夺我自由者,下场就如此人一般。”
荆胖难以置信地捂着胸口,然后轰然倒下,而我则拔出了长剑来。
一声清脆而悠扬的金属之声穿透整个夜空,我感觉到那力量狂涌而来,终究还是站不住脚,朝着后面退了四五步;不过蒯梦云也并不好受,脸色憋得通红,人也退了两步。
我自然不会跟他讲洛山魅之事和_图_书,而即便是说了,他也未必相信。
他不理解,不过我心头却是沉甸甸的。
此人踩着与荆可一般的迷踪步伐,宛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恶狠狠地骂道:“好你个家伙,亏我好意收留你,要吃给吃,要住给住,还硬生生地从祭祀手中夺女人,这都忍了,本以为你会感恩,没想到居然勾结藤族余孽,连番伏击我狩猎队。你是活腻味了,对么?”
更强大的力量和爆发力,对于耶朗古战法更加精髓的把握,让我一击,就将其击溃。
其实就在荆胖冲向我的时候,我还在看着洛小北。
此刻的他,如同一头野熊似的冲将而来,实在是有些凶猛。
一边足有三四百斤的彪形大汉,一边虽然体魄精壮,但体型却到底还是瘦弱一些,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撞了一个结结实实。
我就这般微微一避,让那大斧头擦着我的鼻尖而过,然后径直装进了那家伙的怀里去。
我在贴近对方的一瞬间,长剑出鞘,从乾坤袋到对方的胸口,刹那之间的距离和时间,完全是防不胜防,而这一切在被洛山魅的药力加持下,都显得那般的自然。
洛小北忍不住好笑,说事后你就是一具尸体了,如何帮我找寻?
一群人宛如饿狼,朝着我扑来,然而刚刚放过山丘,往下一看,月色下,一大堆的变异蜢子,宛如黑色巨龙,就朝着他们兜头罩来。
我诚恳地说道:“你若信我,赶紧离开。”
除非,我们有一方能够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