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九章 意外重逢

我没有连夜赶路,这荒域不比老家的山林,晚上总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在,倘若是碰到什么突发状况,问题就麻烦了。
小女孩子嘛……
我下意识地低头,看向了俞千二,而他的脸色苍白,好像有一些支撑不住了。
金丝眼镜一字一句地说道:“赶紧给我找,若是找不到人,你们也都别回去了,就死在这里吧!”
她的尖叫声刺破夜空,有飞鸟从林中飞起,朝着天空展翅而去。
我躺在树洞里,按例修行,紧接着让小红在外面放哨,我打起了盹儿来。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一阵哆嗦,过了好一会儿,女人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人李泽宇已经死了,我们到时候说清楚,应该就可以了吧?”
什么?
而在猛虎脖子旁的袋子里,我还塞着鬼刹猕猴送我的那些猴面包树种子。
他开始数数:“十、九、八……”
有一时刻我甚至感觉我们藏身的地方都被剑风扫到。
总之,我尽量给安多留一些东西。
是!
那人暴怒地发泄一阵,最终无奈离开。
我出来三天了,还有两天就是华族的种植节,那些猴面包树种子就要下土了,虽说相关的知识我都已经跟他们说起过,不过如果能够到场,想必华族人还是会觉得我给面子。
听到我的声音,俞千二也愣了一下,诧异地说道:“陆言?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树洞里面垫得有一些杂草,还和*图*书有一些腥味和杂乱的毛发,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大型野兽的巢穴,不过我既然来到这儿了,就算是有,它也得挪窝。
它当初对我,可没有这般温柔。
我和俞千二都不约而同地屏起了呼吸。
金丝眼镜突然一下恼怒了起来,喝止了两人的争吵,然后用阴沉的声音缓缓说道:“帅爷费尽法力,将你我送到这个鬼地方来,就是想着凭那东西设下伏笔,没想到给我们弄砸了,东西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给人带走了,你们自己想想,回去之后,谁能承担帅爷的怒火?”
我瞧见他这般模样,也没有多说,开启了李道子的匿身符,并且将他给罩在了一起来。
我心中狐疑,眯着眼仔细瞧,而这个时候,我听到林子的那一边,传来几声焦急的呼喊声:“别跑,有种就给我等着!”
瞧见他的这动作,我就知道他此刻应该是处于极度的警戒之中,谁也不肯相信。
我没有在意,而是低声说道:“我在那边有个藏身之处,要不先过去躲一下吧?”
而且一瞧这些姹紫嫣红、颜色各异的样子,绝对都是毒性很高的蛇类。
他走得很慢,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目光在巡视着这一大片的林子,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声音突然在很近的地方响了起来:“阁下应该是苗疆万毒窟俞家一脉的人吧,说起来,咱们都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做事何必这般绝?你手上的和_图_书那东西,对你而言,并无什么用处,不如交出来,我承你一份情……”
这树洞原本住着的是大型野兽,我和俞千二两人都在里面,也并不觉得挤,而他一进入其中,左右一打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手按在了树壁上面,那地上的草便疯长,将洞口给遮掩了去。
这个时候,我也感觉到俞老爷子的身子在颤抖,显然也是十分紧张。
因为隔得远,所以瞧不清楚那人的模样,但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一个小孩子。
我确定了人,没有犹豫,直接从树洞一跃而出,然后朝着他快步冲去。
小矮子不满地说道:“罗情你也别忘了,那夜鹰给我射死了。”
这一路来,倒也艰险,没有熟悉道路的藤族人引路,我走错了好几次路,有一回绕到了一片野林子里去,一开始还不在意,结果走着走着,耳边尽是“嘶嘶”的声音,这才觉得不对劲儿,仔细一看,我的妈呀,这树枝上、草丛中、岩石缝里还有苔藓疙瘩里,到处都是蠕动蜿蜒的蛇。
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我还是能听到俞千二喘息的声音,知道他估计是受了重伤,要不然也不会如此。
小红的一顿饱餐,让我没有能够如预期一般地离开虎牢山脉,不得不在天黑之前,找了一个树洞休息。
“够了!”
然而终究没有。
我的骤然闯入,让俞千二吓了一大跳,抬手就朝着我甩了一粒东西来,m•hetushu•com那是一蓬具有腐蚀性气味的种子,我偏头躲过,出声喊道:“俞前辈,是我,陆言。”
这匿身符刚开不久,就有人从远处来到了这附近。
女人说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李生你忘记了,他可还有一头夜鹰。”
这金丝眼镜不姓赵,姓李?
金丝眼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阁下应该排行千字辈吧?你们家的千五和千七,都在我帅爷的手下做事;说起来,咱们也是有些缘分的,何必为了一个马上就要死去的小鸡崽子,与我作对呢?”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走过去,想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没想到他居然一躲,让开了我。
不过这一回我没有睡死,毕竟不是在那山寨之中。
这回俞千二倒是没有拒绝,而是让我带路,然后足尖轻点,似箭一般的飞掠而过,与我一起钻进了那草丛后面的树洞里面去。
这时有一个人在不远处开口说话了:“堂主,那家伙在前面不远处失去了踪迹。”
说话的是那个猥琐的小矮子,而紧接着那金丝眼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怎么搞得,难不成他还能插翅膀飞了?”
离开的时候,我的心中也有一些难过,毕竟相伴这么久,说没有感情,那肯定是假的,安就好像我妹子一般,乍一分离,还是有一些不适应。
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小孩儿,而是侏儒俞千二。
如此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听到外面有细碎的脚步声hetushu.com,心中一动,从树洞里探出头来,往外瞧去,火眼之中,看见很远的地方,有人脚步踉跄地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我跑得快,箭步就冲到了俞千二的跟前来。
这大半夜的,一熊孩子在这林子里乱跑什么?
这些种子灵气十足,几乎主要入土,就能够活下来。
数数再继续:“三、二……一!”
其余三人纷纷应诺,然后四散开来,而金丝眼镜则在周围缓步走着。
有着这样的想法,我的脚步越发地快了,在林中不断穿行,虽然没有骑着那头猛虎,却是比来的时候更加迅捷一些。
他数得很慢,声音干涩,然而数到后面的时候,我发觉他的气息有一些紊乱了。
如此的心情,让我在那莽莽虎牢山的密林之中不断前行,争取早点儿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咫尺:“我知道你就在这里,我数十声,你若是不出来,便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不过幸运的是,它们只不过是失去了毒性而已,并没有死亡。
然而过了十几分钟,他又悄然回来一次,发现没有任何踪影,方才离去。
毕竟她一小姑娘,终究还是弱势,有一头猛虎在旁,多少也能够增添一些气势。
之所以将那畜牲留在藤族,主要还是想给安一点儿底子。
这样的温柔,让我都有些怀疑起聚血蛊的性子来。
他开始变得狂躁,也出手了,我感觉周围的大树纷纷倒落了下来,到处都是轰和-图-书然倒塌的声音。
这是激动的,也是急躁所至。
一直到这个时候,俞千二终于放松了下来,瘫软在地,而他身后背着的那活物也露出了半个脑袋来。
她不来送我,我也能够理解。
而如果能够与华族人交好,我在这荒域,也算是有所依仗。
“狗屁!”
女人说他就不能有第二头?
不过此时的俞千二并没有当初离开的时候那般潇洒,他的那头巨鹰不见了,身形也变得踉跄起来,仿佛是受了什么伤,最主要的是他的背上,居然背着一个背囊,里面好像是一个小孩儿。
这帮家伙是干嘛的,为什么会追一个小孩儿呢?
啊?
当说道“一”的时候,那显得彬彬有礼的家伙终于忍受不住了,怒声骂道:“我操你大爷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若是抓到你,看我不把你的皮剥光,筋骨都抽出来!”
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喊话的人,居然是前天夜里与我们共宿一个山洞的四人之一,就是那个长得颇为狐媚的女人。
我扶着他,让他别倒下,也别弄出动静来。
他们一掠而过,十几秒过后,却是又折了回来。
我越发好奇起来,瞧见那个矮小的身影越来越近了,定睛一看,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不过还在这个时候小红忍受不住诱惑地自个儿爬了出来,于是我所过之处,一片兵荒马乱,到处都是被小红给吸食了毒囊、瘫软在地的长虫。
这声音……
我那一刻差点儿都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