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五十四章 打扫战场

这些原本凶恶无比的冷血爬虫,此刻却显得有一些仓皇失措,大部分都是身上的鳞甲脱落,有的甚至尾巴都没有了,在地上快速爬行着。
我还准备着一场大战呢,结果这情况也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我一脸讶异地走到了跟前来,却听到那家伙骂骂咧咧地说道:“骂了隔壁,你们打架就打架啊,有种就弄死那个家伙,没事误伤什么观众呢?大人我差点儿就给木头砸到了。真的是,一点儿职业道德都没有,打死你,打死你……”
瞧见对方身上的气场,就感觉是个高手,可惜的是我并不认识此人,应该是钊无姬或者无悔长老从别族找来的帮手,而他给这一阵山呼海啸的崩塌给整懵了,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还跑过来跟我们打招呼。
我下意识地拔剑警戒,而屈胖三则不咸不淡地说道:“怕啥咧,是人的话,能有这么快?”
他的手上,戴着一对金属拳套。
事实上,在摧毁整棵生命古树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估计都没有想过这些霸王蝾螈的性命。
这些霸王蝾螈有错么?
不过当时在树冠之下的人,还是能够有一线生机的。
走了没一会儿,我听到了呼救声。
砰!
我凌厉的剑势被封得死死,这才知道对方是一个凶猛的大力士,而那反弹的力量并非是劲力那么简单。
我眉头一挑,说道:“那无悔长老你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何事?”
当然和*图*书没有,比起我们,比起钊无姬带领的那一大帮子人,甚至比起俞千二来说,它们才是这儿的土著,才是最应该享受一切美好的生命,然而此刻,它们却只有仓皇逃离,苟延残喘。
他一时语塞,总不能说自己是过来旅游的吧?
这事儿我倒是想干,可惜我没有这个本事,我瞧了屈胖三一眼,结果这小屁孩子嘻嘻一笑,说然也,现在知道踢黑脚踢到铁板上面的感受了吧?
无悔长老满腹怨恨陡然喷发,怒声吼道:“你这杀千刀的,我手下精锐二十余人,都毁于你手……”
他把自己的脸都扇肿了,然后疯疯癫癫地跑开了去。
那个时候,钊无姬已经冲到了跟前来了,倘若是再晚下手几秒钟,我和屈胖三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瞧见无悔长老哑口无言,我摇了摇头,叹气说道:“无悔长老,对于你遭遇的一切不幸,我表示很抱歉,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这都是你们逼的,不是么?”
大树骤然崩塌,在下面的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直接成为了一摊烂肉。
我和屈胖三在满是烟尘的废墟之中漫步,而那轰塌声并没有停歇,因为这古树的树冠实在是太过于巨大,所以即便是主体垮落了,其余的树枝也还有残留,屈胖三的符阵依旧还在起着作用,不断崩塌而下。
一下、两下、三下……
我们走到了跟前来,瞧见此人,我忍不住喊道:“无和-图-书悔长老?”
他奋力地往前爬,然而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是将自己的精力消耗一空。
他的话噎得无悔长老一阵哽咽,而我们则不再理会此人。
当然,这些跟刚才那一下比起来,简直就是挠痒痒,余韵而已。
我挥剑斩开,结果连绵不绝的木头就朝着我的面门不断飞射而来。
我防不胜防,一会儿挡,一会儿躲,可就是突入不进去,因为那个蛮汉别看着一身肌肉,但脑子却还是蛮好使的,居然与我一直保持着距离,不跟我近身。
我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坦然告诉他,说我就是钊无姬和无悔长老联合追击的那个家伙,问他对我有什么想法没?
不然呢,我又不是消防队的,人家可是过来杀我的,上演农夫与蛇,我可不干。
听到这话儿,他浑身猛颤,哆嗦着嘴皮说道:“你、你……这古树崩塌解体,竟然是你干的?”
俞千二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有的时候,畜牲的确比人可爱。
瞧见这些,我和屈胖三的心情都变得无比复杂。
呃……
这人废了,即便能够活下来,估计也是下半身瘫痪,实在是没有再刺激人家的必要。
事实上,整个人的脸很凶,有种十恶不赦大恶人的感觉。
一个身穿现代风衣的彪悍傻大个儿。
走了一段路,终于从废墟之中爬出了一个重要人物来。
就在我与此人交手的那一刻,屈胖三居然朝着旁边跳开了去,然和图书后作壁上观。
当对方即将接近我们的时候,我手中的破败王者陡然而出,朝着那人的脑袋罩了过去,结果他却毫无畏惧地双手举天,用双拳封住了我的剑。
他是跟着金丝眼镜王堂主一起过来的人。
屈胖三恬不知耻地将食指放在嘴边,一脸天真无邪地说道:“可是,人家是小孩儿呢,怎么能够参加打架?”
紧接着,诸般攻击,骤然消失不见。
这人是那个小部落的大长老。
他说的果然没有错,从烟尘之中冲出来的,居然是那些看守雷洞的霸王蝾螈。
我一脸可惜地说道:“无悔长老,你我本无宿怨,为何要召集手下,对我穷追不舍呢?”
呃……
听到我的话语,那人抬起头来,先是一喜,又是一惊,紧接着脸色几度变换,最终痛苦得几乎扭曲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来,对我说道:“陆、陆先生,烦请你伸出援手,把我拉出来——日后龙某定有厚报!”
他手上拿着一块木疙瘩,如同板砖一般,使劲儿地拍在了那蛮汉的脑袋上。
那蛮汉被拍得毫无还手之力,满脸鲜血地倒落在地,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似哭一般的笑声。
一聊,才想起来我之前跟着华族一起的时候,还路过他们部落。
我与这蛮汉开始交手,两人叮叮当当打得正欢,屈胖三那家伙却化身成了围观群众,在旁边加油喝彩,弄得我一真郁闷,说你特么的能不能过来http://www.hetushu.com帮一下忙?
我没有办法,只有加强攻势,却没想到那个蛮汉没有能够占到优势,便以退为进,退到了旁边之后,随手抓起一块木头疙瘩,就朝着我扔了过来。
几头劫后余生的霸王蝾螈并没有让我们的杀意减轻,反而浓烈了数分,很快,我们就走到了生命古树的范围之中来,在一片烟尘之中,能够瞧见这树下的遍地狼藉。
两人快速赶往“车祸现场”,然而还没有走到半途,就瞧见烟尘之中,有黑影从里面蹿了出来。
老头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哭喊着扇自己嘴巴:“我也是鬼迷了心窍,竟然被三言两语,就哄到这里来送死了;我族中的那些个小伙儿,就这样平白无故地陪着那几个混蛋送葬了,我还报什么仇呢?”
但该来的,终究还是回来,那老头儿离去之后,我们终于碰上了第一个真正的对手。
说是傻大个儿,讲的是他的身高,有点儿姚明的意思,并不是说他蠢。
我转身离开,结果屈胖三却最是喜欢这种场面,挤眉弄眼地笑道:“别提你那点儿破烂人手了,临湖一族的精锐,估计都埋在这里了,人家也没有说什么啊?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说对不?”
我抬头望去,却见那壮汉双手捂住了胯间,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而在他的面前,则站着豆芽菜一般儿的屈胖三。
不过刚刚经历过这样一场灾难,也没有几人的心情能够平静下来,所以对他m.hetushu.com的表现,我也能够表示理解。
这山丘是由无数木块、树枝、树皮堆积而成的,而在这里面,还有许多的血肉和尸骨。
华族的无悔长老赔着笑脸,说陆先生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做什么呢?一切都是误会,你与我族如此友好,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我们继续往前走,不是听到呻吟和呼救声,对待这些人,我也是区分开来,确定了对方临湖一族的身份,我毫不犹豫地一剑捅去,破坏敌人的有生力量,而碰到别族的,则好言规劝一番。
劝过之后,我还送了他一句话:“祝你好运。”
有人阴沉沉地说道:“好啊,你们居然使出了这样见不得人的手段,毁我临湖整整一代精锐,你们若是不死,我又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此人天生神力。
这个家伙居然没有死,而且锐气十足,在我们转过一道沟壑的时候,悍然朝我们发动了进攻。
呃……
呃……
要不是我时刻都保持警惕,说不定就着了此人的道。
酣战之时,我开始计算起来,准备找个节点,突入他身旁,而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
我和屈胖三快步走了过去,很快就来到了声源的发生处,瞧见有一个人的下半身给一块巨木压在了下方,只有胸口以上探了出来。
而即便是这样惨状的霸王蝾螈,能够逃出来的也没有几个。
无数倒塌的树枝和碎木,将原本的地方堆成了一个小山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