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十二章 小院,往事

呃,人艰不拆……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过去的事情,纠结那么多干嘛?你放心,我跟尚正桐没有啥仇怨,他泡他的妞,我走我的路,大家相安无事。
秦苏河说这事儿倒未曾听说过。
在秦苏河的亲自带领下,我再一次回到了眷村。
秦苏河连忙摇头,说不,信,别的不说,北张南尚这事儿,因为某些缘故,知道的人还真不多。不但如此,尚老和张还是很要好的朋友,以前张被囚居的时候,尚老是唯一每年都去看他的故人,从未间断,后来两人在美国,还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过很快又掩藏了起来。
他似乎在门口等我,瞧见我们,冲着秦苏河点头说道:“秦叔,你来了,尚老在等你们。”
屈胖三深了懒腰,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啊,你平时不是挺能扯淡的么?
我躬身说道:“对,是我。”
屈胖三说那当然,谁敢提他年轻时的那一堆破事?要不然你觉得他是怎么跟海公主勾搭上的呢……
屈胖三沉思许久,猛然一拍手掌,说好,就这么决定了,老子以后就叫做屈胖三,天大地大,有容乃大。
屈胖三说猪八戒特么的走了几万里路,也没有瘦一点儿啊?
英雄迟暮啊……
阿乐低头说道:“国立清华。”
聊完了这个,很快车子就进入了眷村,屈胖三对我说道:“你真别紧张了,尚正桐那二流hetushu.com子没啥了不起的,一样是两个眼睛一鼻子,以前的时候挺爱招蜂引蝶的,跟张学良并称民国二情圣,是北张南尚,色狼一个,不知道后来转性了没有,有啥可害怕的?”
秦苏河慌忙上前,躬身说道:“尚老!”
我一脸诚挚地说道:“大兄弟,其实屈胖三比屈三好听。”
他冷笑了一声,突然盯着我说道:“寒冰蛊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你,他当年亲手蛊杀我堂弟的事情?”
我先前是撒了谎,心情其实挺紧张的,不过听屈胖三这一通胡扯,多少也有了一些底气。
屈胖三立刻装起了波伊来,说怎么地,不信?
这一次见面的时间约在了下午四点半,尽管外面风声鹤唳,但我还是义不容辞地选择过来了,路上的时候,我十分忐忑,抓着屈胖三的胳膊,说到时候见面了,我该怎么说?
秦苏河拱手,说未曾请教?
……
我说三点,第一,特殊性,这世间叫这个三、那个三的人多的是,没有辨识度,但叫做胖三的,就只有你一个;第二,屈胖三,三个音调,读起来朗朗上口,容易让你江湖传名;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只有结合自身特点与名号相符,方才能够最大限度让自己的名声传达出去。
阿乐说尚老说过,出世是修行,入世也是修行,并不耽误。
老人摆了摆手,说别叫我尚老,你父亲虽然是我的卫士和图书,却跟我的弟弟一般,你叫我伯伯就行。
他们便说:“哦,这样啊,你父亲还好吧?回头帮我带声好啊,让他没事的时候,过来找老哥们儿喝两口小酒,别忘了我们这帮老人儿……”
我连忙拱手上前,说尚老你好。
秦苏河有些不乐意了,说张丢了大半个中国,将祖产都给败光了,那是真纨绔;尚老可不一样,不管怎么说,那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可不是寻常人所能比拟,而且他做的事情,是匡扶社稷的重责,如何能比?
秦苏河一拍手掌,说晴天是台湾这一代之中修为最精深的高手,隐隐之中第一人,你能够跟他一起,肯定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的,恭喜了。
那些老人七老八十的,看着半截入土,但就是莫名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来。
真正的高手,绝对不能从外表上看。
老人眼皮一撩,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是寒冰蛊魔的后辈?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绸马褂,戴着一顶小帽子,胡须花白,老眼昏花,跟普通的百岁老人相差不远,不过我瞧见阿乐和秦苏河的眼神,就知道这一位,便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了。
我说当然有道理,因为是真理。
他们对秦苏河倒是挺温和的,开口招呼,说小河子,你这是干嘛去呢?
他说这个时候,在副驾驶座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秦苏河终于回过头来了,一脸惊讶地问道:“屈先生你真认识尚老hetushu•com?”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屈胖三咳了咳嗓子,说你确定不是因为某个无良同行的缘故?
学霸啊?
屈胖三说要万一我长大了,依旧这么肥呢?
我一愣,说对了,忘记问,你当年叫啥来着?
如此的对话一直在发生,我甚至还能够瞧见这些人里面,居然还有光头老和尚,以及一大把胡须的老道士。
啊?
秦苏河点头,说不错啊,清华的教育水平挺高的,不比台大差;不过这样一来,估计没有多少时间修行了吧?
我翻着白眼,说你那话本里面的事儿来扯,我就无话可说了。
我说那是跟你一起,百无禁忌,人家可是国府第一高手,要万一说错了什么话儿,旁边是不是会涌出三百刀斧手来,将我给直接拿下?
两人寒暄过后,阿乐带着我们进了小院。
屈胖三一副讳忌莫深的样子,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就算是吹破了天,也代表不了我现在——你只需记住,我现在叫做屈胖三……啊呸,叫做屈三!
这房子外面看着并不怎样,但里面却是十分雅致,葡萄架,修剪的树木还有小巧精致的房子,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江南。
我说绝对不可能,你什么样的人物,连减肥这种事情都做不下来的话,又如何横行于这世间呢?
车往里面走,越走越窄,车开不进去了,于是就下了车,秦苏河带着我和屈胖三往里面的小巷道里面走,一路http://m•hetushu.com走过去,有碰上在外面竹椅上聊天晒太阳的老人,他都会上前打招呼。
阿乐的脸上这时方才露出了一丝藏不住的笑容来,点头说嗯,说了,他说等晴天哥回来就办拜师仪式,他的精力不济了,回头让晴天哥带我。
我们一路走,穿过了一道门户,又来到了第二重的院子,我瞧见有一个老人在天井那儿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听到话语,老人隔了两三秒钟才睁开眼睛来,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看了这边一眼,然后说道:“啊?苏河来了?”
看得出来,尚老对于生活品质,其实还是满讲究的。
我说这事儿得给你举例子,你比如说以前叱咤风云的天下三绝,符王李道子,阵王屈阳,蛊王洛十八,你听听,一听名号就知道人是干嘛的;再比如我堂兄陆左,人称刀疤怪客,听名字你觉得我擦这什么破外号,但是现在你问问江湖上,哪个听到了不给点儿面子?人若没有自卑心,便没有任何缺点,矮子不介意自己矮,那叫做浓缩的精华,胖子不介意自己胖,那叫做宽厚的臂膀——你才多大?等日后发育了,长成一翩翩少年郎,再听这名字,那不是满满的怀念么?
秦苏河说我过来拜见一下尚老。
这些人当年应该是国府高手,现如今退下来了,留守在这眷村之中,过着他们的暮年生活。
秦苏河点头,说对,只要打好了基础,一切都不是难事,对了,尚老这次回来,有没有跟你提起hetushu.com收你当关门弟子的事情?
听到我并不是嘲笑,而是一本正经地探讨,屈胖三来了兴致,说那好,我今天不打你,让你好好说服我,为什么呢?
屈胖三十分坦然,说你就当是吧。
秦苏河十分亲切地拍了拍阿乐的肩膀,说听说你参加大学联考了,怎么样,哪所大学?
屈胖三揉着脑袋,说第一二点我可以接受,第三点到底啥意思,你别绕弯子,说简单一点。
屈胖三说我不跟你扯这些国家大事,公说公有理是婆说婆有理,反正我知道的是,尚正桐那二流子,不知道败坏了多少姑娘家的身子和名声……
屈胖三一脸委屈,说我擦,我当年的江湖地位,可不比这尚正桐那二流子差多少。
尚正桐住在眷村的深处,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儿并不是什么豪宅,而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宽阔一些的大院子,门口有一个少年,却正是那日与我见过面的阿乐。
秦苏河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小心问道:“屈先生,我听说过一种法门,如同臧边密宗的转世活佛一般,能够……”
秦苏河点头,然后指着我说道:“尚伯伯,人带到了。”
屈胖三哼了一声,说两人都是一纨绔,不过一个是军阀之后,首富之子,一人是江湖豪门之后而已。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你讲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我说好,胖三大人,受在下一拜,未来的装波伊界,你当属头牌位置。
阿乐走到老人跟前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尚老,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