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十一章 希望,交流

她招呼林曦过来吃早餐,相比起我和屈胖三用盆的架势,林曦只是吃了一点点就好了,接下来,她准备手术箱,准备给老彭做一个经脉的搭桥手术。
羽痕捂住了小嘴,低声说道:“啊……我说错了,陆大哥,林曦姐是有一个姐姐,不过莫名失踪了,这件事情是林曦姐的一个心结,你前往不要跟她提及,知道么?”
在地下室等待的第五日,秦苏河终于带回了好消息,告诉我们,尚老回来了,并且答应了与我们见面的要求。
USR的不作为使得外面虽然风声鹤唳,但真正的情况却还算不错,并没有实质性的威胁,毕竟狼蛛虽然凶狠强横,但没有了地头蛇的帮助,到底还是有些水土不服。
林曦说有一种膏药,叫做软玉断续膏,是从一种叫做软玉麒麟蛟的异兽身上分泌出来的黏液制作而成的药物,气息芬芳清凉,药性神奇,即便是断手断脚,重度伤残,只要敷上此药膏便可痊愈,逐渐恢复正常;而即便是伤残日久,筋骨愈合的,将其重新弄断,再行敷上,也能够愈合。
一边说,我一边用余光打量对方,发现刚才看到的其实是错觉,这个叫做林曦的女子年纪其实并不算大,顶多也就二十出头,而且没有什么风尘气,不施胭脂,有一种“清水去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感觉。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打住了话题,我一愣,说啊,她还有一个姐姐啊,然后呢?
羽痕一脸欣喜和*图*书,抹着眼泪说道:“世间竟然还有这等神奇之物,那在哪儿能够得到呢?”
林曦摇头说道:“此物珍贵,最主要的就是因为那软玉麒麟蛟极为稀少,几乎灭绝,而据我所知,只有东海蓬莱岛还有数盒。只是那蓬莱岛太过于虚妄,无人知道去处,所以……”
就是不能手提重物。
这手术并不能改变太多的事情,只能够让老彭的右手能够稍微维持一点,免得完全废了。
羽痕又喜又忧,心怀侥幸地说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么?”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基本上都在酒庄下面的地下室里待着。
羽痕脸上露出了微笑,说没事,林曦姐是秦叔叔的世交之女,不会有问题的。
羽痕心切父亲,坚定地说道:“那好,我一定要去东海蓬莱岛,找到那软玉断续膏。”
我们昨夜的援手,让羽痕对我和屈胖三都充满了感激,言语之中十分热情,我看了一下房间,低声说道:“这人可靠么?”
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林曦说彭叔叔的内伤倒也无妨,唯一的问题,是他的右手,被人给挑断了手筋,这问题可就严重了,因为遭到了很彻底的破坏,虽然我能结上,但以后恐怕不能提重物,也无法再用刀了。
他们似乎并不想沾手此事。
听到这话儿,老彭长叹一声,说我没有看错黄剑笙和徐远宗,这两个人是个人物。
听到这低低的抽噎声,林和图书曦有一些不忍,开口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她走了没多久,秦苏河便找了过来,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说尚老那边已经传达到了,但至于见不见面,这个还得等回复,因为这个时候,尚老人还在夏威夷的疗养院那边。
林曦叹了一口气,说想法是好的,只是东海蓬莱岛遥不可知……
我们这边说着话,屈胖三也起来了,迷迷糊糊地走出房门,捂着肚子说好饿,问有没有泡面吃?
羽痕却觉得不是问题,信心满满,说只要有希望,一切都不是问题的。
双方说着说着,就开始操练起来,而这个时候,老彭虽然神采飞扬,但事后总会有一些莫名的黯淡。
当得知我用的是剑,老彭就来了兴致,跟我聊起了刀剑的搏击之道来。
这小子酷爱吃泡面,不但如此,而且还特别爱吃方便面里面的那种调料包,干吃都没有问题,有一种病态的喜欢,我多次阻止都没有效果,而羽痕听到了,顿时就说道:“吃泡面多没营养啊?这里有厨房,我煮意大利面给你吃好么?”
美女笑吟吟地跟我打招呼,我愣了一下,方才回应道:“哦,你好,你好。”
我有些不能理解,不过也知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毕竟相比起我们连地方都不知道、冒冒失失地登门拜访,这边有一个熟人牵线,事情就好了很多。
林曦一脸难色地说道:“这个……”
又或者……
我这才出道多久,和-图-书在道上的名气几乎等于没有,人家在这宝岛之上,自有一番天地,连陆左都未必识得,我算个逑?
而且更加诡异的事情是,对于昨天配合林曦救走老彭的人,USR方面应该很明显猜到就是他们想要找寻的我们,但他们却并没有跟狼蛛通气。
羽痕嘻嘻一笑,说好多人都觉得林曦姐特别漂亮,不过我跟你说,她有一个姐姐长得更漂亮呢,只可惜……
我说还好吧?
老彭是养伤,而我们则是等待着尚老的回复。
屈胖三来者不拒,说好啊,不管什么,能填肚子就行。
做过手术之后的老彭精神比昨天好了许多,躺在床上,脸上居然还有一些笑容,而秦苏河则跟他讲起了昨夜之后的变故。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她的眼神有一点儿古怪,说不上为什么,总是让人觉得那双明眸之下,有那么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过了没一会儿,早餐做好了,果然是一大盆的份量,我和屈胖三两人甩开了腮帮子吃,吃到一半的时候,那林曦走出了房门来。
而因为我们之前的情分,他也没有太多的藏拙,跟我讲解了许多实用的技法。
林曦摇头,说如果只是寻常的断裂,只要将其接上,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问题在于对方有恶意破坏的倾向,使得体内自然生长的可能性没了……
两人寒暄过后,林曦接下来表现得很中规中矩,朝我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老彭的房间走进了m.hetushu.com去,而这时少女羽痕则走了出来,瞧见我在客厅,便上前过来跟我问早安。
闲着无聊,双方便开始了交流,一开始只是生活和兴趣方面,然后借着五行遁术的引子,双方开始聊起了修行来。
当然,五虎断门刀压箱底的绝学,他也不会透露太多。
“你好,是陆先生吧,我是林曦,过来给彭叔叔看病的……”
羽痕抬头,说林曦姐真的有办法么,是什么?
我点了点头,说哦,是么?
尚老不是说在花莲这边隐居么,怎么回去夏威夷呢?
羽痕听到,应声而去,而屈胖三则打着呵欠,与我聊了两句,感觉两个大男人坐在这儿颇有些无聊,便溜达到了厨房那边去晃荡,而我则打开了客厅里面的电视,看起了东森卫视的新闻节目起来。
不可能啊?
这对于USR方面来说,是一件非常有羞辱性的举动,不过从秦苏河得到的消息来看,无论是黄剑笙,还是徐远宗,都表现得很淡定。
我在打量对方的时候,其实林曦也在看我。
这使得狼蛛方面对于羽痕的帮手有些茫然,已经开始对USR莲花方面进行调查。
羽痕问能吃多少?
屈胖三说你可着劲儿弄就好,我和陆言两个都是大肚汉子,三五个壮汉的肚量都难不住我们。
羽痕立刻就忐忑了起来,咬着嘴唇说道:“没事,你只管说就是了,不妨事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才知道之前少年阿乐跟我们讲的事情,并不是假话。www.hetushu.com
手术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一切都很顺利,而林曦在完成了这些之后,便告辞离开了。
啊?
羽痕诡异一笑,对我说道:“怎么,陆大哥是不是觉得林曦姐很漂亮啊?”
秦苏河说过了这个消息之后,又去看望了一下老彭。
USR那边的上级自然是雷霆大怒,不但当即就前往彭家搜查,并且对羽痕父女也进行了通缉,与此同时,狼蛛对于USR昨夜的表现也十分诟病,表现出了极大的不信任来,甚至已经从台北方向调派了人手过来,准备接管此事。
羽痕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灰暗起来,眼泪也往外面涌,哽咽着说道:“我最了解我爸了,他虽然嘴上不在乎,但对这刀法,是一辈子都放不下来的,这一回他的右手断了,我就怕他意志消沉,这辈子都毁了。”
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USR这里应该是在磨洋工。
这情形让羽痕越发坚定了找寻软玉麒麟蛟儿的信念。
我当然不会自以为是地觉得人家对我有意思,仔细一思量,想着难道她认识我?
老彭的这个位置,相当于林冲的那种八十万禁军教头,整个USR里面,他是刀术教练,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技法,特别是对于把握人员的心理和水平进度,都十分到位。
其实如果不用与人拼斗的话,这右手恢复之后,日常的行为都可以。
羽痕正在跟我和屈胖三一起吃早餐,一瞧见林曦出来,连忙迎上去,满怀希望地问道:“林曦姐,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