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四章 请客,冲突

马援朝谦虚地说道:“嗨,做什么大生意啊,我也就是朋友介绍,帮忙给蓬莱岛这边提供一些物资供应罢了,赚的都是转手买卖的零碎钱——像我们这样的,最是辛苦,要说赚钱,还是蓬莱岛自己,随随便便一点儿法器符箓,都能够卖上天价,抵得上我辛苦好几年……”
我说你知道你名字里面的意思么?
这些材料饱满鲜嫩,无疑是最上品。
这边说着话,突然间门外传来了争吵声,一开始我们不在意,没想到那吵闹声越来越大,没一会儿,我们这边的包厢被人敲响了,刚才那个日本服务员一脸歉意地进来。
对方简单几句话就赢得了我们的好感,屈胖三捂着肚子,说好饿,我们能先吃饭,再聊天么?
点完菜,服务员退下之后,我问道:“刚才那妹子,怎么感觉有点儿怪怪的啊,不是本地人?”
老鬼似乎知道我要问这个问题,微笑着说道:“我的女朋友,她是一位很漂亮的魔都女士,也是我的中文老师。”
屈胖三拍了一下桌面吗,大声喊道。
他领着我们上了楼,一路之上六楼,这儿楼顶之上的视野相当开阔,马援朝点了一个面朝大海的包厢,落座之后,对我们说道:“迎宾楼是蓬莱岛外区最好的餐馆,这儿不但口味不错,而且风景甚好,唯一的缺点,估计就是太贵了。”
我说原来如此,难怪听得这么耳熟。
好家伙,这名字也敢叫。
马援朝和*图*书哈哈一笑,说蓬莱岛身居海外,在你们中国肯定是籍籍无名,格外神秘,但是在东海一带的修行界,其实还是挺有名的,特别是在韩国、朝鲜、日本、东南亚甚至欧美,都不算是什么隐秘之事,他们的法器、符箓和功法,都十分出名。
呃……
我对蓬莱岛的金融货币没概念,问一金贝?不是说这儿用的都是彩贝么?
我说马老板看起来是做大生意的啊?
马援朝挥了挥手,说无妨,钱赚来就是要花的,更何况能够结交两位朋友,那更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一会儿大家随便点,别给我省钱。
说起这个,马援朝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迷离倾慕之色,对我们说道:“你们是没有瞧见过当今的海公主,那叫一个漂亮,简直是从天上下凡的仙女……”
碧游宫的主人,叫做海公主。
屈胖三当初留名,就是为的这效果,自然没有否认,略微有些矜持地点头说道:“正是某人。”
聊了没一会儿,菜陆陆续续上来了,这酒倒上之后,马援朝举起酒杯,说还未请教两位高姓大名?
他捏了一下拳头,我洒然而笑,说也对,日本没有核武器嘛。
马援朝说东海蓬莱岛,我感觉跟迪拜一样,大部分服务行业的人,都是外地的,刚才那个服务员,听口音应该是日本过来的。
听到这话儿,我和屈胖三抬头一看,却见跟我们说话的,却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
www.hetushu.com我摸着鼻子,说这可不是什么老话。
马援朝深吸了一口气,说仰光大豪七魔王哈多,可是死在你手之中?
马援朝说美国人。
马援朝哈哈一笑,说这是当然。
马援朝伸手,指着满桌的菜品,说尝一尝他们这儿的海鲜菜点,都是十分有特色和风味的——蓬莱岛的渔业很发达,用灵气喂养,鲜而不腥,我做的便是这贩卖生意,专门给世界顶级米其林餐厅供给。
她窘迫地对马援朝说道:“马桑,十分不好意思,这个房间玛吉王子之前定过了,你们能不能换一个五楼的房间?”
马援朝说其实呢,日本很多文化,其实都是学习中国的,在这一点上,你不要自谦;比起日本来,我更喜欢中国,虽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很多东西没落了,但单论这个,我觉得中国还是胜过日本许多的。
马援朝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比如在这里吃一顿饭,差不多得要一金贝吧。”
这回轮到我和屈胖三诧异了,我一脸震惊地望着这人,而屈胖三则说道:“你听过我的名字?”
我这还算是比较矜持,而屈胖三对于美食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好是一番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般,而马援朝则在旁边微笑作陪,时不时才会伸出筷子,吃一点儿。
这人大概三十多岁,又或者更大一些,反正我对外国人的年纪看得不是很准,长得有点儿像是钢铁侠里http://www.hetushu.com面的小罗伯特唐尼,一脸修葺整齐的胡须让人觉得十分有趣。
说话间,一位身穿旗袍的美女服务员走了进来,用口音很重的汉语跟我们问好,然后问点什么菜。
马援朝说知道,上个世界五十年代的那一场战争嘛,在你们中国,把它叫做抗美援朝,不过没关系,我女朋友开心就好,而且我是一位坚决的反战人士,对于美国政府屈从军火商、财阀和政客的利益发动的一切战争,我都抱着反对的态度……
我举杯而饮,屈胖三却也不甘示弱,浑然不觉自己的年纪问题。
有菜单,大多都是些海产,什么鲍鱼海参,龙虾鱼翅之类的,屈胖三毫无顾忌,放肆的点,眼看着有些超标,我慌忙拦住他,说够了够了,点些填肚子的主食吧。
马援朝一拍手,说我果然是好眼光,刚才在大厅的时候看见两位不凡,果断邀请,没想到真的是撞了大运——两位或许不曾知晓,那七魔王哈多死了之后,整个东南亚一带议论纷纷,无人知道这屈三到底是何人物,只是心惊,惶惶不安,没想到却让我在这蓬莱岛遇上了,而且还是如此的……少年英才,来来来,且饮这杯酒,当浮人生一大白。
这桃花林中,法阵处处,寻常人进去,只会迷路,而桃花林的尽头,则是蓬莱岛的根基碧游宫。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只是对日本文化比较感兴趣而已。
马援朝嘿然而笑,说你们中hetushu.com国人有句老话,叫做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男人嘛,逢场作戏的事情经常有,何必在意?
我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说我擦,那这一顿足够别人吃一百顿了啊?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就是一真郁闷,本以为人东海蓬莱岛是一个故步自封的神秘之地,没想到人家早就改革开放了,甚至比我们走得跟在前面,拥有了整个国际大市场。
我说我叫陆言,这是我表弟屈三。
我们听到,伸出筷子品尝,果然如他所言,诸多海鲜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鲜美,我不是什么美食家,只能分辨好吃不好吃。
我瞧见他一副颠倒迷离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马兄你不是有女朋友么?
好酒!
除了美食,还有酒,名字叫做“琼浆玉液”。
席间倒也不冷清,我听马援朝说起这东海蓬莱岛的见闻,倒也十分有用。
我说你是哪国人?
尽管是老外,但人家讲话的口音却很标准,说话也客气,屈胖三眉头一扬,说你谁啊,我们认识么?
马援朝眼睛一睁,惊声喊道:“杀人者屈三是也?”
马援朝摇头,说我指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修行者,中国的修行者,比日本的要厉害许多,有一件事情我记忆最是深刻——几年前的时候,我参加过一次日本会阳节,就是成百上千的男人穿着一丁字裤狂奔的过程,据说是为了争夺一位神社的圣女,结果最终战胜所有人,成功夺魁的,就是一位中国男士。
http://m.hetushu.com不是长得如此爷们,光看胡子,还真像是一女的。
老外微笑着说道:“不认识,不过看两位人中龙凤,英雄之姿,定是厉害人物,于是心中就生出了结交之心。我的中文名叫做马援朝,不知道能否赏脸,给我一个机会?”
我说得有多贵?
马援朝说无妨,喜欢哪个就随意点,蓬莱岛的海鲜十分出名,因为灵气十足,所以吃起来格外鲜美。
我有些奇怪,说东海蓬莱岛怎么还有日本服务员呢?
马援朝哈哈一笑,说彩贝是这儿的基础货币,在这上面还有银贝、金贝和钻贝,基本上就是十进制的吧,也就是说十彩贝等于一银贝,十银贝等于一金贝……诸如此类地递推,至于购买力,在外面的小馆子吃饭,基本上一彩贝能够吃顿不错的,也能够在这里住上一天。
这碧游宫之中,无人知晓,不过却是蓬莱岛最高的权力机构。
马援朝一愣,说兄弟你去过日本?
听到对方的中文名,我就忍不住笑了,说哥们你的中文名谁取的?
那酒液一口,一开始火辣辣的,让人嗓子眼儿直热,不过入到胃中,却又一股暖流升起,扩散在百骸之中,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不听不知道,一听,方才晓得码头这一片,是蓬莱岛划定的商业区部分,是可以随意行走的,而这一片的区域,本地人加外来者,足有四五万人之多,而往岛内去,有一大片的桃花林。
另外一点,他的皮肤很白,即便是白人,也罕有这样的白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