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八章 局势,逆转

我这边,占据的是一剑斩的强大法门,而对方那一下,却是凭借着天才的修为和龙缨枪上面蛇蛟的强大强灵,都觉得能够在力量之上,战胜对方,然而却双双都失了算,往后退却。
说罢,他手持银枪,往前遥遥一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半空之中的那头蛟龙枪灵陡然下落,扑向了玛吉王子的身后。
一向骄傲无比的玛吉王子突然间就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屈辱。
我强忍着再向前一步,将这个差点儿将我给杀死的家伙给一剑两段的冲动,硬生生地收住了剑势。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和玛吉王子异口同声地喊出了同一个字来,然后冲向了对方。
砰、轰,加油打!
陡然往前冲来的玛吉王子大声骂道:“你笑什么?”
原本想着不过是一乡巴佬,没想到手段如此厉害,凭空弄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来倒也可以理解,关键是这剑法果断毒辣,气势如虹,堂堂正正之间,让人有着无法抵御的气势。
一瞬间,那银枪陡然一亮,竟然出现了最为恐怖的亮光来,充斥着整个石台之上,而下一秒,一头长得宛如龙形一般的蛟龙从枪尖处陡然扑了出来,它浑身漆黑,张牙舞爪,腾然于半空之中,朝着我遥遥抓来。
我的心中,只有胜利。
轰!
说话间,对方的枪尖已经快要戳到了我的心口处来,而这个时候,我的手往腰间一抹,然后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
这可是整个蓬莱岛都能够排www.hetushu•com得上名号的龙缨枪,里面可有那深海蛟龙的精血萃取炼铸的,居然在力量上,只能够堪堪与对方持平?
它的爪子,正好与一道黑影撞上。
他银枪前指,对着我说道:“小子,不怕你晓得,我这龙缨枪乃是取用深海蛟龙之精血淬炼而成,天生自带神力,厉害非凡——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怕了,跪地求饶,然后滚出蓬莱岛,我看在小北姑娘的面子上,可以饶你一命。”
面对着已经懵逼了的玛吉王子,我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还有谁?”
而这样的喊叫,则淹没在了一阵喝倒彩的声音之中。
在那一刻,我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了。
无情?
而我则是诸事想定,方才出手的,在后退的一瞬间,将力道缓冲了去之后,立刻就再一次上前,扑向了对方,占取了拼斗的第一次先机。
不过虽然如此,但情况却又有一些区别。
这种气息,有点儿像是龙属。
铛!
我本以为玛吉王子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养在温室里面的纨绔,没想到对方不但是手持神兵,而且那枪法厉害得简直让人惊掉了下巴。
感受到了那空前的危机,我的心中突然间一阵空灵,知道此刻自己最应该面对的,不是悬在头顶上面的那蛟龙枪灵,而是面前这万道银光。
我淡然自若地说道:“你还小,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无情。”
我的眼中,只有面前的玛和-图-书吉王子。
这是什么鬼?
长剑出鞘,猛然往前一斩。
难怪如此嚣张,这家伙的确是很厉害,我深吸一口气,将心沉了下来,眯眼往前望去,却见那玛吉王子听着场边众人的欢呼,十分享受。
鉴于这一点,支持玛吉王子的人占了大多数,一时间众人都朝着我起哄,试图动摇我的心志。
众人齐声欢呼,而玛吉王子手一伸,却有一把银色短枪凭空冒出,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一时之间,那玛吉王子居然给我稳稳压着,仿佛处于下风一般。
玛吉王子冷笑,说小子,钱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龙缨枪。
那人来了。
斩!
斩石头、斩树木、斩河流、斩空气、斩高山……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之间。
一剑斩之终极奥义,一剑。
这家伙拇指和食指一拨,那银色短枪一阵旋绕,此物长约四尺,对于长枪来说,算是短的,通体银亮,尖端呈现出柳叶一般的形状,挂得有红缨,尾端竟然是一根龙首之形状。
他手中这杆枪,可是龙缨枪啊?
我若不是有耶朗古战法傍身,而这种实战技法正好对那种战场之技有着一定的预感克制力,说不定在交手几个回合之后,就给那银枪戳出了无数个血窟窿来。
有人惊呼一声,忍不住尖叫了起来,而我往后退了一步,能够感受到那龙缨枪之上散发出了的一股强大气势。
这阵势,是准备将我给一招灭杀啊?
不过此刻的他已然是呆若和图书木鸡。
眼看着即将被万道银光覆盖,我将破败王者之剑横于身前,然后轻轻念了一声:“遁!”
啊……
从围观者的角度来看,我手中的仿佛不是一把剑,而是一道金灿灿的光芒。
这银枪之中蛟龙枪魂的陡然出现,引来了观众席中的无数欢呼。
这一下,又快又疾,剑尖居然正好与那枪尖对撞,一丝一毫都没有偏差。
在这样强度的照耀下,我绝对是拼不了的。
一声清越的金属之声直冲云霄之上,而下一秒,两人的身子都为之一震,然后朝着身后退了两步,这才站定。
一语方罢,在那蛟龙的下方,无数劲气化作万道银枪,朝着我陡然射来。
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性命重要,但钱没有的话,也是万万不行的,正因为如此,所以你必须输。”
这种屈辱让他开始狂躁起来,手中的银枪变得越来越激烈,几乎在一秒钟,都能够捅出二十多下枪来。
不过占据了心理上面的绝对优势,玛吉王子对于这一枪显得格外暴烈,仿佛要一招就将我给按倒在地一般,所以出手几乎没有太多的周转。
这情况让玛吉王子无端愤怒,再加上周围群众的聒噪,他一下子就上了头,往后退了几步,怒声吼道:“出来了,深海蛟龙之魂!”
只有零星几人想要博一个黑马,此刻瞧见我异军突起,顿时兴奋不已,大声喊叫着。
而这一下,却使得我一口老血喷出,吐在了玛吉王子的脸上和_图_书
瞧见这场景,众人顿时就聒噪起来,要知道虽然赌场开出的赔率,我赢了是一赔五,玛吉王子赢了是一赔一,但众人却都愿意将赌注下在最为熟悉和相信的玛吉王子身上。
这是力量与剑法的对撞,双方都用了九成力,算是对于彼此的一种试探。
砰、轰,加油干!
下一秒,那玛吉王子又喊道:“万枪如林,赦!”
什么个情况?
砰、轰,角斗场中出英豪,一拳一脚性命分,今朝若是站得住,明日华林榜上留……
玛吉王子是自信满满,并不相信我能够绝地反击,所以对于后续的手段,并没有太多的计算。
然而相对于我,玛吉王子也是大为震惊。
面对着这种强大的压力,我摸着下巴,不急不缓地说道:“我若是认输了,我押的注岂不是没了?钱没了,我拿什么还给别人?”
我冷冷哼了一声,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杀!
然而硝烟散尽,无论是玛吉王子,还是围观群众,都诧异地发现了一件事情——我操,那乡巴佬呢?
铜锣一响,周遭不知不觉又多了无数人,众人一阵欢呼,山呼海啸一般,然后在场地的四周,皆有一面大鼓,有角斗场的人员脱去了上衣,露出满是健硕肌肉的臂膀来,拿着鼓槌使劲儿敲。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凭着最开始的先手,和一剑斩的威力,将其牢牢压制。
长剑与短枪在瞬间相撞无数次,叮叮当当的声音宛如开了个打铁铺子,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比打http://m.hetushu.com铁铺子要惊险一万倍。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战斗,这事儿对于我来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不过经过那么多事情的历练,我已然跟之前的那个我截然不同,没有谁能够影响到我的心志和情绪。
然而这玛吉王子看着岁数与我相当,但是这枪法之凌厉,简直让人惊叹。
这个黑影子,便正是我了,原本通过地遁术施展偷袭的我被这畜生给拦上,忍不住就发出了一声厉喝来。
在无数人的瞩目之下,那条吸引了无数人眼球的蛟龙枪灵被我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给一剑斩破,随后那剑势不止,一路向前,最终落在了玛吉王子的脖子之上来。
要知道在武行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枪法在所有的冷兵器里面来讲,属于是最为难练的,想要厉害,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琢磨。
玛吉王子暴怒,对我说道:“死不悔改,那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这拼斗便如同围棋的落子,一步先,步步先,随着我的破败王者之剑向前挥舞,此剑之上也是金光闪耀,刺瞎众人狗眼。
成千上万道的劲气冲击到了那角斗场的边缘处,自有炁墙竖立,将其阻拦,而即便如此,无数劲气的冲击使得整个空间的炁场大乱,隐隐之间还有炮声传来,围观的众人都为之动容,有的大声欢呼,以为在这样的攻击之下,那个狂妄无比的外来乡巴佬定然死掉了。
只有亲自交手,双方才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厉害。
好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