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二十九章 叛逆,管教

我说好骨气,不如变通一下吧,你赔我二十钻贝的误工费,咱们之间就算是清了,互不相欠,你看如何?
我说凭什么?
羽痕倒是比她父亲大方,说爸,大人给你,你就拿着呗,这恩情,咱以后慢慢还就是了。
拿着这钱袋子,我走下了擂台来,洛小北、老彭和羽痕迎了上来,我将布袋子丢给了洛小北,说钱还给你,点一点是不是这个数?
我拿出来看,只见那钻贝表面皎洁如玉,在两边都镶嵌得有一颗钻石,我不知道多大算一克拉,总之看着是挺大的。
又是一巴掌扇下来,玛吉王子完全就懵逼了,捂着另外一边脸,说叔爷爷你这又是要干嘛?
洛小北说我们家的厨子是迎宾楼的大厨出来的,保证你吃完之后不想走。
这一巴掌打下去,玛吉王子躲都不敢躲,硬生生地挨上了,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他捂着脸,一脸委屈地说道:“叔爷爷,你干嘛打我啊?”
洛小北说软玉断续膏是我娘亲手调配,除此一家,别无分号,你若是在蓬莱岛,又不住在我家,我让人不卖药给你们。
我一念之间,决定了他的生死。
洛小北翻了一下白眼,说敢情你过来打这一架,就是为了这点钱?
洛小北大怒,说去我家很丢脸?
他们是如此的信任玛吉王子,赌场甚至因为无人肯押我,而开出了那么高的赔率来。
老者指着他的鼻子,说不是告诉你了么,比斗已经结束了hetushu.com,你跟我回宫,闭门思过去。
他显然是已经感觉得出来了,光凭我的手段,是不可能将那枪灵给斩裂,并且给他这必杀一击的。
玛吉王子气愤地怒吼一声,想要挣扎,我一脚将他给踹倒在地,然后用破败王者之剑死死压住了他的脖子。
所以说,现如今他的性命已经是掌握在我的手中。
老爷子挥了挥手,旁边有一随从上前来,丢了一个布袋给我。
我说大小姐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有钱,啥事都不怕,知道没钱的苦么?兜里没钱,我们过两天可就要露宿街头了。
如此一番热聊,洛小北送我们回去。
老彭指着自己的右手,说我这手筋给人挑断了,伤了筋骨,而我一身手段全部都在双手之上,手废了,吃饭的手艺就没了。听说东海蓬莱岛上面有一种灵药,叫做软玉断续膏,可以治疗我这手疾,所以就过来寻药了,只可惜听人说起价格,太过于贵了,就没有法子……
两人僵持着,而这个时候,铜锣声响起,场边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朝着我们这边挥手,说比斗结束,你赢了,放了他吧。
那老者指着我,说你是真的不知道好歹么?人家都已经饶过你一命了,你就不知道见好就收?真想把性命丢在这角斗场上面,方才罢休么?
我说生死状都签了,你觉得我杀了你,会有任何麻烦么?
http://www•hetushu•com了鲁东院,洛小北催促,说账上的软玉断续膏好像不多了,要不赶早点儿,说不定就要等明年了。
我也瞧出来了,这老者应该是玛吉王子的长辈,方才会这般关心。
玛吉王子即便是再不甘心,也没有敢再轻举妄动。
我数了数,正好二十个。
眼看着他又要杀将上来,我转头看向了擂台旁边的老者,说大爷,这孙子出尔反尔,我一会儿可就真不留手了啊,你可别怪我?
啪!
事实上刚才若不是一剑神王的意志与我重叠,我也不可能斩出这么辉煌的一剑来。
洛小北一挥手,说嗨,我以为是什么呢,那就是逗比二傻子,我本来都懒得应付的,要不是我娘不好拂了赶海大长老的面子,哪里会理他?
我摇头,说我可不想寄人篱下,不去。
这边阿乐去了碧游宫,还没有回来,我找到了钓鱼台的掌柜老王,留了一张纸条,让他等阿乐回来之后,帮我转交给他。
我与玛吉王子比斗的事情传得很快,掌柜老王也知道了,对我十分尊重,说一定办到。
玛吉王子没想到这条件峰回路转,竟然变成了这个,一时间竟然有些没有回过神来,而那个两鬓斑白的老者则说道:“好,我答应你,钱我出。”
周围看台之上已经闹成了一团,无数人都在疯狂叫骂着,万万没有想到整日牛波伊轰轰的玛吉王子,居然给人一剑就弄垮了。
玛吉王子从m.hetushu.com小娇生惯养,哪里受得了这气,梗着脖子说道:“要杀就杀,想要我跪下?休想!”
偏偏事情的结果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玛吉王子一枪前戳,瞧见眼前一花,居然是那个老者,顿时就慌了,连忙撤了枪势,然后喊道:“叔爷爷,你这是干什么?”
我摸着鼻子,说洛小北你们家可真黑,一份药膏尼玛卖这么贵,简直就是吸血虫啊?
话语未落,老者便上前,一把将其架起,然后拖下了擂台,围观的众人一阵起哄,赔钱的也顾不得其他,破口大骂,以小搏大的赌客却哈哈大笑了起来,而我则朝着那老者说道:“老爷子,钱,你答应我的钱……”
洛小北哈哈一笑,说原来是这个啊,陆言,这回你们不住过去也得住过去。
屈胖三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管饭不?
洛小北哈哈一笑,说有我在,轮得到你露宿街头么?回去拿行李,今天就住我家去。
我这话儿一说出口,那老者居然一提身,人便闯入了角斗场来,拦在了我和玛吉王子的中间。
我闭嘴不说话,而这个时候屈胖三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拎着一个大钱袋子,垫量了一下,然后扔给了老彭,说喏,一百钻贝,你拿着去卖药吧。
啊?
听到这话儿,他一时语塞了。
说罢,我将长剑抽了回来,而那剑尖一离开,玛吉王子人便像幻影一般退离,然后那银枪陡然一震,居然又朝着我的心窝子里扎了过和_图_书来。
洛小北说你这话儿可就是冤枉我们了,那软玉断续膏的其它药材虽然名贵,但不至于卖到这个价钱,最主要的就是那一味主药,材料费就是这么贵,你让我们如何降价?
这一百钻贝沉甸甸的,老彭换左手拿着,有些犹豫,说可不敢,太贵重了。
洛小北拍了拍手,说欢迎欢迎。
我一听,眉头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就掩饰了去。
我跟玛吉王子平白无故打了一架,起因却正是出在了他这儿,之前决斗的时候闹得满城风雨,他不见人影,这会儿找过来,又是要干嘛呢?
因为他一动,我的剑必然会顺势斩落下来。
来人却是马援朝。
啪!
我说对了,我刚刚把你那相亲对象给胖揍了一顿,你回头把我们给请回家里去,恐怕不好交代吧?
我没有与其再较量,而是往后推开,将长剑前指,冷然说道:“怎么着,不服?”
“干什么?”
屈胖三瞄了我一眼,说那行吧,那就去你家白吃白喝去。
老者走上前来,一手拨开了那银枪,然后抬手就是一巴掌。
那断成两半的蛟龙枪灵在半空中呼啸一声,然后落入了龙缨枪之上,而玛吉王子回过脸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说你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听到这话儿,羽痕都不敢久留,连忙回去收拾东西。
我们这边忙完,刚刚准备离开,没想到院外有人高声喊道:“陆言兄弟在么?”
啊?
老者点头,说确定http://m.hetushu.com,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把钱拿出来。
我问屈胖三,说洛小北说让我们住她家去,你什么看法。
玛吉王子说我能战胜得了他的……
啊?
屈胖三倒是个仗义疏财的性子,说嗨,都是些不义之财,来得快去得快,你有用就拿着,假惺惺地推辞个啥?难道你迎风踏浪几百里过来,就是逛一圈空手回去的?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低头,看着玛吉王子,说此番是生死决定,按理说,一方死了,方才算是结束,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给我磕头,我就同意比斗结束了。
刚才的那一下,简直就是在作弊。
我没有回答玛吉王子的问题,而是用长剑紧紧压着这家伙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可别乱动,我要是万一手抖,你这头颅可就保不住了。”
嗷呜……
玛吉王子断然喝道:“不服,再来。”
我是如此的用劲,以至于鲜血都顺着剑刃,往下在流淌。
老彭这才收下,而洛小北在旁边奇怪地问道:“你们买药?什么药啊,这么贵?”
玛吉王子不愿,说凭什么啊,我要杀了这臭小子。
玛吉王子大怒,说你敢杀我?
的确,他笃定我不敢杀他,是因为他的背景深厚,但问题在于角斗场制度是蓬莱岛管理码头区冲突的基石,只要签署了生死状,那就是有着最根本的法律保障在。
我说您年纪这么一大把,看着是长辈,我哪里敢不信?
我看着他,说你确定?这么多人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