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七十章 本卷,卷终

李家湖摇头,说我如果知道是卖给那小王八蛋,肯定不会这么做——那家伙是通过一个控股公司进行的收购,本身不露面,一直到所有的收购案结束之后,我才从一些途径知道了真相……
他问我们是否也跟着一起去。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你知道接盘的人是谁么?”
屈胖三说后来没有见到过莫潋,不过他确定并没有将这女人给踹死,不是淹死在海里,就是被轮回的手下给救了。
我们在陷空洞里亲的那一嘴儿,到现在我都还在回忆,感觉唇齿留香。
而江湖人,最珍贵的就是那名声,一旦被折了,只怕日后就会慢慢地崩盘。
我们在宝岛,可是被通缉的嫌疑人。
我曾经答应过他,回头的时候再带他去士林夜市那里吃个痛快,结果最终没有实现诺言。
当然,这些事情并不是我所能够深入了解的,毕竟这是在东海,茫茫的大海阻隔了一切的幻想,我唯一在乎的,是那个留在东海蓬莱岛碧游宫里,陷空洞中的女子。
他或许,有苦衷吧?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羽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但老板人不错,船上除了我们,还有二十来个乘客,宝岛人很少,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人却很多。
这样两个人,在东海蓬莱岛那样的修行圣地,居然还能够闹得底朝天,有点儿大闹天宫的味道,不管阿乐这人再高傲,也不得http://m.hetushu.com不承认自己可是没有这样的本事。
我问老彭今后的打算,他告诉我,说有一个师弟在新加坡那边开武馆,他想暂时过那边去安顿一下,日后再想别的办法。
在赶走了轮回之后,被从库房里找出来的欧阳发朝给救醒了,然后跟着陆默、或者说是黑狗离开了。
李家湖说那人你们应该也认识,就是许鸣。
毕竟李家湖匆忙撤离缅甸,这些优质资产自然也是打了折扣的。
思索了一会儿,我决定与老彭一起走。
不过终究还是得分开。
因为,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一生的挚爱……
说到这些的时候,屈胖三突然插嘴,说了一句话:“老李,你没事的时候,多关心一下自己太太……”
唯一的遗憾,是屈胖三。
与李家湖那边取得了联系之后,他问清楚了我们的位置,然后告诉我们立刻派人过来接我们。
我没有告诉他实情,只是说在宝岛那边办事的时候,受了一点儿伤。
失去了东海蓬莱岛赵公明的奥援,以及损失了这么多的手下,曾经的东海霸主,海上丝绸之路的扛把子轮回,在面对着曾经的背叛者黑狗之时,已经处于了下风。
一天之后,我们在半夜时分,抵达了港岛附近的一个海岛处。
双方分别之后,我和屈胖三来到了海岛附近的一条街上,因为手机早在之前的奔波中丢失,所以只有找到一家商店,问人www.hetushu.com要了电话,拨打给了李家湖。
这一次的逃走虽然并没有损害到他的性命和修为,但是对于轮回战无不胜的名声,却已经留下了最大的污点。
老彭给我们留下了他朋友在新加坡的地址,告诉我们,说以后若是有机会,千万要记得来新加坡找他。
我们与阿乐告别,临行前,我让他帮我代为转告向依韵公子的问候。
李家湖点头,说雪瑞失踪之后,她的心情一直很不好,这我也知道……
李家湖知道我们这行的事情,也没有多问。
总之我的心中幸福满满。
我有些诧异他为什么问这样的话儿,不过听他解释之后,却终于想了起来。
一切仿佛都结束了,然而有一件事情却不得不提。
这事儿光想一想,都让人难过。
毕竟我们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实在无法跟普通人一样四处闲逛,倘若真的又给USR和狼蛛的人给盯上,到时候少不了又是一顿腥风血雨。
如果回到宝岛的话,恐怕还得想办法离开,逃往别处。
至于马援朝一方,还有两个船员活了下来,其中一个还是马援朝的心腹。
这话儿以前说起来,或许会有一些心虚,但现在却不会了,因为我和虫虫之间,有过了那么一吻。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也要分离了。
她既然认为是对的,那我就应该支持。
清晨六点多,那艘走私船与我们在外海碰面,这船是阿乐找人联系的,比和图书这艘机帆游艇大多了,不过看着也挺破的。
我摇头,说商业上的事情,我们哪里知道?
因为某个环节的暴露,所以巫悚他很有可能已经知晓了李家在其中的作用,所以为了避免万一,李家湖已经撤回了缅甸的分公司,并且将业务大规模收缩和抛售。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屈胖三表示可以理解。
林曦也没有随之返回,而是将我们送到这边来得时候,一起离开。
而羽痕则给我们留下了她的电子邮箱。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够这般安慰自己了。
分离的时候,阿乐的情绪并不高,有点儿悲伤。
我唯一能够做的,只有跟屈胖三抱怨几句,而随后还得承受着他无情的讽刺和打击。
当老彭帮我把这个决定跟阿乐说起的时候,他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我不理解我哥陆默的想法,但是从他冒着那么大的危险,还要跑回家里去这事儿,就能够看得出他并非无情之人,也不会因为这么多年在外面漂泊的经历,就将自己的根本给忘记了。
他已经跟阿乐这边商量过了,清晨的时候会有一艘船与我们在外海汇合,他和羽痕便会直接去那船上,转道港岛,最终抵达新加坡。
本来他不必如此孤单的,只可惜之前的船老大和帮工都给海上丝绸之路的恶徒给杀了。
我即便对我哥陆默装作不认识我这件事情再介意,也无法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因为当时的我还处于昏迷状态,而此刻的我,却hetushu•com已经踏上了返回宝岛的航程。
出海这么久,阿乐归心似箭,所以船很快就来到了宝岛海域附近,而这个时候老彭则找到了我,问我是否确定要返回宝岛。
(卷终)
他确认了我的身体状况之后,告诉了我关于缅甸那边的消息,说前段时间的争端,现如今差不多也算是落幕了,七魔王哈多的嫡子巫悚最终战胜了所有的反对者,继承了哈多的大部分遗产和政治人脉,而收拾残局之后的巫悚开始变得强势起来,不但派人去对付转移到了金三角的约翰尼托、撸瑟托两兄弟,而且还在调查通缉令的事情。
从各方面的消息来看,许鸣就是寨黎苗村惨案的幕后主使,也是害得雪瑞至今未归的真凶,结果没想到最终却给他占了一大便宜。
毕竟我们这次过来,主要的目的是前往蓬莱岛,现在既然已经去过了,并且还与虫虫碰了面,甚至我还见到了失踪许久的大哥,现如今返程,再去宝岛,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我们之前就是从港岛借道前往的宝岛,所以一应证件倒也还算是齐全,只可惜老彭和羽痕因为走得匆忙,相关的证件都没有随身带着,所以比较麻烦。
换了船之后,因为有人打过招呼,船老板对我们还是挺热情的,特别给我们分了一个房间出来,还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海产。
※※※
中午的时候,我们便出现在了李家湖的豪宅之中,瞧见我满身的白纱布,李家湖吓了一跳,问和_图_书我到底怎么回事?
事实上,从东海蓬莱岛回来之后,阿乐对我的态度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我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忙,老彭摇头,说他在港岛也是有朋友的。
形势易也。
他的脸色阴沉,看起来着实有些不痛快。
大家朝夕相处这么久,共历患难,彼此之间也培养出了感情。
这些人都给带走了,而那艘货轮则因为损耗太过于严重,最终被凿沉在了海里。
毕竟我和屈胖三带给他的震撼太多了。
随后屈胖三告诉了我之后的一些情形,比如欧阳发朝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却正是我大哥陆默,也就是别人口中的狗爷。
我知道屈胖三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那天夜里瞧见的事情,不过他说到这里,便也没有再多言,显然也是不想再刺激李家湖,毕竟有的事情涉及到男人的尊严,比较不好处理。
我在旁边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我此刻脸上的伤痕消散许多,又换了一件衣服,倒也没有吓到人。
没有过检,我们直接从码头处下了船。
尽管我不太了解虫虫为什么一定要执着地留在那里,但是却知道她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坚持。
尊重强者,这是最基本的品质。
老彭且不必说,出身USR刀术总教头的他因为得罪了那帮家伙的美国爸爸,所以给狼蛛制裁,最终还是在我们的帮助下逃离了那里,而我们则是因为许鸣的缘故,也被通缉。
我一愣,说啊,你为什么会卖给他?
那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