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十六章 夜宿民宅

而随着我的了解,发现果真就是我那天离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而让我心安的是当事人崩牙驹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所以这事儿并没有上升到官面来。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如此看来,这个许鸣说要重新举起邪灵教的大旗,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儿凭恃呢,在他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给予支持呢……
速战不得,我们便心生退意。
谁啊这是?
我给熏得直想呕吐,往后退了几步,瞧见屈胖三还在与那老爷子奋力拼搏,招呼道:“祸不及家人,这家伙混蛋,他的家人却是无辜的,咱们走吧?”
两人的出现让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没有了先前的淡然,将手伸进了乾坤囊,一边往外冲,一边跟屈胖三介绍起这两人的身份来。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听到门外有人喊道:“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我施展不开,心中惊讶,一边朝着旁边的巷道跑去,一边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诧异,说何为定星鼎?
我眯眼一瞧,居然还是熟人。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几秒钟之后,这恐怖的玩意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放出了一股恶臭,然后消散开去。
这玩意从我的手掌之中浮现,然后将那灵体古曼童给包裹住。
屈胖三好奇,说怎么不太平了?
屈胖三抱拳,说沫儿姐姐,江湖救急,能进来不?
屈胖三说我们在赌城这里碰到了仇家,然后给追得无路可逃了,这偌大的http://www.hetushu.com赌城我也不认识谁,就觉得跟你挺熟的,求求你收留我们一个晚上,明天我们就回国了,可以么?
我瞧见沫儿姑娘一点儿防范的心思都没有,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屈胖三不说话,反而是沫儿帮他解围,说他小孩子家家的,怕黑,跟我一起睡也没什么关系的。
那天马秀才拦住我的时候,给我介绍过,一个叫做什么重炮手,另外一个是什么风魔特工队的教官。
很显然,应该是俞百里的女性家人,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一股阴风扑面而来,下意识地偏头,然后伸手去抓。
我有点儿好奇屈胖三是怎么跟这小姑娘搭上的线,结果他却不给我机会,告诉我时间已经不早了,女孩子应该早点儿睡觉,这样子才不会老得快,然后让我睡沙发,而他则和沫儿姑娘一起进了卧室。
我感觉如坠冰窟,整个人都快要冻成一大坨的冰棱子。
我用破败王者之剑开道,金剑璀璨,将前路劈开,两人便冲出了那宅子外面来。
屈胖三听到,也收起了玩笑之心,跟着我说道:“他们估计在这里守株待兔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许鸣说不定也在附近,行了,我们赶紧离开吧,不然事儿可就闹大了……”
什么情况?
然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躺在了沙发前来。
有这么凶残么,我当时怎么没有感觉得到?
两人朝着外面冲去,那hetushu.com重炮手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拳。
突然间院子里生出了一大片的火光,无数的气息混杂而出,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他告诉我,说这个应该是定星鼎的作用。
我严重抗议,说你一男的,进人家小姑娘闺房干嘛?
他开始在前带路,尽往那小巷子里面转,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把身后的人都给绕晕了去。
之所以有这样的消息流出,十有八九是那几个被我救出来的人泄露的。
说罢,两人回归原路,然后破窗而出,准备离开了这栋宅院。
如此睡了一宿,大清早的时候,那房门突然间被敲得砰砰响,将本来就睡得不深的我给吵醒了来。
呃……
不过这些人到底还是邪灵教的余孽,身手个个了得,最是难缠,我和屈胖三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对方。
我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而过了几秒种,那门居然真的就打开了,一个打扮热辣的女孩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屈胖三的身上。
沫儿姑娘所说的这事儿,难道是我那天逃走的时候干的么?
她让我们坐下,然后问起我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我与此人交手,长剑凌厉,逼着他步步向后,而另外一人却直扑屈胖三,以为这小家伙人小好欺负,结果没想到屈胖三与他拼了几记,小短腿发威,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处,将人给直接弄得跪倒在了地。
hetushu.com两人都是许鸣的手下,也是邪灵教的残党余孽。
俞百里给我一剑斩杀,他甚至都没有能够瞧清楚我什么时候出的剑。
没想到那人居然早有防范,朝着旁边一躲,然后拳头又如期而至。
崩牙驹在事后还将那个地方给处理了,所以即便是警方接到了消息,赶过去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我心中惊诧,说这样的东西,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屈胖三嘴角往上翘,说你当真以为我这几日就是花天酒地来着?
沫儿说你们可能不知道,因为这事情没有报道出来,但在论坛上都传疯了,说这儿的黑道大佬崩牙驹,他在路环监狱那边有一个秘密据点,专门用来关押那些生意上的对手、仇家和欠钱的滥赌客,结果给人端了,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死了,而且很恐怖,都是给切成了两半——现在崩牙驹在到处找人,这几天风声鹤唳,连市面上的生意都有些不太好了……
布置挺温馨的,就是房子有点儿老。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从一处大楼的天台上面,直接跳到了另外一栋住宅楼的顶上来,然后从那天台楼道处往下,一路走,来到了其中的一层。
她这是方才有了几分笑容,说道:“你怎么来了?”
这家伙装起可怜来,还真的是惟妙惟肖,我倘若是不知道内情,还真的就给他骗了去。
我下意识地拉住了屈胖三的手,使用遁地术,结果却发现空间给禁锢住了。
一出来,我m•hetushu.com伸手拉住屈胖三,想要借遁地术离开,然而却发现根本无法施展,仔细观察周遭炁场,发现所有的漏洞居然都给一种莫名的力量给封堵住了。
我抬头望去的时候,发现有关门的声音。
好在这个时候,我唤出了聚血蛊。
这玩意充满了怨毒的阴气,与我的手一接触,立刻有阵阵寒毒朝着我的手掌传来,并且朝着我的全身蔓延而去。
我与她礼貌握手,屈胖三又吹嘘起来,说沫儿姐姐的小提琴拉得可好了,有大师级的水平。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说老子要不是神机妙算,哪里敢如此淡定?且跟我来,你放心,现如今对这赌城,我可比你熟悉。
呃?
屈胖三见多识广,稍微一打量,立刻发现了其中蹊跷。
啊?
轰然倒下的一瞬间,我听到有女性的尖叫声传来。
这客厅狭窄,我还站在沙发前没敢坐下,而屈胖三则介绍道:“沫儿姐姐,这是我表哥陆言,跟我过来玩儿的;表哥,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沫儿姐姐,她是一个小提琴家……”
我说难道不是么?
我的手一指放在乾坤袋中,这人一上前,当下就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朝着那人的手臂挥了过去。
果然,那沫儿姑娘真的就相信了他,追问了几句,便也没有再多说,告诉我们,说想待多久待多久,千万不要大意,这边的黑帮虽然不多,但个个都很凶狠的,而且这几天不太平。
我望着在我们身后穷追不舍的几个家伙,和_图_书说那现在怎么办?
女孩儿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让开了身子,我一头雾水地跟着屈胖三进了屋子,发现这儿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
屈胖三本来就是在应付这老人家,要不然早将人给干趴下去了。
不过对于我的话,他却冷冷一笑,说我觉得你这话儿没错,但有一点,这老家伙可不是什么省心角色,瞧见刚才那灵体古曼童没有?没有几十条无辜性命,是不可能炼成这般阴毒的;不过呢,咱事儿已经办了,就没必要再在这里折腾了,撤吧。
我一把就将那突袭我的东西给抓在了手中,定睛一看,却正是俞一凡刚才弄出来的灵体古曼童。
而这个时候,有两个黑西装翻身进了这里面来。
那老头儿不依不饶,愤怒地追赶过来,然后口念诀咒。
我十分崇敬,说了两句好话,结果沫儿红着脸告诉我,说她不是什么小提琴家,只是一个在餐厅里给别人拉小提琴的乐手而已。
屈胖三领着我来到一门口敲了敲,说沫儿姐姐,你在家么?
屈胖三告诉我,说定星鼎是邪灵教十二魔星地魔的法器,他对于地遁之术最为精通和熟悉,当初曾经奉了沈老总的命令,监造了这样的一个法器,专门用来防范同门,一旦开启,方圆二十里内,无人可以遁形……
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说这个家伙看着是一熊孩子,其实灵魂里藏着一个龌龊的抠脚大叔呢……
女孩儿脸有些红,伸手过来与我相握,说很高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