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四十一章 军事基地

接待亭旁边是铁丝网,漫漫长的铁丝网将大片的地带和山林给圈了起来。
林齐鸣急了,说我若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又何必冒死过来找二位?
杂毛小道斜眼瞧他,说哟呵,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件事情,我都差点儿忘记了。
哨兵十分不客气,95式自动步枪的枪口下压,指着我,严肃地说道:“同志,请在黄线外面说话,不要跨进其中,否则我将视你为谋图不轨。”
我们当夜就在附近的一个小镇子里歇下,次日清晨起来,我们又打了车,赶往那个军事禁区。
我安慰他,说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可情何以堪?
林齐鸣拉住了他,然后苦笑,说抛开陈老大的关系,我与你和陆言,也是过命的朋友,若是能帮,我如何会推托,只不过有的事情,我实在是无法改变……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当初的时候,觉得自己挺牛的,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结果这回方才发现,原来别人不把你当一回事儿的时候,却是处处碰壁,没有人会理你。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你我几人,是那循规蹈矩、老老实实的人么?
杂毛小道在旁边无奈地笑,说哎呀,没想到你还是老司机啊?
林齐鸣眯起了眼睛了,说虽然我们都曾经去过茶荏巴错,并且还从那里回返而来,不过你们想要重返茶荏巴错,找我不行,找布鱼、尾巴妞都不行,唯独一人可以,那就是小七哥。
我一愣m.hetushu.com,问为什么?
杂毛小道摆了摆手,直截了当地说道:“不要跟我绕圈,我就是想知道,你知道从茶荏巴错出来的路径,但却不会告诉我,对么?”
一点儿都不像是咱们人民子弟兵的地盘啊?
我说去哪儿?
林齐鸣说他现如今在军方的部门里做事。
我给他说得莫名就紧张了起来,赶紧收拾了一下,然后匆匆离开茶馆。
哨兵回答,说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接待任何非官方的来访者,请回吧。
我上前,对着那两个满脸戒备的哨兵说道:“劳驾,问个事。”
如果真的想过去找人,不如等到白天,到时候按规矩上门,登记拜访。
一直等到林齐鸣走到了走廊尽头,确定离开很远,我方才坐了下来,饮了一口茶,小声问道:“他的话,可信么?”
杂毛小道摇头,说算了,若是搁以前,说不定见识见识这边的风月,但老子最近心情不太好,你赶紧找一地方将我们给撂下吧——别对口蒙人的那种啊,小心我知道了,回头弄死你。
杂毛小道站起了身来,说走。
杂毛小道抹不开脸面来,我伸过手去,将纸条给拿了过来,展开来一看,在石家庄的一个地方。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说对。
林齐鸣摇头苦笑,说萧兄,这事儿太复杂了,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好吧,既然你这般着急,我也不多说别的,小七哥你知道吧?
我们当夜就和图书离开了京都,然后大半夜的时候赶到石家庄,然后又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过去,被司机告知那里不但是极为偏僻的深山老林,而且还是军事禁区,晚上贸然摸过去,只怕会给人当做间谍抓起来。
杂毛小道点头,说知道了。
屈胖三说道:“根据你们刚才所说的,他既然与萧兄的关系这么不错,那么如果在你们面前说了谎话的话,一定就会有一些下意识的生理反应,比如说紧张出汗,即便是再老谋深算的人,也逃不出我的眼睛;不过从刚才来看,他明显是问心无愧的……”
这个军事基地,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居然会这般严厉?
我们出现接待亭的时候,门口只有两名站岗的士兵。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屈胖三拍了拍手,说这人所说的话,应该不会假。
我无奈地举起了双手,说同志,有人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过来找一个人,请问我该如何联系,有什么手续和程序么?
林齐鸣苦笑一声,有些痛苦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所以先别谢我;另外,不管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见起今天我与你们见过面的事情,拜托了。”
听到林齐鸣的这句话,杂毛小道二话不说,站起来就准备离开,弄得林齐鸣赶紧站了起来,拦住了他,说萧兄,萧兄,你别着急啊……
本欲转身离开的杂毛小道听到这话儿,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打量林齐鸣,说和*图*书谁敢拿你这个朝廷大员的性命,不想活了么?
杂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你是说?
我皱眉,说可是你不也说了,他是你大师兄的心腹手下,嫡系之中的嫡系,这距离与距离,总还是有亲疏远近的区别。
屈胖三在旁边笑了,说正门进不去,未必别的地方就不行啊?
这样啊?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然后返回了过来,低声说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两个家伙估计也就是一愣头青,一点儿通融都没有。”
杂毛小道点头,说张励耘么,他不是已经脱离了你们宗教局的队伍了么?
冒死?
说罢,他站起了身来,说茶钱我已经付了,两位先坐一会儿,等我走了一刻钟之后,再行离开。
师傅说必须的,怎么样,两位要带路不?
杂毛小道又拿出了纸条来,反复看了几遍,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七剑之中,论关系最好的,恐怕就是林齐鸣了,他的老婆都曾经在你堂哥陆左的手下做过事,可以说陆左还是媒人来着——他与陆左的关系也挺不错,对于他的脾气和秉性,都是值得我信任的……”
所谓军事禁区,自然是闲人免入,去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说那个地方也不知道是干嘛的,有人说是二炮的,也有人说是京都军区特种部队的训练营,不管如何,管得都挺严的,除了瞧见有军车进出,外人基本上都不了解,隔着十里地hetushu.com都给封锁了,若是谁人敢偷偷摸摸过去,只要是翻过了电网,没有任何理由,直接给枪毙。
他推门而出,脚步声渐远。
这话儿说得传奇,其中也包含了许多市民牵强附会的猜测,弄得我们都有些怪紧张的。
杂毛小道斜着眼睛打量面前这位宗教局少壮派的代表人物,冷冷说道:“别叫我萧兄,你现在是朝堂之上的大人物,我乡野闲人一个,当不起。”
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哨兵却是将枪口瞄准了我的额头。
杂毛小道说提他干嘛?
林齐鸣连忙赔笑,说萧兄,你救过我的命,可不能说这话儿。
我说真不能通融一下——我找这人,在你们这儿,应该算是一领导,你们能不能把这件事情往上通报一下,要万一你们领导知道了,怪罪你们不通报呢?我叫陆言,请帮忙……
我和杂毛小道商量了一番,说可以,问司机在附近找一个酒店住下。
呃?
说罢,他朝着我招手,说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我本以为在这位林局长面前有点儿面子,但现在看起来,是我想多了。
两把枪都抬了起来,人家一点儿都不客气,冷冷地对我说道:“请回。”
他是个气场很足的人,一显露出凶相,那司机就给吓得直哆嗦,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说好,好。
我拿给杂毛小道看,他瞄了一眼,说没有联络电话?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与大师兄,并不是对立的,而且林齐鸣http://m.hetushu.com也不是跟着大师兄的步调走,要不然他也不会过来见我们,并且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的。
司机将我们送到了军事禁区的正门前来,放下我们就跑了,而我、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则走到了大门口的接待亭来。
我知道如果我再说下去,只怕对方一梭子子弹就会打出来了。
我说我要找一个叫做张励耘的人。
林齐鸣低声说道:“小七哥所在的部门,比我们这儿更加隐秘,平日都是他联系我,所以具体的东西我也并不清楚,但我可以跟你们保证一点,你们过去的话,应该就能够找到他。”
林齐鸣说具体为什么,我不能说,也不方便说,这是我唯一能够跟两位说的事情,至于小七哥的单位地址,我这里有一张纸条,你们拿着。
杂毛小道皱眉说道:“为什么?”
杂毛小道说石家庄,我们赶紧去,既然林齐鸣这么紧张,只怕到时候时间拖久了,还会平白生出更多变故来。
杂毛小道脸色严肃地将纸条收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谢谢你。”
杂毛小道有些犹豫,而这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得上前了,毕竟这位爷以前也是掌教真人一级的大人物,咱跑跑腿也是应该的。
司机说最近的酒店离那儿也得有二十公里,还不如直接住市里,两位若是对那方面有兴趣的话,我倒是知道几家,保准你们乐不思蜀、不虚此行,嘿、嘿、嘿……
人家一脸严肃,仿佛下一秒就要扣动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