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六十三章 恩威并施

杂毛小道冷笑不说话,而我则站了起来,说你若认识猴山的毛豆,又或者阿奴等人的话,找他们过来,我们有见过面的——我是陆左的堂弟,也是他的徒弟,当初我曾经来过茶荏巴错,后来因为需要办事儿,所以就出了地表去。这回过来呢,就是过来帮忙的。
马脸汉子舔着嘴唇说道:“你刚才提到了认识天王陆左身边的人,他们可以帮你们做确认,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们在笆斗这儿暂时住几天,我去找人过来,确认了诸位的身份,到时候我给你们赔礼道歉,可好?”
两人在角落里嘀咕半天,终于妥当了,走到了我们跟前来,然后说道:“对于几位的身份,我们大致是认可了,不过这件事情涉及面实在是太广了,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还是不敢放走几位……”
马拉多拉又问了我几个关于黑手双城的问题,包括他身边的七剑,这些事儿有的我知道,所以便回答,而不知道的,旁边的杂毛小道也都做了补充。
马脸汉子一脸懵逼,说你刚才说了啥?
杂毛小道的撤手让马脸汉子大为惊讶,长吸了一口气,总算是将前因后果给想明白了,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真的是天王陆左的朋友?”
我连忙挥手,说忽略这句话,你听懂了我刚才话语里的意思没有?
马脸汉子冷笑,说对。
呃……
我们表现得如此自然,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马拉多拉挠和图书着头,说这个啊——对了,听说摩门教封锁住了通往地表的通道,连他们自己都不能自由出入了,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第一个发言的猪头恼怒地说道:“强词夺理,不要欺负我们匹格族头脑简单,就可以满口胡言,随意编纂——你根本就是害怕了,生怕我们杀了你,方才这般说的,对不对?”
马拉多拉一脸惊叹,说你是说,你们是从茶荏巴错深处过来的?
他说对不起住了兄弟,你们几人其实还不错,不过摩门教这些年作恶太甚,我若是站在你们这一边,只怕人都要给唾沫淹死,所以……得罪了。
那白胡子老猪头捏着两把陨铁斧头,巨大的斧头在他手中轻若无物一般,而他面对着杂毛小道的询问,脸色极度变换,最终发了狠。
他环视一圈,一本正经地说道:“什么情况,准备打架了?”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敢情你刚才没听清楚啊?这回我说慢点——简单的讲,我们其实是一伙儿的。
那白胡子老猪头气得肺都快炸了,说好你个马拉多拉,咱们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到头来还给你害了——倘若是这一回不成功,我匹格族三百多口子人,可该怎么活啊?
我指着西南边的方向,说我们是从世界尽头那里过来的,走的也是你口中那位陈老大当初走的路。
马脸汉子笑了,说跟着陆左走的人,那么多,有几个被灭了?我跟你讲www.hetushu.com,只要舍得当下的瓶瓶罐罐,就什么都不怕。
我们的行为让周遭众人都为之惊诧,而我则好心解释道:“我们之所以面不改色,是因为知道你们不会对我们动手,所以才会心安理得。”
听到这名头,杂毛小道顿时就笑得肚子直通,连那桌子都有些拿不稳了,随手一翻,将桌子给重新放回了地面上来。
我们的笑声让周围的人产生了误会,以为我们是在表达轻蔑,那马脸汉子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从身后拔出了一把长刀来,朝着我们指来,说对着这么多人,也能够面不改色,我敬各位是条汉子,有种便出来与我单挑!
马脸汉子一听,顿时就勃然大怒,说好家伙,老子马拉多拉在这茶荏巴错,好歹也是有些名声的,摩门教通缉了我那么多年,也拿我没有办法,你个小东西,居然看不起我?来就来,你们都给我闪开,谁也不准插手此事……
我说不然呢?
我哈哈大笑,说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会宰杀了摩门教的人呢?还不就是要那头五彩飞龙当坐骑?
马脸汉子黑着脸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怎么会不动手?”
哈、哈、哈……
然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一翻手,将那把长刀给直接剁在了木桌上面。
我淡然自若地说道:“笨啊,虽然五彩飞龙只有摩门教才有,但是你杀了它的主人,不就行了?”
我刚刚坐下,又站了起来,清m.hetushu•com了清嗓子,然后指着旁边的杂毛小道郑重其事地说道:“你们要杀的人,是摩门教,而我们又不是摩门教,你们怎么会动手?对了,给各位介绍一下坐着的这一位爷,他老人家名叫做萧克明——哦,说这个名字,你们或许并不认识,但如果我说他是你么口中那个天王陆左的好基友,黑手双城陈老大的小师弟,你们可能会明白这里面的意义……”
他的手宛如闪电一般,抓住了那长刀的刀背之上,而口中则数了一声:“一!”
马脸汉子冷然而笑,说不是打架,是杀人;老猪头行事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就得立下投名状,把自己的后路给绝了才行。
我说世界那么大,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你办不到,并不代表别人也办不到,懂?
情绪这事儿,是人越多,越容易激动,这几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周围的人一下子就群情激愤起来,举起手中的拳头,大声喝念道:“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马脸汉子一愣,说什么是好基友?
他深吸一口气,说来吧,十招之内,我制不住你,束手就擒。
他话音刚落,人便朝着这边猛然扑了上来。
马脸汉子脸色一变,转动刀柄,想要抽刀而出,结果却发现对方握住刀背的两根手指,宛如铁钳一般,让它纹丝不动。
杂毛小道指着他,勾了勾手指,说看起来这世间之事,总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不露点儿手hetushu.com段出来,你们真的是看不起咱了?
有人附和,说对,摩门教的人最是狡诈,一定是这样的。
天王陆左?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捂着肚子,可怜兮兮地说道:“能再上点吃的么,刚才都没吃饱……”
随后杂毛小道出手如电,与马脸汉子在咫尺之间快速拼斗。
这是旁边冲出一猪头壮汉来,一身肥肉,怒声吼道:“蒙谁呢?你们可是骑着只有摩门教才掌握的飞龙而来的,而且不是那种小飞龙,而是整个摩门教都没有几头的五彩大飞龙……”
他扬起了斧头来,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与我对视一下,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另外一个猪头壮汉跳了出来,说胡说八道,那飞龙从蛋壳里孵化出来,就一直由摩门教精选出来的人员照顾,从小就培养感情,如何可能驯服于敌人呢?
而这个时候,空着双手的杂毛小道从极度的劣势,一下子就转换到了优势地位来。
一直在桌子前坐着的杂毛小道终于沉不住气了,猛然一拍桌子,霍然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怎么的,你们觉得我们三个怕了么?”
砰!
马脸汉子被他几招制服,对他佩服得很,连忙点头,说好,我尽量。
这帮人虎视眈眈,然而我们三人却找了椅子坐下,而杂毛小道甚至还翘起了二郎腿。
马脸汉子来势汹汹,杂毛小道却站立原地,一动也不动,眼看着那刀锋劈到了额头之上的时候,他方才微微偏头,与这和-图-书刀锋差之毫厘地掠过。
杂毛小道眉头一掀,说有事说事。
啊?
杂毛小道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道:“我写一封信,你帮我交给他,让他赶紧过来,我有急事找他,知道不?”
一番盘问下来,马拉多拉的脑袋蒙上了一层毛汗。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就连身处其间的马脸汉子都有些猝不及防,脖子被尖刀架住的时候,他还想要挣扎,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慢悠悠地说道:“别动,不然脑袋掉下来了,我可赔不起。”
马脸汉子显得十分谨慎,摇头说这个可不能告诉你们。
那把长刀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杂毛小道给夺了下来,然后架在了那马脸汉子的脖子上。
杂毛小道抬起头来,说陆左到底在哪里?
听到这话儿,又感受到刀尖之上传来的森寒之意,马脸汉子最终还是选择了束手就擒。
杂毛小道瞪了我一眼,我这才想起来人家这儿的文化跟我们有断层,所以有的话语说了,也未必能够知晓其中的意思。
杂毛小道每动一下,便数一声:“二、三、四、五、六……”
马拉多拉摇头,说当初我曾经追随陈老大前往茶荏巴错的深处,一直走到神魔古城的遗址时,用时足有大半年的时间……
他看了一会儿我们,走到了那白胡子老猪头的身边,低声说道:“笆斗,他们说的好像是真的呢?”
数到“六”的时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杂毛小道瞧向了白胡子老猪头,说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