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六十四章 半路截杀

战斗在一瞬间爆发,又在没多一会儿之后,以一种碾压式的结局结束。
屈胖三安坐于此,平静地说道:“担心什么,有我们呢。”
我们自然不敢开口,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我走到屈胖三跟前来,打量着全身都是鲜血的家伙,莫名感觉到一阵眼熟。
他们显然是准备过来验明身份。
变故是在一瞬间发生的,我们的出手快到了极致,对方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给处理掉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便又分出了六条飞龙,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他故意说得含含糊糊,对方乍一听,还真有些弄不清楚,而这个时候,我们双方已经骤然靠近了,最先出动的是杂毛小道。
我一愣,问去哪儿?
我们在村子里待了三天,这帮猪头也是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不曾怠慢,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特别是杂毛小道的耐心却越来越有限了。
至于我,则完全就是坐享渔翁之利,有着五彩飞龙这般暴力的家伙在,大体上都在作为一个观战者的身份打量。
白胡子老猪头带着人爬了上来,那五彩飞龙的身子陡然一沉,口中“嗷嗷”抗议着,不过还是小心地扇动翅膀,开始缓慢而飞。
至于屈胖三,他一手紧紧抓住了那翼手龙,而另外一只手,却握着量天尺。
那量天尺的威力恐怖得很,相距十米之内,他挥动尺子,立刻有一道劲风扑去,连人带鸟儿,全部都http://m.hetushu.com给砸到了地面上去。
刚才那一队翼手龙骑士到底有多厉害,饱受摩门教欺辱的他是最为清楚的,也知道如果是自己部族对上了,恐怕最终的结果就是给人在高机动的战斗中,射成碎片。
这回对方可是早有准备,知道这条五彩飞龙上面的家伙可是敌人。
双方渐渐接近,眼看着立刻暴露了,屈胖三突然扯了一嗓子,大声喊道:“是你爷爷我啊……”
然而因为对方的不信任,使得这个时间变得无限期延长,这事儿叫杂毛小道如何能够释怀呢?
他说得的确有一些道理,但杂毛小道却不愿意再等了。
之前它或许还有几分犹豫和怀疑,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完完全全地信任了。
他跳到了一头翼手龙的身上,将上面的那骑手给揪住,三下五除二,居然将人给摔了下去。
然而这样凶猛的一帮人,在我们的面前,就好像是被杀鸡一样,毫无反手之力。
倘若只是一人,又或许不足为惧。
对于他的敬意,我们好言宽慰几声,瞧见硬是不起来,也不再劝。
我回去把屈胖三给叫了,然后来到了附近的一处空地里,吹了一声口哨,一直在附近觅食的五彩飞龙在几分钟之后,扇着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而来。
对于杂毛小道的提问,那白胡子老猪头显得淡定无比,说茶荏巴错太大了,地广人稀,而且目前摩门教追查得http://www.hetushu.com颇为严格,马拉多拉为了防范这些人的追踪,必然是小心翼翼,所以久久未归,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另外两个家伙别看人魁梧雄壮,但多少有一些恐高,紧紧抓着那飞龙的身子,趴倒在地,不停地直哆嗦。
有一条大河在此截流,化作巨大的瀑布,飘飘洒洒地落下。
五彩飞龙盘旋于大峡谷的半空之上,等待着对方到来。
翼手龙。
我看了笆斗一眼,点头说好,我去叫小红过来。
在我们面前还能跑?
两人大吵了一架,我赶到的时候,争吵已经结束了,不过彼此都黑着脸,瞧见我过来,杂毛小道开口说道:“陆言,我们走。”
白胡子老猪头叹了一声,说我带你们去。
这么高的距离,人摔下去,估计是只有变成肉泥了。
不过这不过是他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但即便是那个小孩儿模样的家伙,都有着让人为之震撼的力量——事实上,就是这个家伙打得最凶了,看到半空中的战斗情形,笆斗的身子都在颤抖。
自从那阿满口中说出陆左在与新摩王的拼斗之中身受重伤,估计命不久矣的时候,他就已经心急如焚。
我们出现在了上空处,白胡子老猪头在我旁边指路。
那颗我从黄泉中带回来的五彩补天石,是陆左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啊?
五彩飞龙落下之后,我们三人沿着翅膀,相继爬上了那畜生的身上去,而这m•hetushu•com个时候那白胡子老猪头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战士也跟了过来。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问我道:“这么多人,能坐得下么?”
嗖、嗖、嗖……
我看了一下对方三人那将近一吨的体重,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应该还行吧,大不了飞慢一点。”
哆嗦归哆嗦,它们的话还挺不少,不断议论着这条五彩飞龙,言语之间多有羡慕。
我们这边打算着沉入峡谷,没想到这个时候从东边飞来了一队人马。
他的雷罚宛如一道闪电,将最前面发话的那人给捅成了对穿,而屈胖三更是暴力,直接飞身跃了出去。
那东西挣扎了几下,最终无力,给按到在了附近的林子里。
但我带着五彩飞龙回返的时候,那白胡子老猪头带着另外两个族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下。
瞧见一行十二头翼手龙从远处飞来,我们所有人都为之紧张起来,白胡子老猪头激动地说道:“这个,这个是摩门教的飞行队,怎么办?”
白胡子老猪头说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其实已经信任你们了;事实上,以几位的手段和能力,灭掉我匹格族,不过是翻手覆雨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哄骗我老头子——马拉多拉去的地方我知道,如果没有人领路的话,只怕你们未必能够去得了。
驮着这么多的人,那五彩飞龙的行进速度的确有一些缓慢,不过相比在林间穿行,又快了许多,如此朝东而行,走了两http://m.hetushu•com个多小时,前面出现了一条大峡谷,陡然往下而去。
当务之急,就得赶紧与陆左见面。
等我回来的时候,屈胖三也将另外一头给弄倒了,不但如此,他还从那上面救下了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俘虏来。
杂毛小道瞧见他们几个的状态,吩咐我道:“把他们放在河边处,我们去迎击对方。”
杂毛小道说去哪儿?
白胡子老猪头说陆左他们的藏身之处,也就是百族会盟之地,就在这大峡谷的深处。
五彩飞龙无论在哪里,都是十分醒目的存在,那一队人马瞧见了,分出了四头,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
杂毛小道说去找人,我们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要万一这期间陆左出了什么事情,谁负得这个责任?
第四天的清晨,杂毛小道早早地就起来了,赶到了笆斗的房间里去。
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典型代表,又或者是艺高人胆大,总之怎么危险怎么来,但见他落到了一条翼手龙的身上,然后雷罚长剑连劈带砍,将对方给掀翻到底之后,足尖轻点,人却又跳到了另外的一头上面去。
不过对方再凶猛的箭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终究还是有些疲乏。
对待敌人,他们手段凶狠许多,人未至,那箭支就已经破空而来,十分刁钻地射到了我们的近前来。
而这个时候,那人也正好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瞧见我,不由得激动地大声喊道:“陆言,你是陆言……”
能够御使这m.hetushu.com五彩飞龙的,在摩门教中都是顶尖的人物,所以对方倒也是客客气气的,不敢骄躁。
另外两头远离战场的翼手龙在感知到了恐怖之后,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
对方的箭技让人震撼,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在这样高速变换的情况下,居然有两支箭射到了我的眼前来,若不是我反应迅速,拔剑挑开了这两箭,只怕它已经插入我的身体要害里去了。
我们这个时候正准备下那大峡谷,所以离这边的地面挺近的,我支使小红降落,将那三个猪头给扔在了那大河的岸边,然后再一次升空而起。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干嘛,来送行?”
他们两人各施奇谋,我却是坐镇其间,指使着五彩飞龙,伸出爪子,朝着另外的两条翼手龙抓了过去。
他几次找到那匹格族的族长笆斗,询问马拉多拉何时才能够回返。
我驾着五彩飞龙,腾然而动,很快就追上了一头,这五彩飞龙张开大嘴,一口下去,连人带龙都给啃去了大半截。
它们双手朝天举起,朝着我们顶礼膜拜。
在明白了我们的真实身份,又见识过了我们的手段之后,白胡子老猪头彻底地相信了。
空中飞行,转瞬即逝,那四头飞龙倏然而至,相隔二十几米的时候,有人高声喊道:“是哪位尊者在那里,还请报上名来……”
继屈胖三之后,杂毛小道也飞身跳了出去。
我让小红尽量保持飞行平稳,然后将身子趴在了上面,降低自己的暴露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