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七十二章 重返天坑

他十分在意那五彩补天石,说话间就有了凛冽的杀气来,库伦浑身一哆嗦,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间西边的天空处传来了一阵具有穿透性的啼鸣来。
他好像融入了这林间的环境里面。
库伦一愣,有些激动地说道:“那是最好不过。”
当杂毛小道放开了手之后,他方才低声说道:“趁着这边的动静那么多,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去,我们赶紧潜入其中,藏进去,要不然等到他们将防线给拉起来了的时候,只怕就不容易接近,只能强攻了。”
很快,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的建筑,左边是一个金字塔状的巨大祭坛,而不远处的右边,则是一处坐落于小山丘之上的巨大建筑群。
一行人里面,有陆左、杂毛小道、朵朵、屈胖三和我,而二春和其余人等则都留在了藏身之处,没有跟着我们一起前往,理由是飞龙的负重不够,不能够承担起这么多的人来。
对于这安排,早就有些鬼心思的屈胖三自然是举着双手赞成,而朵朵的顾虑却似乎大上一些。
我们穿过无数废墟,最后来到了一处上面罩着大网的天坑边缘处。
我们缩在一处草丛中,远远望去,库伦打量了一会儿,告诉我们,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两个家伙就真像长辈一般议论着这事儿,倒是让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他一伸手,十米之外的树叶就会随之摇晃,他感受着这世间的一http://m.hetushu.com切,然后将自己的情绪传递出来,又收回来。
确定了这些事情之后,陆左对库伦说道:“新摩王很强,甚至她背后的奎师那邪神更强,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奎师那无法降临这世间,而我们却随时掌控着你的性命,黑手双城可以灭一次摩门教,我们也可以,知道么?”
在此之前,我曾经从无数人的口中听说过这两位的事迹。
不过说是如此,但其实还是有人存在,放眼望过去,能够看见一大排林立的气死风灯悬立,而建筑的黑暗轮廓处,还能够瞧见有人影在浮动。
不过从我们这边的角度看过去,瞧见这儿仿佛有过一场恐怖的战斗,使得大部分的建筑都给毁了去。
库伦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丢掉的那颗五彩补天石,应该就是落在了谛偈的手上了。
这帽子一扣,库伦顿时就不敢多言了,紧紧闭着嘴。
库伦告诉我们,说当初灭了摩门教的黑手双城,他就是从其中的一根石柱中出现,然后来到的这茶荏巴错。
我现在看他的时候,总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尽管他此刻的修为或许还不如我这种误打误撞而来的强大。
这儿是一片狼藉的遗址。
好大的规模。
库伦说这儿曾经是摩门教的起源之地,不过后来被弃过之后,基本上就不用了,但为了不让外人破坏,驻守了一个飞龙小队,以hetushu.com及一百人的野猪骑兵在这里,还有一个十二门徒之一——是轮防的,我也曾经在这里驻扎过,相关的防卫我都知晓。
而且这想法在我悄悄将屈胖三的心思给他们说起的时候,则更是如此。
我埋头赶路,在那库伦的指导下,往东边一直飞,越过了大山大河,不知道飞了多久,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处巨大的断崖,一直绵延朝上,不知道有多高。
库伦指着下面黑黝黝、不知深浅的天坑,说以前的血池就在这下面,我们赶紧在下面找到一个藏身之处,然后就可以在暗中观察,那五彩补天石,到底有没有在摩门教手中了。
在断崖的其中一处,有一条河流飞流而下三千尺,白色的瀑布发出了巨大如雷的响声。
只可惜后来那地方给封堵住了,再难离开。
他对我十分感激,因为当初他交给我那三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却给我误打误撞地弄成了。
特别是第三个任务,一直到见了面,我方才知道自己成功了。
而在这两个大家伙的后面,跟着差不多有六十多头翼手龙。
渐渐能够听到瀑布的声音了,我们都停下了脚步来,陆左跟库伦再一次确认,说这边的防备如何?
这叫声我们都熟悉,它来自于翼手龙的口中。
杂毛小道翻着白眼说道:“小时候胖,大了就会瘦下来;再说了,就算是胖,那又怎样,只要有本事,我觉得一样可以接受啊?”和_图_书
陆左则有一些苦恼,说这孩子看起来肥嘟嘟的,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一胖子,朵朵要是嫁给这么一胖子,会不会太委屈了?
库伦笑了一下,感觉跟哭一般,他说拿到了五彩补天石之后,你能够把我身上的蛊毒给解了么?身体里时不时爬出一条虫子来,这感觉真的很糟呢。
最主要的是这人比较合作,能够帮我们带路。
我只能够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深不可测”。
这事儿让人开心,而陆左则显得十分淡然。
他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变得空空荡荡,让人不经意的时候,一眼望去,仿佛如同空气一般。
这样的情形让我着实惊讶,而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高兴。
我们没有直接就扑将上去,而是远远地绕了一个大圈,防止有人瞧见天空上面的异状。
所以有他在旁边保护,朵朵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另外,那一位叫做库伦的俘虏,也给我们带了上来。
陆左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说库伦,此次过后,你估计是不融于摩门教了,可有兴趣与我们一起,返回地表?
陆左承诺了一句,不再多言,而库伦则干劲儿十足,带着我们一路潜行。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跟普通人其实并无区别,一样的吃喝拉撒,一样的嬉笑怒骂,家长里短起来,比我还要八卦。
库伦指着河流的不远处,说就那儿了。
而这个时候,朵朵就发挥出了顶级斥候的能力来,冲在了最前面。和-图-书
听到我绘声绘色地描述起屈胖三刚才的话语,杂毛小道捂着肚子大笑,说这个家伙,就算是重新投了一回胎,都没有变,是真爱啊。
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却见在西边的天空之上,飞来了一大群的翼手龙,而在最前面的,则有两只双头五彩飞龙领航。
库伦一下子就变得激动了起来,指着那边的飞龙群,说你们看,你们看,来了吧?这么大的阵仗,来的不是新摩王,绝对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都达绛玛——那五彩补天石一定就是谛偈偷的,要不然摩门教不会倾巢而出的,新摩王去北方镇压出头的妖魔城去了,在老巢之中,这几乎是全部的力量了……
这些事情,陆左放在了心里,却并没有说出来。
陆左说我会的,也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
继续向前,库伦这个时候表现出了与之前懦弱所不同的状态来,他在林中不断穿梭,并且提醒我们哪儿有机关,哪有可能会有暗哨。
看得出来,在拿到了我从敦寨老屋带来的那灵牌之后,陆左在另外的一条路上,走得更加远了。
不但如此,而且陆左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了十分惊艳的能力来,他伸出手来,却是能够把握住拂面而来的风,也能够与林间的树木和植株沟通和交流。
我们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我们绕了巨大的圈子,然后上了那断崖之上,瞧见这儿与别处相比,有许多与苍穹相连的石柱,就好像高楼大和*图*书厦一般,一直连到了最顶上的天空岩顶之上去。
因为挺得远,所以这一段路程显得也挺漫长的。
关于飞行的选择,或许是出于故意,陆左提议让朵朵跟着屈胖三坐那头小型的翼手龙,而我们则上了那双头五彩飞龙之上。
虽然有些担心,但陆左却还是希望屈胖三能够多与朵朵接触一下,或许慢慢地就能够自己回想起以前的记忆来。
也不知道这么久的时间,屈胖三跟她相处得如何,瞧见朵朵亲身赴险,那家伙哪里忍得住,也屁颠屁颠儿地往前赶了过去。
在我心中,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他们应该都是绝对的高人形象,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一种天地至理的模样。
这就是左道,活生生的两个人,而不是被人竖上神坛的两个塑像。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也就是说,你的猜测是错误的咯?
他叫得有些大声,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则伸手将他的嘴巴给捂上,低声说道:“你是想把他们全部都给招来是吧?”
他曾经去过摩门教遗址,并且负责过一段时间的修葺工作,所以对那儿还算是比较了解。
我们出发了,乘着飞龙而行。
杂毛小道沉吟了一番,说如果防守加强了呢?
她当然不是讨厌屈胖三,只是怕自己一不小心漏了底细。
我们从飞龙之上落了下来,将这两头畜生安抚好,然后开始步行前往摩门教的遗址。
屈胖三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这个连我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