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大风起兮

第七十三章 赶尽杀绝

静寂的天坑底部,突然间传来了这么一声清脆的声音,那男人的头颅竟然给长发女子给轻易拗断了去,然后身体重重地跌落在了地上。
那底部十分的宽阔,给我的感觉足有一个足球场那般大小,甚至更加宽一些也不知晓,而在正中间,有一个石砌高台,高台中间是一个池子。
只要从坑边攀绳而下,差不多五十多米的距离之后,就能够找到一个洞口。
众人一阵高呼,而下一秒,长发女子将手掌合拢,光芒消失了去,人群翻出了一阵遗憾的叹息声。
这么近的距离,已经能够瞧见对方的脸孔,那库伦低声说道:“来人不是新摩王,是她最重要的助手都达绛玛——估计新摩王还留在了北方没回来。”
他显然是有些气愤了。
长发女子转过头来,盯着说话的那人,平静地说道:“对,怎么了?”
这样的地方,需要多少鲜血才能够填满?
依旧如此。
她问第一遍的时候,静寂无声。
长发女子说道:“在王回归之前,你们的任务就是重建祭坛。”
唰……
男子从喉咙里嘀咕出了一句话来:“能不能饶过我的父母?”
长发女子拍了拍手,将手掌上面的血迹往旁边的人身上随便一擦,然后平静地说道:“很好,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那就执行吧——我会派人监督你们每一个人的,若是谁忘记了自己当初加入摩门教的誓言,下场就和他一样。”
长发女和-图-书子冷然一笑,说你害怕什么?这可五彩补天石就是从那人的怀里摸出来的,你们这些蠢货,什么时候能够像谛偈这般冷静,我摩门教何愁崛起无望?
第二遍、第三遍。
尽管很紧张,不过那人却还是说道:“可是、可是我们卡罗族是全心全意服从摩门教以及王的领导,为什么……”
有几人过去,将人给抬了起来,然后扔进了血池之中去。
长发女子说这回不是,我听王跟我说过,世间能够使用这种终极雷法的,只有地表之上的顶级道门茅山宗,而且还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方才可以——黑手双城便是来自于茅山宗,但他却并不是最厉害的掌教真人。
有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走了过来,冲着那长发女子点头哈腰,说都达绛玛大人,上面准备好了房间,请先去那儿歇息一下吧?
男人嘿嘿笑,说谛偈可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之一,甚至很有可能成为新一任的王,我们怎么能够和他比?
那血池不知道有多深,扔下去足有三四秒钟的时间,方才有回响出现。
这一大群的人落在了天坑底部,半分钟之后,那干涸的池子旁边围了一圈儿的人。
男人连忙点头,说对,我摩门教终究是茶荏巴错的主人,岂能容一帮小贼胡乱弄?
他刚刚说完话,便有巨大的扑腾声从头顶上落了下来。
而荒废了这么多年,随便找一个地方藏着,在这儿以www.hetushu.com逸待劳,其实最是方便。
长发女子说道:“农归,你也别太自得了,有没有瞧见我身边少了很多人?”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说……”
贼眉鼠眼的农归在得到了长发女子的嘱咐之后,赶忙回到了天坑之上去布置防守任务,而那个长发女子则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从北面处的一个石洞里进入了去。
我抬头望去,却见那一大群的翼手龙,却有一大半从天坑之上落下,那两头五彩飞龙也跟着落了下来。
不过池子此刻已经干涸了,没有任何液体,从我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够瞧见一些古怪的图纹,附着于上面的岩石之中。
那人小声地背诵道:“我将我的生命、我的灵魂以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摩门大神奎师那,奉献给神在世间的行者新摩王;我从此不再是我,而是摩门教的一份子,我将于摩门教……”
这些洞穴有的彼此相连,互成通道,有的则只是一个死胡同,宛如奶酪上面的孔洞,而这样的洞穴多得无法统计,就连当初摩门教在此设立的时候,也都没有办法将其统计清楚。
被长发女子杀鸡儆猴之后,那帮人终于变得积极了起来,有的去传令,有的乘着飞龙离开,几分钟之后,原本闹哄哄的天坑底部就只剩下了十来个人。
库伦点头,说对,你猜得没错,半年之前,有一个部族被怀疑与你们勾结,结果被毫http://m.hetushu.com不留情地灭了族,而我便是那个部族的人。而现如今,他们要杀光方圆五百里的所有部族……
长发女子举着手中的石头,语音颤抖地说道:“与摩门大神分离的日子,终于就要一去不返了,重建血池,我们摩门教统治茶荏巴错的日子即将到来,重回地表,也将指日可待……”
他这是在拍马屁,然而长发女子却并不理会他,冷冷地说道:“当年我也曾经在这里的洞子里待过无数次,暂居几天又算得了什么?不过你这里的守卫如何,我不想在祭祀之前,碰到任何的小老鼠,或者麻烦,所以……”
男人有些惊讶,说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难道是那黑手双城又回来了?
从这边的洞口处,能够瞧见天坑底部的情况。
长发女子的声音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瞪了他一眼,说当初你加入摩门教的时候,起过什么誓?
旁边一群人回得挺大声,而另外一大部分人则十分喧闹,似乎对这样的任务有些不理解。
男人听了,吓得浑身直哆嗦,说那可怎么办?
长发女子说道:“地表又来了强者,而这一回的那人,远比我们之前追捕的陆左要恐怖百倍,他竟然能够在这与世隔绝的茶荏巴错,将雷给召唤出来,并且劈在了我们最为精锐的战士身上,无数人都已经死在了追捕陆左的道路上。”
那长发女子身子一动,居然倏然之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来,伸出手,扶m•hetushu•com住了那男人的下巴,一字一句地问道:“那么告诉我,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从天坑边缘往下,黑乎乎的,不知道有多深,看起来着实有一些吓人,不过好在库伦这边藏着一处密道,是他以前主持这边修葺事务的时候发现的。
呼……哈……
咔嚓……
长发女子摇了摇头,说不用,随便找一个洞子给我就行了。
有一个身材曼妙、黑色头发几乎垂落到了脚后跟的女子站在了跟前,然后伸出了手来。
他越念越小声,头低到胸口去。
屈胖三瞧见,忍不住说道:“好漂亮的符文,充满了力量的韵律和完美的气质,好想过去瞧一眼啊……”
那家伙搓着手,说这怎么行呢,这里好久没有清理过了,都是灰尘……
有人问道:“方圆五百里?那不是连我们卡罗族也包括进去了?”
长发女子说总之你应该知晓,情况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般好,当然,也不会有多差——那人再厉害,也终究只是一人,而有着王炼就的血池,以及奎师那摩门大神的意志牵引,所以死去的度母都会在血池之中得到重生,他们就算是来了,也讨不到好果子吃的。
那贼眉鼠眼的货儿慌忙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我一直都在这里守着呢,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儿是摩门教的禁地,谁会想到来这里啊?”
我们顺着绳子往下,进入了孔壁之上的洞穴之中,然后通过一个转折往下的旋梯,一直往下走,却和-图-书是来到了一个离天坑底部距离三十多米的孔洞来。
那男人点头,说对,其余的神女呢,怎么不见了好多?
长发女子不管这些,径直分配任务:“第一中队,你们负责去灵泉运送乳石液,填充水池;第二中队,还有其余人,你们的任务简单一些,将方圆五百里土著族群给全部抓来,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给押到这里来,重建血池需要祭祀之物,唯有生灵痛苦的灵魂,方才能够赢得摩门大神的青睐,我需要至少一千人的性命作为祭品,可以办到么?”
天坑之下的岩壁之间,千疮百孔,不知道有多少的洞穴。
轰!
她的手掌一张开,立刻就有一道五彩光芒从手心处陡然冒了出来,将整个天坑底部都给照得透亮,五彩的光芒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透着一股让人迷醉的气息。
显然,大家都被那五彩光芒给弄得有些迷醉,骤然失去之后,失望的情绪止不住地浮上心头来。
除了那长发女子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长发女子又是一动,人回到了血池的边缘出来,环顾四周,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还有谁,有问题么?”
她指向了那一具刚刚没有了气息的尸体,眉头一挑,一脸嫌弃地说道:“将他给扔进池子里去吧,就当做第一个祭品。”
一直到这些人都离开了,库伦方才松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背叛起摩门教来,毫不犹豫了吧?”
众人应诺,有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