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五十章 八翼少年

跌落地上的我强行咬住了嘴唇,然后持剑而立,挡住了席卷而来的狂暴劲风。
听到这话语,我也不再多加言语,而是紧握着手中的剑,跟着陆左的后面缓慢摸了过去。
飕……
天使么?
我出现在了五十米外的废墟之中,而陆左则从饕餮会馆的高楼之上跃了下来。
陆左斩人的时候,我也再一次出击,向着警戒附近的那些枪手发动了攻击。
炮组的人只配备了手枪,火力不猛,真正恐怖的是旁边警戒的那十几人,他们基本上都配备了自动步枪,哒哒哒、哒哒哒,这样的响声如同炒豆一般地响了起来,让人心惊胆战。
地遁术施展,我下一秒,强行挤入了炮兵阵地的人群之中,然后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朝着这儿的炮手猛然挥了过去。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一些不熟练,会被这些不要命的家伙猛然反攻,然而到了后来,我就变得越发驾轻就熟起来,陆续有七八个人死在了我变幻莫测的身法之下。
我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跌落到了人群之中,没有等我犹豫,立刻就有人掏出手枪,朝着我的落点出砰砰开了好几枪。
这把木剑在拔出来的时候,仿佛什么也不是,就好像公园里老头儿练剑的样把式,然而在一瞬间,突然间就变得如同门板一样宽,上面附着的黑气如同火焰一般跳动着。
他当着众人的面冲向前方,结果立刻就有人扣动了扳机。
一声厉喝,www•hetushu•com陆左手中的长剑在那一瞬间,居然再一次暴涨,化作了十数米的黑色巨剑,朝着前方那宛如流星的白光陡然劈了过去。
落地之后的陆左身子一低,然后在下一秒,却是冲入了人群之中。
他拿这剑当着盾牌来用。
最先出手的,是一个小个子的黑袍人,对方的黑纱之下发出了一声娇喝,我方才知道是一个女子。
喝!
几秒钟之后,陆左对我说道:“干掉它。”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能够强行拉近与对方的距离,然后出剑。
陆左问:“还要再战么?”
他的话语里充满了强烈的自信心,而整个时候,那被灌注了恐怖力量的少年开始变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很快,他的双目微凸,厉吼一声道:“出来吧,亚伯拉罕!”
面对着这般恐怖的力量,陆左一步跨前,平静地说道一句话:“神灵的力量归于神灵,大地的力量,归于我。”
箫声杀人?
我本以为那个身穿传教士长袍的少年已经落败,却没想到两人居然分开了来。
而我在这个时候,也奋发图强,脚步浮动,手中的长剑不断掠过了那些身穿黑色长袍的黑暗真理会成员,将这帮人化作了一团又一团的烈火。
巨大的爆炸声从双方交战的地方扩散出来,我感觉炁场在瞬间爆炸,就连身处不远处的我都站立不住,整个人朝着后方飞跌而去。
http://m.hetushu.com双方大打出手,整个空间都是一阵惊雷一般的炸响。
所以我一出现,周边的人立刻就动了。
陆左站立在血泊之中,望着单脚立于墙头的少年,问道:“我看你应该不是黑暗真理会的人,为何要帮助他们?”
在神池宫的城区之内,但凡有些实力的庭院商户,都会布置得有法阵结界,这使得我在其中,并不能够随意施展遁地术,免得撞到节点处,平生祸端,只不过黑暗真理会的疯狂进攻时的这一带成了废墟之地,倒是省却了许多的麻烦。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大肆击杀炮兵阵地的陆左却遭到了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对抗。
少年点头,说许久没有遇到如此让人酣畅淋漓的对手了,如何能够不战?
这是一个身穿白色传教士长袍的男子,又或者说是少年。
我舔了舔嘴唇,说为何我们没事?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冲进了炮兵阵地,然后挥剑斩人。
少年平静地说道:“利益而已。”
这个事儿对于许多人而言,显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因为在冲锋的过程中,身体里就已经镶满了扭曲的弹头,然而对于拥有了遁地术的我来说,却又是如此的简单。
幽幽冥冥的箫声之中,不知道藏着多少的幽怨和惆怅,从那箫声之中缓慢飘荡了出来,我感觉心头的战意缓慢消退,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个身穿黑袍的黑暗真理会成员,其中有一m.hetushu.com个居然无火自燃,一瞬间化作了绚烂的白色焰火了去。
我点头,说好。
我心头震撼,而陆左却笑了,说不是箫声杀人,是吹箫的这人,应该是个顶尖的幻术高手,让这帮家伙陷入了意识迷宫之中,意志不坚定者以为自己死了,所以才会如此。
遁地术对于炁场强大、或者说比我强大太多的修行者来说,并不能够贴身而战,但这些人若是论修为,与我相差其实很远。
从外貌上来看,他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与那帮黑袍人所不同的,是他有着中国人的外貌,十七八岁的样子,看着似乎有几分稚嫩,又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
我们出现在了远处,打量着那个受到十几个武装黑袍人警戒的炮兵阵地。
然而陆左却没有半分畏惧,他拔出了那把古怪的木剑,冲锋向前。
这两人跌落地上之后,其中一人并没有变成洁白的火焰,显然他的身份并非黑暗真理会,而是神池宫的内应。
陆左此刻已经将炮兵阵地的黑暗真理会成员全部斩杀了去,瞧见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没有二话,直接提剑就上。
他宛如一颗炮弹,甚至还带着尖啸的破空之声。
不过就在此时,我已经再一次施展出了遁地术。
与他一起跌落的,是楼顶的那两个观察员。
我这才理解,然后低声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陆左说应该是我们心中并无敌意,又或者是吹箫之人有特殊的辨识之法http://www.hetushu.com吧?
当最后一个手持武器的家伙倒地,化作了两截血肉的时候,我方才有时间关注交战的两人。
随着这话语的呐喊,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气息陡然炸开,从不知名的虚空之上,源源不断地灌注到了那少年的身体上来,我下意识地抓起了地上一把自动步枪,想要朝着那人射去,陆左却淡定地说道:“不用,也让我瞧一瞧,这外国法门,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而在刹那之间,那背脊之上,居然皮开肉绽,裂出了四对翅膀来。
砰!
这个时候我已经将破败王者之剑捅进了第三人的肚子里去,没有来得及抽出来,小腹给对方猛然踹了一脚,一股剧痛顿时就蔓延到了我的全身。
幻术?
对方不但出脚快如闪电,而且劲力也是相当的恐怖。
所以只要我能够靠近,基本上都是一剑了解。
这帮人里并非个个都是高手,有的只能说是普通的修行者,只不过手持武器,又是训练有素,方才如此凶悍。
两人在一瞬间交手,噼里啪啦,打了十几招,紧接着倏然分开了去。
此刻的他身上留下了好几处的剑痕,他却并不理会,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狂热,口中呢喃了几句话语:“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
双方的攻势无端凶猛,澎湃的炁场震动连我都有些站立不住,这使得我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试图去打量那个突然http://www•hetushu.com冒出来的对手。
迫击炮继续轰击,而我已经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施展了地遁术。
我满心骇然,而那少年却开口说话了:“你……叫做陆左?”
当一切消散之后,我瞧见陆左依旧持剑而立,而那个少年则是悬浮于半空之中,身后的四对翅膀缓缓扇动着,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不过对方并不是笨蛋,而是训练有数的杀人机器,特别是最值得重视的炮兵阵地,防范更是森严。
这翅膀看着仿佛白色羽毛,然而却莹莹发光,好似光芒组成的一般,而在下一秒,他从地上猛然窜起,朝着陆左飞扑而去。
陆左说道:“以杀止杀,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有别的什么好办法了。”
有一道浑身散发着洁白光芒的身影,冲向了陆左。
他身上的传教士长袍变成了碎片,跪倒在地的他露出了光溜溜的背脊来。
六台迫击炮,每一台都有两个人操作,而旁边还有十几个精锐黑袍人镇守,差不多三十人左右,对方本以为万无一失,却没想到突然间出现了如此凶猛的敌人,一时之间有些慌乱,给我趁乱斩飞了两个头颅去。
两人望着交战地冲去,很快就找到了动静最响的地方,那是一个临时组建的迫击炮阵地,一排六座迫击炮,正在朝着前线倾泻着弹药,而在它旁边,是原来的饕餮会馆,饕餮会馆的高楼成了黑暗真理会的瞭望台,有人在上面观察,不断地传递着各种数据,好让这帮人有目的性地进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