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一章 不速之客

听到这个,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三人一路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为首一个脸形削瘦的外国男子朝着我们招呼道:“请问是陆言先生么,我们是兰德公司的……”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我说当日你跟我们提及,去找曾经的七剑之首张励耘,探听前往茶荏巴错的通道,我照着做了,而张励耘大哥也答应了,当时离开的时候,他的上司戴将军是清楚的,没有任何意见,而是主动给他放了假;张大哥带着我们,几经辗转,费了许多的心思,然后秘密抵达了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一处地方,将我们带入地穴,与一个叫做北疆王的守门人相见,并且将我们给送入了茶荏巴错之中……
他的突然到访,还有跟我们提起的消息,让我心神不安,特别是想起张励耘被人扣上了那么一个罪名,现在给满世界的通缉,我想着就十分难过,不知道该怎么说。
林齐鸣听完,问我道:“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林齐鸣匆匆而走,没有半点儿停留。
父母的离去一度让我十分不适应,心中空落落的,感觉一下子就不得劲儿了。
在外国,吃得好住得好,居然还有佣人,跟电视上的富人一样,不过总是感觉不自在。
不但如此,她还想我,担心我一个人在家里,会不会有什么事儿……
挺好听的一个名字。
我好是一阵宽慰,方才将老太太给哄好了去。
听到这话儿,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www.hetushu.com去开门。
我说你老大陈志程。
他苦笑一声,说我也不清楚,所以才会过来找你们。
母亲走了之后,我几乎每天都会去敦寨,然而许老却一直都没有回来,也没有一个消息过来,这事儿让我和屈胖三都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担忧。
林齐鸣说你们后来,到底去了哪里?
挂了电话,我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林齐鸣说那他人呢?
林齐鸣没有跟我兜圈子,而是说道:“张励耘因为玩忽职守,泄露军事机密,然后潜逃国外,现在已经被全国通缉了……”
来到了我的房间,我看着脱下斗篷的林齐鸣,然后说道:“我可以相信你么?”
我眯起了眼睛来,想了好一会儿,方才点头说道:“对,有问题么?”
在以前的时候,不管我在天涯何处漂泊,都知道一件事情,那便是只要我回到了晋平,回到了亮司村的老家,父母就都会在这里等待着我——我回来,总会有一顿好吃的,母亲的唠叨,父亲的关心,还有家的味道。
然而当他们离去之后,我整个人都感觉放空了许多,原本熟悉无比的家,也变得有了几分陌生。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林哥,你是林佑的堂兄,也是我师父陆左和萧克明的老友,所以我可以跟你说起一切,但我不确定你的立场,所以是否相信,这个取决于你自己……”
而在两个星期之m.hetushu.com后,有一个熟人前来拜访我们。
报过了平安,她就开始将我骂了一个狗头淋血。
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为什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事情来了?”
现如今的我,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感受到这平凡的快乐了。
父母离去的第三天,一个越洋电话打到了家中来,是母亲打过来的,她告诉我,说目前她和我父亲已经抵达了那个什么夏威夷的火奴鲁鲁,也就是那檀香山。
当他推门的时候,方才低声说道:“我知道了,谢谢……”
我没有想到,我哥居然把林曦也给安排在了夏威夷,而且还跟我父母安排在了一起。
母亲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情绪来,说没有,就是突然间想家了。
这位可是大人物,东南局的扛把子,统管一方,这样的人物出行,在我的想法里可得是敲锣打鼓,一大堆随从,但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只身而来的。
我摇头,说张大哥的精神有些焦躁,他似乎在忌惮什么,一路上疑神疑鬼,显得十分惊恐……
我说留在了北疆王那里,他并不肯随我们离开,而是说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在那里接应我们,但在后来,当我们与陆左汇合,回返而来的时候,才知道北疆王被他的上级责怪,给扔进了一个叫做饕餮海的地方去受苦,而张大哥,便再无消息……
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我不知道,但却能够感觉得出来,应该是有人希望将他给逼出来和-图-书
我摇头,说没。
不过我大概了解林曦的脾气,这女子外柔内刚,为人处世也挺不错的,想必跟我父母相处,应该还算是挺好。
等到近前不远的时候,我才瞧见来了三人,两个人高马大的白人老外,还有一个眼镜男。
他是深夜而来的,我感觉到门口的动静,一下子跳了起来,准备过去捉拿对方的时候,听到他自报身份:“陆言,是我,林齐鸣。”
林齐鸣点头,说好。
我忍不住问那未来的嫂子叫什么名字,她告诉我,说叫林曦,宝岛人。
那天是一个清晨,冬天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厚厚的云层散去,露出了阳光来,我和屈胖三在晒谷场边上,躺在躺椅前,晒着太阳,这个时候村口处来了几个人影,朝着我们这边缓缓走来。
屈胖三在旁边冷笑,说一样的伎俩而已。
我这儿的确是被人监控,不过这事儿一个多星期之前已经得到了不错的解决,主要的原因是屈胖三这家伙闲着无聊,于是就去拿那帮盯着我们这边的家伙们开涮,结果一番折腾下来,虽然监视估计还在,但几乎没有人敢明目张胆了,而是远远地盯着。
欧阳发朝这样的人,不可能一直陪着,有林曦在旁边照应,我也就放心许多。
我瞧见他说得严重,皱起了眉头来,说你讲。
门一开,果然是林齐鸣。
我说当时的情况十分危险,我们也是拼了命逃离那儿的,差一点儿就都留在了那里,死路一条。
我突然和_图_书之间,想着如果没有这一切,没有那么多的江湖纷争,该多好。
林齐鸣穿着一身夜行衣,黑色的斗篷,上面全是露水,走进了我家堂屋里来,左右打量了一下,然后问道:“家里有没有窃听器之类的?”
林齐鸣黑着脸,说也就是说,张励耘这一次,其实是九死一生咯?
他们似乎是问了一下村民,然后径直朝着这边走来。
然而又是等了十来天,依旧没有等到许老回返,却是等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林齐鸣说道:“我接到消息,说张励耘离开单位的时候,是曾经跟你一起走的,对吧?”
林齐鸣眯着眼睛,说张励耘可曾有跟你们说过些什么?
林齐鸣离开之后,我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和屈胖三一起,直接搬到了敦寨去,就守在了许老的房子里,等待着他回来。
林齐鸣说你们也没有找他?
林齐鸣说对,正是因为不可能,所以我才会过来找你——陆言,我想要从你的口中,听到所有关于张励耘的事情,请你务必告诉我。
什么?
我笑了,说也许有,不过都给打跑了,一时半会儿,没有谁那么大胆了。
不但如此,门一开之后,他立刻闪身进了房门,显然有些忌惮被人发现。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了旁边的屈胖三一眼,然后说道:“走,到我房间里谈。”
林齐鸣听完,没有多说,而是穿上了斗篷,准备离开,我伸手将他给拦住了,说他被人通缉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我哥和-图-书根本就没有结婚,那个只是他的女朋友,而且也没有怀孕——不过女子人挺不错的,是个医生,又乖巧又漂亮……
有时候,屈胖三这种土匪一样的行为,其实也挺管用。
我万万没想到林齐鸣居然说出了这么一个消息来,忍不住惊讶地喊道:“什么,不可能!”
我安下心来,母亲又跟我聊了一会儿见闻,突然间在电话那边就好像抹起了眼泪来,我有些着急,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
林齐鸣听到我的话语,反问一句,说你觉得呢?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朝着门口走去。
其实仔细回想起来,张励耘原本可以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但为了我们的请求,将我们千里迢迢领过去,结果最终自己却留在了那里,生死不知,实在是我们的错。
它离我已经越来越远。
我房间里布置了一个隔绝外物的简单法阵,这是屈胖三帮忙布置的,任何人都没办法偷听其中的谈话。
林齐鸣这才放下心来,看着我,开门见山,说陆言,我这次过来,行程保密,谁也不知道,就是想要问你一件事情,你得如实告诉我。
林齐鸣听了,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闭了嘴,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说林大哥,小心你老大陈志程……
她说在这里挺好的,住的是别墅,附近就是唐人街,虽然那些人讲的话一样听不懂,不过连猜带比划,主要的意思却还是能够懂。
他又问,说有没有可能被远程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