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三章 李家湖病危

我来到了前台,试图确认李家湖的病房,结果对方拒绝了我,还让我出示相关的身份证明,这让我有些意外,敷衍两句,然后离开了。
他好几次想要下车去,结果最终给我拉扯住。
屈胖三需要时间。
屈胖三笑了,说你就瞧着吧。
助理说李太太现在接管了李生所有的生意,还有家里的大权,我害怕她误会……
我表情严肃地说道:“李生的病房在哪里?”
躲在角落的我没有再多犹豫,直接走了过去。
屈胖三在旁边听得清楚,不由得冷笑了两声,然后对我说道:“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起的事情么?”
助理犹豫了一下,与我的目光对视,最后重重点了一下头,说可以。
这是一个“生命在于搞事”的家伙,仿佛他的人生价值,就是不断的搞事。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够忍耐的,但屈胖三就受不了。
助理摇头,说不知道。
到了鹏市的时候,我给李家湖打了电话,结果没有接通,这事儿让我有些诧异,于是开始打给了他的助理。
我冷静地说道:“做好你的事。”
在雪瑞失踪不见的情况下,李家湖若是死了,只怕他的大部分财产,都将归于这位与李先生似乎很不合的李太太,或者说是Coco女士。
我想了一下,发现这建议的确没有什么可行性。
这些故事,是我从二春那儿听来的,此刻也是触景生情,跟屈胖三说起。
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从俭入奢易www.hetushu.com,从奢入俭难,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的我对于这样的气息甘之如饴,甚至还有闲心去对同车的美女想入非非,此刻却多少有一些受不住。
我说到底是什么病?
不过很快屈胖三就找到了一个办法,他让我去联系街头办假证的,然后让他们提供两本假的港澳通行证来。
港岛的医院分为公立和私立两个系统,公立的便宜,但是却需要很长时间的预约,床位不够,而且比较乱,至于私立,只要有钱,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而明德医院则是私立医院的翘楚。
但是按照李家湖的身份,住更好的酒店也是应该的,为何弄到这儿来,的确是有一些奇怪。
我想起了年少时看过的TVB豪门恩怨电视剧来,李家湖跟他的夫人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雪瑞。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们现在做的事情,虽然名正言顺,但是给人抓住把柄,只怕也会很麻烦,既然如此,那还是走别的途径吧。”
助理激动地说道:“当然了,我跟着李生二十年,他对我恩重如山,信任有加,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站在他这一边的。”
而这一刻,我再一次乘坐大巴车,心情却是完全的不同。
不管再大的危险,甚至是绝境之地,他的自大和从容,都仿佛给人予足够的勇气,这世间好像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够难倒得了他。
屈胖三说那就游过去?
和_图_书助理低声说道:“这个,一言难尽……”
助理说不知道,目前检查不出来,只知道身体的各项机能迅速衰退。
他没有之前的不耐烦,而是认真地听着,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去,仿佛在打量着什么一样。
我说你能帮我调走么?
很快,因为花了大价钱的缘故,两本假证到手,我们前往蛇口过关,一路上我都心中忐忑,结果过关的时候,屈胖三却施展了手段,将检察人员给催眠了去,使得我们有惊无险地离开了。
我说人家关口,怎么可能给你糊弄?
屈胖三问我,说是正大光明过去,还是用别的手法……
助理报了一个数字,然后对我说道:“李生现在陷入昏迷之中了,一时半会儿估计醒不过来。”
我说你今天跟我打电话的时候,为什么突然打断了?
除了李家湖,我谁都不会相信。
进山之后,我们开始沿着山路而走,越过了山丘,用了两天时间,徒步走到了广南省的龙胜县,然后经过了改头换面之后,乘坐长途大巴车,抵达了南方省的东官市。
电话那头似乎有个女声响了起来,不过没有等我听清楚,电话便已经戛然而止了。
抵达了东官的厚街车站,我们下了车之后,没有太多停留,立刻转车前往鹏市。
所以我们抵达了奇力山之后,并没有即刻前往医院,而是在附近踩了一会儿点,等到了夜幕降临之时,我们方才开始出发。
我有点儿激动,想要谈及他hetushu.com的前生,也就是一个叫做虎皮猫大人的肥鹦鹉,然而想起了陆左和杂毛小道的警告,却最终还是放弃了。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我可以相信你么?
尽管助理跟我们说起了李家湖的情况,但我们过来,却并不会直接找他。
一进去,我就瞧见床上的那个男子,双眼紧闭,骨瘦如柴。
此刻的我给屈胖三整理过,改头换面,即便是对面相逢,估计许鸣也未必认得了我们。
屈胖三说不是有一些问题,而是很有问题,如果她真的跟许鸣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关系,那么李家湖这一次的重病,说不定就是一场阴谋。
接到我电话的时候,那位助理有点儿焦躁,不耐烦地问是谁,而当我表明了身份之后,他的声音一下子就小了许多,似乎走到了别处,然后对我说道:“陆先生,李生现在病了,重病垂危,人在明德医院住着。”
我点头,说你说李太太似乎有一些问题。
当确定下目标之后,我们两个人做了一些准备,然后于次日进了山。
一直等到了九点多钟,我瞧见有一个从医院里走了出来,朝着停车场走去。
听完之后,我说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我要介入其中——现在病房里可有什么人?”
这儿实行的是酒店式管理,对于病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去处。
助理说你在哪里,如果来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兴许能够见到李先生的最后一面——不好意思,陆先生,我这http://m•hetushu.com里有点儿事,需要挂了……
他没有再说话,几分钟之后,我们出现在了病房附近,助理过去,过了一会儿,领着里面的人离开,而我和屈胖三则趁机进了病房里去。
我眯起了眼睛来,冷笑了一声,说这是有人在对付他啊——你知道是谁么?
屈胖三冷笑了一声,说你去找船?
我盯着他,不说话。
我说李太太是个什么态度?
我说怎么,看着熟悉?
两人错肩而过,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阮助理。
他甚至比陆左或者杂毛小道,更加让我为之惊讶——这是一个天生就具有两面性的家伙,在正常的时候,他又懒惰又自大,而且对人毫无礼貌,简直让人崩溃;然而一旦记入危险状态,特别是身处绝境之中的时候,他却立刻就会变成最为可靠的那个人。
几年之前,我曾经乘坐大巴从东官返回老家晋平,在车上碰见了那个改变我一生的女子。
这小子也太难伺候了。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儿,说到底怎么回事?
助理不再说了,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西装,然后带着我们重新返回了医院。
通关之后,我们搭的士赶往了明德医院所在的太平山奇力山。
我眉头一挑,说什么病?
走到灯光下,他才瞧清楚我的脸,有些吃惊地说道:“陆先生,你……”
屈胖三摇头,说不熟悉,但有的画面,却又好像在脑子里面留下过。
相同的,是长途大巴车里永远都挥散不去的脚臭、汗臭和廉价香水http://m•hetushu.com,混合着各种速食品的气味,让人有点儿头昏脑涨的。
那人回头,结果给我一把抓住了脖子,捂住嘴,然后拖到了角落里来,然后说道:“别动,是我,陆言。”
他有些疑惑,说可是李生昏迷了,现在并没有醒来啊?
再加上之前在天山神池宫中得到的遁世环,几乎没有半点儿泄露身份的可能。
想到这些,我着急起来,说走,我们立刻过关。
我的脸黑了下来。
助理说她肯定是请求医生全力抢救李生咯,不过目前看来,在港岛是没办法治疗了,李家的人已经在找港岛里比较厉害的风水师介入,不过据说找了几个都给推脱了,唯一来了一个,见了之后,说不是这个问题,然后就走了。
这一手弄得我一愣一愣的,虚心请教,那家伙却端了起来,就是不肯跟我说起诀窍来。
我说好,你带我去见李生吧。
那助理听到我的话语,方才长长吁了一口气,说陆先生,你真的是吓死我了。
离开东官的路上,我指着这个城市,对屈胖三说起,当初陆左就是在这个地方落的脚,然后开始慢慢混起来的,而陆左和萧克明的相遇,这是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角落里,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彼此都看不上……
屈胖三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特殊的一个。
他说有,请了一个全天护工,另外还有两个保镖,不过都不是原来的老兄弟,是李太太请过来的……
我说难道没有走私船之类的,我看过很多电影,应该很方便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