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十一章 凶猛的大陆仔

大佬庄看了一下Ben仔光,然后说道:“你们两个,的确很爆,不过这不是在你们大陆,这里是港岛,上一次我们能够把你们在澳门追得满地乱跑,游泳过海,这一次你们既然自己找上门来了,就一定能够将你们给赶尽杀绝!”
啊?
Ben仔光眯眼,说看得出来,你还很自信,觉得不用枪,也能够搞定我们这一屋子的人,对吧?
这些人能够陪着Ben仔光和大佬庄在这儿吃宵夜,肯定都是一丘之貉,而且既然外面有保镖,里面肯定不会有人带武器。
事实上这的确不难猜,因为我们带了黄毛过来,而且我还说过,那枪是从Ben仔光的手下红棍惠阳仔手中抢过来的,而那帮人,刚刚从明德医院赶回来。
屋子里的一桌子人里,总共有九人,大佬庄旁边有一个冷峻如刀的青年男子,左脸上面有一道十字刀疤,手中还捏着半块金黄色的蛋挞,眯着眼睛打量着我们。
刚才楼宇林立,地势复杂,我不好施展,这儿哪里还能够再藏拙?
尽管如此,我们也没有放弃,一直追着,而Ben仔光那家伙也是聪明,很快就跑到了一处店面门口,朝着里面大声喊叫了几声,然后接着逃。
这事儿,太让人惊讶了吧?
他也是火起,双手一抖,却有一股森严黑气浮现而起,紧接着他居然伸手一抓,两把苗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来。
听到我的话语,一屋子的人全部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Behetushu.comn仔光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指着我,说你一进来,二话不说就打死了我的保镖,震住了我们一屋子的人,然后你跟我说你要跟我讲道理——讲什么道理,弱肉强食?
刚才那一番追逐,显然让他都有些疲惫,喘不过气来。
果然,大佬庄指着我的脸,说你虽然易容变形了,但我还是知道,你就是陆言,这个小孩儿,就是屈胖三,对么?
如此一路追,足足跑了七八条街,来到了一处公园附近,这个时候,Ben仔光身边已经聚集了十来个气息凌厉的家伙,而他也停下了脚步,俯下身子,不断地喘息着。
死在这个组合手下的人,已经很多了。
Ben仔光猛然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大飞,发信号;肠粉周,斩人呐……”
砰!
Ben仔光的眼睛没有一刻停留在死去的那人身上,而是打量着我,平静地说道:“看得出来,你平日里不太爱用枪。”
有的是手枪,有的却是MP5KA3这样的短冲锋枪。
一声令下,一屋子的人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噼里啪啦的枪声炒豆子一般响起,朝着我们这边倾泻而来,早已准备好的屈胖三一跃而起,扶摇直上,而我却是足尖点地,直接使用了遁地术,出现在了Ben仔光的后方去。
那十几个人应该都是修行者,而且还是见过血的,这帮混黑帮的家伙都是荤素不忌的,尽管一身凛然杀气,个个都是修http://m.hetushu.com行者,但我一眼瞧去,却有七八个人的手里都拿着黑黝黝的枪。
我说话不是这么讲的,我过来,不是想搞定你们,只是过来讲道理的。
我笑了,将黑星缓缓拔出了那保镖头子的嘴巴来,然后在他的衣服上面擦了擦上面的口水。
然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叫道:“傻啊,那两个家伙跳窗子了。”
我点头,说对,这枪是从你手下红棍费阳仔那里顺手抄来的;用枪,我的确不太习惯。
前面那人一阵狂奔,而我们则在后面猛追,双方在老城区的街巷之中奔走,这会儿的夜已经很深了,不过港岛这儿的夜生活十分丰富,从各个夜店、歌舞厅、酒吧和食肆里分流出来的人,再加上街上做生意的,十分拥挤。
讲道理?
我说真的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我很有诚意的。
不过我之所以丢了枪,也正有此意。
这个时候,屈胖三押着黄毛也进了房间里来。
最先起来的,是那一桌子的盘盘碟碟,随着桌面猛然掀了起来,紧接着那几人嘶吼着,朝着我们冲来。
现在恐怕会更多。
桌子给我一脚踹穿,重重地踢到了其中一人身上,那人猛然飞起,随后好几人蜂拥而来,我伸手过去,将那桌面掰成了两块,然后左劈右挡,毫不留情。
进门的时候,众人都愣了一下,旁边有两个家伙瞧见了我放在那保镖头子嘴巴里面的枪,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放在桌子上面的手立刻就m.hetushu•com往下摸,准备将桌子给直接掀起来,挡住枪口,然而Ben仔光和大佬庄两人却不约而同地伸手,压住了桌面。
两人接近,我的手摸向了乾坤囊。
但如果对方主动攻击我,那又不同。
大佬庄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你们没有被警察通缉么,怎么还有闲心来这里?
然而这个时候,在旁边一直不吭声的大佬庄却站了起来,盯着我,说我知道你是谁了。
若不是Ben仔光示意,只怕这帮人都会冲上来了。
毕竟屠杀赤手空拳又毫无反抗的人,这事儿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心理障碍。
破败王者之剑。
事实上,当我丢下了枪的那一刻,整个屋子的气氛都开始变了。
我听不到他在喊什么,但冲到跟前来的时候,里面却冲出了几十个拿着钢管、消防斧、和钢刀的混混,二话不说,就朝着我们砍来。
屈胖三更是轻松,人直接跳上了林立的招牌上,在楼房之上飞纵。
我跳到了街巷里,瞧见前方有一个身影,正在朝着左边的巷道拐了去。
不过对方一走,我没有停留,纵身一跃,从人群之中冲出,然后从那边的窗户里也跟着往下跳去。
我耸了耸肩膀,说没有啊,你们的局,我早就看出来了。
我刚才拿着枪,他们不动,是怕枪子无眼,但我托大地将枪给扔掉了,这里面除了我之外,也就一小孩儿,他们哪里还会有畏惧?
我擦——我听黄毛说起Ben仔光的悍勇,还以为这两个家伙和图书会跟我正面拼一下呢,结果对方居然连对抗的勇气都没有,扔下了这么多的兄弟,直接逃窜而走。
砰、砰、砰……
很快,我们追上了对方,发现这人是Ben仔光,至于大佬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其他人可能不知晓,但Ben仔光和大佬庄应该跟许鸣有着很亲近的联系,自然应该知道,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孩儿,这是什么意思。
Ben仔光压在桌面上的手轻轻抬了起来,沉静地说道:“我啦,来的是哪位过江猛龙啊?出门办事都求财,求财就得和气,有什么事,直接讲,用不着上来就动刀动枪的,野蛮人才这样做嘛。”
诚意?
一声闷响,保镖头子捂着脑袋,直接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我一出现,立刻就冲向了Ben仔光的落点,而当感受到劲风扑面而来的时候,逃了一路的Ben仔光终于没有再多忍耐,而是恶狠狠地骂道:“大陆仔,你真的以为我是软柿子,任你随便捏么?”
我抓着半边桌子,砸开人群,瞧见果然没有见到Ben仔光和大佬庄的身影。
我就等着他们动手。
我虽然杀红了眼,但却有着修行者独有的江湖潜规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对普通人下手的,所以几乎不跟这帮人迎战,如同游鱼一般挤入人群,然后快速追了过去。
整个人,显然就是黄毛口中那个极有可能成为和记坐馆的Ben仔光了。
Ben仔光双刀在手,自信倍增,朝着我冲来,大声吼道:“老子出和*图*书道的时候,双刀从庙街砍到了铜锣湾,横尸遍野的时候,你特么的在哪里呢……”
这样的火力,足够封锁住我们的进攻路线,Ben仔光敢停下来歇气,也不是没有凭恃。
拔剑斩。
我和屈胖三都经过了改头换面,所以走进去的那一瞬间,里面一堆人,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们。
我说明人不说暗话,许鸣在哪里?
有人站起来给我让座,我毫不犹豫地坐了下去,而给我推在一旁的保镖头子以为我没有瞧他,自己有机会了,手猛然往怀里一摸,而这个时候,我没有回头,却将手中的手枪直接砸向了那人的脑袋去。
我推开那家伙,然后走到了包厢中间的桌子前来。
我与不远处的屈胖三对视了一眼,没有多加犹豫,迎着这帮人冲上前去。
砰。
瞧见这阵仗,他嘻嘻一笑,说嗨,都在啊,哪位是Ben仔光啊?
当我们冲近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对方开枪了。
这帮人是真正的古惑仔,没有一个修行者,全凭一身胆气。
我本来是坐着的,桌面一起,猛然一脚蹬了出去。
在拔出长剑的那一刻,我将一剑斩的法门运行到了巅峰,猛然一剑划出。
我笑了笑,说这不难猜。
它不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里昂和玛蒂达,而是江湖上新近崛起的另外一个组合。
大佬庄也没有。
我没有追,而是回头,瞧见屈胖三跟着几下跳了来,方才追去。
大佬庄冷笑,说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许爷的,而你们,就等着被许爷玩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