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二十章 鞍前马后

而且最头疼的,是这些孩子里面,有的是被洗过脑,真心认同真理全能教的这份事业,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
我说这儿不是有阻拦么?
那官员一愣,说这怎么行呢,如果把人给放走……
这是林齐鸣他们部门配备的特殊烟雾弹,里面有着最为高效的药剂,能够让人迅速失去力量,随即昏迷过去——它甚至闭气都不行,能够通过皮肤的气孔进入体内,只有事先服用过解药的人才不会被迷倒。
我打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拉着屈胖三,往前一步,直接遁入了其中。
先前那人说刚才好像看到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一转眼又不见了。
刚才那一下几乎是一瞬间,不过却好像有人瞧见了,“咦”了一声,紧接着有人问道:“怎么了?”
我长剑挥舞,与此人正面对攻,一开始的时候他表现得极为强势,甚至还有将我斩杀的念头,然而过了一会儿,他的脚步开始变得虚浮,随后摇摇欲坠,支撑不得。
如果是这样,到时候绝对是流弹到处飞,不知道会死多少个孩子。
那官员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多讲,而是赶到了训练场的门口去,准备与之交涉,而林齐鸣则回过了头来,对我和屈胖三说道:“我海口已经夸下去了,剩下的事情,你们得帮我。”
他一开口,旁边立刻有好多人七嘴八舌地问道:“是啊,是啊,我们能逃么?”
所以为了表达诚意,络腮hetushu.com胡八哥等人将那一批本来准备杀掉的人质给放走了去,然后又有人过来这边,跟那些孩子训话,交代如果失散了,到时候去哪里结合的问题。
即便是人质,也是如此。
值得庆幸的,是这边训练场里的器械众多,所以藏人起来倒也不算困难,而当我将林齐鸣也给带进里面去之后,前方的谈判人员也与络腮胡八哥等人达成了协议,在山下准备两辆大巴车,码头还准备了船,而至于这人质,这边会分阶段地释放。
那人猜到了什么,说你可别乱来啊,里面可有几十个小孩儿,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兜不起的。
如此一来一往,没一会儿,里面加上我和屈胖三,总共有九人。
光凭着我和屈胖三两人,有些困难。
我们攻击的对象,是离孩子们最近的那些个教官和帮凶,在最开始混乱的十几秒钟,手持武器的他们是最具有威胁性的。
我杀心大起,准备将人给斩杀了去的时候,有人抓住了我。
我打量了一下训练场里面的情形,发现这儿的敌人太多,而且好多人都拿着火器,一旦实施营救的话,冲突一起,场面绝对不可控。
八哥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说你说什么呢?虽然我之前跟许爷有过冲突,觉得这样的地方,应该设在东南亚或者更偏僻的去处,不过那只是路线争论,他说的东西我不懂,但我知道有道理hetushu.com,而且没有许爷,你们说不定还在大陆跟老鼠一般东躲西藏呢……
就在这个时候,在我对面的林齐鸣朝着这边做了一个手势。
通过这些人,他们将整个队伍都给掌握了住。
黄色烟雾弥漫了整个训练场,周遭都变得雾气朦胧,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阻碍,我手持长剑,势如猛虎,按照分片划区的原则,将离我最近的两个人给砍翻倒地之后,纵身一跃,扑向了那个络腮胡八哥去。
他倒是忠心耿耿,跟这帮人训完了话,然后说我去给那帮家伙谈谈,叫他们让出路来。
那帮人应该是自知必死,所以行事起来,毫无底线。
另外在人群的前方,还有七八个孩子,他们蹲在地上,无声地哭泣着,被两个教官和几个大孩子拿枪比着,一动也不敢动。
屈胖三同意了我的计划,朝我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旁边摸了过去。
这些才是真正疯狂的人……
那人问道:“你确定?”
说罢,他走到了门口处,然后开始沟通交流起来。
这些人隐藏在人群之中,很难将其分辨出来。
比起其余的同伴而言,他们显得更加软弱。
不但如此,他们还特别将刚才那些被洗过脑的孩子也给编入了人群之中,一个人负责看着另外几个。
这些烟雾十分浓烈,好多人闻到,直接倒在了地上去。
被这么严肃追问,前面那人反倒是有些心虚了,说可能是http://www.hetushu.com我太紧张了吧——八哥,你说我们能不能逃过此劫啊?
最先发动的,是七八个铁罐子,直接扔进了人群之中来,然后散发出了刺鼻的黄色烟雾。
他从烟雾之中走出,对我说道:“这是一条大鱼,如果想搞李致远,他得活着……”
林齐鸣这边刚刚过来,港方那边的负责人便迎了上来,与他商量,林齐鸣没有废话,说你照他们要求的去做,有什么要求,只管让他们提,承诺尽快满足。
训练场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里面往外面望去,能够瞧见刚才全副武装的警察全部都退走了,只有几个身穿便服的人员在那里交接。
我将里面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林齐鸣皱着眉头问我,说需要多少人手?
有人犹豫,说许爷会来救我们么?
这个时候,他已经凭着一身悍勇,将一个东南局的精锐给砍翻在地了去。
前方的谈判人员极力拖延时间,而林齐鸣将自己带来的东南局高手召集了来,简单计划了一下行动方案,立刻让我用地遁术将人带进去。
我不再停留,地遁术出来,然后找到了林齐鸣。
我从角落里稍微探出头来,瞧见不远处有一个络腮胡男子,面相凶恶,旁边站着十五六个人,个个都不是善类,而在左边的小操场上,则站着五十多个小孩儿。
屈胖三说刚才的动荡将这里撕裂开来,有漏洞——林齐鸣,给我们一个通讯器,我们进去探一下底。
www.hetushu.com腮胡让人去递交人质,顺便看了一下周遭的情形。
林齐鸣毫不犹豫地点头,说行,我去叫人手,随后我带队,一起去。
场面有些嘈杂,我压低声音,给外面的林齐鸣汇报,而这个时候,门外有人开始与里面对话,却是刚才与林齐鸣交流的那位官员过来交涉了。
有人说道:“八哥,上面的人都跑了,咱们这儿,我就服你一人,你可不能丢下我们啊,怎么着也要把我们给带出去……”
屈胖三走到了墙壁跟前来,用手轻轻敲了一下墙体,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我们进去。”
出动。
林齐鸣招来手下,给我配了一个耳机式的通讯器,然后说道:“小心点,别伤到人质。”
那官员一本正经地跟他们讨论了释放人质的细节,然后答应在提前释放了部分人质之后,立刻撤掉外面的人手。
林齐鸣说没事,我有把握。
是林齐鸣。
烟雾弹爆发的那一刹那,我们也出动了。
瞧见这些不断被抛出来的尸体,在场的人全部都黑着脸,心中有着滔天愤怒。
这样的结果,对于络腮胡八哥等人来说,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我说不能太多,四五个、六七个就行,不能太多,毕竟如果动静太大,会被发现的,而且都得是精英,能够控得住场子的,软蛋可不行……
林齐鸣冷然一笑,说事到如今,你觉得他们还可能逃脱升天么?
我思索了一番,瞧见门口处的络腮胡八哥在和*图*书沟通,屋子里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入了那儿去,心念一动,对屈胖三说道:“你稍等一下,我出外面去请援兵。”
这些应该就是人质。
我将人两两一组,分布在不同的角落。
这里面我瞧见了之前打死小孩儿立威的那个女孩子,他们的表情大多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仿佛很期待一样。
听到这个,络腮胡八哥对众人说道:“你们放心,来人既然是官方的,那么他们就得要脸,而且重视舆论,所以不敢杀人;我们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到时候坐船到公海去,许爷会派人过来接我们的……”
到时候,他们必将卷土再来。
他们应该就是被选出来当做警告品的,每隔一分钟杀人,杀的就是他们。
不过人质跟人质还是有所不同的,有的年纪不大,七八岁、十来岁,战战兢兢,十分惶恐,而有的稍微大了一些,也是抱着胳膊,强忍着哭,但其中还有十来个人,年纪稍微大一些,不过最大的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他们手中竟然拿着尖刀,帮着散布在旁边的教官维持秩序。
他们相信,只要坐船到了公海,就会有人过来接应他们。
地遁术对于落点周围的要求比较严格,炁场很足的人是无法靠近的,所以我在训练场里一现身,迅速观察了一下,然后再一次地遁,躲到了另外一处地方去。
回来之后,他汇报了情况,人群之中发出了一阵欢呼,紧接着他们准备利用这些人质作为肉盾,开始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