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六十九章 完成交接

一个小时之后,镇宁县的刑警队也来了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州宗教局的官员也赶到了这里来,由刑警队的人给我们做了笔录,如此一番折腾,终于在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来了一票人马,穿着灰色的中山装,一看那架势,就知道大部分都是修行者。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说你还真的以为我在感激你?想多了吧……
我谈及了闻三儿,说出了我的担忧。
一切都由向立志和李副部长来接洽,我倘若不是担心放跑了夏夕,真的就想告辞离开了。
一共十一个囚犯,每个人的精神都萎靡到了极点,而且我查了一下,所有人的身体里都种上了引蛊。
慈元阁的黄小饼跟我说过一件事情,现如今的有关部门,将会对现如今的江湖人物进行严打,而在此期间,任何一点儿小事情,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我伸出手去,捏住了这个毒蝎心肠的女人那尖锥子一般的下巴,然后恶狠狠地说道:“上一次就让你逃了,结果你还敢作恶,真的是嫌命长了么?”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杨操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话语很严肃,说陆言,你在哪里?
我甚至不得不将人交给当地的公安机关,并且由公安机关移交给专门处理这种事务的有关部门,只有这样,方才能够让我的身上没有半点儿污点,也不会给人有小题大做的理由。
我们救了李副部长,而且还是两次,对于这件事情,李www.hetushu.com副部长心里面是清楚的,所以对我们还算是挺尊重的。
随后我前往了记忆之中的大田溪洞,结果发现真的盖了房子,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当初的藏剑洞早已不知了影踪。
我们也正好搭车前往了镇宁县城。
这事儿让我有点儿郁闷。
一个巴掌我不解气,抬手就是噼里啪啦地一阵扇。
满地躺倒的人,他们以为都是死尸,有人甚至吓得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去,而即便是站着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惨白。
我试图唤醒一剑神王的记忆,然后去感受剑的气息,结果傻乎乎地绕着那小区转了一整天,什么也没有发现。
对于夏夕,以及当初在广南玉林那边的案子,宗教局这边其实也是有过备案的,只不过一直都没有能够将她捉拿归案,这一回是人赃并获,人证物证齐全,两案相并,倒也算不得有多复杂。
听到这话儿,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而李副部长是个老油条,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一直都在旁边坐着,静静地看,也不说话。
我叹息一声,知道估计是问不出太多的东西来了。
杨操说这个没事,回头的时候,由他这边出面,通知当地的民政部门,然后通知家属过来就是了。
夏夕强作镇定,说既然如此,那就放开我吧。
这东西与当初夏夕弄在我身上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与屈胖三下到地窖,将里面hetushu.com的人给救了出来。
他们没办法,只有在附近设立警戒,然后积极与上面联系,另外就是找人去公路那边,把翻车的死者给弄出来。
其中还有一个人我却是认识的。
夏夕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而我则问道:“说,是谁教你培育聚血蛊的?”
因为之前做过了笔录,所以杨操并没有一定要留我的意思,只是留了我的联系方式;而向立志和李副部长都有许多的事情要处理,也需要跟上级领导汇报工作,所以就在县城分道扬镳了。
当地的派出所民警冲进这个房间里面的时候,也给吓了一跳。
处理这些事情,杨操还是比较专业的,随后将人分批押出了山谷,暂时前往镇宁县城。
不过这一次倒也不算白费,毕竟到底是谁教夏夕炼制的聚血蛊,这事儿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别人不说,光罗坝那么一个少年郎,都能够将他们全部都给撂趴下。
我冷笑一声,说当然是感激夏夕小姐——哦,错,应该叫你甘九妹,我得感激你当初没有弄死我啊。
这一句话说得向立志哑口无言。
我指着旁边那些瘫倒在地,陷入昏迷的囚徒,这些人个个都是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看着好像没了灵魂一般的样子,说如果你是他们,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么?
这事情让人郁闷,不过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当初养鸡场失窃案的时候,我就跟此人认识,也知道他跟我堂哥陆左http://www.hetushu.com也有一些关系,所以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我的恨意仅仅只是针对于她而言,如果这女人下半辈子都需要坐牢,又或者直接另一颗花生米下了黄泉,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结局。
与杨操交接,我还是比较信任的,也相信夏夕在他的手中跑不了。
在我看来,这些民警除了一个拿枪的,其余的真的是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
她看了我一眼,竟然闭上了眼睛。
然而那女人却是铁了心一般,最终还是一句话也不多说,显然是吃定了我不敢动她。
冷水泼脸,夏夕呛了一下,睁开眼睛来,打量了一下我,眼神之中掠过一抹惊慌,随后收敛了起来,硬着头皮说道:“你想对我干嘛?”
对于我的要求,一开始的时候这些民警还有一些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是反感。
弄完这些之后,杨操过来与我握手,说感谢我的见义勇为。
然而关键时刻,向立志和李副部长站起来给我撑了腰。
这些都不过是些普通人。
我没有让这些人自生自灭,而是避开了向立志和李副部长的视线,将聚血蛊放了出来,将这些人身上的引蛊都给吞噬一空,让他们得以解脱。
思索了一会儿,我让向立志给李副部长解释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从夏夕的身上搜出了地窖铁门的钥匙来。
临走之前,两人跟我约时间,说等过两天,请我吃饭,表达感谢。
这一次过来,本来就是碰和_图_书碰运气而已,没想到机缘巧合,居然逮到了夏夕。
我看了向立志一眼,笑了笑,说你说得也对啊。
不过好在有人认识李副部长,倒也没有太多的冲突。
我并不热衷,说看时间吧,到时候联络。
杨操。
夏夕摆出一副不合作的态度,我在瞧见屋子里那些受困囚徒的惨状,也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想法,直接上来就是一大耳刮子,将那女人的脸扇了一个脆响。
不过此刻我却不得不放弃那样的逼问方法。
而且这个时候,向立志告诉了我一个消息,他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已经跟当地的公安机关取得了联系,在确定了组织部的李副部长,以及县委书记的秘书出了事儿之后,那边的反应十分迅速,不但通知了当地的派出所,而且还说会派更多的人赶到此处来。
这些事情十分繁琐,不过与我们的关系倒不算大。
大概是感觉到我那一刻的眼神有些凶狠,向立志舔了舔嘴唇,然后跟我解释道:“这个,审问人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要用这种粗暴的办法,而且你也不是什么执法人员,到时候很容易被人诟病的……”
处理完了这些之后,我找了一瓢冷水,将夏夕给弄醒了来。
与向立志说完之后,我又回身过来,揪住了夏夕的脖子。
向立志瞧见我似乎在认真思考他的提议,有些高兴,说对啊,我们要以德服人嘛……
不过我并没有与这些人完成交接。
而在此期间,我需要尽快从夏夕的嘴和-图-书里撬出一些我想知道的东西来。
这事儿已经赚了。
我差一点儿就要将她给勒死。
所以我不敢当着向立志和李副部长的面,把夏夕这个女人给弄死了去。
我呼啦啦地扇着,而这个时候,旁边的向立志终于看不下去了,喊住了我,说陆言,你别动私刑啊,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
啪……
听到这话儿,我停了下来,然后看向了向立志。
我生怕我这边一撒手,这些好不容易抓到的家伙,就全部被放跑了,所以坚持让他们联系上级,最好能够让有关部门前来交接。
甚至有可能因为一件小事情就丢掉了性命。
随后我与杨操谈及了昨日之事来,并且把这些受困于此的人交到了他的手上来。
如果没有向立志和李副部长这样的外人在场,我估计早就动刀子,将那女人给大卸八块了去。
因为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而后便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以及当地的民兵组织,已经围了上来。
我可不是装样子而已,是真的用劲,没一会儿,她那俊俏的脸蛋儿就开始肿了起来,肉眼可见。
引蛊消失之后,他们或许会虚弱一阵,但至少不会再有生命的危险了。
屈胖三满脸泛起了淫荡的迷之笑容,然而当着朵朵的面,他到底还是不敢做出太多出格的举动。
李副部长先前的时候,一直都显得很沉默,然而当这些人赶到的时候,却终于缓过了气来,与这些同志们握手寒暄,然后介绍起了目前的情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