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七十三章 风声鹤唳

当尝试了许久之后,我放弃了强行突入其中的想法。
我瞧见这状况,也断了找寻那青蒙剑的心思,说要不然咱先回去吧,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我知道他为什么会被闲置,不用猜,估计都是被我们连累了。
坐了一会儿牢,我的疑心病却是又犯了,不过也是没有跟杨操搭茬,再一次劝酒。
啊?
我与屈胖三商量在与左道失联之后,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杨操说你后来再没有见过陆左了?
我说没有,对了,你是怎么避开那帮人搜查的?
这风声鹤唳的情形,让我们的心中多出了几分担忧。
我看了一眼朵朵,心有些紧张,说我说了,你们可别激动啊。
我确认了这件事情之后,便转身而走,然后去了之前我们转了大半天的那个小区。
而返回敦寨的路上,我们并没有走大路。
我说应该是白城子吧,听说那个地方专门关押修行者。
拥有了地遁术的我,永远都不是他们能够监视得了的。
这个时候,我方才仔细打量起了宾馆附近的几个地方来。
这样的办法,对于一般人或许会有效,但是对我却是没有什么用处。
我装醉,让杨操帮我弄这些东西,他比我清醒一些,弄完之后,也没有离开,在我隔壁开了一房间睡下。
我说这个我真不太清楚,我跟陆左也就几年前见过一面,那一次你也在场啊,当时是养鸡场的蛋失窃了,还记得不?
当然,主要还是他和*图*书自己不肯配合。
我苦笑,说我也不知道啊,他们是这么说的,然后问我跟陆左是否有关联,我是否有包庇的行为,另外还问起了朵朵——得亏你带着朵朵先溜了,要不然这事儿还真的难说呢。
杨操苦笑,说倒也不是,给我放假而已,带薪事假,好多人求都求不到,按理说,我应该心怀感谢的……
按理说,在体制里面混了那么久,该有的谨慎还是应该有的,这小馆子里,怎么着也算是公共场合,说出这样抱怨的话语来,他就不怕传到别人的耳朵里去?
我不确定杨操到底是真的在跟我发牢骚,还是带着特别的任务,故而一直往陆左的身上引,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表现得十分谨慎,并没有说太多过分的话语。
几乎每一个山头,都能够瞧见藏得有人。
杨操左右打量一番,仿佛在看有没有人跟踪我们。
屈胖三说总得有一个理由吧……
我说我那是见义勇为好吧?
朵朵的表达能力有点儿问题,一着急就摇头,说我说不上来,但就是有问题。
我这边说着话,朵朵还在想着陆左的事情。
说罢,他又问我,说那帮人把你扣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因为前天你杀了人?
我说他出事儿的时候,我不是去了缅甸么,随后就一直江湖漂泊,哪里能够得见?
我的双目突然一亮,开口说道:“黄菲?”
或许以后真相大白的时候,杨操会和-图-书对我有所责怪,但那个时候,我跟他道个歉就是了,此刻没有必要将自己往里面去凑。
这农家酿的米酒,放了一点儿白糖,喝起来的时候甘甜可口,可酒入喉咙,再往下,却是一股烧劲儿升腾而起,三两口不觉得什么,多喝了一些,立刻就有一些飘飘然起来。
经受了太多的欺骗,我这点倒是不用人提醒。
再有一个,我离开这里,肯定有人跟在我的身后,我就这般径直去找屈胖三,估计会有许多的麻烦;不如先装作淡定的样子,然后等那帮人放松了警惕,我再想办法甩开这些人。
我现在满脑门心思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找屈胖三,然而当杨操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忍心拒绝他。
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们走了一晚上,倒也不觉得疲惫,而到了清晨四五点多的时候,有卡车开往晋平方向,于是我们便小心扒车而上,坐了一趟顺风车。
我不与杨操谈太多的东西,就是一个劲儿的喝酒吃菜,又安慰了他几句。
这是一人情,我得还。
我们不得不使用地遁术出城,然后沿着公路附近的小道徒步而行。
而几秒钟之后,我身子一动,人便离开了宾馆房间,出现在了一里之外的街巷之中,而随后,我开始隐入了黑暗中,然后几个翻身而上,落到了附近的屋顶处。
屈胖三沉默了许久,突然间抬起了头来,问我道:“如果陆左被抓了,你觉得他会去哪儿hetushu•com?”
如此看了一圈,他方才问道:“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的抓到了陆左?”
我在那儿走了一段路,就听到有人在叫我。
我笑了笑,醉态可鞠,说怎么可能,再来。
朵朵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怎么可能?陆左哥哥怎么会被人抓到了呢?
杨操与我碰杯,一口饮尽了去,这才红这样说道:“跟你有个屁关系?那帮人做事不地道,摘果子的时候跑得飞快,尼玛真正出力的时候全特么躲在后面,老子早看不顺眼了。”
到了后面,我整个人就有点儿发飘了,杨操说陆言,你酒量不行啊。
屈胖三嘿嘿笑,说大人我的经验可比你这个傻波伊强多了,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哪里能够瞒得过我的眼睛?
我笑了笑,也走了过去。
而我也知道,即便是到了敦寨,我也未必能够见得到杂毛小道以及陆左,他们要么就是出事儿了,要么则是远遁而走了。
杨操的话语让我有点儿把握不住,感觉十分的奇怪。
两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馆子,点镇宁最有特色的酸汤鱼,红油汤和臭豆腐,再加上农家自酿的米酒。
而果然如我所料,这些地方,居然都站着了人,而我仅仅只是一瞥,就能够认定那些都是些有身份的差人。
三人汇合之后,屈胖三拍了拍我的大腿外侧,说怎么着,他们没为难你吧?
我说啥也不说了,咱喝酒去。
朵朵十分着急,说这事没错,只不过现在的她,我感觉很m.hetushu.com不好。
我听到他义愤填膺地说着,忍不住笑了,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习惯就好了,用不着说太多……
两人离开了这边的小红楼,然后往县城里走。
我平静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后开始用炁场感应周遭。
我是真困了,借着酒意睡到了半夜时分。
我去喊老板再沽几斤酒来喝,他却拦住了我,将账抢先给买了,随后又扶着仿佛醉得有点儿厉害的我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开房住下。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归心似箭,只不过现如今宗教局大部队驻扎在这附近,想要名正言顺地离开,还真的有点儿费力气。
我们走的是小路,一路上都十分谨慎,而且还特别注意周遭的情形,这是屈胖三给我的提醒,而很快,我发现这个时候的敦寨与往日简直不能比。
屈胖三说有啥好紧张的,你赶紧说,费什么话?
我说倘若愤怒管用的话,我肯定是第一个怒声大吼,但如果没用,生活依旧还在继续,有什么办法呢?
还是说他估计讲这些话,赢得我的信任?
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说哪里感觉不好?
而且这些人给人的感觉,都十分专业,我绕了好大一条路,最终都没有办法进入其中。
凌晨一过,我立刻就睁开了眼睛来,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瞧见黑乎乎的房间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
屈胖三在旁边提醒道:“朵朵,你别一口一个黄菲那女人——我可听说了你的许多事情,那黄菲http://m.hetushu.com说起来,还是你堂姐呢,你怎么能那么说她?”
两人并肩而行,杨操满腹怨气,说我也就想不明白了,陆左这样的人,也是给党国流过鲜血的,不知道帮着咱们做了多少好事,凭什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成了通缉犯?世间还有没有这样的道理了?
我说那帮人说我堂哥陆左被抓了。
热闹非凡。
好丰盛的一桌,我早就有点儿饥肠辘辘了,也不客气,直接就开吃。
如此想好,我方才对杨操说道:“怎么了,他们还敢停你的职?”
呃……
这些地方,都是很不错的监视位。
啊?
这一段回程比较折腾,一直到了次日的傍晚时分,我们方才赶到了敦寨外围。
我回过头去,瞧见有一棵大树的身后,正站着屈胖三和朵朵,两人小声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朝着我招手呢。
杨操将我如此淡定,说你倒是心平气和。
没想到这一试,还真的给我蒙对了。
这味道合口,我什么都不说,呼啦啦先往肚子里扒了一碗饭,又喝了一碗热烘烘、暖洋洋的酸汤,百骸舒张,忍不住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这才举起酒杯来,说老杨,今天这件事情呢,是我陆言对不住你,这杯酒我干了,给你赔罪。
果然是有默契,我知道想要找到屈胖三,就应该找到我们共同的思维点。
她的表情都快要哭了,想了一会儿,说难道陆左哥哥是去找黄菲那个女人的时候,中了埋伏?
屈胖三又问,说你觉得陆左落网,最大的可能是因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