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七十四章 恐怖小蝶

所以我打算在黄菲没有回来之前,跟她套一下话儿。
我说据我所知,陆左可是很厉害的,怎么能够被你们抓到?
悔恨在一瞬间充斥着我的心灵,如果我当初没有跟陆左谈起黄菲的事情,他也不会去找黄菲,那么就不会暴露自己,最终变成当下的结局。
黄菲母亲发现外孙女认识我,这才放松了警惕,笑了笑,说原来真是菲儿的朋友啊,这事儿怪我,老是疑神疑鬼的——小伙子,进来坐。
黄菲母亲摇头,说前几天还好,这两天特别的忙,说是有一个什么大案子要处理,特别的忙,这一天了,都不着家……
我说太感谢了,不过这件事情你别跟别人说哈。
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碰到感情的事情,我不相信黄菲对陆左没有感情,要真的是那样的话,她就不可能给陆左生下这么一个女儿来。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信息,有具体的楼号和房号,屈胖三看了一眼,说事不宜迟,你那个女同学未必可信,如果回头她不小心提出来了,估计就被动了;我们现在就赶往晋平县城,然后由你去那里拜访,套出黄菲的话语来,而我和朵朵则在城外等你。
对于这个误解,我有点儿无奈,正在我头疼的时候,她却接到了一个电话,却是她一个老姐妹打过来的。
那么黄菲为什么要把陆左给抓了,去上面邀功呢?
黄菲母亲热情地招待我坐在了客厅的沙发和-图-书上,还给我倒茶,然后抓着我,问起了我的情况来。
我退到了一处信号不错的山顶,然后拨打了许智华的电话,接通之后,我听到她有些意外地问我道:“陆言,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我说出了点儿事情,你帮我保密的话,回头我跟你说闻铭的事情——我的一朋友最近跟他联系上了,到时候找到他的联系方式,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她跟我说了声抱歉,然后让我安坐,她则去卧室里打电话了。
小蝶说因为妈妈告诉我,明天她要去京都出差啊,让我跟外婆待在一起,她忙完了,再回来接我……
我大概知道许智华的心思,所以用闻铭来吊住她。
果然许智华听到这话儿,有点儿慌乱地说道:“谁要听他的消息啊?哎,我可不管你们的事儿……”
许智华说什么意思?
我随口编了几句,应付着她,又问起黄菲什么时候回来的问题。
您这外孙女哪里是性格内向、怕生人啊,小恶魔只是不屑于跟人讲话而已,脑子可比成年人还要清楚,心机也深沉得厉害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有点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愣了一下,看到这妇人徐娘半老,眉目与黄菲有几分相似之处,这才猜到应该是黄菲的母亲,于是赶忙打招呼,说阿姨你好,我是黄菲的朋友,过来找他的,请问她人在么?
不管怎么说,小蝶都是陆左的女儿……http://m.hetushu•com
我赶忙喊道:“小蝶你好啊……”
黄菲母亲显然是把我当成了黄菲的追求者,正在套路我的情况呢。
小女孩子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要强烈许多,她盯着我,说不,陆左不是我的父亲,而是我父亲的仇敌……
啊?
毕竟在镇宁他们把我给放了,就是因为没有证据。
听到对方一会儿宛如成人、一会儿又如小孩子般幼稚的言论,我的脸变得有些阴沉。
这个在我看起来不过是一啥事都不懂的小屁孩子,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来,再加上她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啊?
这时候,我就算是再迟钝,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说你怎么清楚呢?
想到这里,我跟屈胖三谈及了这想法,他点头同意了。
我之前认识的小蝶,是个害羞的女孩子,也不怎么爱说话,不过在自己外婆家这种熟悉的环境里,好像又还算好一些。
黄菲母亲一走,我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瞧见旁边的小蝶坐在了沙发前,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呢,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小蝶,妈妈这两天是不是很忙啊?”
许智华说她这两天还没走呢,应该住在林业局大院吧,你等等,我一会儿把具体地址发给我你。
离开了敦寨,我们连夜赶往晋平县城,我用那遁地术来赶路,走到县城郊区排洞的时候,疲惫不堪,休息了一www.hetushu.com个多小时,然后与屈胖三约好了汇合的地点,这才前往林业局的家属大院去。
小蝶说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在明天吧?
朵朵摇头,说不知道。
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头翻腾而起的震惊。
黄菲母亲还待再说什么,我却站起了身来,与她告辞。
里面没动静,我敲了好几声,门终于开了,有一个中年妇人探出头来,看了我一眼,说找谁?
我说除非什么?
我说许智华,我有事儿想找你表姐黄菲,但是又联系不上她,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不?
许智华有点儿失望,说原来不是找我的啊?
听到陆左的消息,我选择性地忽略掉了小蝶为什么会如同成人一般的说话,赶忙问道:“什么时候押送离开?”
似乎很满意我此刻的神情,小蝶冲着我笑了笑,说如果是这个的话,你不用等我妈妈回来,我就可以告诉你——是我和我妈妈将那个大魔王给抓住了,并且通知的宗教局,现在妈妈人在凯里,而且总局也派了人过来,专程押送他返回京都受审……
她招呼我进屋,我本来就是过来找黄菲谈事儿的,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于是胆子一横,然后走进了屋子里来。
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我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有些小看天下英雄了,我明明认识一个叫做屈胖三这样的奇葩怪胎,怎么就没有提防到另外一个怪胎呢?
m.hetushu•com根据许智华发来的信息,我找到了黄菲的家门口来,然后轻轻敲了一下门。
我有心打探消息,便陪着黄菲母亲扯东扯西,结果说着说着,她却是将话题转移开了去,盘问起了我的情况来,又问我是怎么跟黄菲认识的,还打听我跟黄菲的关系……
只要朵朵安全,我们就没有任何危险。
之所以住在这里,是因为黄菲的父母曾经是这儿的领导,在这里有一套不错的房子。
我在大院外面溜达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情况,这才摸进了里面去。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选来。
然而我这边刚刚问了,那小姑娘居然露出了似笑非笑地表情来,说陆言叔叔,你是想问我陆左的事情吧?
小蝶说除非你也是大魔王,到时候我就会用同样的办法抓住你。
我正琢磨着编一个什么故事呢,这个时候旁边走来一小人儿,却正是黄菲的女儿小蝶。
屈胖三说对,想要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得从黄菲这里入手,别无他法。
她冲着我笑了笑,说叔叔。
小蝶嘿嘿笑,说既然说了,肯定有办法,但就不告诉你,除非……
我说我是她的一朋友……
我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了朵朵,说你知道黄菲在哪儿么?
听到她这般地说着,我心头苦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是黄菲的表妹,但跟这件事情完全没有联系,如果从她的侧面打听,或许会有一些效果。
呃…和图书
现如今最危险的,其实是朵朵,因为她跟陆左是在一块儿的,也是同时消失,如果单纯是我的话,倒也没有什么麻烦。
难道是因爱生恨?
那么她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
我突然间感觉到所有的事情,如同一张大网似的笼罩了过来,让我的心头发紧。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既然小蝶是陆左的女儿,黄菲又与陆左有过一段感情,甚至还把孩子都给弄出来了。
等等……
我刚想要跟她解释,这个时候黄菲母亲打完了电话,走出来,瞧见我和小蝶在说着话,不由得笑了,对我说道:“没想到你跟小蝶还挺合得来的——这孩子乖巧懂事,人也聪明,但有一点不太好,就是怕生,性格内向,就连我这当外婆的,也不亲,平时也不肯多说两句话……”
我笑了笑,说找你的男同学可多了,不少我一个——我这儿有急事呢,你知道她在哪儿么?
我的脑子从极度的混乱之中回过神来,注意到了她刚才的说辞,看着这个让我万分诧异的小女孩子,说你刚才说了一句话——陆左是你和你妈妈抓到的?
大案子?
黄菲母亲狐疑的打量着我,说她还在工作,没有回来——你是谁?
而瞧见那小蝶又是得意又是不屑的表情,我也忍不住了,说小蝶,或许有一件事情你并不知道,陆左极有可能,是你的亲生父亲……
“不!”
小蝶点头,说对呀。
许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