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二十四章 小院里面神秘人

屈胖三摇头,说不去。
评选委员,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就是天下十大之中的顶尖人物,也是这里面的骨干成员。
我说你出去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清辉同盟我有听说过一些,类似于中国的血族组织,不过听说已经洗白了,跟宗教局有一些联系。
那人笑了笑,说客气。
陆左抬眼瞧了一下床上,问道:“胖三你去不?”
杂毛小道说我上次带你去见威尔的那小院儿,你还记得不?
陆左摸着下巴,打量着不远处一棵树下的阴影,说威尔怎么那么不小心,居然有人在外面盯梢?
我能够感觉得到,他这是发自内心的。
据说是总局现任局长朱逸亲自点的将,而这事儿还获得了好些个大佬的同意,特别是陈志程副局长,几乎是力荐。
我知道那人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就放心了许多,没有再多犹豫,带着威尔离开。
据说也是统一战线的成员。
他让人放开小院禁制,我使用地遁术,带着威尔离开,出现在他四合院的不远处,指着那树下的阴影给他看。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说他那蠢儿子胆敢朝朵朵呲牙咧嘴,在背地里又使了那么多的绊子,我如何能够让他如愿以偿呢?
听到这话儿,陆左表现得十分平静,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问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成为了这个什么评选委员,是不是就不会列入天下十大之中去了?
屈胖三宽慰陆左和-图-书道:“不过你也被太纠结了,虽说虚名害人,但是世界这么大,高手层出不穷,数不胜数,行走于这世间,你没有一点儿名头,还真的不好办事儿,若是咱们这一伙人里面,能出好几个天下十大的话,反而能够立得住脚,然后反过来逼迫那帮想要对付我们的人……”
他给我的感觉,甚至比陆左更加强大。
听到我的话语,陆左笑了。
威尔一脸错愕,说有人盯梢,这怎么可能?我这儿刚启用不久啊,之前也是很隐秘的……
整个人,好强……
说到这里,布鱼对陆左说道:“之前的事情,其实都是误会,还请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他不去,陆左也不勉强,带着我来到了一楼客厅,我瞧见杂毛小道也在这里等待着,不由得问道:“这么晚了,我们这是去哪儿?”
威尔眯眼打量了一下,恼怒地说道:“靠,是清辉同盟的人,估计是我手下办事儿,给这些人盯上了;不过没事儿,这帮家伙目前还不敢惹我,估计也就是不清楚我来这儿干什么,就叫人盯着罢了……”
那人没有说话,而没一会儿,东厢房的门给打开,威尔从里面走了出来,瞧见我,赶忙挥了挥手,示意周遭的人退下,然后兴高采烈地迎了上来,说今天下午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陆左这事儿办得简直就是太帅了……
基本上,只要被认定为第一批评选委员的,板上钉钉地就是天下十大之一www.hetushu.com了。
屈胖三在旁边嘻嘻笑,说还有一点,那就是打乱了我们的节奏。
这事儿的确不可能,因为之前是有先例的,当年的海常真人、茅山陶真人以及善扬真人都是评委会的成员,不过他们最终还是入选了其中。
陆左笑了笑,说如果没有睡的话,那就陪我出去走走。
听到这话儿,布鱼连忙摇头,说怎么可能?
我指了指墙外,说在外面,不过你这儿有人盯梢,没有进来,让我过来通知一下你,能不能出去见面。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京畿之地,藏龙卧虎,谁知道他惹了哪路神仙啊?怎么着,我们是进去呢,还是叫他出来,找地方聊?
我这才了然,原来是去见威尔。
屈胖三说去干嘛?吃小龙虾我就去。
陆左走了过去,与那人握手,说多谢,还麻烦你能特地过来一趟。
啊?
是陆左,我赶忙跳下床去开门,瞧见陆左穿着整齐,问我,说你没睡吧?
布鱼一走,我们这儿就炸开了过。
他是过来送委任书的,也就是那个所谓的评选委员。
我恍然大悟,说对啊,我们之前商量好要对付那个小姑娘程程的,结果现在满脑子都是天下十大的事情了,哪里还能够办正事?
一路辗转,最后来到了那一片胡同,在那密密麻麻的巷子里钻来钻去,终于到了地儿。
陆左点头,说对,其实在刚才的时候,我已经想清楚了这事儿,它既是机遇,也是麻烦,想要如和-图-书何弄好,还真的是一件考验人的事情。
我勒个去,虽说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但是陆左这下午的时候才刚刚当庭释放,结果晚上就直接逆转,获得了这样的政治地位,简直就像是那坐过山车,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第一届的时候,陆左这个位置的,可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陶晋鸿。
大概十二点多的时候,有人来敲门,喊我名字。
不过他的身份有点儿特殊,并不适合公开露面,所以才需要半夜找过去。
那人乍一看好像十分平凡,就好像普通人一样,然而出于观察者的直觉,我的心脏却下意识地噗通乱跳。
陆左说对。
打开门,这回来的,却是宗教总局外联办的布鱼道人,以及两个并不认识的灰色中山装。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低眉顺眼地往前走去。
他说之前的时候,陈老大就跟我谈过此事,我只以为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居然来真的。不过虽然被架在火上烤,但我陆左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得罪人;之前那么大的罪过都受了,还有什么是不敢面对的?
我想起刚才那个什么楼兰神鹰马烈日,忍不住开口问道:“左哥,你不会真的打算将那三个名额,弄一个给姓马的那个家伙吧?”
威尔再一次见到陆左和杂毛小道,立刻就紧紧抱着了一起。
也就是说,现如今的陆左,已经是官方认定的新一届天下十大之一了。
我说没,脑子有点儿乱。
我举起了手来,说我叫陆言和*图*书,要见你们的头儿,威尔冈格罗。
他说这话儿,也挺有道理的。
威尔冈格罗的四合院是有布置的,但对于拥有大虚空术的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问题,很快我就来到了那院子里,刚刚一现身,立刻有人低声喝道:“小子,别动,动一下就弄死你。”
我说好。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也回过神来,说我操,我这才想起来,这个狗屁评选委员,还真的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呢。
结果现在却换成了陆左。
我点头,说还记得,不过……就我们三个?
这哥们听说在欧洲也是一呼风唤雨的大人物,结果听到陆左有难,千里迢迢地跑了过来,算得上是真正的贴心兄弟。
除此之外,他还负责跟陆左解释这件事情的缘由,以及评选委员的职责以及相关的规则。
他走上前来,给了我一熊抱,然后左右望去,说嗯?陆左和箫老大呢?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天下十大”的事儿,完全就是官方的把戏,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没想到回头一下,陆左居然就跟海常真人、善扬真人并列而坐了。
几人紧紧相拥一会儿,威尔带着我们在巷子里面走,来到了另外一个相对比较狭小的院子来,告诉我们这是他第二个落脚处。
这事儿,太突然了,让人都有一些猝不及防。
陆左说我现在的情况有点儿特殊,不适合公开露面,还是叫出来吧。
萧大伯严肃地说道:“对,第一批的这三人里面,白云观主人是老牌和*图*书十大,而且还是全国道教协会的理事长,善扬真人更不用说,徒子徒孙遍天下,一手天子笏罕有人敌,这两人的地位太高了,所以反而不会有人敢质疑他们;而陆左你虽然名震江湖,但是比起这两人来,还是差了许多……”
我们进入其中,从里面走出一人来。
原谅黑手双城这事儿,布鱼也只是一提,他并不期待陆左能够表什么态,通知完了之后,公事公办地跟每个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离开。
威尔点头,说好,我跟你走。
啊?
这一刻他不再是欧洲的血族大帝,而是一个单纯的朋友,而且还激动得流下了泪水来。
杂毛小道看向了我,说你去叫人吧。
因为这突发的状况,大家又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随后到了夜里,各自回房间休息,而我和屈胖三则分到了一个房间。
然而我们并没有进去,而是停在了不远外的地方。
陆左说:“呃……这倒不是,是去见一个故人。”
我们下了楼,然后在我地遁术的帮助下,三人离开了小区,在几里外的地方打了的,然后进城里去。
我苦着脸,说就是这样,我才会问你了——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他郑重其事地跑过来跟你示好,搞利益交换,屁眼交易,结果你回头根本不理他这茬儿,就那父子俩的小心眼,肯定会忌恨你的,背地里的手段,不知道会有多少呢……
听到我的话,陆左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罕有的傲气来。